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二四章 唐墓玉佛
  挖掘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但是出土的东西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除了一些破碎的砖瓦以及价值不高的破碎陶罐,还有些碎掉的石刻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张天元觉得有些无聊,就跟李明光教授聊了起来。  李明光因为年纪大了,干几下活儿就得休息,这会儿正靠着土墙喝水呢,张天元也正好与他聊聊。  “李教授,要不上去休息一下吧,天这么热,您要是累倒了,那这发掘工作就没法继续进行了。”  “不用,我休息会儿就好了,这里也没太阳。”李明光很是要强,或许那个年代的人,都是这样的性子吧。  张天元待在这墓坑里面,虽然照不到太阳,可是却能感受到一股子闷热,闷得人喘不过气来,这比照太阳还要难受,他靠着地气让自己舒服不少,可是李明光就明显不行了。  想了想,他还是不顾李明光的反对,将老人背了上去,放在了凉棚下面,电风扇吹着倒是舒服了不少。  “你这小子啊,算了,我就休息休息吧。”李明光并没有怪罪张天元,他又不是那种不识好人心的小孩子。  张天元看了看日头,好家伙,还真是够毒辣的,要不是搭了凉棚,这谁也受不了啊。  现场放了几个水壶,灌得都是放凉了的白开水,喝着倒也舒服,但是现在已经基本都快喝光了,刚刚吃饭的时候,这些人都因为太热而没什么胃口。  不是觉得饭菜不好吃。实在是热得不行。  张天元正发愁要怎么让这些人最起码吃点东西呢,就见徐刚开着他家那辆新买的奥迪过来了。  “刚子。你来的正好,帮我去办件事儿。”  “啥事儿你说吧。”  “去兴隆村帮我买一车西瓜回来。”  “一车?”  “对!就是一车!这天实在太热了。他们都吃不下去饭,西瓜总是不错的,拉回来往地窖里一放,吃的时候冰爽可口,比饮料什么的强多了。”  “得嘞,我这就去。”徐刚今天本来是要去西凤办点事儿的,但是遇到张天元让他去买西瓜,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这就是好兄弟啊。  “钱!”  “钱个屁啊。一车西瓜而已,难道我还买不起?就当我请大家吃的。”徐刚钻进了轿车里就走了。  “你这兄弟不错啊。”李明光笑着说道。  “那是,从小玩到大的,兴隆村距离我们村不远,他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就能回来了,那里的西瓜都是地里现摘的,保证新鲜,而且很甜,我还记得上中学那会儿。我们村很多人都去那里贩卖西瓜到县城和市里卖来着,吃了不少。”张天元点头道。  “到时候花多少钱,都告诉飞雪吧,她这一次负责财务。”  “说了请你们吃的。”  “你还是别这样。我们的资金是政府拨的,不用白不用,你就别花那冤枉钱了。我知道你有钱,但也不能那么花。听我的,反正这钱我们不用。退回去之后还得被某些挺着将军肚的玩意儿拿去挥霍了。”李明光说道。  听了这话,张天元也就不说什么了,他看了看底下还在干活的那些人,叹了口气道:“这夏天和冬天野地里干活真不是人干的啊,我比较奇怪的是,为什么定陵都成了文物保护单位了,可是国家却一直不肯发掘呢?”  “秦陵和乾陵不一样也没发掘吗?”李明光笑道。  “不是,那不一样吧,我听说秦陵里面好像有什么危险,不敢轻易挖掘的,怕出了人命。乾陵好像也是机关重重。”张天元听这些话,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小时候就听人讲,上学的时候还是这样的说法,所以不信都不由他,这怕就是洗脑吧。  “你相信那种话?”  “不会是假的吧?”  “倒也不全假,有那么一些理由,但是更多的理由却是发掘出来之后劳民伤财啊。”  “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啊,那些东西发掘出来之后,光是修复、保护、保养,就得一大笔钱,像兵马俑那样还好,最起码有收入可以弥补保养上的费用,但是更多的地方是入不敷出的,东西太多,保养是个大问题啊,费用跟不上,那就得占当地的税收,这里面麻烦多着呢,所以有些人宁愿东西烂在墓里,也是不肯发掘出来的,除非实在被逼得没办法了,或者是特别有价值的,才会进行发掘,你比如三星堆、兵马俑就是如此,而像定陵这样的陵墓,都知道历史上遭遇过多次洗劫了,里面东西不多了,大规模的发掘就是劳民伤财,即便是这一次,也只是小范围的发掘而已。”李明光解释道。  “我昨天晚上听您说是因为一个什么死囚的临终遗言才决定来这里挖掘的,到底是什么遗言啊,可以说说吗?”