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三五章 众徒弟夺嫡
  看着那二十多块“石头”张如海简直是无法相信,就这东西里面真能出值钱的玉石?

  “儿子,你该不会是被人给骗了吧,就这石头里能出玉?”张如海问道。

  张天元笑了笑道:“爸,这些可不是石头,这个叫毛料,里面很有可能会有翡翠,翡翠呢,在咱们国家又叫硬玉,我这一次赚钱,就是靠了这些东西了,你如果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解开一块毛料瞧瞧。”

  虽然张天元这么说了,可张如海毕竟是外行,根本就不懂这些,一旁的刘秀蕴也是不懂,眼睛瞪得大大的,也是充满了怀疑。

  “天元哥,这东西真能赚钱?”

  “当然能,不然你天元哥我是凭什么赚来的钱啊?”张天元解释道:“这些毛料都是我请了大师挑选出来的,出翡翠的几率非常高,每一块那都是价值很高啊。”

  “是不是那天的李教授啊?”刘秀蕴问道。

  “李教授、刘老,还有刘景林师傅,那都是赌石的高手,他们都给我帮了不少忙。”张天元当然不会说这些都是自己挑选出来的,不然传出去总是有些不太妙,所以让李明光等人做挡箭牌,那就没事儿了,谁都知道那几位是赌石高手。

  “爸,你要不要来切一块看看?”张天元笑着问道。

  “不不不,我还是算了吧,切坏了那不就不值钱了吗,还是你来吧,我们看个热闹就行了。”张如海急忙摆手道。

  张天元也就是说说而已。真让他父亲切,他还确实有点担心啊。毕竟他这些毛料里面的翡翠可都是好东西啊,最差的也是水种。当时买的时候,就是奔着这些去的,别的不好的他还没瞧上呢。

  “天元哥,我想试试可以吗?”刘秀蕴到底是年轻人,比张如海胆大啊。

  张天元笑了笑,选了一块里面有水种翡翠的毛料递了过去,然后划了线道:“来切这块吧,记住了按照我画的线切。”

  “嗯。”

  此时张天元也不好拒绝,话都说出去了。要是拒绝那也太恶心了,不过为了妥善起见,他还是划了线,并且刘秀蕴是女孩子手比较巧,他选了一块比较容易切的毛料给了刘秀蕴,这样子也可以放心一些。

  刘秀蕴本来话说出口就后悔了,可是看到张天元给划了线,她这信心便又来了,照着那线。直接用了张天元带回来的那非常精密且小巧的多功能切石机开始了切石。

  还真别说,这女孩子就是心灵手巧,尤其刘秀蕴还一直在上钢琴班,那手比起一般人巧得多了。

  “看起来很容易。可是真动起手来好累啊。”刘秀蕴刚切了一点,额头上汗水就渗出来了毕竟是夏天啊。

  “来,哥给你扇扇。”张天元用扇子在一旁轻轻给刘秀蕴扇着扇子。

  刘秀蕴俏脸微红。低着头不敢说话了,赶紧闷头开始解石。

  “记住了啊秀蕴。要是看到绿色的、红色的、紫色、蓝色的这些东西,就可以先停下来了。”

  “嗯。我知道了天元哥。”刘秀蕴点了点头道。

  在张天元的协助之下,刘秀蕴很快便将这块毛料的棱角给切去了,然后利用多功能切石机自带的砂轮开始打磨,没多久,就已经可以看到隐隐有白雾出现了,这就是翡翠出现的征兆了。

  张天元用鉴字诀查看了一下,距离翡翠还有不到半公分左右的厚度,他拦住刘秀蕴说道:“接下来不要用砂轮了,改用砂纸和锉子吧。”

  “嗯。”如果是以前的刘秀蕴,估计还要跟张天元顶个嘴呢,毕竟是小女孩嘛,脾气总是有的,可是自从经历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这孩子跟张天元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那叫一个听话,那叫一个乖巧啊。

  随着砂纸和锉子的不断打磨,刘秀蕴额头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了,就在这个时候,一滴汗水滴落在了毛料之上,阳光照了下来,水滴和翡翠之间产生了奇异的光学色彩。

  “真出来了啊,是绿色,是绿色,这个就是翡翠吧天元?”张如海兴奋地问道。

  “嗯,这个就是翡翠,质地还不错,水种阳绿!”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我不懂什么水种阳绿,你说这翡翠值多少钱?”张如海问道。

  “现在还不能肯定,因为没全解出来嘛,不过如果是直接卖的话,也能卖个几百万的。”张天元答道。

  “几百万!我的个天啊,这要是咱村子里的人都学会了这个,那咱们村岂不是一下子就发了,比童村那些人还要富有啊。”张如海眼睛里都快成rmb的标志了。

  童村就是兵马俑附近的村子,沾了兵马俑的光,如今那里的人几乎家家户户那都是百万富翁翁,所以十里八村的人评价富有还是贫穷,都会用童村来做比较。

  “爸,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啊,首先啊,这毛料就不好买,只有缅甸才有这东西,其次啊,你就算买了毛料,里面也未必有翡翠啊,你没看电视上演的嘛,很多人赌石最后赌得一穷二白,自杀了事了。”张天元可不想让自己的父亲沾上赌石,所以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也就说得非常清楚了。

  “那孩子啊,你以后也别沾着东西了。”

  “放心吧爸,我以后不会做这个了,反正都赚了很多钱了,我以后就专心经营公司了,爸你就把果园搞起来,带领村子里的人致富就行了。还有,李教授他们发掘了那个墓穴,并且建议陕州方面在那里设置一个博物馆,并且布置成旅游景区,以后咱们这个村子未必就会比童村差。”张天元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啊!”

