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三二章 李教授的担忧
  “铁警官,这孩子发现了一些线索,或许对你有用,不妨一起听听。”李明光指了指桌上放着的手机说道。

  “哦?是有关文物丢失案的吗?”铁中棠立马来了兴趣。

  “听了就知道了。”李明光点了点头,而后示意张天元将之前的音频重头再放。

  随着音频的播放,铁中棠的眉头事儿紧蹙,时而又松开,可见他此时内心斗争也是十分激烈的。

  听完之后,铁中棠便道:“这位小兄弟叫张天元是吧,头一次见到你,就发现你不简单啊,处理村民和考古队的事情也是井井有条,果然不愧是连李教授都夸奖的人。”

  “铁警官也不要夸我了,这事儿该如何去办,我能帮到什么帮吗?那刘海洋虽然懦弱,而且游手好闲,但毕竟没有做过大恶,他父母被狼狗子杀死,已经够惨了,我不想他因此而丧命。”张天元不喜欢弯弯绕,直接就问道。

  铁中棠看了他一眼道:“你放心吧,我们是来破案的,不是来害人的,狼狗子一伙不仅走私文物,而且还牵扯到了人命,这必须得严肃处理。”

  “那就事不宜迟,尽早动手吧,狼狗子一伙如今就住在刘海洋家中,据说那赃物也在那里藏着,你们现在动手,便可将其一网打尽,是最佳的时机。”李明光说道。

  铁中棠点了点头道:“话是如此,但此时我那个小队现在就我一个人在这里,必须得调集人手才行。李教授你别忘了,他们可是有枪的。稍有不慎,便可能造成无辜人群伤亡。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

  “那就赶紧打电话联系吧,从西凤到这里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应该没问题吧?”李明光问道。

  “嗯,李教授您放心吧,我立即联系局里派人过来,迅速处理这件事情。”铁中棠点了点头,取出了一个手机,这并不是他经常用的手机,这个手机只用来练习他的那几个手下。当然,这一次还必须得借助武警的力量,所以从西凤调集武警过来协助也是必须的。

  在这个国家,老百姓的安全永远是被放在第一位的,哪怕只是一个持枪歹徒,数千武警围剿也是有可能的。

  “这个事情要尽快啊,我看刘海洋音频中所述,这帮人似乎是要对墓葬动手的,那个花荣是典型的北派盗墓贼。而狼狗子更是狗屁不通的人,他们要是盗墓,怕是会毁掉底下陵寝的,到时候就损失太大了。明白吗?”李明光又叮嘱了一句道。

  “李教授放心好了,西凤那边组织好人手,今天晚上就能出发。并且抵达,那帮人逃不了的。”铁中棠安慰道。

  张天元有些好奇地问道:“李教授。这北派盗墓和南派盗墓我以前就听说过,不过这二者之间到底有何区别啊?”

  “总的来说。南派的盗墓讲究的就是望、闻、问、切,他们基本是不用洛.阳铲的,因为南方的墓葬多用坚硬的青砖作为建造材料,南派盗墓者的重点和难点便在于如何寻找深藏地下的砖室古墓。”

  “望、闻、问、切?怎么听起来像是中医里面的诊断病情啊?”张天元愕然问道。

  “嗯,听起来很像,但实际却是不一样的。这里的望,指的是看风水。”李明光解释道。

  “风水?这种封建迷信李教授你也信啊?”铁中棠插了一句道。

  “你说封建迷信没错,但问题是不管南方还是北方的墓葬,在过去的时候都是依照风水来下葬的,这就叫将错就错了,打个比方来说吧,有人设定了错误的密码,那你用正确的密码就无法打开锁子,想要打开,就只能去用错误的密码,风水也是一样,你先别管他是不是封建迷信,反正他在考古方面的作用是很大的。”李明光解释道。

  铁中棠对这些不感兴趣,显然李明光的话无法将他说服,他笑了笑道:“你们先在这里聊着,我去监视刘海洋家的情况,免得那帮老鼠逃走了。”

  说完话他就出去了。

  他走了,李明光和张天元聊得也就更尽兴了。

  “我刚说了,古代墓葬选址那都是依风水而定,一般所谓的风水宝地、荫庇子孙之所,如依山面水之处,必然也是墓葬聚集之地,而且根据风水,还可以判断墓地的大小,你认为这是迷信也没错,但不管如何,它在考古方面的作用是非常大的。

  当然了,‘望’字也不全是指看风水,也可以去观察周围的环境,咱们之前不是调查取证了吗,墓葬周围的草木甚至泥土,对于南派盗墓者来说,也可传达出重要信息。其实何止是南派盗墓者,如今考古学里面,也经常用到‘望’字,就连一些北派的盗墓者,也开始学着观察了,因为这真得很重要,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准备工作做好了,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就简单了。

