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四零章 四怪一魔
  张天元已经完成了凰的雕刻,而张筱雨还在紧张地忙碌之中,看得出来,她此时真是投入进去了,连一旁刘老和张天元说话都没有理会。

  “走,刘老我请你去美食街吃饭。回来的时候顺便给这丫头也带上一份。”张天元说道。

  美食街就在鼓楼附近,大约走个一百多米也就到了,两人吃饭的时候探讨了很多关于雕刻手法的事情,也算是颇为尽兴了。

  等回到店里的时候,张筱雨居然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她雕刻的那个凤也已经成型。

  “虽说这书法是嫩了一点,不过这丫头是有天赋的,让她跟着你去帝都,不亏了你吧?”

  “不会!怎么会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张天元笑道。

  两人的说话声吵醒了张筱雨,张天元将买回来的烧烤、饺子等吃的东西往桌上一放说道:“美女,赶紧洗把脸趁热吃东西吧,现在虽然是夏天,不过凉了还是不好吃了。”

  张筱雨没着急吃饭,只是急忙问刘老道:“刘老,您快说说,是谁赢了?”

  “丫头啊,你也是懂得雕刻的,难道这还看不出来吗?非要我把话挑明了?”刘老叹了口气道。

  他这一说,张筱雨就知道自己想得没错了,人家张天元不仅雕刻时间比她短,而且雕刻得更加精致漂亮,尤其是那刀工,怎么看怎么老道啊,完全不像是年轻人的手法。无论怎么比,都是自己输了。

  “好了。也别灰心了,这位天元小兄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你不好跟他比的,其实你那雕刻也不错。普通人是看不出好坏之分的,明天那位客人一定会很高兴地取货的,放心吧。”刘老安慰道。

  “你叫张天元?”

  “对啊。”张天元笑着说道。

  “我知道你,不过不是有关雕刻和翡翠的,而是有关酒的,你们那百果酿和百花酿,在糖酒会上可是出名了,我还想着给刘老买几瓶呢,谁知道那玩意儿那么贵啊。就不能便宜一点吗?”张筱雨有些埋怨地看着张天元道。

  “这什么东西都得有个成本价啊,我们的百果酿和百花酿那是真正采集百果、百花酿制而成,且对人体有非常大的好处,比起白酒和葡萄酒,那都好太多了,贵一点没问题吧,你也不看看国外的高价红酒什么德行,我们也不能自降身价啊,不过刘老如果想要喝的话。我倒是可以让那边给您寄过来几瓶,我出钱。”张天元看着刘老说道。

  “不不不,不能你出钱,几瓶酒老夫还是买得起的。就是一直没什么路子,我要是知道你是那酒厂的真正主人,早就找你了啊。”刘老笑道。

  “您老这不还是找到了我吗?放心吧。我一个电话,那边就能给您送来几瓶好酒的。您喜欢百果酿还是百花酿?”

  “这个有什么区别吗?”

  “味道不太一样,效果也有些差异。我觉得老年人还是喝百果酿比较好,女孩子喝百花酿有助于皮肤质量的改善,而且长期饮用,还会有淡淡花香,连香水都不用喷了啊。”张天元笑道。

  “那给我也买几瓶呗,我没钱,你送给我怎么样?”张筱雨眨着眼睛说道。

  “好啊,送你没问题,不过这可是算员工福利了,你以后去了帝都,可得给我好好工作啊。”张天元笑道。

  “那没问题,我保证好好工作。”张筱雨原本的阴霾顿时也一扫而空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

  三天之后,张天元委托刘老打造的挂件都全部雕刻完成了。

  水种翡翠的那几个挂件,都装进了精美的礼品盒子里面,准备拿去帝都送礼。

  而冰种帝王绿翡翠的挂件,张天元则送给了自己的妹妹、母亲、父亲,还有侄女、侄子,剩下的一个挂件还有一对耳坠是准备拿去送给徐胥的。

  徐胥虽然不是他女朋友,可是在他人生中扮演的角色却极为重要,和他的家人一样。

  可以毫不讳言的说,没有这个女人,他说不定哪天就找个地方自杀了,那个时候的他,刚刚失恋,情绪可是极不稳定的。

  因为还有剩下的边角料没用完,他干脆做了一次好人,给张筱雨也打了一对耳坠,不过样子肯定和徐胥的是不一样的,也不是他亲手做的,而是张筱雨自己给自己弄的。

  当然,礼物可不是白送的,张筱雨这下子算是彻底被他绑上了战车了,想下都下不去了。

  ……

  “爸、妈,你们回去吧,不用送了!到了帝都我会打电话给你们的。”

  回来这才没多长时间,张天元又要启程离开,不过这种事儿二老倒是已经习惯了,虽然舍不得,但儿子又不是去学坏的,总是要支持的。

  “到了帝都之后小心点,妈不求你有多大出息,就图个平平安安就行饿了,知道吗?”李兰香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妈,您放心吧,我会当心的,而且我那边有朋友,上次考古队的那几个人都在帝都呢。”张天元一边给母亲擦着眼泪,一边说道。

