|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四二章 聂公子
  张天元和张筱雨跟着徐胥走到了一个建筑门前,这有点像欧洲中世纪的那种古堡,不过装饰比较洋气。

  这一次不等站在门口的服务小姐问话,徐胥就拿出了请柬。

  那漂亮的服务小姐看了一眼请柬,眼中闪过了一抹羡慕,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请几位跟我上楼,聂公子是梦幻之都的老板,所以你们可以得到这里最好的服务。”

  “怎么,这里服务还有什么区别不成?”

  “当然了,我们这里是不对外营业的,只招待持有贵宾卡的客人,而贵宾卡也是分成了天、地、人三个档次的,天字号贵宾卡是除了老板之外的最高档次贵宾卡。”

  “哦,那你们老板持的是什么卡?”

  “至尊卡,其实吧,是我们这么说的,老板的卡上面什么都没有的,就是一张白卡,里面有他的个人数据而已,制作其实都比不上人字号贵宾卡精美,但那却是最贵重的。”

  “返璞归真嘛。”张天元点头笑了笑道。

  “对对对,老板也是这么说的,返璞归真!”

  “这么说起来,这里就是传闻中的私人会所了?”张天元以前只在小说里看到过有这样的地方,是一些大人物为了结交朋友,构筑自己的圈子而特别设置的地方,不为赚钱,纯粹就是为了结帮拉派,毕竟我们这个国家是属于人脉关系的国家啊。

  “这位先生说的没错,的确是私人会所,几位能得到聂公子的邀请。一定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吧?”

  “市井小民一个,算得上什么人物啊。”张天元淡淡笑道。

  “越是有身份的人就越谦虚。”

  张天元耸了耸肩。没有再辩解,既然对方都误会了。那就误会下去吧,解释清楚了也没什么好处。

  上了楼之后,张天元才发现,这二楼简直就是如同宫殿一般奢华的存在啊。

  整个一层,就一个建筑物,从白色象牙般光滑的门走进去,地上铺着的都是顶级的地毯,偌大的一个房间里,坐着的却只有五六个人。

  这个巨大的房间里。竟然还有独立的舞台,此时正有一个小型的交响乐团在那里演奏。

  “哎呀,张兄弟,你可算来了。”

  张天元听到有人喊他,抬眼一瞧,此人果然是熟人,竟然就是他在闫城结交的王思远!这就难怪了,国内首富之子,这地位确实也不算差。能结交到聂震这样的人,也很正常了。

  “王大哥。”张天元热情地上去和王思远来了个拥抱道:“你请我吃饭,还搞得神神秘秘的做什么啊?”

  “不搞什么点,我怕你不肯来啊。”王思远笑道。

  “怎么会呢。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但王大哥的面子,小弟我可是一定要给的啊。”张天元和王思远松开了之后。非常高兴地说道。

  只要不是母仪请自己,那就行了。母仪那家伙太阴险了,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歪心思。王思远就不一样了,这人虽然聪明,但是为人还算磊落,是个可以结交的人。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聂震,聂公子!”王思远拉着张天元的手走到了那个一直坐在沙发上,屁股都没有挪一下的年轻人面前介绍到。

  聂震此时靠在柔软的西式沙发上,两个女的正在给他垂着肩,而他则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听着音乐。

  张天元对这人的第一印象可不怎么好,正如徐胥所介绍的那样,这人未免有些太狂妄了。

  正因为如此,张天元只是淡淡看了聂震一眼,根本就没搭理,反而是笑着对王思远说道:“王大哥,这里有什么好吃的,我们不如出去吃算了。”

  “吆喝,口气蛮大的嘛,果然跟王公子说的一样,很有点傲气啊。”那聂震终于是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张天元笑道。

  “比起聂公子,我这点傲气算什么。”张天元不咸不淡地说道。

  虽然明知道这个聂公子肯定不简单,但张天元也没有低三下四、低声下气的必要,大不了井水不犯河水也就是了。

  “好!我就喜欢有种的人!”聂震突然站了起来,伸出了手。

  张天元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既然对方让步了,他也不会不给面子,也伸出了手与聂震握在了一起。

  “我也喜欢有胆识的年轻人。”张天元不卑不亢地说道。

  “来,请坐,那两位姑娘是跟张老板一起来的吧,也让她们一起入座吧。”聂震看了徐胥和张筱雨一眼,说道。

  “聂公子,你们有正事儿谈,我们就不打搅了,在一旁吃东西可以吧?”徐胥笑道。

  “行,两位姑娘请便,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聂震也没有勉强,而是点头同意了。

  等几个人都坐下之后,聂震拍了拍手,那交响乐团便停下了之前比激昂的音乐,换成了曲调比较优美平缓的音乐,主要是不会影响到几个人聊天。

  “张老板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萝莉?御姐?明星?白领?教师?还是运动员?主持人?”聂震笑着问道。

