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二六章 飞石
  张天元此时手中拿着的洛.阳铲,后部接的并非木杆,而是螺纹钢管。大约有半米上下,可层层相套,随意延长,平时看地形的时候,就拆开,背在双肩挎包里,用的时候则可以连上,非常方便。

  而李东红手中那个用的还是传统的木杆。

  李继红则拿了唯一的一个电动洛.阳铲,这小子就喜欢这种方便而又新潮的玩意儿。

  秦飞雪没动手,她跟着张天元,指点张天元如何使用洛.阳铲,虽说之前李继红已经讲得比较清楚了,但嘴上说的,张天元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学会,必须得有人从旁协助。

  这秦飞雪力气小,用洛.阳铲是比较费劲的,但是她却懂这个,所以给张天元做个参谋没有任何问题。

  “我们分开来探吧,这周围都可以试试。”李东红建议道。

  “嗯,分开来也快点。”张天元点了点头,和秦飞雪走向了刘海洋家祖坟的那个方向,因为他觉得那边可能距离真正的陵墓会比较近,利用洛.阳铲,再配合上自己的六字真诀,是相对来说比较方便的。

  “天元哥,你如果碰到砖头石头之类的就喊一声,你那个洛.阳铲是用来发掘沙土地的,不是破砖铲,会比较麻烦。”李东红走的时候,说了一句。

  “这讲究还真是挺多的,行,我要是真挖到了石块砖头之类的就喊你吧。”张天元笑了笑,已经开始了钻探工作。

  这几个人在野地里戴着草帽,不过跟地里的老农还是有很大区别的。那动作一看就不像是经常干农活的人,毕竟这使用洛.阳铲和干农活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本来这些帝王陵的建造那就是很讲究风水的。但是因为风水学在现代已经基本上失传的差不多了,那些所谓的风水大师。基本上都是吹牛多过真材实料,所以这对勘探工作也造成了不少的麻烦。

  如果真得懂风水相术的话,就可以根据古人的想法去判断墓葬的基本位置,那样会容易很多。

  当然了,这也不是全部正确,毕竟沧海桑田,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即使是当初的风水,也可能因为山体的崩塌、洪水、雨水的冲刷、人为破坏等等造成改变。

  就比如说这凤凰山吧。这是一座石头山,原来定陵没有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时候,这石头山很多地方都有采石场,把山上的石头弄成片石然后拉到山下去,有很多石灰窑可以烧制成石灰,那些年这山可是被挖得坑坑洼洼的,风水早就乱了,即使是风水大师,也未必能够看出当年那些古人的意图了。

  不过总体上来说。风水学对别的或许无用,但对于考古的人来说,那还是相当有用的,因为可以避免很多麻烦。张天元曾经上大学的时候想过学风水的,只可惜大学里根本没有这门课程,到现在。这东西在内地还是被当作封建迷信来对待的。

  迷信没错,但这玩意儿真得对考古学帮助很大。如果完全废除那实在是太可惜了一点。

  “飞雪,你站到一边凉快的地方看着就行了。这太阳太毒了,我不怕被晒黑,可你一个姑娘家的,被晒黑了可就不好看了,现在国内流行的可是以白为美啊。”张天元看了看正在擦汗水的秦飞雪说道。

  “不怕,我带了防晒霜,再说了,皮肤稍微黑点还健康呢,想白的话也简单,一个月不晒太阳就白了。我有个高中同学在南都上大学,那里经常见不到太阳,结果回来之后,整个人都白得让人羡慕,我大不了也去南都生活几个月。”秦飞雪倒是看得很开。

  “嗯,这个我倒是深有感触的,我以前在南都的时候皮肤也很白,别人都说像女孩子的皮肤,不过离开南都之后,这皮肤渐渐得倒也是有了几分男子汉的样子了。”张天元一边干活,一边笑道。

  “哎呀天元大哥,搞错了搞错了,你没必要把加长杆接那么长的。”秦飞雪突然喊道。

  “怎么了?”

  “这加长杆的作用是加长整体长度,因为它也是由丝扣连接方式,理论上是可以无限加长的,但是没有必要加过于多的加长杆因为有吊环。”秦飞雪回答道。

  “吊环?我刚听继红说了吊环,可这吊环又是什么啊?”张天元现在算是感受到了什么都不懂的郁闷之处了,遇到个疑问都得问别人,实在是有点尴尬啊。

  “吊环看起来比较一般,它是所有丝扣连接洛.阳铲的最顶端,用于在深沉探索把洛.阳铲从深层取出的作用。一样是现代洛.阳铲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当然了,吊环一般是跟安全绳结合起来使用的,安全绳就是连接吊环,负责把整个洛.阳铲从深坑中带出的绳子。”秦飞雪干脆连安全绳一起给解释了。

  “哦,懂了懂了。”张天元笑了笑,这才基本上对现代的洛.阳铲有了一个比较清晰地概念。

  看着张天元很快就学会了洛.阳铲的用法,并且干得很是得心应手,秦飞雪忽然间有点无聊了,她本来是过来帮忙的,现在站在一旁啥事儿也没有了。

  这人一无聊,事儿就多了。

  秦飞雪指了指不远处梧桐树上一只白色的小鹰说道:“天元哥,那只鹰是你的吧,好聪明,都知道躲在阴凉处休息。”

