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三一章 铁中棠
  花荣通过墓道到了墓室之前,却又一次遇到了麻烦,他没想到的是,这墓室居然被巨石堵住,且在墓室的石缝之中,还浇筑了铁浆,使得整个墓室浑然一体,想要通过打盗洞进去都不keneng。

  之前狼狗子用手电筒照到的金光,其实是这巨石上的一幅图案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宝藏。

  唐陵中的高宗与武则天的乾陵,沿袭了这种依山为陵之制,而得以免遭盗掘。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从《唐会要》的记载来看,“乾陵之官,其门以石闭塞,其石缝铸铁,以固其中”,看来封闭得相当严密。

  五代时期人温韬在盗掘了唐诸陵以后,又想下手盗掘乾陵,但据说“惟乾陵风雨不可发”,实际上很keneng是由于乾陵采取了十分坚固的防盗结构而无从下手,因而乾陵keneng是唯一幸免于盗掘之祸的汉唐帝陵。

  花荣当然是zhidao乾陵的事儿的,可他没想到定陵之中居然也有类似的墓室,难怪整个定陵几乎都被盗过了,唯独这里却丝毫没有被毁掉的痕迹。

  可是他心里头又犯糊涂了,当初他那个救命恩人,也就是已经被枪毙的死囚是如何从这里面拿走那么多的文物呢?

  他用手电筒四下里照着,仔细观察,发现周围都没有破损的痕迹,但是在这墓室的顶部,却有一些细微的裂痕,如此判断的话,估计墓室中央的顶部很keneng已经坏了,而那个死囚,很keneng就是从顶上直接打了盗洞进入墓室的。而根本就没有通过墓道。

  毫无疑问,他的判断是准确的。当初定陵刚发现的时候管理还比较混乱,再说了。这里距离定陵主墓的距离还是比较远的,所以炸山挖石头的人特别多,估计就是当初村民无意间炸坏了墓室的顶棚,被那个死囚给发现了吧。

  这么想着,花荣只好又退了出去。

  “怎么样?什么情况啊?”狼狗子急切地问道,为了这破墓,他可是刚刚死了一个兄弟,虽然所他这人对兄弟向来没什么感情,可是死了一个人如果还弄不到东西。那也是浪费啊。

  “现在我们有三个选择。”花荣说道。

  “哪三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就是撤离这里,不要再进来了,钱八死了只能白死。”

  “这不行,已经死了人了,我不能什么东西都得不到啊。”狼狗子摇头道。

  “第二个选择就是从上面再打一个盗洞进入墓室,但wenti在于我之前就观察过了,这上面光秃秃的什么遮掩物都没有,也就是说,我们只要做什么。考古队的人都会发现。”

  “这个也是不行的,我们的行动一定要秘密进行,要是被发现了,那就麻烦了。”狼狗子还是摇头。

  “第三个选择就是找些**把这玩意儿给炸了。那封堵墓室的巨石就可以炸开了。”

  “不不不,这个也不行,你这边一炸。谁都能听到了。”狼狗子还是摇头道:“就没有第四种方法吗?”

  “还有一个非常冒险的做法,那就是先让考古队的人来做这件事。然后咱们趁着晚上进来那东西,考古队应该会有更多的办法弄碎那块巨石。”花荣说道:“不过我之所以不推荐这个方法。就是因为一旦考古队直接从上面打盗洞的话,那我们还是没机会的,这个方法不太可靠啊。”

  “不不不就用第四种方法吧,不过我们也要尽快准备**,万一第四种方法不靠谱,就用第三种,反正无论如何都要弄到些东西再离开,否则钱八岂不是白死了。”狼狗子摆手说道。

  “好吧,你是老大,你来拿主意。”花荣没有再反对。

  “那行,走,先退出去吧,这里面空气真是难受得厉害。”狼狗子早觉得难受得不行了,急着想要出去。

  “山羊怎么办?”

  “拉回去杀了吃羊肉泡馍吧,烤羊肉也行。”狼狗子流了一嘴的口水,嘿嘿笑道。

  “行,那走吧。”

  回到了刘海洋家里,只有刘海洋对钱八的死耿耿于怀,而狼狗子和他的那些兄弟却好像从来没有钱八这个人似的,一个个都不提及,甚至还杀了羊,做了烤羊肉和羊肉泡美美吃了一顿。

  众人晚上喝得醉醺醺的,狼狗子和花荣也都睡着了,不过狼狗子这人很警醒,虽然喝了酒,可却并不会睡得太死,所以谁想晚上对他下手,那就要冒着被他弄死的风险。

  这些人里面有一个人,那是钱八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只是狼狗子和花荣都不zhidao,每一个人zhidao。

  这人见狼狗子等人如此无情,也想过动手弄死狼狗子,只是因为害怕而放弃了,不过他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有一天晚上,狼狗子给花荣讲刘海洋父母的事情的时候,他正好去撒尿,无意间就听到了,因为害怕,他根本没敢提那个事儿,不过现在,他觉得自己倒是可以借着刘海洋报复一下狼狗子。