  在他们说话的这个当口。刘秀蕴已经将整块翡翠都给解出来了,这块水种阳绿的翡翠。颜色很正,虽然说水头没办法和玻璃种以及冰种相比。甚至还有一些杂志,但贵在绿得很正,这东西制作成手镯的话,那也是非常值钱的。

  “天元哥,真是神奇啊,刚刚还只是一块看起来很丑的石头,这会儿就变成了这么漂亮的翡翠了,太棒了。”刘秀蕴看着手里拿绿得发亮的翡翠,在阳光底下显得格外漂亮。她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张天元用脸盆打了一盆水,将那翡翠清洗了一下,当灰尘尽去的时候,那就更是绿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抱着睡觉了。

  “秀蕴,来,擦把汗吧,看把你热的,要是让你妈知道天元让你在这里切石头,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呢。”李兰香拿了毛巾给刘秀蕴。说道。

  “阿姨,没事儿的,我妈现在已经不反对我跟天元哥在一起玩了,这一次要不是天元哥。我就别坏人绑走了。”刘秀蕴笑道。

  “是啊,多危险啊。”李兰香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行了都别说了。你们再提起那天的事情,我都头疼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对了天元,那个花荣最后怎么样了?”

  “哼。那小子想要自杀,结果还是被救过来了,没死成,现在已经被带到陕州去了。”张天元冷哼了一声道,其实从张天元内心深处来说,他是希望花荣死了的,这样就一了百了了,不过警方肯定不是跟他一个想法,毕竟花荣知道很多秘密,不能就让那家伙那么死了。

  “天元哥,别说那些坏蛋了,这些翡翠你准备怎么办啊?”刘秀蕴问道。

  “这东西要是十来万块钱,哥就直接送你了,这些翡翠哥是要带到帝都去的,因为哥的公司要在帝都开辟业务,这些翡翠非常重要。”张天元笑道。

  “天元哥你想哪儿去了,我又没说要,你上次送我那翡翠珠链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刘秀园笑着说道。

  “满意了就好,不过你以后要是结婚的话,哥再送给你更漂亮的礼物。”张天元道。

  “我才不要结婚呢,哼。”刘秀蕴鼓着腮帮子道。

  “哈哈,等你真正长大了就不会这么说了,哪里有女孩子不结婚的啊,而且你长这么漂亮,到时候会有很多男人追你的哦,你看你姐姐其实嫁的就不错,现在日子过得也挺悠闲的。”

  “哼,我才不要跟她一样呢,她那生活真无聊,就是个家庭主妇,一点意思都没有,我要是结婚,那一定要娶一个有本事的人,而不仅仅是有钱,不然每天连共同话题都没有。”刘秀蕴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看了张天元一眼。

  张天元觉察到了,但他却装作没看见,对他来说,虽然偶尔也会对别的女人生出好感,比如刘秀蕴,但是他心里头真正爱着的,就只有柳梦寻,已经容不下别的女人了,除非柳梦寻不愿意跟他在一起,否则他是不会轻易对别的女人做出承诺的。

  这解了一块毛料,几个人看了新鲜,也就觉得没别的意思了,便各自去干各自的活儿了,只有刘秀蕴还在那里陪着张天元,一直到张天元将那几十块毛料全部解开了。

  这些翡翠,有冰种、玻璃种、水种,还有顶级的红色翡翠,有漂亮的紫罗兰玉,就算是开个翡翠铺子那也绰绰有余了,这就是张天元要在帝都打响的第一枪啊,先开个铺子,慢慢来,毕竟想要一下子吞掉关氏珠宝的商业份额,那不现实。

  他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可是关鹰却已经老了,他的两个最好的徒弟都被张天元给算计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关鹰一旦老了不中用了,那么凭着关氏珠宝的那些个徒弟,是绝对玩不过张天元的。

  更何况关鹰的徒弟太多,这就有个麻烦,就想古代皇帝选太子一样,总得选个继承人啊,以前选的是小神鹰关震玉,可关震玉因为故意伤人蹲了监狱,等两年后出来,估计位置也没了。

  之后关鹰又定了花石,可花石的问题更严重,居然买凶杀人,这比关震玉的案子更重,估计监狱得蹲个十几年了,就算是关鹰花钱找关系让其减刑,那出来之后,只怕别人也不服他了。

  所以这众徒弟夺嫡,也是一场好戏啊,张天元完全可以浑水摸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