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三三章 午夜枪声
  夜正深沉,村子里有狗叫的声音响起,不过这种声音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熟悉了,并没有在意。

  刘海洋的家里,一群人睡得很熟,而在他家周围,已经有数十条黑影将这里包围了,那三米来高的土墙,这些人配合起来,一个人在下面垫着,另外一个人很轻松就翻了过去。

  家里没有狗,所以行动相对来说要容易一些。

  铁中棠和他的人并没有动,他们待在门口,等着武警将门打开之后再进去。

  毕竟说到功夫,还是武警要更加强悍的。

  刘海洋并不知道今天晚上的行动,铁中棠为了能够一举抓住这些人,任何可能出现纰漏的事情都没有做,包括告诉刘海洋这件事儿,所以他也睡得很熟。

  黑夜里,一个人吹着口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到了墙根下,解开了裤子撒尿,睡眼朦胧的他,根本就没有看到自己身旁蹲着的武警,这还没尿完,嘴巴就被堵上了,他甚至连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院子的门已经被打开了,铁中棠带着自己的人,让武警配合开始行动,仅仅花费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将那些喝得烂醉如泥的家伙们全部都扣了起来。

  “铁警官,情况不对啊,没见到狼狗子和花荣!赃物也不见了!”一个武警说道。

  铁中棠脸色有些不好,叫醒了刘海洋问道:“狼狗子和花荣呢?”

  刘海洋此时还糊涂着呢,迷迷糊糊的,好像神智都不清醒了。

  “铁处。酒里面被下了蒙汗药,看起来狼狗子和花荣早就打算开溜了。是不是咱们的情报泄露了啊?”铁中棠手下的一个警察皱了皱眉道。

  “有这个可能,先把这些人全部押上车去。现在马上全村搜索狼狗子和花荣的下落,绝对不能让他们对群众的生命和财产造成安全隐患!”铁中棠咬了咬牙,本来应该是一锅端的,可是现在却多了两个漏网之鱼,而且还是最重要的两个人,他心情非常不好。

  这一次行动非常机密,参加的除了他组里的老部下之外,就是帮忙的武警了,甚至连张天元和李明光他们都没告诉。按理说情报是不可能泄露的,照此说来,那就是那两个人猜到了什么,所以提前离开了。

  但不管如何,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要先抓住狼狗子和花荣才行,否则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铁中棠将队伍分成了五组,分别朝不同的方向搜寻,因为这个事情可大可小啊,那狼狗子和花荣手里可是有枪的。万一出了岔子,那他估计也得挨处分,甚至要蹲监狱了。

  “都听好了,一切以群众的生命安全为首要。人抓不住可以以后再抓,但是绝对不能让他们伤了群众,现在行动!”

  ……

  夜里。风儿喧嚣,一轮暗淡的月亮挂在空中。照在地上,影影绰绰得怪吓人的。

  突然。在张天元父母家隔壁的墙上,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

  “我说狗哥,你可真够行的,都要走了,还非得带上那妞啊?”花荣问道。

  “为了这妞,我已经谋划了很久了,她住在哪个房间我都清楚。他父母在别的地方有个小厂子,两个人都住在厂子里呢,只有白天回来吃饭,晚上的时候,这妞一个人住在家里,下手非常容易。”狼狗子嘿嘿一笑,看向了已经灭了灯的刘秀蕴的房间。

  “我今天觉得很可能会出事儿啊,狗哥你悠着点,千万别耽搁时间太久了。”花荣提醒道。

  “放心吧,本来说了是连考古队那个妞一起弄走的,我这不都放弃了吗?不过话说回来了,你怎么就能肯定今天晚上会出事儿啊?我看好像现在也没什么动静嘛!”狼狗子和花荣此时所在的地方,距离刘海洋家比较远,所以那边发生的事情,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而他们之所以选择离开,居然是因为花荣的建议。

  花荣莫测高深地说道:“你不懂风水,我夜观天象,觉得今夜必有凶事,所以才会催促你离开了,狗哥你可别不信啊。”

  “不信我能跟你走?”狼狗子咧嘴一笑,然后跳下了墙。

  刘秀蕴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间感到自己的嘴巴被捂住了,然后一阵眩晕,就没了知觉。

  原来是狼狗子将涂抹了麻醉剂的湿毛巾捂住了她的嘴巴。

  此时的刘秀蕴就穿着一件睡衣,而且还是那种蕾丝的,近乎透明的睡衣,毕竟是夏天嘛,为了凉快很多女孩子还裸睡呢,她没裸睡,怕都是幸运了,不然非得被看个干净不可。

  狼狗子想要在刘秀蕴的屁股上摸一把,忽然间却听到花荣喊了起来:“狗哥,情况不对,有人过来了,赶紧点。”

  “妈的,真是晦气。”狼狗子没摸成,不过心想着反正这女人以后就是自己的了,爱怎么玩怎么玩,所以也没多想,用毯子将刘秀蕴一裹,然后就溜了。

  出来的时候,他是直接从大门走的,看看外面黑漆漆的街道,他松了口气。

  看着花荣过来了,他不爽地说道:“你不是说有人吗?人呢?”

