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二八章 五花土和白膏泥
  狼狗子等人见考古队的没有继续靠近刘海洋家的祖坟,也就没再说什么,不过这些人也够可以的,大热的天,坐在烤得发热的地上,就为了守住这座坟?

  张天元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不过此时手中的洛.阳铲已经钻向了地下深处,到了比较费力的地方,他也不能分心了。

  能感觉到,在地下十几公分处,遭遇到了非常大的阻力,凭感觉就知道应该是砖头。

  石头比砖头更硬,感觉得到,所以张天元可以肯定是砖头。

  他并没有去喊李继红,因为此时李继红和李东红已经绕到了山的另外一边去了,挺麻烦的。

  他默默将地气输入者洛.阳铲之中,那砖头随即便仿佛是豆腐一样被切开了。

  这活儿还真是个体力活,难怪秦飞雪干不了呢,别说是遇到砖头了,就算是不遇到的时候,往下钻也很困难,铲子下去,然后拉上来,半圆形的铲子中就会带着颜色不同、质地不同的土壤,这就是洛.阳铲的真正功效了。

  事实上,如今的洛.阳铲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国家基本建设、科研和工业上,而不单纯只是考古或者盗墓的工具了。

  洛.阳铲使用时垂直向下戳击地面,可深逾二十米,利用半圆柱形的铲可以将地下的泥土带出,并逐渐挖出一个直径约十几厘米的深井,用来探测地下土层的土质,以了解地下有无古代墓葬。

  这也就是张天元现在使用的方法。这种还真是挺费劲的,让秦飞雪这样的丫头干。那肯定是干不了的。

  不过只要不遇到砖头、石头之类的东西,基本上越往下,是越省力的,这就跟汽车启动之后有了惯性一样,洛.阳铲也是一样的,越往下反而越省力。

  使用者要做的,基本上就是把铲子提上来而已,至于向下。基本完全就是靠惯性。

  张天元对于新事物的领悟能力非常强,这大概与他拥有仿字诀有关系吧,之前他看过考古队的人用这个洛.阳铲,现在模仿起来,也是像模像样,秦飞雪站在一旁完全成了没事儿了,一张小嘴巴惊讶得合不拢。

  “我说天元哥。你这比电动洛.阳铲速度还快啊,我现在真怀疑你以前是不是盗过墓啊。”秦飞雪惊讶地说道。

  因为张天元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二十米深的坑,他所用的时间不过就是别人的四分之一而已,所以基本上当别人的第一个坑才刚刚搞定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挖第四个坑了。

  为了求得最准确的数据。张天元每一个坑都是探到了极限,也就是二十米,然后才换位置的,只可惜经过李明光教授的鉴定,这弄出来的土并没有熟土。所以算是失败了,而那些砖头碎片也只是现代的砖头而已。应该说这地方原来也是坟堆,只不过后来被弄平了,里面有封死棺材口的砖头,可巧被张天元给碰到了。

  不过通过这前面三个坑,张天元也找到了一些窍门,可是节省许多工夫。比如那些经验丰富的盗墓贼,他们就是通过经验来判断洛.阳铲碰触到的东西是什么,然后根本不用将洛.阳铲取出来浪费时间。

  张天元没那么多经验,但是他有地气啊,根据地气的感触不同,他已经可以分辨那到底是砖头、石头、熟土还是生土等等,甚至连砖头是老砖还是新砖都能判断出来。

  这样子不用每次都往上提,时间肯定节省了不少。

  熟土呢,也就是俗称的五花土了。

  棺材下葬后封土时,使用的往往是特殊土壤。即便墓最上面回填的原地土壤,也因挖坑时不同层面的土混到了一起,另外还会有一些地面上才有的杂草之类的东西,从而造成了不同的土色。

  这种土,在考古界是有称谓的,叫“花土”,也有人叫“五花土”、“大花土”,如果发现了“五花土”也就基本上算是找到了古墓的线索。

  当年的秦公一号大墓就是因“花土”的出现而被找到的。1976年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附近村子的一个村民推着架子车拉土,因为这里每个人家里都放羊,这羊圈是需要用土来垫的,不然会很湿,导致羊生病,而且这样子还能出大量的粪土,可以去上地。

  他就是想要挖些土来垫羊圈,结果却发现铲出的黄土有的土块颜色很杂,与其它地方的土色明显不同,有黄有红,土里还夹杂着不少碎石子,土质非常坚硬。

  这个村民起初也没在意,不过正好当时附近有考古队的工作者,他便给那些人提到了这件蹊跷事,正巧陕州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专家前来调查,凭经验初断,这地下有东西。

  不久,考古队赶来实地勘察,果然是一座古墓,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古墓,沉睡了两千多年的秦景公被找到了。

  由于“五花土”容易暴露目标,古人也曾想出了一种方法,就是挖葬坑时,将挖出的土按先后不同的次序,由下往上堆放,封土时再反过来回填,或者干脆就从旁边凿出地底的土壤来回填,然后把挖出来的那些土直接拉到别的地方去掩埋。

