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二九章 心狠手辣
  一群人围着张天元,反倒是把张天元搞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将第五个探洞打到了底,然后提了出来,这刚取出来的土,就感觉有些不太寻常,因为与别的土不太一样啊。

  李明光也发现了,急忙让张天元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蹲在地上仔细观察。

  “这个是人造的白膏泥啊,虽然不如真正的白膏泥,但是防腐效果还是非常好的。”李明光自言自语地说道。

  “白膏泥?”

  李明光刚想说什么,忽然意识到一旁还有狼狗子那些人在,所以便打住了,笑了笑道:“天元,今天就忙到这里吧,也没什么收获,把铲子收拾了吧,等下午凉快的时候再继续。”

  张天元看到李明光冲他使了个眼色,知道有些话不宜这个时候说,就没有问。

  他虽然不知道白膏泥是什么,但是却意识到这东西肯定不简单,不然的话,李明光不可能看到这东西之后就让他停下活儿的。

  不仅如此,李明光还特意在那个探洞上放了一块石头,做了个标记,免得再来的时候忘记了。

  “张村长,让村民们都回家吃饭吧,今天先忙到这里了,每天的钱照付,不用担心。”李明光起身对张如海说道。

  村里人当然非常高兴了,活儿不用再干,这钱还不少拿,回去之后洗个澡,然后好好吃顿饭睡一觉,那也挺美啊。

  “爸,您也先回去吧。该忙什么就忙什么,这里有我。不会发生什么事儿的。”张天元对父亲张如海说道,然后凑上去压低了声音道:“提防着点那个狼狗子。那人不是个好东西,咱们家看果园的狗可以在家里栓一只。”

  “嗯,知道了。”张如海现在对自己的儿子那基本是言听计从,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儿子真是有了本事了,他乐意听。

  张天元和扶着李明光一起往回走,路上才好奇地问了起来。

  “先别着急,到家里再说,这里人多耳杂!”李明光没有说话,依旧是往前走。此时张天元虽然心中如同被猴子挠了一般痒痒得厉害。可是也只能忍着,别人不说,他也不好强迫吧,但是他基本已经可以肯定了,李明光是发现了真正墓穴所在的位置,也就是那个死囚临死前留下的线索指引的地方。

  李明光之所以这么小心,那是有道理的,张天元在陕州出生,自然知道很多考古的事情。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当初兵马俑发掘的时候,一开始还没有很好的保护工作,因为范围又太大了,考古队根本就保护不过来。附近村子的人有很多都设法偷了里面的一些文物,这个事情新闻没有报道,不过却是真实发生过的。

  说到证据。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发生过一件事情,有个人在马路上被车撞死了。结果发现三轮车装着粮食的袋子里面居然藏了好几件从兵马俑出土的文物,这个事情张天元可以亲眼看到的。当时他还小,还没有意识到那事情的严重性,只是被死的人给吓着了。

  现在回忆起来,估计李明光也是担心会有乱子发生吧,可能会从县里调更多的预备役士兵过来帮忙,反正这一次发掘范围并不是很大,需要的人手也不用那么多,资金方面还是可以应付的。

  ……

  就在张天元胡思乱想的时候,狼狗子等人也往回走了。

  到了刘海洋家里,花荣突然说话了:“狗哥,你发现没有,那个叫张天元的人提出来的土颜色不对啊。”

  “怎么?你看出什么来了?”狼狗子不懂盗墓,所以他看不出什么来,但他知道,花荣是个盗墓的高手,这方面一定是要请教的,这狼狗子虽然狠,但是对花荣他也不敢造次,一来花荣很能打,二来花荣比他更狡猾,他要是有什么歪心思,花荣很容易就能察觉到,到时候倒霉的可未必会是花荣。

  “白膏泥!”

  “白膏泥是什么?”

  “这个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你只需要知道,那种白膏泥既然出现了,就说明那地方下面是有古墓的,而且是帝王墓。”花荣解释道。

  “花哥,你说这个什么意思啊,难道咱们不是要取了那些东西就离开吗?为什么还要管那里有什么墓啊。”刘海洋听出了花荣的意思,有些着急的说道。

  这人就使得胆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真得不想太麻烦了。

  “胆小鬼,闭上你的嘴巴,这一次要不是因为你这傻逼把东西埋到那里,我们也不用这么提心吊胆了。”狼狗子瞪了刘海洋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花荣道:“老二你说,你想怎么办?”

  “狗哥,这主意还得你自己来下。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咱们的盗洞马上就要打好了,是可以拿了东西扯呼的,但是我要说的是,刘海洋埋东西的位置,距离那个探洞所探的位置也就不到一巴掌的宽度,你明白吗?我们只要把盗洞稍微再打深那么一点点就可以进入墓穴之中了。”花荣说道。

  狼狗子眉头皱了皱问道:“确认里面会有东西吗?”

