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三九章 古法雕刻
  “歪道理,不跟争辩这个了,工具已经准备好了,咱们开始吧。”张筱雨可不怎么相信张天元的雕刻技术能胜过她,毕竟她可是得到了鬼斧刘的真传的,难道还比不上一个自学成才的人?

  两人这一动手,立马就显出了不同。

  “刘老,您不是闫城本地人吗?我怎么看张筱雨用的是南派的雕刻手法啊?”张天元既然会雕刻,那自然也是对玉石雕刻有过一番了解的,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他一看张筱雨那架势和下刀的方式,就看出来了,那肯定是南派的雕刻手法。

  “你干嘛不动手啊,瞧不起我啊?”张筱雨看了一眼张天元道。

  “不着急,你先动手吧,我参详参详。”张天元真要动手,那速度可就快了,他要让张筱雨彻彻底底的服气,那就得拿出非凡的本领来,如果仅仅是高出一点点的话,那这个骄傲地女人可未必会心甘情愿为他打工的。

  “哼,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张筱雨说完话,便开始认真雕刻了起来。

  “老夫的确是闫城本地的人,不过当初学徒的时候,是跟着南派的大师学的,你也知道南北区别?”刘老笑着问道。

  “有过一些研究吧。首先南方雕工艺细腻,重细节部分的逼真精细,特别表现在玉器摆件上;北方雕工艺多用简练刀法表现,通常在玉石上留出较大面积,形成‘疏可跑马、细不透风’的特点。”张天元回答道。

  “对对对,没错。就是这个道理。不过南方雕工历来都是市场主流。据某权威公司的调查显示,市场上南方雕工与北方雕工的市场占有率起码是8:2。市场普遍认可南方雕工,对北方雕工并不熟悉。其中最根源的是历史原因。在清三代时,南方雕工更是深受历代帝王重视。这也是老夫当初学习南方雕工的原因啊。”刘老点了点头道。

  “嗯,这个我知道,就拿清代典型的‘松鼠吃葡萄’主题来说吧,北方雕工通常用一大片叶子为底,突出表面葡萄的形状;而南方雕工就多把葡萄整体细致雕出来,并把葡萄底下的玉石掏空。这就使得南方雕工更加让人喜爱,那个时候南方雕工就已经占了上风了。”张天元点头道。

  “哦?那你可知道南方雕工也从北方雕工那里学了一些东西,是什么吗?”刘老问道。

  “这个我刚好听人讲过。南方雕工向来‘不惜好料’,为了一件精品可以牺牲不必要的部分;而北方雕工多‘惜料’,尽量保留玉料的完整。如用一件50克左右的玉石来雕这件‘松鼠吃葡萄’,南方雕工手里的成品最多20到30克,而北方雕工手里的成品估计还能有40多克。

  从艺术角度讲,南方雕工更求极致、完美;但由于和田玉、翡翠,以及其余玉石材料的逐渐减少,大部分收藏者以称重来作为衡量玉雕的标准之一,令南方雕工艺师们也逐渐关注这个问题。借鉴北方雕工的特点。”张天元回答道。

  “没错没错,答到点子上了,其实到了现代,北方雕工和南方雕工有很多东西融合到一起了。”刘老赞许地点头道。

  “光会说有什么用。哼,手底下技术不行还不是一样不行。”张筱雨停下手中的活儿,抬头说道。

  “你这个丫头啊。南方雕工要的就是精细,你这分心可要不得。仔细点。”刘老严厉地说道。

  “知道啦。”张筱雨嘟了嘟嘴巴,又不说话了。开始更加认真仔细地去雕刻自己手中的玉凤。

  “可是啊刘老,我听说了,在当代,南方雕工比北方雕工影响力更大,还因为南方多聚集大师级人物,整体价格高于北方大师;南方玉雕人才比北方多,后继有人,而北方从业者日益减少;南方玉雕产业发展甚好,影响力广,北方难成规模。许多北方的年轻工艺者纷纷到南方学习玉雕。这种趋势令北方雕工在市场中的份额越来越小啊。”张天元看了一眼张筱雨的雕刻,手法的确不错,这个年纪能有如此雕工,自己如果没有仿字诀帮助的话,那真的是要甘拜下风了。

  “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北方雕工大气、质朴,具有传统的古风,艺术水平不可低估;另一方面,虽然南北大师的作品价格都难以撼动,但随着南方个别产业链的扩大,部分工艺师也跟随上‘浅工之风’,部分玉雕商品雕刻功夫不到位——这种态度降低了部分玉雕的收藏价值。对于众多收藏者来说,应该不分南方雕工、北方雕工,而是挑选自己喜欢的风格和精品之作进行收藏。所以说,北方雕刻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市场价值的,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嘛,不是说少了就不一定不好。”刘老想了想道。

  “倒也是,看起来这雕刻啊,还真不能跟风!”张天元点了点头道:“刘老,您要是累了就先去休息吧,我也该着手雕刻了,不然啊筱雨姑娘怕是要怪我瞧不起她喽。”

  “不用,我坐这儿一边喝茶一边看,倒也是其乐融融啊。”刘老笑了笑道,其实他是真想见识见识张天元的雕刻技术到底是个什么程度的,毕竟被石老王等人吹嘘的那么厉害,要是不亲眼瞧瞧,这心里头还真是有点不太舒服啊。

  张天元笑了笑,不再说话,手上刻刀迅速翻飞,那动作简直行云流水,竟然一点迟钝都没有,仅仅几分钟之后,就已经赶上了张筱雨的进度了。

  张筱雨偷空看了一眼,险些就下错了刀。

  “你!”

