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三六章 玉上堂
  张天元将解出来的翡翠留下了一块,其余的则全部封箱保存,准备带到帝都去,当然了,在他赶去帝都之前,已经派了人去打前哨了,一个正是徐胥,另外一个则是上浦的一个店主,反正只是先期开办一家玉器铺而已,影响并不大,关氏珠宝也不可能去在意。

  一头巨龙会在意身边的蚂蚁吗?

  再加上办这个事情的是徐胥,而不是张天元自己,影响力自然就更低了,本身其实就是为了低调,他既不想引起关氏珠宝的注意,也不想引起母仪的注意。

  张天元打算在去帝都之前制作几件翡翠饰品和雕刻作为礼物。

  他算过了,徐胥、秦飞雪、欧阳晓丹、李明光、李东红、李继红这几个熟人都是必须带礼物的。

  所以他就留了一块质地比较好的翡翠,特地打算在西凤这边做成礼物,然后带去帝都。

  不是什么事儿都得自己动手的,徐胥的礼物他可以亲手雕刻,但是其余人的礼物,找个饰品制作的店铺帮忙制作也就是了,也不需要大师级别的东西,不然人家还未必敢收呢。

  为了这个事儿,他还特意开车去了一趟西凤,先见了自己的妹妹张雪和妹夫林枫,确认了一下两人的学业,以及西凤本地生意进展的情况。

  总体上来说是比较满意的,林枫说了,他们已经基本占领了西凤市的市场份额,并且开始进军附近的二三线城市,等陕州境内稳定之后。就要将生意拓展到上浦、帝都、南浔这样的一线大城市了,甚至为出口做好准备。

  “哥。现在就是缺人手,我觉得你那个学校应该设置一个短期培训的课程。三个月就可以毕业那种,其实只要会一样东西就足够了,我们也不需要全才啊。”张雪建议道。

  这真得是一语点破梦中人啊,张天元过去就是想得不够周全,其实仔细想想,这种民俗制品的生产,你根本不用全部都会啊,只要学会一两样,那完全就够用了。这就跟很多工厂的产品工人一样,你只要会一道工序,那就完全没问题了,根本不需要什么都会。

  “好,你这个建议很好,我会立即联系上浦那边做出一些改变的,其实我觉得吧,你们这边也可以招收一些学徒嘛,古老的学徒制不仅方便。而且也比较有忠诚度,你们保证他们学会之后就可以得到工作,他们能不高兴吗?”张天元笑着说道。

  “其实这个啊,我们已经搞起来了。不过现在大多都只是带自己家亲戚学的,生人都不肯收。”张雪苦笑道。

  “多做做思想工作嘛,咱们是要做大企业的。又不是只限于西凤这一块地方。”张天元道。

  “嗯,知道了哥。这个事情我们会想办法处理的,您就不用操心了。上次听说出了那茬子事儿,真是凶险啊。”林枫点了点头,继而感慨地说道。

  “我没什么,你们继续忙吧,我这一次来西凤主要是半点事儿,一个人就行了。”张天元不想再提不愉快的事情,所以起身说道。

  “那行哥,有什么事情就给我们打电话,这段日子我们也交了不少朋友,只要是在西凤,就没有我们办不到的事情了。”林枫显得很兴奋地说道。

  “还真有个事儿需要你们帮我问问。”

  “你说吧哥。”

  “我想打听一下,西凤哪里有雕工比较好的玉器铺子啊,可以代工的那种。”

  “行,哥你先坐下喝茶,我马上给您问去。”林枫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林枫进来说道:“哥,已经问过了,在鼓楼附近就有一家老店叫‘玉上堂’,那里不仅销售软玉和硬玉饰品、雕刻,也负责代工,听说那里师傅的手艺很好啊。”

  “行,打听到就行了,你们忙吧,我去看看。”张天元下了楼,驱车前往鼓楼。

  其实西凤的钟楼和鼓楼离得非常近,所以一般情况下,钟鼓楼那都是连着说的,逛鼓楼不逛钟楼,那就是一种遗憾。

  张天元长这么大了,虽然家里距离西凤很近,可还真没逛过钟鼓楼,倒是兵马俑去过很多次。

  在鼓楼附近,有一家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店铺,显得古朴典雅,上面用草书写着三个字“玉上堂”,门外摆着一些玉器雕品的照片,镶在玻璃橱窗之中,看起来非常吸引人。

  张天元将车停到了附近的停车场,就提着装着翡翠的箱子进入了玉上堂之中。

  进入店内,最惹眼的就是一尊翡翠雕刻的关老爷,大概一尺来高,通体碧绿,虽然这翡翠的质地实在不怎么样,但这么一个翡翠关老爷,也值个十来万了。

  这个店其实不大,比起张天元在上浦的任何一家店铺都要逊色很多,而且店铺之中出售的玉石雕品和饰品也大多都是中下档的,不过即使这样,成品的翡翠和玉器价格还是非常贵的。

  这么说吧,基本上不翻个四五倍,店里的人都会说自己赚不到钱。

  有些东西甚至翻个十几倍都很正常,就这,老板跟你讲价的时候,还会说自己是赔本卖的。

  这个行业就是如此,也是十分暴利的,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跟那些国外的奢侈品一样,其实质量未必就能和其价格相符,但是就因为名气大,拿着比较有面子,所以买的人就很多。