  “……这是个动物都会这么做吧。”

  “那不一样,我就是觉得这个小鹰特别聪明,又那么漂亮,这么好的宠物,你到底从哪儿弄的啊,给我也捉一只好吗?”秦飞雪笑着说道。

  张天元一听这话,脑袋就大了,怎么女孩子都喜欢这种看起来漂亮。摸起来毛茸茸的小家伙啊,不过这神罗可不是谁都能摸的。除非张天元强行命令,它才会不甘不愿地让人摸一下。否则的话,谁摸谁倒霉。

  “飞雪,那个叫百里夜啼,我也不是吓唬你,那样一只鹰别人出两亿我也没卖,那可不是随便就能买到的啊。”张天元怕秦飞雪热闹了神罗之后被啄伤,便干脆说了实话了,希望可以吓住秦飞雪。

  果然听了张天元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小丫头的嘴巴直接就变成“o”型了。那惊讶的真是不得了。

  “天元哥,你不会是故意吓唬我吧?”秦飞雪还是不太愿意相信。

  “你不信的话去问问李教授,当然,问那位刘景林师傅,还有闫城的刘老都行,他们都知道神罗的底细。”

  “我才不问呢,否则李爷爷又要骂我了。”秦飞雪撅着嘴巴,有点不甘心地看着树上的神罗,叹了口气。

  神罗那小家伙仿佛是故意气秦飞雪呢。还故意将头往上一扬,气得小丫头就差没用土坷垃去砸了。

  两个人正一边聊天,一边干着活儿,忽然间一群人朝这边冲了过来。

  “狗哥。就是那王八蛋,说了不动我们家祖坟的,可是又去刨了!”

  张天元听到声音一看。发现跑过来的是刘海洋,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人。每个人手上都提着铁锹、木棍之类的东西,还有人拿着西瓜刀。凶神恶煞的。

  不等走进了,那伙人里面的一个突然间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朝着张天元就砸了过来。

  张天元自己是可以躲过的,但是身后就是秦飞雪,他这么一躲,秦飞雪可就倒霉了,自己有地气不怕被砸,秦飞雪要是被砸到了,那真得就得住院了,万一运气不好,被砸死都有可能。

  正想着怎么在不被别人怀疑的情况下打飞这块石头呢,突然间一声鹰叫响起,神罗从梧桐树上飞侠,竟然将那块石头用爪子给抓住了,然后扔在了一旁,突然窜了过去,在那个扔石头的人脸上划了一道子,血刺啦就流了出来,怪吓人的。

  这还是神罗平时被张天元教着不能随便伤人,才没有真正下狠爪,不然的话,这个家伙那张脸估计就废了,眼睛都可能被直接抓出来了。

  “天元哥你没事儿吧,这些人怎么回事儿啊,二话不说就打人,咱们也没有动他们的坟啊,这离坟还有四五米的距离呢。”秦飞雪惊魂未定地问道。

  此时几个武警已经过来了,却被张天元拦住了,这些事儿,武警过来没用,难道还真开枪不成?自己是这村子的人,处理这事儿比较方便,可是武警一旦动手,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狗哥,这小子养鹰啊,好厉害的畜生。”那个扔石头的汉子喊道。

  “行了,丢人的东西,赶紧回去把脸包扎一下。”狼狗子身旁站着一个瘦高个,还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但是说话却很有狠辣的气息,似乎是狼狗子之外的老二,或者可以说是军师一类的角色。

  “天元,你爸说了不动我们家祖坟的,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刘海洋还是挺害怕那些武警的,所以问话的时候,声音没什么底气。

  “我们没动啊,这不还差着好几米的吗?”秦飞雪争辩道。

  “臭丫头你他妈给老子闭嘴,信不信老子把你先奸后杀啊!”狼狗子露出了一口大黄牙,显得非常凶狠。

  秦飞雪吓了一跳,躲到了张天元的身后。

  这个时候,李明光那些人也都发现这边的情况了,便围了过来。

  “好大的口气啊,你不是村里人吧?”张天元看着狼狗子,冷声问道。

  “不是又如何?我们是海洋的兄弟,不能让你们欺负海洋。”狼狗子喝道。

  狼狗子身高有两米多,一身皮肤黝黑发亮,此时又光着上半身,那肌肉真是让人挺羡慕的,不过肚子上一道足足有一尺场的伤口,却显得有些狰狞,那分明是被人用刀子砍过的样子。

  换了别人,只怕会被这狼狗子吓住,可张天元怎么会怕他?就算没有地气相助,张天元也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更何况他现在有地气,别说一个狼狗子,就算是三五个狼狗子,也不是他的对手,如果再加上神罗帮忙,收拾这帮人,根本都不用旁人相助。

  “海洋的事情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没有碰他们家的祖坟,我希望你嘴巴也放干净点!”张天元眼睛眯了眯,已经有些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