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一八章 刨坟?
  刘秀蕴听到有礼物,便急忙凑了上去,反正真说起来,他们这一家,她和她父亲跟张天元家的关系还不错,她父亲呢,以前跟张天元的父亲是战友,所以也没有说嫌贫爱富,即使有了钱,双方也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关系,而刘秀蕴呢,也一直把张天元叫哥,嘴甜人美,最重要的是,她没有丝毫瞧不起张天元的意思,这才是张天元心里头感觉舒服的原因。

  张天元取出了一个首饰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有一串精美的翡翠手链,这东西虽算不上多昂贵,但也上万了,是张天元自己公司出品的,他从上浦回来的时候就带着,一直放在身边。

  “哇,好漂亮,这个就是翡翠吧,我听同学说过,这个东西好贵的。”刘秀蕴拿过手链戴在了手上,兴奋地叫道。

  “也不算很贵,就一万多块钱吧。”张天元随口说道。

  一万多块的首饰,这即便是对于土财主的刘家也很难得的,他们平时买首饰也顶多就是上千块而已,上万的还真没有,所以刘秀蕴张了张嘴巴,虽然很喜欢,但还是伸手要将首饰给还回去。

  “天元哥,这东西太贵了,我可不能要,你还是送你女朋友吧。”

  “秀蕴,不用在意,这是哥公司的产品,送给你你就拿着。我女朋友那儿有更好的。”张天元笑了笑道。

  他送给柳梦寻的那件首饰,可比这跪了上千倍啊,而且还是他精心自己制作的。

  “天元哥你开公司了啊?那我毕业后去你们公司好不好?现在工作好难找的。我可不想像我姐那样,随便嫁个人了事。我要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刘秀蕴收下了手链,欣喜地重新戴回了手上。然后说道。

  “行,到时候你毕业了给我打电话,我原来那个号码换了,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电话。”张天元给了刘秀蕴一张名片,说道。

  “神罗古艺术公司董事长!啊,这个公司是天元哥你的啊!”

  “是啊,怎么了?”

  “我同学他们家的珠宝店就是代理销售你们的玉器饰品啊,听他说。你们公司在上浦做得可大了,资产数亿呢。”刘秀蕴说道。

  “哦,是这样啊!”

  “对了天元哥,我还听说了,神罗古艺术公司董事长身边有一只宠物,价值两亿,是不是就是那只可爱的小鹰啊,我能摸摸吗?”刘秀蕴看着站在张天元肩头的神罗问道。

  “当然没问题了,这小家伙是我们公司的吉祥物哦。”张天元冲神罗点了点头。小家伙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飞到了刘秀蕴的肩膀上,让刘秀蕴摸了几下。

  “那行,秀蕴。还有阿姨,你们先忙吧,我回去了。”张天元招呼神罗回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关了车窗,说了声再见。就回自己的家里去了。

  看着张天元的背影,刘秀蕴眼睛里全是崇拜的小星星。而她的母亲此时却是完全傻眼了。

  真得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她此时不由庆幸自己的家里人并未完全得罪张天元。

  “谢天谢地,阿弥陀佛!”

  “妈,这回你知道了吧,我早说过,天元哥迟早会混出本事的,二十五岁的亿万富翁,除了富二代,您见过吗?”刘秀蕴得意地说道。

  ……

  张天元回到家里之后,因为路上太过疲惫了,又喝了点酒,虽说是借了地气清除了酒精,但还是想睡觉,所以就干脆躺在床上睡了,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才被一只小手给弄醒了过来。

  “呵呵,舅舅是个大懒虫,白天还睡觉。”张雪的女儿林佩佩就趴在床上,用小手在张天元的脸上摸着。

  “佩佩你别乱说,舅舅是工作太忙了。”张雪的儿子林航像个小大人似的给自己的妹妹解释道。

  “哎呦,两个小乖乖,来,舅舅亲一口!”张天元自己没孩子,所以就特喜欢这两个小家伙,抱过来一人亲了一口。

  “舅舅,外婆喊你吃饭呢。”林航到底大一点,所以很懂事儿,而林佩佩呢,小家伙简直把张天元当成大树了,使了劲地往上爬。

  “航航真乖,去给外婆说舅舅马上就起来了。”

  林航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

  张天元本来睡觉就没脱衣服,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去洗了把脸,抱着林佩佩到了客厅里,看到饭菜都摆上桌了。

  “妈,我听说现在批庄子是不是很难啊?”吃饭的时候,张天元随口问道。

  “没错,幸亏咱们那院庄子要得早,不然现在就没法弄了,上头有文,说是不让占耕地了。”母亲李兰香说道。

  “你懂个啥么,不给批,那是你钱给得不够,你没看塬上那些地还不是都被卖了?一亩地也才五万啊,好便宜。”父亲张如海却不同意了,他比李兰香知道更多。

  “爸,我想在塬上买几亩地盖个别墅,没问题吧?”张天元问道。

  “盖啥别墅么,这家不是挺好的吗?”张如海奇怪地问道:“而且要是别墅的话,那得要多少地啊,得花多少钱啊?”