  现在国内很多人都富了起来,他们不怕花钱,就怕没面子,同样价格的国产货和进口货,他们一般都会选外国货,因为洋气,高档呗。

  而珠宝行业也正是合了这些人的胃口了,不怕你价格高,就算你漫天要价。也同样会有人买的,关键在于你的东西是否值得他去买。买了之后是否会有面子。

  这也是为什么在赌石大会上,那些人敢于花重金购买翡翠的缘故。因为加工为成品之后,利润会更大,他们一点都不担心会赔钱的。

  “先生您好,这是我们的宣传册,您可以先看一下,上面有我们玉上堂的商品介绍,非常详细。我们玉上堂一贯奉行‘客人为上’的宗旨,任何客人来到这里都可以订做自己喜欢的饰品、雕刻,完全不用拘泥于柜台上那些商品。”一个鸭蛋脸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递给了张天元一张册子说道。

  张天元没有看册子,而是打量了一下这个女服务员,标准的鸭蛋脸美女,这年头这种脸型的美女都让人看得有点麻木了,主要是大量的女孩子整容之后都是这种脸型,给人一种不能相信的感觉,就是有点假。

  “张筱雨?我们几百年前是一家人啊。”张天元看到女服务员胸前的工作牌,上面有名字,于是笑着说道:“是这样的。你们订做饰品和雕刻的话,是店铺提供玉石,还是由客人自己提供啊?”

  “哦,原来是张先生啊。一般情况下,都是我们提供玉石,并且由客人选择图案和样式。我们进行制作的。”张筱雨回答道。

  “可是我看你们柜台里的玉器质地都不怎么上档次啊。”张天元见过好玉多了,所以对那些中下档次的玉石当然是不怎么感兴趣了。

  听到这话。张筱雨就不服气了,她觉得这个人根本就是来捣乱的。心里头便有些看不起,但是拥有职业素养的她,还是保持着笑脸说道:“张先生,我们这里的软玉和硬玉,在整个西凤市来说,都是属于比较好的了。”

  张天元笑了笑道:“我就问一句,你们这里可以接受客人的原料,然后进行加工吗?加工费我会支付的,如果嫌麻烦的话,我可以支付双倍。”

  听到这话,张筱雨更生气了,她说道:“我们虽然是开门做生意的,但是绝对不会收客人双倍钱的,只是我们真得没有这个规矩,我们加工费甚至可以免费,但是玉石却必须是从我们铺子里选的。”

  她说这个话,张天元是相信的,因为加工真得赚不了几个钱,除非是大师的作品,不然一般这种加工都会被认为是附加的服务,反而是成品的销售,能够赚很多。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打扰你们了。”张天元是有些失望的,偌大一个西凤市,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代工的玉器铺子,居然还不能用自己带的原料。

  他转身刚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里面传出来一阵争吵声,声音很大。

  “你们要负责,一定要负责,我选的是你们这里最好的料子,让你们为我雕刻一对玉凤,可是你们却一拖再拖,没本事就把钱退给我,装什么啊。”声音很刺耳,听得张天元都皱了皱眉。

  他听到那人口中说这里最好的料子,就想看看这店铺最好的料子是什么,如果真得不错的,干脆他也选了算了,反正他现在有钱,也没必要那么抠门,不然要到处找店铺就麻烦了。

  “先生,您听我们说啊,您说的那个图案非常复杂,我们必须得确保万无一失,所要花费的日子会长一点。”

  “有这个麻烦能早点告诉我吗?我这东西是要送给我父母做生日礼物的,现在他们的生日眼见就要到了,你们现在告诉我还需要时间,这算什么事儿?让你们的负责人过来,退钱,不仅要退钱,还要赔偿,简直是欺诈,欺诈!”

  张筱雨听到里面的争吵声,正要进去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走了出来了,一边骂,一边还喊着要见负责人。

  其实这个男的也没错,这个事情上的确是店铺有欺诈的嫌疑,为了包揽生意,把自己办不到的事情都揽回来了,又不肯承认自己做不到,这事情要追究起来,店铺肯定要负很大责任的。

  “对不起先生,我就是这里的负责任,有什么事儿请您慢慢说,不要着急。”张筱雨走上去说道。

  听到这话,张天元倒是有些惊讶,这个女的也就二十四岁左右,居然已经成为了这样一个店铺的负责人,不简单啊。

  他倒是没想过自己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资产数亿的集团老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