  “好,那就好。”李兰香听到有熟人,也是松了口气,不然儿子人生地不熟的,还真是挺让人操心的。

  “对了孩子,小姑家的两个孩子都在帝都打工,如果可以的话,照顾照顾他们。”这个时候,张如海说道。

  “放心吧爸,只要能找到他们,我肯定会照顾好他们的。”农村人亲戚之间的关系还是算比较好的,尤其是姑姑家的孩子,那都是张天元非常熟悉的。

  他小姑家的孩子,一个是女孩,长得非常漂亮。说句不害臊的话,以前上初中的时候。张天元还想着将来能娶了她呢。

  那小丫头小时候一直粘着张天元,张天元比那丫头大了五岁。上大学的时候,那小丫头却辍学了,后来就去了北京打工。

  另外一个是男孩,也比张天元小了四岁,现在这两个人都在帝都,听说是做一些发传单之类的活儿。

  张天元最后一次见到这两人,那还是爷爷去世的时候,虽然听这两个人说那边生活很好,不辛苦。但报喜不报忧向来都是懂事孩子的天赋,不愿意让家里人操心,也不愿意让别人瞧不起,所以究竟怎么样,那还得看了才知道。

  “爸,我那辆车就送给你了,牌照换下吧,换成本地的,上浦的牌照也挺不好弄的。我还得留着以后用呢。”张天元不想开车去了,因为张筱雨不会开车,自己一个人从这里到帝都,那肯定会出事儿的。

  还是坐高铁比较好。

  “行。正好以后办事儿要跑来跑去的,你的那个车能解决大问题啊。”张如海以前在部队当过兵,开过汽车的。虽然是卡车,不过他的车技还真不错。

  “那就这样了。预祝老爸您的果园尽早建成啊,带领咱们村的村民致富。”

  “放心吧。你爸现在也就一门心思扑在这上面了,不会错了的。”

  “不过也别太累了啊,不要怕花钱,多请些专业人才,您年纪其实也不小了。”张天元又道。

  “你这孩子啊,怎么比你妈还罗嗦,行了,赶紧上路吧,火车快到了。”张如海催促道。

  “那我走了啊。”

  和张筱雨走进车站的时候,张天元明显看到张筱雨眼角滑过的泪水,他上前摸了摸张筱雨的头,笑道:“丫头,别哭了,以后把我当成亲人就行了,我不能给你父母的关怀,但是你把我当成亲哥哥还是行的。”

  “谁要做你妹妹啊。”张筱雨破涕为笑说道。

  “哈哈哈,你就傲娇吧!”

  ……

  西凤位于我国的心脏位置,交通十分便利,四通八达,往东南西北那都有车,去什么地方都很方便。

  张天元花高价买了那种封闭式的卧铺,澳门赌博网站:这种卧铺原本只是给特殊的人准备的,不过你只要有钱有门路,还是能买到的。

  从西凤到帝都,坐高铁也就几个小时而已,连觉都不用睡,不过张天元身上带着值钱的翡翠,所以他不想和别人在一起,免得出什么意外了。

  西凤的历史积淀虽然丝毫不输于帝都,但帝都毕竟是国家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又是政治文化重心,不管是古玩、收藏,还是别的,那都是领衔国内风潮的。

  帝都最有名的大栅栏和琉璃厂,前者还不算出名,但是琉璃厂却连很多根本不懂古玩的人都听说过的。

  电视剧里、小说里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名字。

  张天元虽然说有信心去帝都闯出一番事业,但临上车的时候,还是难免有些忐忑啊,毕竟说到底,这还是他头一次去帝都啊。

  帝都汇聚了大量古玩界和收藏界的大佬级人物,就连雕刻,那也是绝对引领北方潮流的。

  之前说雕刻有南方和北方技法的不同,但其实如果细分的话。玉雕技术还有“北派”、“扬派”、“海派”、“南派”四大流派。

  “北派”帝都、津城、辽州一带玉雕工艺大师形成的雕琢风格,以帝都的“四怪一魔”最为杰出。

  “四怪一魔”即以雕琢人物群像和薄胎工艺著称的潘秉衡,以立体圆雕花卉称奇的刘德瀛,以圆雕神佛.仕女出名的何荣,以“花片”类玉件清雅秀气而为人推崇的王树森和“鸟儿张”----张云和。北派玉雕有庄重大方古朴典雅的特点。

  “扬派”---舟扬地区玉雕所表现的独特工艺。“扬派”玉雕讲究章法,工艺精湛,造型古雅秀丽。

  “海派”---以上浦为中心的玉雕艺术风格。“海派”以器皿(仿青铜器为主)之精致,人物动物造型之生动传神为特点,雕琢细腻,造型严谨,庄重古雅。

  “南派”---东广、南浔一带的玉雕由于长期受竹木牙雕工艺和东南亚文化的影响,在镂空雕多层玉球和高档翡翠首饰的雕琢上,独树一帜,造型丰满,呼应传神,形成“南派”艺术风格。

  在这里,就算是大师,你也得小心提防着点,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打眼,可能会被人忽悠,这座城市对于某些人来说,其实可不怎么友好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