  经验丰富的盗墓贼,又经常擅长风水之术,每到一个地方,必先查看地势,看封土已平毁的古墓坐落何处。

  按照土夫子们的解释,只要是真正的风水宝地,一般都会有大墓存在且墓的规格高,陪葬宝物既多且精,许多是国之重器。咱不说南方的墓葬吧,澳门赌博网站:就说那秦陵、乾陵,还有这定陵,在风水学上都是大有文章的,我觉得天元你啊,以后学学风水,不会错的,只是不要痴迷就好了。

  懂风水的人,用自己的本事去判断附近是否会有墓葬,那几乎一猜一个准,甚至比现代许多仪器还要精确。”

  “这么厉害啊!”张天元以前从未听说过这种事情,在考古学的书里面,是绝对不会出现风水这种迷信的东西的。所以现在听起来,那自然是非常新鲜的。

  “这‘闻’呢。其实就是闻气味了,不过这种本事。一般人学不会的,得盗墓多年,对土壤等墓葬等气味非常敏感的人才能用到。”

  “对了,白天打探洞的时候,李教授你就闻了那些土壤,你是不是有这本事啊?”张天元问道。

  “哈哈,我还不行,差得远呢,我只是对白膏泥和五花土的气味比较敏感而已。可是真正有着那玄之又玄的鼻子的人,依气味的不同,甚至能够来分辨墓葬的有无。”李明光笑道。

  “这本事可以练吗?”

  “当然,这就是练出来的啊,你以为谁一出生就会盗墓吗?”

  “有此奇术的盗墓者专练鼻子的嗅觉功能。在踩点时,若发现墓葬所在位置,便翻开墓表土层,取一撮墓土放在鼻下猛嗅,从泥土气味中辨别墓葬是否被盗过。并根据颜色判断大体年代。”

  “那究竟能精确到什么程度啊?”张天要好奇地问道。

  “据说功夫最好的可以用鼻子辨出汉代墓土与唐代墓土的微妙气味差别,准确程度令人惊叹,你服了吧?”

  “服了,真是服了。这些人也太牛了吧,难怪历史上很多连官家都无法盗取的墓葬,这些盗墓贼居然有办法。”张天元感慨不已。

  “至于问和切嘛。这一点如今的考古学中用的更多,问就是调查询问。而切比较复杂了,我就不赘述了。说到底,切其实凭借的就是感觉,这跟中医里面用手切脉是一个道理,有经验的南派盗墓者,甚至将手放在地上,然后敲击地面,都能够估计墓葬里面有没有东西,还有墓室和墓道的位置,为打盗洞创造良好的条件。”李明光又道。

  “果然厉害,我们要是有了望闻问切这四样本事,以后考古也容易多了啊。”

  “那是自然!在清末的时候,有个南派的盗墓者叫钱夫子的,他就精通这望闻问切四样本事。他在一处游览的时候,通过问,得知这这里曾经有过帝王墓葬,然后通过望,确认当地的风水极好,如果是帝王的话,很愿意在那里下葬。然后他又通过去闻附近的土壤,以及通过切来判断墓葬的位置,然后在七天之后,他便凿了了盗洞,进入了地下。”

  “后来呢?”

  “后来还真让这钱夫子给猜对了。果然掘出砖室大墓。墓壁彩绘死者生前生活图景,墓内有宝剑、宝鼎、玉璧、漆器、金饼、砚、竹筒等物几百件。钱夫子连夜把这些东西用马车运走,然后通过熟人,卖给了当时的一个脚盆富豪,赚了一大笔钱。”

  “可恨!”张天元本来还挺佩服这钱夫子的,可是听到这里,心中便有些不爽了。

  “所以说,这种本事,掌握在考古学者的手里,那就是一件好事,可是掌握在那些盗墓贼手里,那就是灾难啊,你要记住这一点。”

  “对了李教授,你刚说了,那个花荣是北派的盗墓者,害怕他会动手毁掉墓葬,这北派到底有什么不同啊?”

  “无论是寻找墓葬还是发掘墓葬,北派盗墓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只是单纯依靠工具锋锐,所以我们将北派盗墓称为‘粗放型’,粗放的意思你大概懂吧,说的难听一点那就是野蛮了。”李明光叹了口气道:“考古者在发掘墓葬时,经常能在先前被盗过的墓葬中发现凿、耜、镐、锹、镰刀等,这些都是北派盗墓者偷坟掘墓得心应手的工具。北方墓葬的盗洞一般开在墓顶正中,盗墓洞直径大概在0.4米至0.7米,因此锋利的工具对于北派盗墓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洛.阳铲就是北派盗墓者的象征吧?”

  “算是吧,洛.阳铲是北派盗墓者最常用的工具,但是除了这些,北派盗墓者可能为了发掘墓葬,甚至连炸药这些东西都可能会用上,所以对墓葬的损毁是非常严重的,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让铁警官尽快抓捕狼狗子等人的原因,如果晚一点的话,他们很可能会毁掉墓葬的,那时候损失就大了啊,这定陵可是你们这里难得的财富,日后如果弄成旅游区的话,也能养活附近的人了,即便是比不上秦陵兵马俑,那总归是有益于老百姓的,而且本身墓葬里面的文物,对于研究历史就是很大的财富,毁不得啊。”李明光感慨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