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一七章 荣归故里
  张天元、刘浩、徐刚、徐胥和李霄几个人聊到了大半夜才各自回房休息了,虽然徐胥没有在巨无霸上投钱,但是她的那块史努比也是卖了几百万的,她知足了。

  所以除了张天元,这几个人晚上都睡得很香。

  张天元并没有睡好,他想到了关震玉、想到了花石,也想到了关鹰,毫无疑问,他与关氏珠宝这个仇算是结下了,虽然借着这次机会狠狠打击了一把关氏珠宝,但自己也必然要担着风险。

  当然,风险他是不怕的,这世上做什么事情能没有风险。以后去了帝都,小心一点也就是了,既然步入了这一行,风险就得自己承担,你可能赚钱,也可能赔钱,甚至还可能赔命。

  而且,相比那些赌石赌垮的人,他张天元绝对是幸运的,这一趟,他就几乎成为了百亿富豪,接下来也可以大干一场了。

  关震玉的事情,说白了其实就是赌垮的悲剧,虽然跟他有点关系,但若是关震玉不贪心的话,也不会那样。

  其余赌垮的人张天元这几天也见到过,在他风光的背后,有很多人因为赌石而倾家荡产,甚至自杀,只不过主办方封锁了消息而已,不然这影响会很坏的。

  叹息之余,张天元觉得自己的心有点乱,仿佛浮躁的大海,此时波涛汹涌。

  他想回家住几天,那里永远是庇护他的港湾,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奶奶,他可以享受几天清闲日子了。这段时间也太忙了。

  不过在那之前,他先送刘浩、李霄、徐胥上了飞机。这几个人接下来就要着手别的事情了,徐胥要在津城等张天元赴京。刘浩和李霄也要处理了家里的事情之后,跟母仪一起去中东转一圈,结识一下那些中东的土豪,为公司拓展业务。

  母仪之所以没有食言,那是因为张天元将自己投拍的三十份标中的十份都卖给了他,当然是明料,不过都是好料子,价钱上张天元当然不会吃亏,但也没有赚什么钱。基本上就是要母仪用人情来还债了,不然以母仪这几天受的窝囊气,他恐怕不会好好履行承诺的。

  张天元并不心疼,比起已经到了腰包里的八十多亿,那十份翡翠最多也就一亿左右而已,况且他也没有赔,只是赚得少了点而已。

  送走了刘浩他们,张天元又去送了萧峰锐、石老王、胡七一、柳斌、吴杰、等熟人,说实话。还真是挺累的,不过累并快乐着,比起那些赌垮的人,他的确幸福多了。

  徐刚这一次没有和石老王回宝岛。他也要回家一趟,离家很久了,他和张天元一样。都想回去看看啊,而且这一次他也赚了两亿多钱。除了上浦的别墅钱之外,还能剩下一些。回去准备给自己的父母把房子改造一下,再添点家电什么的。

  两个人离开闫城之前,和慕容德、涂寿、刘老坐在一起喝了顿酒。

  慕容德这一次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赌石,他这个人不玩赌石的,因为觉得这个东西不靠谱,而是和涂寿一起来的,因为涂寿对这边的路不太熟。

  涂寿也不是来赌石的,他虽然买翡翠,但只是买明料而已,对于赌石他向来不沾,也不许自己的亲人去沾。

  因此这一次聚餐的时候,涂寿的脸色不是很好。

  “天元,我算你长辈吧?”涂寿问道。

  “涂老这是什么话,在我眼里,你和亲人一样,上浦的那些店,要不是靠着你帮忙,也不会这么快步入正轨的。”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既然如此,我有一句话告诉你,赌石这种事情,以后还是少玩的好,你很幸运,这一次赚了,而且是大赚,但是你能保证自己下一次就可以赚吗?别看你赚了那么多钱,很可能一天之内倾家荡产的,如果你那个时候有了家庭,或许就会妻离子散。萧峰锐的事儿你听说过了吧?他以前嗜好赌石,结果害死了自己的兄长,至今仍非常愧疚,所以他买毛料,都是买半赌的等着升值而已。我听说了,这一次不是你鼓捣着,他也不会去赌石,我希望你明白一点,赌石有风险,而且风险很大,能不沾,尽量不要沾,你有自己的事业,好好干事业就行了。”涂寿说自己只有一句话,可是一说却就止不住了,看得出来,这位老人是真得不想张天元误入歧途。

  他的话没有错,如果张天元没有六字真诀的话,赌石可能就是回死得很惨。

  张天元对这个人很尊敬的,他点了点头道:“涂老的话我明白了,以后不沾就是了。”

  当然,他不可能不沾的,毕竟他自己有六字真诀,如果不赌石的话,那就太可惜了,只是以后赌石就要去缅甸那边了,他不想让老人伤心,去了那边之后改头换面也就是了。

  “这就对了,我听说国家地质大学的李教授要你考他的研究生是把?”涂寿问道。

  “对啊。”