  元朝皇帝的陵墓至今一个也没有发现,这与秘葬有直接关系。

  在秘葬时,蒙.古人将坑挖得很很深,但土不能挖碎,要成块。土块都要小心地按次序放好,等棺椁下葬后,再按原位置将土块放回。

  这样处理后的墓葬,即便北派盗墓贼擅长使用的“洛.阳铲”,也无法发现异常。

  但汉.族人就没有考虑这么远,或许是因为墓葬中多有机关之类的东西,不怕盗墓贼似的。所以不只不秘葬。还唯恐天下人不知道,凡是下葬的地方。你一看就能清楚的辨别出来,因为特别讲究风水,那下葬之处只要是懂点风水的人也能一眼看出来。

  只可惜这种有意无意的大意,就给盗墓贼提供了极好的盗墓目标和机会,尽管墓穴里面的机关有用,可是盗墓贼前仆后继的来送死,后面的人占了前面人的光,机关已经没有用了。他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掘墓了。

  事实上如果看到“五花土”,探针或洛.阳铲下去,再看到白膏泥,那下面有古墓就基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当然了,如果是故意造假的墓穴,那就是你受骗了。说明古人还是胜了你一筹啊。

  白膏泥这种东西,比较官方的术语名称是“微晶高岭土”,是一种极纯净的黏土,在中国不少地方都有分布,但以阿卡林省景.德镇高岭的白膏泥质量最好,故名“高岭土”。

  高岭土土质细腻、湿润。粘性十足,最显著特征是渗水性小,是上等陶瓷生产用土和化工原因。景.德镇的陶瓷闻名中外,就是因为它的土好。

  高岭土为什么又叫白膏泥呢?因为这种土潮湿时呈青灰色,故称青膏泥;晒干后则呈白色或青白色。才称“白膏泥”。

  经现代科学检测分析,白膏泥由二氧化硅、三氧化二铝、三氧化二铁以及钙、镁、钠、钾等氧化物组成。因为粘性大,分子紧密,有神奇的防腐效果。中国古人很早就发现了白膏泥这种特性,秦汉时期的大型墓葬很少不用白膏泥的。

  在唐代的陵墓之中,也发现过白膏泥,应该说这种泥土越往后,用的越少了,大概是后来多用于制作瓷器了吧。

  不过即使没有白膏泥,也难不倒这些古人的智慧,他们还研究出了一种人造白膏泥,同样可以做替代用品。

  第四个坑也没找到什么东西,不过他这一次提出来的土里面多了一些明显的骨头碎片,这倒是挺吓人的。

  李明光教授在张天元提出土的时候,都会先看一眼,然后再用鼻子去闻一下,原来啊,这不同朝代墓葬的土壤,闻起来的气味也不太一样,甚至如果靠近墓葬的土壤,气味也会发生变化。

  即使这一次土壤没有什么特别的,但也可以通过这些气味来判断附近的土壤有没有变化。

  “来,天元,在这边挖。”李明光走到了一个位置,让张天元下铲子。

  张天元点了点头,开始了打第五个探洞了。

  张天元知道,李明光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于是这铲子下去的时候,就特别留意,他的地气顺着铲子往下,也在同时探测这洞下面是否存在一些和之前不一样的东西,比如说五花土、白膏泥之类的,这样的话,就能判断下面是不是有墓葬了。

  “要不然先歇会吧,你看继红和东红都回来了,大概是没什么收获,这也挺费劲的啊。”李明光年轻的时候也用过洛.阳铲,知道这东西可不轻松,基本上打三四个洞,那人累得就不行了。

  “不用,我农村出身,身体棒的很,以前在家就经常干活,这点真不算什么。”张天元笑道。

  秦飞雪不知道从哪儿拿过来一个湿毛巾,拧干了之后给张天元擦了把汗水,这倒是把张天元搞得有点脸红了,毕竟这是夏天啊,秦飞雪穿得很薄,靠近的时候,隐隐约约透过衣服都能看到那薄薄的胸贴。

  大概是太热的缘故,秦飞雪没有穿"xiong zao"吧,只用了胸贴,是个男人看到那都会顿时血脉贲张的,更何况秦飞雪这小丫头还特别漂亮。

  “好了,没事儿了。”张天元深吸了一口气,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神。

  “天元哥,你可真有福气啊,怎么没人给我擦汗啊。”李继红已经将电动洛.阳铲放到了一旁,蹲在那里休息呢。

  “来,大妈给你擦汗!”一旁村里的大妈笑眯眯地凑了上去,吓得李继红赶紧站起来摆手道:“不不不,还是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吧。”

  这一幕,惹得秦飞雪是娇躯乱颤,李继红则搞了个大红脸。

  “继红歌,你够了啊,你才打了两个洞,而且用的还是电动的,看看人天元哥,用普通的洛.阳铲都开始第五个探洞了,你也好意思说累啊。”秦飞雪笑着说道。

  “你们啊,就是从小娇生惯养,没吃过苦,一点活儿就累到了,这一点的确是学学天元。”李明光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