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二一章 挖掘方案
  李明光打了自己的孙子,这一巴掌不算什么,但是却缓和了两边的气氛,尤其是让村子里的村民心里好受了不少,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

  而且说实话,李东红和李继红还真是该打,李明光教训他们倒也不全是为了给人看,他是真得有些生气了,这两小子顶着他的名义调动考古队的人来这里瞎搞,简直能把给气炸了,他之所以会着急从闫城赶到这里,一方面是怕他的两个孙子惹恼了村里人出了事儿,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够确保考古工作的顺利进行。

  “爷爷我们错了。”这两小子还真是怕李明光,耷拉着脑袋,不敢再大声说话了。

  李明光看了那个叫飞雪的女孩子一眼说道:“飞雪,你当初答应过我什么来着?”

  “李爷爷,我……”

  “不要说了,明天收拾好东西就回帝都去吧,我当初告诉过你,要想考我的研究生,那就得首先学会做人,可是你刚刚都说了些什么,造反?这种混帐话也说得出来?”刚刚在车上的时候,就有人打电话把这边的事儿告诉李明光了,所以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李教授,算了吧,她还是个孩子。”张天元看那女孩实在委屈,有点心软了,就劝道。

  “唉,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说她了,不过她要是再乱说话,那就立即回帝都去,都是惯出来的毛病。”李明光叹了口气,拍了拍张天元道:“你不错啊,我都听说了。多亏了你,两边的人才没打起来啊。”

  “那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毕竟我是这个村儿的人嘛,我现在户口都没挪出去。”张天元笑道。

  “倒也是。”李明光点了点头道。

  此时刘老看了看躺在坟坑里的刘海洋。便问张天元道:“这个什么情况啊?”

  “那个是这个坟头的主人,不让继续挖了,不如这样吧,今天天色也晚了,大家去我们家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再商量一下怎么办吧,我爸就是这个村的村长。”张天元说道。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们家容得下这么多人吗?”

  “现在是大夏天。打地铺没问题吧?我自己在这边还有个房子呢,一直没住,不过装修什么的都弄好了,打扫一下,添置点东西就可以睡觉了。”张天元说道。

  “那就行了,睡觉的被单、凉席之类的我们都带着呢。”

  “那还等什么啊,都走吧,看到那边那个三层小洋楼了吧,那就是我原本打算结婚娶媳妇的房子。不过以后大概也用不上了。”张天元笑了笑,指着不远处一幢三层的小洋楼说道。

  这个房子就在城南,也就是现在村子的南边,靠近公路。交通比较便利,距离乱葬岗有大概一千多米的距离,距离村里的小学只有几十米距离。原来就是图个方便,才把庄子要在这儿的。

  “李教授。那地方方便啊,晚上站在楼顶有个望远镜就等观察这边的情况了。省得晚上有人盗墓啊。”刘景林说道。

  “好,那就去吧。”

  张天元把情况告诉了自己的父亲,又给自己的母亲打了电话,叫了村子里的一些大妈大婶过来帮忙,花了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就把屋子整理好了,而且还做了丰盛的饭菜。

  张如海让其余村民都回家去了,只叫了几个老兵还有村干部一起陪着喝酒,并且商量考古的事儿。

  酒桌上,张天元也陪着,毕竟他是真正能够听懂李明光几个人话的人,有些事情,得由他来给双方解释,而双方也都信任他。

  “张村长啊,我们这一次可能要在这边待上一个多月啊,不知道住这儿方便不方便?”李明光问道。

  “方便,咋不方便呢。其实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说要都像老教授您这样的,和和气气地跟我们商量商量,这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嘛,考古嘛,国家的事情,我们怎么能不支持呢?”张如海点头道。

  “嗯,那就多谢张村长了。另外我们这些人每天的伙食能交给您来管理吗?伙食费多少,我们自己掏钱就行。”李明光又说道。

  “不要钱。”张如海摆了摆手道。

  “不要钱可不行,你要是不要钱,那我们就去县城里吃了。”李明光笑道。

  “那这样吧,一个月的话,每个人一百块怎么样?”张如海想了想道。

  “一百块不够吧?太便宜了。”

  “够了够了,咱农村啥没有啊,鸡蛋、鸡肉、猪肉、羊肉,还有水果,新鲜的蔬菜,你想吃什么都有。”张如海坚持道。

  “李教授,您就不要再客气了,我虽然算不上巨富吧,但是请你们考古队吃饭还是没问题的。”张天元也说道。

  “那这个住宿费……”