  “考!一定要考!你可能觉得读个研究生没什么意义吧,还浪费时间吧?那是完全错误的观念,不管你多么有钱,那只是物质上的,钱在精神上是无法提升你的,只有读书,只有去多接触那些教授、那些真正有学问的人,去学做人,去学处世的方法,这可不单单是学个研究生而已。”涂寿斩钉截铁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去了帝都,我就去找李教授,商量考他研究生的事情,也算是圆了我大学的研究生梦了。”张天元笑了笑道。

  “这样子就对了,钱赚不完,做人也不能只为了钱,物质生活好了,那追求的就是精神生活了,这一点古玩可以满足你。所以我推荐你以后可以多玩玩古玩,少沾点赌石。”

  “涂老。您吃菜吧,说了那么多。还没吃东西呢。”张天元笑道。

  “对对对,让各位见笑了,天元啊,第一次见到面我对这小子就没什么好感,不过随着深入的了解,我发现这小子有才啊。怎么就不是我家里人呢,唉,不说了,大家吃菜。吃菜。”涂老叹了口气,随即又笑了起来。

  众人这才动了筷子。

  ……

  一顿饭吃过之后,慕容德和涂寿去了酒店休息,刘老则回了家。张天元则用自己的车载着徐刚返回了自己久违的家,虽然说上一次回来放了一次毛料,那也很匆忙,都没好好跟父母说话。

  张天元先将徐刚送回了家,此时徐刚醉得是一塌糊涂。

  “阿姨,别怪刚子。他这一次赚了大钱,所以高兴就多喝了几杯,具体的事情等他醒了你问他吧,我先回去了啊。”

  说完话。张天元又开车回了家。

  这一路上,车是走走停停,因为村子里的人.大都认识。所以走一走,就停下来聊几句。

  听到那些人夸赞的声音。张天元小小的虚荣心也算是彻底满足了,以前村子里那些暴发户都小瞧他。说什么大学毕业生居然毕业几年了还在网吧里玩游戏,简直丢人,还上了电视了。

  那段时间,可以说张天元过得很不愉快,他每次回到村子里都不敢出门,但是现在,他的钱就算买下整个村子都没有问题,他终于可以昂着头告诉村子里所有人的,张如海的儿子张天元有出息了,不仅是大学毕业生,而且还赚了很多钱,光宗耀祖了。

  车停到了门口,邻居家那条狗一直在叫。

  那狗买回来的时候挺贵的,说是三千多块钱,邻居家是做砖瓦窑生意发家的,那房子修建得实在是阔气,都赶上别墅了,说是花了十几万。

  以前看到这些,张天元心中都不免叹息,但是这一次,他将车停到门口的时候,却显得自信而且兴奋。

  三千块的狗算什么,哥们我养的可是上亿的百里夜啼啊!

  神罗在车里头听到了那狗叫声,便飞了出来,冲着那狗叫了一声,虽然体格还是很小,可是那声音却很霸气,吓得那狗登时就不敢叫了。

  “哎呦,这不是天元吗?回来了?听说你在外面发了财啊,这车不错,多少钱的?十万还是五万?”邻居家买了一辆三十万的奥迪,那算是村子里最贵的车了,一直都很得瑟,男的还好,跟张天元家关系不错,就是那女的特别能来事儿,他们家的两个女儿也是眼光高得吓人。

  以前邻居大叔说要撮合他们家的大女儿嫁给张天元呢,可是女的却不答应,说什么张天元不过是个穷大学生,这年头大学生不如狗,没钱还比不行乡镇企业家,连村里的土豪都不如。

  他那大女儿也是变化很大,小时候还跟张天元关系很好来着,可是自从家里发了财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疏远了,后来去了县城里读书,更是没什么共同语言了,不过张天元也算争气,考上了重点大学,而邻居大叔的大女儿却只是考上了专科学校。

  为这事儿,邻居的阿姨还郁闷了一阵子呢,后来听说张天元毕业之后居然把时间荒废在网吧里,就整天跑到张天元家里得瑟,表面上是关心张天元,实际上却是炫耀自己的大女儿。

  她的大女儿因为人长得漂亮,所以嫁了个门当户对的乡镇企业家,也有上千万的资产,还在县城里买了房,变成了城里人了。

  想起这些,张天元以前是很生气的,不过现在,他只是觉得庆幸,当时要是真取了邻居家的女儿,现在就不可能再和柳梦寻好了,他甚至可能会继承邻居大叔的砖瓦厂,成为一个乡镇企业家。

  “妈,你真是不懂车啊,天元哥那车是凯迪拉克系列的,一百五十多万呢。”邻居大叔的二女儿叫刘秀蕴,今年也不过才十五岁,这孩子倒是跟了她父亲了,一直对张天元不错,还记得以前她偷偷从家里拿吃的东西给张天元吃啊。

  “多少?”

  “一百五十万!”刘秀蕴说道:“我早就说过,姐姐不嫁给天元哥哥亏死了,您没看最近的电视吗?我班里同学家里是做珠宝生意的,给我放了一段视频,天元哥这回在闫城赚了好多钱啊。”

  “好多是多少?”

  “最起码也有几亿吧。”刘秀蕴想了想道。

  “什么?”

  “秀蕴,来,哥送你个礼物。”张天元没有忘记这个邻居家的小女孩,这一次回来也给她带了礼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