  “我这不是担心狗哥你被那妞迷上了吗,现在可不是玩女人的时候,赶紧走吧。”花荣笑道。

  两个人说话声音很低,可是却没注意到,在隔壁的茅房里,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们。

  原来是张如海晚上上茅房的时候听到了很怪的声音,便多了个心眼,然后就看到了狼狗子和花荣,他没有声张,这个时候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不过他还是给自己的儿子发了个短信,那边有武警,比他冒险出去安全多了。

  张天元本来是在和李明光聊天呢。忽然看到父亲的短信吓了一跳,便急忙打通了铁中棠的电话。把情况说明了一下,之后因为还是不放心。便带着神罗一起往父母家的方向狂奔而去。

  不管是自己的父亲,还是刘秀蕴,对他来说,那都是必须得保护的人,他决不允许狼狗子伤害他们。

  狼狗子扛着刘秀蕴,直接放到了路边停着的车上,然后就将车发动了,准备连夜逃走,虽然他还有些怀疑花荣的话。但既然人已经逃出来了,就不想再回去了,至于那些个兄弟,他才懒得管他们的死活呢。

  汽车点火,刚准备启动,突然“啪”的一声,车窗玻璃被打碎了,一声枪响打破了夜晚的沉静。

  “妈的老二,还真让你给说对了。坐好了。”狼狗子咬了咬牙,猛踩油门,汽车顺着大路飞驰而去。

  刚刚开枪的是铁中棠,本来是想打狼狗子的。却没打中,毕竟夜晚太黑了,他用的又只是手枪。而不是狙击,所以这准头就差了一些。

  “五组、五组。狼狗子的汽车朝你们的方向驶去了,拦住他们!不过要保护人质的安全。千万不要让汽车翻了!”铁中棠用对讲机命令道。

  “五组收到,已经看到了汽车的灯光,确认三分钟后抵达,我们会做好阻拦工作。”

  五组早已经在路上设置了路障,而且狙击手也已经就位了,只是因为铁中棠的命令,他们不敢随意狙杀司机,必须得让车先停下来,否则这事情可就不好办了,毕竟车上还有人质,如果司机被射杀,车翻了,人质死了,那谁也负不起责任。

  黑暗里,一道人影仿佛猎豹一般在田野间飞窜,他的头顶,一只鹰飞旋在高空,为他指引方向。

  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张天元直接将地气用在了奔跑之上,虽然不像超能力那么厉害,但是速度追赶博尔特还是做得到的,最重要的是,有了地气,他不知道疲倦,可以长时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

  他认识小路,直线距离要比狼狗子开车的距离短了很多,所以当狼狗子的车因为路障而停下来的时候,他也已经到了那里。

  或许是被晃来晃去的缘故,刘秀蕴居然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她醒过来之后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吓得惊叫了起来,却被狼狗子捂住了嘴巴。

  “再叫就弄死你!”狼狗子躲在了汽车后面,用刘秀蕴挡着自己,避免被狙击手给击中了,这人倒也是很聪明啊,看起来倒像是这方面的老手了。

  花荣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下了车,手里拿着枪躲到了路边的一处掩体后面,这人狡猾得很,关键时候,谁都是可以舍弃的,当然也包括狼狗子。

  “狼狗子!花荣!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即放下手中的武器,争取宽大处理。”铁中棠的车从后面赶来了,五组的人正在用喇叭喊话。

  “砰!”狼狗子朝那边开了一枪,虽然没打中人,可是气焰却很嚣张:“呸,宽大处理?老子杀了好几个人了,能宽大么?你们那些喊话,骗骗没见过世面的也就罢了,老子不吃那一套。”

  “狙击手就位了吗?”

  “铁处,狙击手已经就位了,但是那狼狗子非常狡猾,躲避的地方几乎没有死角,我们的狙击手不敢轻易开枪,否则会射伤那个女孩子的。”

  “该死!”铁中棠在车上砸了一拳,也是一筹莫展。

  张天元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对神罗耳语了几句,这个非常通灵的百里夜啼飞上了空中,因为夜色很沉,所以就算百里夜啼是白色的,也很难看见。

  它飞得很高,然后到了狼狗子头顶的时候,突然间俯冲了下去,只一瞬间,就将狼狗子手中的枪给打飞了,与此同时还在狼狗子脸上抓了一下。

  狼狗子吃痛,下意识就松开了刘秀蕴。

  武警的狙击手就等着这一刻呢,一颗子弹射出,正中狼狗子的眉心,这穷凶极恶的家伙,当场毙命。

  刘秀蕴认得那百里夜啼,知道是自己天元哥来救自己来了,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

  一名武警过去想要保护刘秀蕴,却被黑暗中的子弹击中,幸亏花荣的枪法实在不怎么样,所以只是受伤,并未死亡,可是花荣那家伙第二枪却直接打在了汽车的油桶之上,顿时溅出了火星,汽车随时都可能会爆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