  “嗯……大概要个六亩地吧,三十万能行吗?不行再多加点。”张天元沉吟道。

  “你哪来那么多钱?”李兰香惊讶地问道。

  “妈,你们还不如隔壁秀蕴了解我呢,我现在好歹也是公司的董事长了,刚子现在都在我手下做事哦。”张天元笑道:“几十万对我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我那车都一百多万呢,我是看塬上的环境好,交通也便利,你们以后去县城,去市里都方便,而且也可以请村子里的熟人去做客嘛。你们不是喜欢跳那个广场舞吗,我专门建个舞场。你以后请村子里的人都去,不要怕花钱。您儿子有的是钱。”

  “这个好,你妈没什么爱好,就喜欢这个,以前咱们没钱,村子里的人也帮了不少忙,你上大学那会儿,我们借了好些钱呢,虽然现在都还了,但是这人情债却欠下了。以后能帮衬帮衬,那就多帮衬一下,你有钱了,也别忘了村里人啊。”张如海说道。

  “这个没问题,稍后我给您账上打点钱,您看着用就行了,您原来不是想整个果蔬基地吗?咱们这儿种的苹果又大又甜,可惜都没成气候,您干脆拿钱承包几百亩地。把这苹果园搞起来,也是带动村里人致富嘛。”张天元说道。

  “那得不少钱啊。”

  “我都说了,钱不是问题,一千万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多打点。亏了也没事儿,就全当玩了。”张天元笑道。

  “你这孩子,有钱了也不能这么说啊。一千万够了,够了。我稍后就召开个村民大会,通知一下大家伙儿。看这事儿行不行。”

  “您召开村民大会?”

  “对啊!别看你爸是个初中都没毕业的,但是人缘好啊,再加上你上次回来办了些实事儿,给咱们村把那条烂路修了,你爸我也是沾了你的光,就被选成村长了。”张如海一脸的骄傲。

  “呀,我们家居然也出当官的了啊。”张天元笑道。

  “少寒酸你爸了,村长算个什么官啊,怎们这村又不是什么有钱的村子,穷村一个。”

  “以后就富了,只要有钱,多招几个靠谱的大学生过来,一起帮您把果园弄起来,苹果的销路不是问题,咱们那苹果可是全国驰名的啊。实在不行,我再帮您联系一下国外的销路,俄罗斯那边最近很缺水果啊。”张天元说道。

  “行,就照你说的办,没想到这老了老了,居然还能干一番大事了,都亏了孩子你啊。”

  “您老什么啊,您才四十多,一点都不老。”

  “对了天元,你也老大不小了,现在也有了钱了,给妈领个媳妇回来啊。”李兰香突然一下子把话题就扯到了张天元的婚事上边。

  张天元笑了笑道:“妈,还记得上次来咱们家的那两个姑娘吗?”

  “记得记得。”

  “那个叫柳梦寻的,现在正在跟您儿子谈恋爱呢,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结婚了,您就放心吧,耽误不了的,更何况我今年才二十五啊。”张天元说道。

  “哦,那姑娘不错,真得不错,人长得水灵,也很贤惠,白白嫩嫩的,不过人家看得上咱们农村人吗?”李兰香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个老婆子操个什么心啊,咱儿子不仅是大学毕业,而且还是个有钱人,想整个城市户口那还不简单?再说了,现在农村户口比城市户口值钱多了,有啥瞧不上的?”张如海道。

  “对了爸,说起大学这事儿,我忘了告诉你们了,我过段时间要去帝都一趟,去国家地质大学上研究生。”张天元说道。

  “怎么还要读书啊?这书还读个没完了?咱们农村人读书不就为了赚钱养家吗,你现在都有钱了,那读个什么书啊?”李兰香忍不住说道。

  即便是农村教师,可是固有的思维还是禁锢了她,所谓读书,就是为了赚钱,就是为了养家,这已经成为很多人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了。

  “你就别管了,儿子喜欢读就都呗,又不缺那点钱,而且研究生说出去面上也有光啊。”张如海倒是比李兰香更加豁达,毕竟是男人嘛。

  “对了爸、妈,你们都没出去旅游过,我在去帝都之前要去一趟南都参加糖酒会,不如干脆你们跟我一起去吧,就当是旅游了,上次你们去南都接我,什么地方都没逛。”

  “不去了,旅什么游啊,我们可没那种习惯,再说了,我现在可是一村之长,不能随便外出的。”

  “爸,您还真把自己当成父母官了啊?”

  “别拿村长不当干部!”

  “好好好,那旅游的事情就暂缓吧,你们要是真得想出去看看,那就说一声,现在交通这么便利,到哪儿都行。”

  几个人聊得正开心的,突然间一个半大小子跑了进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着:“村长叔,村长叔,不好了,不好了,有人刨坟呢!”

  “啥玩意儿!”一听这话,张如海将筷子狠狠一放,喝道。

  “不知道哪里来的人啊,正在塬上城南里刨坟呢。”那半大小子解释道。

  城南里其实就是村子的南边,在清朝的时候,这个村就是个城,到现在虽然没了城墙了,但是城门楼子还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