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一九章 考古队
  张天元的父亲张如海是个急脾气,听说有人居然敢来村子里刨坟,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随手拿了一根棍子就要往外面冲。

  “爸,你先冷静点,我跟你一起去。”张天元把棍子抢了过来,然后扔了回去,在他看来,这会儿天还没黑呢,谁会在大白天的刨坟啊,就算是刨坟,那也是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等到四处无人好下手啊。

  肯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儿。

  “好吧,一起去。”张如海想了想,自己的儿子见得世面多,说不定真遇到什么麻烦事儿了也能帮上忙,就答应了一声,也不去拿棍子了,而是和那半大小子一起往外面走去。

  张天元紧跟在后面。

  城南里距离张天元的家不远,所以他们就没有开车,而是跑着去的。

  那半大小子一边在前面跑,一边说道:“我下午放羊回来的时候看到有几辆车停在那里,一伙人不知道要干什么,等把羊弄回家之后就去看热闹,结果就看到那些人召集了一伙人正准备刨坟呢。”

  “召集了一伙人?是哪里的人?”张如海问道。

  “隔壁村的,那帮王八蛋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居然就敢乱来,说是每天给五十块钱,他们见了钱眼睛都红了,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半大小子说道。

  “光子,你可要搞清楚了啊,别误会了人家。”张天元忍不住说道。

  “不会误会的,咱们村也有大人去看热闹了,现在村里头的人正在那儿拦着那伙人呢。”光子解释道。

  张天元皱了皱眉,心道这要是盗墓贼的话,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吧,光明正大的来盗墓?

  ……

  三个人跑了十分多钟,就已经到了城南里了,这里一般都是村里死了人之后埋人的地方。所以到处都是坟堆,一个挨着一个,也就是俗称的乱葬岗了。

  不过今年来因为提倡火化的原因,所以新坟渐渐少了。原来的很多老坟也因为雨水冲刷渐渐平了,所以剩下的坟堆其实并不多,也就几十个而已。

  张天元爷爷当年去世的时候因为是得了不太好的病,所以最终选择了火化,这里并没有坟堆。

  “看!就在那儿!”光子指着远处四辆车停着的地方说道。

  此时因为天已经有点暗了,所以那车上的灯亮了起来,照得一片通透。

  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有上百个人围在那里,有些是村子里的人,有些是一些生面孔。还有隔壁村子里的人。

  让张天元吃惊的是,他居然还看到被下了枪的武警。

  有大概五个武警,手里的枪已经被下了,正扔在一边,而那五个武警此时则被押着跪在地上。看起来很狼狈的样子。

  张天元这村子民风彪悍啊,早年就干过很多不得了的事情,可是敢下武警的枪,这还是头一回。

  “爸,不对劲啊,有当兵的在,这应该不是刨坟盗墓的。怕是政.府的人啊。”张天元一边走一边说道。

  张如海冷声道:“政.府的人咋了,政.府的人就能随便刨人祖坟了?王八蛋!”

  张天元吐了吐舌头,没想到自己父亲脾气还这么横,他以为经过这么多年,父亲的脾气也该收敛了。

  不过仔细想起来,这些要真是政.府的人。那也太没脑子了吧,你不管做什么,居然不事先跟村子里的人沟通?就算你有政.府护着,可是面对民风彪悍的村民,被打死了那还不是白死?也幸亏没出人命。不然你就白倒霉了。

  “天元哥,你是读书读傻了吧,不管是不是政.府的人,都不能刨人祖坟的。”光子看了张天元一眼说道。

  张天元苦笑了一声,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这刚上小学六年级的半大小子给鄙视了啊。

  “天元哥,你不知道,政.府的人忒不讲理了,我们从自家屋里头挖出来的宝贝,都被他们给强行要去了,还不给钱,地里头捡到的宝也一样,一分钱都不给啊。”光子埋怨道。

  “那个不是不讲理,因为法律就是那么规定的,地下出土的文物,那都是属于国家的,私人不得私藏的。”张天元解释道。

  张如海听到这话,瞪了张天元一眼道:“娃说你读书读傻了,我看一点都不错。你懂个屁啊,法律?法律不是人定的?凭什么俺们土生土长的地方出来的东西就成了国家的了?摆明了就是明枪!而且有些事情你根本不知道,那些宝贝有些人藏了起来,还能卖个好价钱,一点事儿都没有,可是有那主动上交的,却一分钱都拿不到,反而被上面的人拿去卖了钱了,这些事儿,乱着呢。”

