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二零章 赃物
  看到两个小伙子扑向了自己的父亲,张天元无奈叹了口气,一手一个,直接又给推了回去。

  他力气已经够大了,根本都用不着动用地气,那两小子被推得就险些掉进了刚挖好的坑里。

  周围的人都看的啧啧称奇。

  “村长,天元这些年身体练得不错啊,以前我记得他就瘦的跟小萝卜头似的。”

  “对对对,虽然那个时候也很能打架,但跟现在比起来那还是差远了。”

  “都别啰嗦,耽搁了正事儿!”张如海制止了村民们的议论。

  张天元笑着说道:“你们这突然来到我们村里,一声招呼也不打就刨了人家的祖坟,还说什么造反?我跟你们和和气气说话,可别给脸不要脸啊,要是惹恼了村里的那些老军人,我看就算是县上派人下来都不好使了。”

  “可我们真得是有任务的,不是盗墓的。”那叫飞雪的女孩子明显有点害怕了,解释道。

  “我懂,考古队嘛,我们这儿人都熟悉,那秦陵、乾陵都是我们这附近的,考古队过去经常来。”张天元说道。

  “那你还挡着我们?”

  “我已经说过了,来到了这村儿,那就得讲规矩。你们考古可以,但是必须得先跟村里的干部商量一下,如果可能会导致别人的祖坟被挖,那最起码也要先迁坟,没这些过程,就随随便便动工了,换了你,你不生气?如果你的亲人在陵园的墓碑被人给挖了。你会是什么想法?”张天元看对方冷静了下来,也开始讲起了道理。他相信考古队的总归是有文化的,不会什么道理都不讲。而且他们这块经常有考古队下来,这些规矩,他们大概也是懂一些的。

  ……

  在张天元和考古队的人讲道理的时候,那个被刨了祖坟的刘海洋此时却在家里和几个人吃着酒菜。

  他可没睡觉,刚刚手机响了,他却直接就摁掉了,因为此时他正在商量正事儿呢。

  刘海洋三十五岁,但是却是个光棍儿,家也很破烂。村子里基本上都盖起了砖房了,不是小洋楼,那最起码也是平房,可是这刘海洋的家,却还是原来的沙土房。

  这个房间,地面上直接就是土地,澳门赌博网站:里面有一张炕,可以睡五六个人的大炕,一盏只有十五瓦的昏暗的灯泡亮着光。房间里就一台不知道什么时候淘汰下来的小电视,也没有接有线,用的还是那种便宜的天线。

  房子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酒菜。有鸡肉、炒鸡蛋、牛肉等凉菜,围着桌子坐的,有四五个人。而且看起来都不像是村里的人。

  “海洋,东西.藏好了吗?”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汉子,体格非常健壮。脸上还有一道即便是在昏暗灯光下也能清晰看到的疤痕,非常吓人。

  “放心吧狗哥,东西藏到了一个没有人能想得到的地方,绝对不会出事儿的。”刘海洋得意地说道,“不过狗哥,为啥不让我藏家里啊,如果藏到家里的地窖,那也安全啊。”

  “你懂个屁,这年头闹贼闹得凶啊,我听说前些日子你们村不是还有人被偷了吗?要是给贼凑巧发现了,那咱们可就惨了。就算没有贼,这年头人多眼杂的,你总不能不让外人进你家的门吧?”那个被称作狗哥的,全名叫狼狗子。

  这当然是小名,小学没毕业就出去混了,上过武校,混过黑.道,砍过人,也透过东西,反正是除了杀人,他还真什么都干过,后来因为把人打残了,所以做了几年牢,这才刚放出来没多久。

  这狼狗子蹲监狱的时候交到了一个死囚朋友,听那人说起了一件有关这村儿的事情,出狱之后就来到了这村儿,并且结交了整日游手好闲的刘海洋。

  也许是人死如灯灭,不想骗人吧,那死囚的话还真没错,狼狗子之后就在附近县城里租了个房子住下了,时常来村里头闲逛,久而久之,这村里人跟他也熟了,甚至还给他讲了很多有关村子里的古老传说。

  他办的那件事儿,还就是根据这些传说找到答案的,如今以为都办妥了,就差把弄来的东西弄出去了,问题是一直没有妥当的出路,最近才算是正式搞定了。

  今天他们来刘海洋家吃饭,就是为了庆祝着即将到来的胜利。

  “对了海洋,我上次让你办的事儿怎么样了?”狼狗子吃了一口肌肉,喝了口白酒,问道。

  “是秀蕴的事儿吧?”