张天元这好奇心也不小啊。  “其实也没什么秘密,那死囚的遗言里说,他曾经是一个盗墓的,在这里盗取了一些文物,不过可惜还没有完全销售出去,就被逮了,东西则藏在了这里。”  “东西找到了吗?”  “没有。”李明光摇头叹了口气道。  “那就是他说谎?”  “不,我们到那死囚说的地方去看过,那里已经被人挖过了,所以我们觉得,这死囚临死之前并不是只告诉了我们这个事儿,他还给别人说了,而且说得更早,结果那人就把东西拿走了。找东西不是我们的特长,那得交给警.察,我们主要是想根据死囚的遗言所说,对他盗取那些文物的这一片地方进行抢救性发掘,免得被那伙人再来盗一次。”李明光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刚刚好像说那死囚没有把东西卖完?也就是说,他实际上还是卖了一些东西的?”  “没错。在美国的一次拍卖会上,我们惊讶地发现了一件一尺来高的玉佛。玉佛所用的软玉是档次非常高的皇家玉,只有皇室的人才用得起。那玉佛由跏趺坐佛像和莲花须弥座两部分组成,佛像造型饱满,面目安详,头微低,左手掌心向上放于腹前,右手触地,作降魔印,莲花须弥座由可拆卸的四层叠放而成。经过调查我们发现。那东西多半是出自唐墓之中,再联系那死囚遗言之中的文物列表就不难得知,那东西是从中宗的墓穴里面挖出来的,可惜啊,那东西就那么到了国外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卖出去的。”李明光气愤地说道。  “没有买回来吗?”  “当然要买回来了,南都赵神罗是你结拜大哥吧,我听石老王他们说的。拍回那件玉佛的就是赵神罗,他将东西买回来之后就转赠给了陕州博物馆。也是个好人啊,你这个大哥算是没有白拜。”李明光感慨道。  至于花了多少钱,张天元并没有问,不过想来是不会便宜的。拍卖会上,还是在国外拍回来的,那还不往死了坑人啊。  所以对于私卖文物到国外的人。国家一般都处罚非常严格。  不知道为什么,张天元想到了母仪。这个玉佛,该不会与那家伙有什么关系吧。  李明光休息了一会儿。还是感觉有点头晕,大概是中暑了,于是便对下面干活的人喊道:“都上来吧,现在日头正毒呢,你们也都休息一下,喝点水吧,等到太阳不这么毒的时候再继续吧。”  虽然很想继续干活,但李明光自己都中暑了,想想其他人估计也不好受,他可不是那种不顾别人的人,自然就想着让大家都休息一会儿了。  说起来,农村人还真是什么都不在意的,考古队的人喝得是那种瓶装的矿泉水,甚至还有汽水,而他们喝凉白开,甚至直接到附近学校里水管上喝凉水。  这种事情张天元以前也干过,不过现在很少这么干了,毕竟那些凉水都是不太卫生的。  他现在就只等徐刚把西瓜弄回来了,那样子好歹是可以让同村的人也享受享受。  幸好这附近有一片林子,比凉棚里还凉快,大家就坐在林子里休息,有些人累了干脆就靠在树上、土壁上睡着了,蚂蚁爬到身上都毫不知觉。  李明光额头上盖着凉水浸透的湿毛巾,他的确是中暑了,不过不算太严重,所以也就没有去看医生。  “李教授,我来给您看看。”张天元将手搭在了李明光的手腕子上,装模作样地像个老中医。  “你还会看病?”  “嘿嘿,别说会看,我可是有正规的行医执照呢。”张天元笑了笑,开始慢慢将一丝地气输入李明光身体里面。  完了,他随意取出了两粒薄荷糖豆塞进了李明光的嘴里说道:“李教授,这是中暑的良药,吃了马上就没事儿了。”  李明光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反正吃着甜甜地,凉飕飕的,然后吃下去很快就感觉到舒服多了。  其实那不过是薄荷糖豆而已,真正起效果的是张天元之前输进去的地气而已,但他是察觉不出来的,因为二者时间相差很近。  “哎呀,你小子了不得啊,我劝你还是真得别考了,干脆直接跟着我学就行了,我是国家地质大学的校长,帮你走个后门还是没问题的。”李明光真是越看这张天元越喜爱。  “李教授怕我考不上吗?”  “这里面有些事情你不懂啊,本来在我看来,考古学那只要懂这方面的知识就足够了,可是现在的考古学居然也要考英语,真是有毛病啊,咱们考的是国内的古,难不成还要用英语吗?乱弹琴啊!有些人说要看懂国外的经典考古学著作,狗屁,外国人讲国内的考古,你不觉得可笑吗?”  张天元对这方面实在不懂,所以只能陪着干笑,他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其实他倒是不怕英语,他的成绩本来就很优秀的,所以对于考研究生,他向来都没担心过。  “李教授,英语呢,我不是问题,您就放心吧,实在考不上了,我再来找你的后门吧,我这人没那么顽固,您放心吧。”张天元只能这么说了,总不能一口回绝了别人的好意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