  “应该有的,以为咱们这一次得到的东西,就是我那救命恩人从那个墓里面弄出来的,只可惜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打了盗洞,不然咱们就不用麻烦了。”花荣点头道。

  “那就干了,干着一票大的,咱们去北京找母老板,卖了之后就出国逍遥去,去加拿大享福去听说,听说那里玩女人都是合法的。”狼狗子嘿嘿笑道。

  “那狗哥你在干这一票之前,要不要把那个刘秀蕴给弄到手啊?”花荣又问道。

  “不着急,等走的时候顺便下手,另外还有考古队的那个小丫头也一起弄走。妈的,穿得那么骚。看得老子今天老二都硬起来了。”狼狗子咬了咬牙道。

  “狗哥果然是干大事的人,能忍住就好。那么还要绑架那个张天元吗。那小子可不简单啊。”

  “不绑了,直接一枪弄死就行了,咱们这一次在黑市上弄到的枪还没用过呢。那王八蛋敢商咱们的人,不弄死老子解不了气。”狼狗子恶狠狠地说道。

  “好,那就按照狗哥你说得来。”花荣点了点头,算是心里有数了。

  狼狗子看了一下众人,吩咐道:“都回去抓紧时间休息,这几天晚上抓紧时间开凿盗洞,距离咱们发财的时间不晚了。”

  “狗哥。怎么这么着急啊?我还没跟我那相好的道别呢。”刘海洋说道。

  “你懂个屁,再晚的话,那考古队的人就该发现咱们的东西了,这可使不得,另外你别忘了你爸妈是怎么死的,难道你小子想我们公开那件事情吗?”

  “不,别,不要!”刘海洋脸上突然惊恐了起来。

  “那就不要讲屁话了,赶紧去休息。晚上还要忙呢。”狼狗子骂道。

  等房间里就剩下狼狗子和花荣的时候,花荣阴恻恻地说道:“狗哥,那个刘海洋你还准备留着吗?”

  “现在还不能弄死他,有些事儿还得靠着他呢。不着急,等一切事情办妥了,给他一个痛快的。也算是感谢他这些日子以来帮我们的忙了。”狼狗子嘿嘿一笑,在昏暗的灯光下。那表情显得非常阴森可怖。

  “那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我只怕他活得时间越长。我们就越麻烦。”花荣说道。

  “不用怕,那小子蠢得要命,到现在还以为自己的父母真是被自己害死的,嘿嘿。”狼狗子笑得非常得意。

  他的记忆回到了刘海洋父母死的那年。

  在砖瓦窑,刘海洋的父母干得是运送土坯砖头的活儿,这个活儿简单,就是比较苦,赚得也不多。

  有一日刘海洋带着一群人从外面回来,没有回村子,就到了砖瓦窑找他父母要钱,结果起了争执,刘海洋不下心将一堆土坯砖头掀翻,直接压死了他的父母。

  当时刘海洋心慌得很,根本没仔细看,撒丫子就跑了。

  其实那些土坯不像烧制好的砖头,不够硬,所以并没有砸死两人,只要送去医院的话,人肯定还能抢救过来。

  两个人从砖头堆里爬了出来,想要呼救的时候,却看到了狼狗子和他的几个手下。

  然后狼狗子为了彻底让刘海洋死心塌地为他办事,居然当场把两个人给拍死了。

  那个年代的探案水平其实是很差劲的,尤其在小县城里,根本就没有电视剧里那种情节,甚至都没有人报警,就这么两个人被认为是被砖头压死了,砖厂还赔了一万多块钱,不过这钱当然最后还是到了刘海洋手里了。

  准确点说,应该是到了狼狗子手里,被这些人给挥霍了。

  当年没有银行卡这种东西,存款还都是存折,后来刘海洋回家翻箱倒柜,找到了父母存折,把钱全取了出来,和狼狗子那些人买了盗墓的工具、仿制的手枪之类的东西,全部花光了。

  可怜的刘海洋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父母其实是被狼狗子给砸死的,他到现在还以为是自己失手害死了父母,所以很怕这个事情传出去了,而狼狗子就是以这个事情要挟他,让他办很多不愿意办的事情。

  知道这个事儿的人,现在也就只有狼狗子和花荣两个人了,花荣还是从狼狗子那听来的,至于当初那几个跟着狼狗子的人,基本上都被弄死了,有的是被利用了,有的则是被狼狗子杀人灭口了。

  这个人心狠手辣,为了自己,谁都可以出卖,谁都可以弄死。

  有些人在杀了第一个人之后,会难免害怕,以后遇到死人都会胆战心惊,但是像狼狗子这样的人,杀了第一个人,却从此上瘾了,杀人就跟吃饭一样简单,谁挡着他的路,他就敢弄死谁。

  他活动的范围大多都是农村,因为情况复杂,再加上派出所的民警水平低下,根本就治不了他,甚至很多都成了无头公案。他就是这样逍遥法外的。

  只是最近随着交通和通讯越来越发达,给他犯罪的土壤也越来越少了,他就起了逃亡国外的想法,而要逃走,一笔钱那肯定是不能缺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