  “对,就是刘秀蕴,那姑娘长得水灵啊,妈的,没想到这土坷垃里也能出西施啊。”狼狗子提起刘秀蕴,这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狗哥,这个事儿得等咱们走的时候在办啊,现在怕是不妥,万一弄个不好,会惹出是非的。”刘海洋说道。

  “倒也是,你小子还挺机灵的嘛。”狼狗子虽然爱美色,不过对于他来说,钱当然更让人喜爱:“哥就忍忍,反正快了。”

  两个人正聊着,忽然间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还很急促。

  “谁?”刘海洋问了一声。

  “海洋哥,出大事儿了,你们家祖坟让人给刨了!”外面的人喊道。

  “啥玩意儿,你再说一遍?”刘海洋腾地站了起来,脸色有些发胀,也不知道是因为酒喝得多了,还是因为别的。

  “哎呀,你家祖坟让人刨了,就是城南里的。”

  “坏了!”刘海洋扑腾一声差点没跪在地上。

  “咋回事?”狼狗子也急了。

  “狗哥,我……我……”

  看他这表情,狼狗子猛地就明白了:“你这王八蛋不会把东西藏在自家祖坟里了吧?”

  刘海洋点了点头。

  “我艹!”狼狗子气得直接拿着酒瓶子就砸了过去,却被一旁的人拦住了。

  “狗哥。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赶紧让海洋过去看看。听外面那人的口气,好像东西还没被挖出来。”

  “对对对狗哥。我把东西藏得很深。”刘海洋急忙说道,额头上冷汗直流。

  “那你他妈还不赶紧去解决问题啊,一定要给我挡住了,挡不住我扒了你的皮!”狼狗子恶狠狠地说道。

  刘海洋咽了口唾沫,将你连爬带滚地冲出了房间,到门外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有些恐慌,不过已经渐渐镇定了下来。

  看了看外面站着的年轻人,他随手把门就锁上了,然后撒丫子就往城南里跑去。

  ……

  挖掘工作已经停止了。双方虽然都消了火,但考古队的好像还在等什么人,所以也不想就这么撤走。

  所以双方现在就在那儿僵持着,张天元说的话,他们虽然觉得有理,可也不想就这么离开,而村子里的人就更不可能离开了。

  过了没多久,先是刘海洋到了。

  刘海洋人还没到坟前,就嚎啕大哭了起来:“爹啊。你好惨了,死了还要被人挖坟啊,好惨啊。”

  “哭哭哭,别哭了。还好没挖开呢。”张如海本来对刘海洋这游手好闲的家伙就没什么好感,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当初刘海洋在外面鬼混,他的父母则在砖瓦窑上打工。结果有一次出了事儿,两个人双双丧命。这小子也没回来,还是村子里的人筹钱给下葬了。埋的地方就是刘海洋爷爷和奶奶被埋的附近,好像他祖上也有人埋在那里,就是坟头已经平了,都分不出来了。

  所以一般这里的人下葬,都要先拜祖上和周围的坟头的,就是说新入土的人下去不会被欺负。

  刘海洋那装腔作势的哭,也让张天元感到有些恶心,当初你父母死的时候你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下葬了你才回来,还白白得了家里的仅有的几万块钱,什么东西啊。

  刘海洋不哭了,可是他做出了更绝的事情,他冲过来之后,直接就跳进了坟坑里,然后大喊道:“不许挖,谁挖就先从我身上挖!”

  考古队的人更纠结了,心道这村子里的人怎么都这样啊。

  张天元看了一下,突然问道:“你们考古队就你们三个年轻人?这不靠谱吧?”

  “李教授还没过来呢,估计快了。”

  “李教授?不会是国家地质大学的李明光教授吧?”张天元问道。

  “对啊,你认识我爷爷?”李继红心中一喜,只要有熟人,这事儿就好办了。

  “认识,我过些时候还要去帝都找李明光教授呢。”张天元笑了笑道。

  “怎么天元,是你认识的人?”张如海纳闷地问道。

  “嗯,是个大学的校长,为人很好,我想这随便挖坟应该不是他的命令,估计是这些年轻人不懂规矩,太心急了。”张天元回答道。

  “那现在怎么办?”

  “没事儿爸,等李教授到了,我跟他说。”张天元也松了口气,这有熟人,话就容易说开了,只是他不明白,李明光不是地质大学的教授吗?怎么跟考古扯上关系了?

  没过多长时间,一辆面包车就驶入了城南里,车上走下来四五个人,那装扮,一看就是专业的。

  张天元一眼就瞧见了李明光,急忙迎了上去道:“李教授,欢迎您来我们村子啊。”

  “是你?”

  “对,就是我!”

  “哎呀小伙子,咱们可是有缘分啊,闫城刚分手,这就又在这里见面了。”李明光也显得有些兴奋。

  “小兄弟,还认得老夫吗?”车上下来的,居然还有刘老,甚至还有之前和萧峰锐在一起的刘景林刘师傅,问话的则是刘老。

  “你们!”

  “哈哈哈,我们听说李教授要来这里考古,说是发现了一个大墓,就想来凑凑热闹。”刘老哈哈笑道。

  “爷爷,这村里的人太蛮不讲理了,简直野蛮,他们打了飞雪!”李东红和李继红见李明光到了,都凑了过来,委屈地说道。

  他们以为李明光会安慰他们,没想到李明光直接就一人抽了一巴掌,训斥道:“东西!我当初怎么给你们说的?到了村子里先和村干部商量一下,等得到了许可之后再动手也不迟,那是人家的祖坟啊,你们随随便便就敢挖?还有理了?”

  不得不说李明光这一手玩得漂亮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