  “这怎么个说法?”张天元有些困惑地问道。

  “聂公子,你就别问他了,他应该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别看我这张兄弟如今也算是个巨富了,但是啊,这样的地方他还真可能没来过。”王思远说道。

  “不是吧?张老板都二十五岁了吧,没来过这样的地方也太遗憾了吧?”聂震惊讶地说道。

  “我就是个乡下出来的土老帽,没来过这种地方很正常,承蒙聂公子和王公子瞧得起,请我来这种高档的地方吃东西。也算是破天荒头一遭了。”张天元仍旧是不卑不亢地声音,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羞愧的。对他来说,或许鉴定技术不如别人。赌石技术不如别人,他会感到羞愧,但这种事情他丝毫都不在意。

  “没来过不怕,这个容易!”聂震笑了笑,对身旁一个女人耳语了几句。

  过了一会儿,音乐声突然变化,从门外走进了一排婀娜多姿的女人,不,应该说是美女。而且各种姿色。

  张天元意识到,这些女人可不是一般人,而是个个都不简单啊。

  从她们的穿着、打扮和气质来判断,那在社会上怕都是有些地位的,居然肯在这里做这种事情,实在令他惊讶不已。

  最令他惊讶而且还有些失望的是,他以前非常喜欢的一个在荧幕上非常纯洁的女演员居然也出现在了这些女人之中,虽然打扮还是那么纯洁,像一朵洁白的花儿似的。但是张天元却无法欣赏了。

  张筱雨看到这些人,也是惊讶地差点叫了起来,幸亏是被徐胥把嘴巴给捂住了。

  “嘘,别喊。”徐胥压低了声音说道。

  “可是徐姐。我那个不是棒子国很有名的女团组合吗?她们怎么也来这种地方了?”张筱雨惊讶地问道。

  “那有什么奇怪的,这个会所里面的客人,最差的那也是身价上亿的富豪。她们来这里赚钱也不奇怪。”徐胥解释道。

  可张筱雨和张天元一样,都有点接受不了。因为张筱雨以前就很喜欢棒子国的女团和男团,今天来到这里。真得是有点打击到她了。

  “张老板很惊讶?”聂震戏谑地看着张天元问道。

  “能不惊讶吗?这里面有很多人过去在我眼里那都是高高在上的,高不可攀的啊,甚至见她们一面,找她们要个签名都难上加难,你说我能不惊讶吗?”张天元苦笑道,他是个实在人,这个时候也不想装相,实在没意思。

  本来聂震还想调侃张天元几句,可是给张天元这番话一说,他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张老板,多来几次也就习惯了,选个女的陪着吧,别冷落了美女们。”聂震笑道。

  张天元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聂公子,我要是一个人来还好,你这不是难为我吗?”

  那边可是有两双眼睛死死盯着张天元呢,他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啊,不然的话,谁不想搂着大明星上下其手?

  男人嘛,张天元又不是萧峰,更不是柳下惠,他可没那么古板,只是在徐胥面前,他不想那么做而已。

  “也罢,不选就不选吧,张老板想吃点什么?这里边什么菜都有,中餐、西餐都有。”

  “涮羊肉有没有啊?”张天元笑着问道。

  “不是……我说张兄弟,这里可是高档会所,哪里来的什么涮羊肉啊。”王思远也给张天元逗笑了。

  “王大哥,你这话可不对啊,涮羊肉怎么了?你们可知道,当初国家改.革的总设计师请工商界的大佬们吃饭的时候,请的就是涮羊肉火锅啊,那一顿可是改变了我们国家啊,瞧不起涮羊肉,难道这里的人地位还能高过那位老人不成?”张天元摇了摇手道。

  “说得好,张老板果然是见多识广啊。行,涮羊肉就涮羊肉,今天就破个例!”

  聂震不愧是这里的老板,说吃涮羊肉,那就是涮羊肉,桌上原本摆着的一些甜点和红酒会挪走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涮羊肉火锅,还有国产的白酒。

  “对了,两位运气不错,我上次去南都玩的时候,正好遇上糖酒会,见识了一种好酒啊,叫百果酿!这东西我可是花了上万块才买来了一瓶,珍贵着呢,一直舍不得喝,今天就贡献出来了。”王思远笑着说道。

  “什么百果酿,听着就不够劲啊。”聂震撇了撇嘴道。

  “这你就错了,百果酿也是分度数的,我买的这瓶,度数比较高,喝着很带劲,但是却又不会难受,不会上头。”

  “你喝过了?”

  “在南都的时候品尝过,这瓶还没动过呢。”王思远指着手里那包装精美的百果酿说道。

  “说的这么好,来,我尝尝。”聂震还真来了兴趣,因为他知道王思远对于酒是很在行的,而且嘴巴很刁,一般的酒,想让他说出好来,那可是非常困难的。

  王思远亲自给聂震和张天元一人倒了一杯,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真像是捧着一瓶黄金似的。

  不过话说回来了,黄金对他来说只怕也没有这酒来得珍贵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