  “不要说话,安心雕刻,这最后比的是雕工。可不是速度。”张天元提醒道。

  张筱雨愣了一下,真得不敢再说话了。刚刚就因为分心险些出了问题,这会儿得更加仔细了。本来速度就没办法和张天元比,那就只能在雕工上下功夫了。

  其实她不知道,这几分钟的时间,她其实就已经输了,最起码在裁判刘老的眼睛里,她已经输了。

  刘老原本以为张天元属于北方雕刻方法,虽然感兴趣,但也没有特别在意,可是这一看不要紧。手中拿着的小茶壶都忘记喝水了。

  花下压花、跳刀、汉八刀、俏色、剪影……这全部都是古代雕刻用的技法啊,张天元的首发,既不属于北方雕工,也不属于南方雕工,那是一种复古的雕刻手法,有些手法他甚至都叫不上名字来,但是看着却那么的曼妙。

  这怎么可能!

  刘老实在太吃惊了,就算是古代的雕刻大师复活,也不可能如此集大成于一体啊。这小子的师父究竟是谁,居然如此厉害,难怪连石老王和萧峰锐那般挑剔的收藏家都给折服了。

  我国玉雕艺术历经数千年的发展,创造了无数惊世骇俗的艺术精品。古语有“玉不琢,不成器”之说。可见,一块美玉只有经过琢玉人的巧妙构思和鬼斧神工般的雕琢,才能成为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珍品。

  我国琢玉工艺经过几千年的发展,以精湛的技艺和优美的造型著称于世,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瑰宝,享有“东方艺术”之美誉。琢玉大师们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把玉料的玉质、玉色与工艺技术、民族特色融于一体,琢于一体,琢成的玉器精品无疑是我国文化的传承之物,同时也是世界艺术之林的宝贵财富。

  但是,因为历史实在太长了。很多雕刻工艺早已经消失在了漫长的历史之中,或许因为战争,或许是别的原因。但可以肯定的是,无数巧夺天工的技巧被埋没。被遗失。

  然而今天,刘老却在张天元的手中看到了已经应该失传的技艺。他如何能不激动啊。

  不过看到张天元那认真的模样,他也不敢打扰,一直坐在那里欣赏。

  这一坐,居然就是半天的时间,连中间要吃晚饭都给忘记了,约莫是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张天元活动了一下筋骨,站了起来。

  “刘老,我弄完了,你来品评一下。”

  说实话,雕刻的时候,张天元真得是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了,竟然也忘记了饥饿,这个时候起来,才发觉自己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

  “凤凰为百鸟之王,用来象征明君的威德,羽毛极美。象征美丽人生!而比翼双飞的凤求凰,那更是象征了夫妻的百年恩爱,你这只凰雕刻得栩栩如生,既有北派雕刻的豪放不羁,又有南派雕刻的细腻和精致,二者结合得非常巧妙。最令人惊叹的是,你这些雕刻手法几乎全部用的是古人的技艺,有些甚至早已经失传了,能告诉我,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吗?”刘老先是品评了一番,不过他真正最感兴趣的,其实还是张天元的雕工技艺。

  听到这话,张天元其实早就有准备了,这雕工技艺不同于其它,不像六字真诀不能轻易暴露,这个你既然要雕刻,就迟早会让别人看到的,这是实打实的技巧,别人就算怀疑,也不会忘超能力那方面去想。

  那个莫须有的死鬼师父,直接被他拉出来垫背了。

  “我以前告诉过石老王他们,曾拜师于一位高人,学习赌石鉴宝技巧,但其实也学了雕刻、绘画、书法,不过我撒了个谎,其实师父当初和我相遇的时候,正是我上大一的时候,在大学的四年,以及之后的日子里,我都秘密在他那求学,足足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啊,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十年积累,厚积薄发,一鸣惊人啊!了不起!了不起啊!难得你能有如此的耐性。”刘老感慨地说道:“只是你这些技艺若不能流传下去,未免太可惜了。”

  “刘老这个大可不用担心,我在上浦开办有职业技术学校,以后是要扩大规模,争取将其办成世界著名的私立大学,而我的这些雕刻手法,也会编入教材,并且设置专业的,这东西不会再失传了。”张天元笑道。

  “好!好!好啊,难得你有这份雄心壮志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