  “还要什么住宿费啊,这房子本来就是我的,你要是给钱,那就是瞧不起我了。”张天元坚持不收。

  就那点住宿费,张天元还真看不上,反而是和这些人搞好关系,将来纵然去了帝都,那也算是有熟人了,花多少钱,也未必能买来这样的人脉啊。

  吃过饭之后,张天元的母亲又给泡了茶,那几个武警则上了三楼,注意观察着那边乱葬岗的动静,虽然远,但是有望远镜也不是问题。

  帮忙的大妈大婶们在厨房里洗碗洗碟子去了,至于辛苦费,张天元已经偷偷给了他母亲了,由他母亲给那些人就行了,虽然说都是熟人,可是别人辛辛苦苦过来帮忙,不给点钱,那也应该给点东西啊,比如肥皂、酒、烟、洗衣粉之类的,这也是他们村的习惯。

  “张村长,你看看能不能说服那个叫刘海洋的啊。我们可以给迁坟,并且会给赔偿的。”喝茶的时候。李明光谈到了正事儿。

  “这个应该没问题,海洋那小子平日里就游手好闲的。只要给他点钱,他立马亲爹都不认了。”张如海说道。

  “爸,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张天元摇了摇头道,他在乱葬岗的时候就发现了,刘海洋当时眼珠子时不时地往坟坑的四周看,那样子就像是在查找什么东西,他觉得这里面指定是有蹊跷的。

  而且如果刘海洋想要钱的话,他当时就会提出来,而不会只是拦着不让挖坟。

  “啥意思?”

  “这样吧李教授。我的意思是呢,能不动刘海洋家的坟,就不要动了,宁愿多费点力气,从旁边挖下去怎么样?在我想来,古代的墓葬应该都是挺大的吧,不至于非得从那个位置挖啊。”张天元说道。

  “嗯,这也是个主意那旁边好像正有一块花椒田,是没有坟的。倒是可以试试,至于花椒田的损失,我们会照价赔偿。”李教授想了想道。

  能不动坟,那自然还是不动坟的好。

  “那花椒田是我一个大伯家的。原来也是一个家族,只不过到我这一辈有点生疏了,但我爸很熟的。让他去谈,保准没问题。”张天元说道。

  “这样就好。张村长,那就麻烦你了。你也不要为难,他要多少钱,只要合理,咱就不还价。”李明光说道。

  “那行,你们几位没什么意见吧?”张如海看了一下村子里几个比较有代表的老兵和村干部问道。

  “没意见没意见。”

  “好,没意见就好,我这就去找他大伯谈花椒田的事儿,天元你就留下来陪几位吧。”张如海起身告辞了,反正他留在这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不如让自己的儿子来打头阵呢。

  这个时候,那些大妈大婶们也已经把锅碗瓢盆都洗干净了,说说笑笑地提着张天元母亲给的礼物回家去了。

  “妈,航航和佩佩呢?”

  “没事儿,他们在邻居家跟秀蕴玩呢,别说啊,你这次回来之后,你隔壁阿姨好像一下子变了个人似的,我都快不认识了,那个叫热情啊。”李兰香笑道。

  “那行,妈您也赶紧回去休息吧,我今天就不能去家里陪你了,我跟李教授他们聊聊。”

  “行,那妈走了。”

  ……

  只剩下张天元和几位熟人的时候,这谈话氛围就变得更加宽松了,张天元便问起了这一次李明光他们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还真是考古啊,我以为你们是有别的任务呢,李教授您不是地质学家吗?”张天元自己想歪了,他还以为在自己村这边发现了什么矿产呢,借着考古的名义过来勘探了。

  “我是地质大学的校长,但我的专业却是考古啊,你都答应要靠我的研究生了,居然不知道这个?”李明光笑着问道。

  “哎呀,我还真不知道。没想到李教授跟我居然是同样专业出身的,这就对上了。”张天元挠了挠头道。

  “你看吧,你也是考古专业毕业的,可是却没做考古学家啊,反而是玩起了收藏和赌石。”李明光笑道。

  “那倒也是,不过我觉得我以前学的那些知识对我玩收藏非常有用啊,只是大学四年学的还不太够啊,研究生课程里面会有新的东西吗?”

  “当然,不仅知识面会更广,而且还会有一些实际的应用,比如可以跟着我一起外出考古,体验一下这种实际操作的乐趣,会对古代文物有更加深刻的了解的。”李明光点了点头道。

  张天元原本考研究生纯粹就只是想要拜入李明光的师门,然后扩大自己的人脉关系而已,可是听了这番话之后,他忽然觉得,自己或许真得应该好好去学些这考古学的研究生课程了,这对于自己现在做的事情,那是百利而无一害啊。

  “那我一定得考上您的研究生!”

  “不一定非得考的,对你这样的人,我是可以走后门的哦,别看我一把年纪了,可是没有那么顽固,现在那什么狗屁研究生考试,都是表面功夫,选不到我真正喜欢的门徒啊。”李明光笑道。

  “不不不,李教授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既然有这个规定,那我还是要考的,免得以后别人说我靠走后门才进了您的门下,那我可受不了。我这人还是很在意别人的看法的,算是有点小小的自尊心吧。”张天元摇了摇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