  所以说啊,有些时候一点小事情,都keneng会毁了一个计划的,如果狼狗子回来之后不是喝酒吃肉,而是祭奠钱八的亡灵,那得到的就不是仇恨,而是忠心了。

  这人并没有直接去找刘海洋,他担心自己被卖了,而是将自己当初用手机录下的录音拷贝了一份放到了刘海洋睡觉的地方,并且附上了打印的字条。

  他也算是很小心了,生怕别人因为字迹察觉到是他告的密。

  刘海洋当天晚上因为害怕,喝的酒并不多,他是个胆小鬼,对于钱八的死还是非常害怕的,回到房间里就发现了那字条和存放着声音的sd卡。

  关好了门,刘海洋把sd卡放到手机里面,戴上耳机放了出来。起初的时候还没怎么在意,可是听完之后。他整个人几乎已经是面部充血了,不zhidao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羞耻和惭愧。他的脸红得厉害。

  晚上想了几乎一宿,他最终把那纸条给烧了,只留下了sd卡,这东西是可以作为证据的,他虽然是个混蛋,是个王八蛋,可是不管如何,被欺负到这种程度,泥人也是有三分火的。一想到自己的父母是被那王八蛋用砖头拍死的,他就恨得牙痒痒。

  他决定抽个空去找张天元,因为现在他唯一能相信的就是张家人,而他觉得张天元比张如海更靠谱,又认识那些考古队的武警,想要收拾狼狗子会更容易一些。

  第二天,考古队的工作在继续,县里派来的预备役士兵也到位了,有了保护。李明光也就正式开始了发掘工作。

  虽然东西已经被取了回来,但这一次狼狗子他们依然去了现场,作戏总要做全套嘛,不然会被人怀疑的。再加上他们也想去观察一下考古队的工作进展,然后确定自己的计划。

  刘海洋当然也去了,他故意找了个茬去找张天元的麻烦。然后却将包着sd卡的纸塞进了张天元的手里。

  那张sd卡里面有两个音频文件,一个是狼狗子和花荣的对话。有关刘海洋父母的死的真正原因,另外一个则是刘海洋的自白。里头把狼狗子如何盗取文物,准备干什么的事儿都讲了个清楚。

  刘海洋现在对狼狗子已经死心了,而他自己又没能力去卖掉那些文物,所以与其便宜别人,还不如干脆把所youshi情都抖搂出来,争取宽大处理,反正说到底,他没杀过人,也没私卖过文物,只不过是给狼狗子等人提供了藏东西的地方而已,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再加上立功,他不会被难为的。

  张天元和刘海洋之间的冲突,没有人怀疑,因为这些日子两个人都不怎么对付,这个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晚上回家休息的时候,张天元将那张sd卡拿了出来,然后听完了里面所讲的事情,登时感到骇人听闻啊。

  他以前倒也看过不少小说里的故事,可是像这样的情节,在现实中遇到还是第一次,这实在太恐怖了。

  想了想,他决定还是先跟李明光通个气,这事情实在太大了,估计县派出所都解决不了,必须得直接请市局的人出马,关键刘海洋说了,那狼狗子还有好几把枪呢,虽然都是防止的手枪,可是照样能够杀人,这威胁可就大了,没有武警相助,光靠县派出所的民警根本不靠谱。

  张天元敲响了李明光的房门。

  为了让这位老人睡得舒服,张天元前些日子从县里买回来好几个空调,给李明光的房间里就安了一个。

  “谁啊?”里面人问道。

  “李教授,是我,天元。”

  李明光打开了房门,将张天元迎了进去,却见张天元神秘兮兮地反手将房门关上,心下便有些奇怪。

  “你youshi情?”

  “大事啊,李教授您先听听这个。”张天元把自己的手机打开,先放了刘海洋那段自白的音频。

  听到一半,李明光就示意张天元先暂停,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过了没多久,一个武警敲响了房门。

  李明光将这人让进了屋子,然后说道:“天元,这位是西凤市铁警官,专门负责的就是文物走私这一块,他这一次混进武警队伍里头,就是为了来你们村调查清楚这个事情,抱歉我之前没说,因为这是纪律。”

  “铁警官!”张天元还真没看出来,这人演戏的本事也太厉害了吧,怎么看都只像是个普通的武警士兵。

  铁警官全名铁中棠,代号铁流,全部都是取自小说的名字,此人是陕州省缉私处的一个高手啊,曾经破获过许多文物走私的案子,也是另盗墓贼闻风丧胆的名字,只是这个人平日比较低调,从来不参加新闻发布会之类的会议,甚至在缉私处内部,除了他的组员之外,别人也都zhidao他的名字,而不zhidao他的代号,这个人非常神秘啊。

  当然,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保密,以便于行动,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铁中棠的安全,毕竟有很多文物贩子可是很凶残的,报复起来那真得是非常可怕。

  铁中棠看了张天元一眼,有些诧异,他不zhidao这个年轻人在这里到底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