  张天元不说话了,他只是个商人,对这些事情还真是一无所知,不由叹了口气。

  “村长来了!村长来了,都给让条道!”村里头那些人看到了张如海,都喊着给让开了一条道。

  “天元也回来了啊,回来就在家多住几天啊。”也有人对张天元说话。

  父子两个一边点头,一边往里面走,光子在前面带路,像个小小先锋似的。

  “都干啥呢,赶紧把人放了。”张如海虽然脾气很横,但他也知道下了武警的枪会很麻烦,素以看到那几个灰头土脸的武警,赶紧吩咐村民把人放了。

  说真的,也是武警没开枪,不然这些个村民还不够人一梭子的。

  “村长,这帮王八蛋横着呢,还不让俺们过来,这可是海洋家的祖坟啊,他们都想刨。”一个年轻人喊道。

  “让你放人你就放人,哪儿那么多废话,海洋人呢?”张如海喝道。

  那年轻人放开了武警,然后说道:“海洋中午喝了点酒,这会儿大概是醉了睡着了。”

  “去把海洋叫来,自家的祖坟,他不来人怎么行?”张如海吩咐道。

  “嗯!”

  年轻人应了一声,就撒丫子往村里头跑了,虽然都有手机。可是电话根本打不通,估计那个叫海洋的是睡死了。

  这个时候,张天元也抽空看了一下,坟居然已经都被刨开了一个一米深的坑了。四四方方的,还挺规整,这不是盗墓贼干的事情,看起来自己想的没错,这搞不好是上面的考古队。

  隔壁村的那些汉子不想惹事,所以都站在一边看热闹,反正他们是拿钱办事儿,又不是来打架的,所以刚才那会儿武警被下了枪的时候,他们也都没有做什么。

  这个时候。一个满脸泪花的女青年走上前来,对着张如海说道:“你是这里的村长吧,你们村里人也太野蛮了吧,我们是国家考古队的,因为在这里发现了古墓。所以特意来进行抢救性的发掘,可是你们村里人不仅不支持,还下了武警的枪,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要造反吗?”

  张如海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前面那些话,他听着虽然生气。但是还不至于做什么,可是直到听到“造反”这两个字,当时就火了,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造反?我们造哪家的反?你倒是把话说清楚!我们这个村,参加过对日战争的有,参加过对美战争的也有。参加过对越战争的同样有,很多人都是烈士!你倒是给我讲讲,我们造的什么样的反?”

  那女孩子一下子被打傻了,半晌没敢再说话,他以为拿着上面的一纸文书就可以下来胡搞了。但是却大错特错了,这考古工作,最怕的就是与当地群众闹出事儿了,可他们这倒好,硬是不懂规矩,哪壶不开提哪壶。

  “行了爸,你也别生气了,这还是个孩子,不懂事儿。”张天元劝道。

  张如海听了这话,才稍稍平息了火气。

  “你们是帝都来的?”张天元问道,因为他听那女孩的口音,有点像帝都那边的。

  那女孩捂着脸点了点头,没敢说话,此时她已经被吓住了,哭也不是,不哭又觉得委屈,看到张天元,就像是看到了救星,毕竟在这么多人之中,张天元的打扮是最像个知识分子的,而且说话也很和气,说的又是普通话,让她比较安心。

  仔细看这女孩,倒是长得挺水灵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干考古这一行,不过想想自己和柳梦寻都是学考古的,他反而觉得有了一些亲切感。

  “姑娘,你也别哭了,我爸打你呢,是因为你的话实在说得太不靠谱了,不过他不是什么恶人,你也不要怕,咱们有道理说道理,今天有我在这里,就乱不了。”张天元这样做,主要还是为了村里人着想。

  如果真闹开了,村里人首当其冲的倒霉,所以这事情,还是心平气和的解决比较好。

  那几个武警虽然被放了,但是刚刚看到张如海打人,就又都紧张起来,不过此时听到张天元这些话,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们也够难做的,你说难道能对着这些农民开枪吗?如果真开了枪,这事儿可就闹大了,可是不开枪吧,又保护不了考古队,那也叫一个难啊。

  “几位武警大哥,抱歉了,村里有村里的习俗,你们这刨了人家的祖坟,大家生气那也在所难免,多包涵包涵。”张天元笑了笑,从口袋里取出了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香烟递给他们。

  那几个武警摇了摇头,表示不抽。

  张天元也没有勉强,把香烟给了自己的父亲,让村里人去抽,也好缓和一下气氛。

  张如海看到张天元处理事情井井有条,也就没有再开口,其实他刚打了那女孩之后就有点后悔了,虽然对方说的话很难听,但是自己这动手也是不对。

  现在有自己的儿子出面来解决问题,那也算是安心了。

  此时正好有两个年轻人朝这边走了过来,刚刚应该是去打电话了。

  “飞雪你怎么了?”其中一个年轻人大概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长相英俊,但是眉宇间却有些怒气,因为他看到那个叫飞雪的女孩脸上的巴掌印了。

  女孩子脸挺白的,所以这巴掌印也就特别明显。

  “东红哥,继红哥,他们打我!”女孩委屈地说道。

  两个年轻人一听这话,登时就火了,扑上去就要打张如海,因为女孩手指指着的就是张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