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一五章 分“脏”
  杨懿人一出价,连关鹰脸色都变了,原本古井不波的脸上,终于多了几分无奈。

  他是占据着帝都的玉器市场,但网络销售这一块,他根本掺和不进去,整个“翡翠帝国”几乎在国内的网络销售上是占据了绝对的统治地位的。

  更不要说这个人富可敌国的资产了。

  跟他斗?

  除非是脑子进水了。

  可以说,此时关鹰的心里头是极不舒服的,非常郁闷的,但是很无奈,这块翡翠他还真就得放弃,不是他拍不起,而是他得罪不起杨懿人这个人,更重要的是,他也玩不起。

  看到关鹰不再出价了,张天元心里头也非常解气,他本来就不太情愿关鹰买到这东西的,所以当母仪放弃的时候,他心里头还骂了母仪这王八蛋呢。

  现在好了,横里杀出了杨懿人这么一位大人物,完全就堵住了关鹰继续出价的路子了。

  李明光见无人继续出价了,笑了笑道:“既然如此,就恭喜杨懿人先生了!”

  他说着话,将小木槌一敲继续道:“这最后一块一百斤重的冰种帝王绿,将归杨懿人先生所有。今天的拍卖会也到此为止,进行的非常成功,七件拍品,无一流拍,可喜可贺。”

  李明光虽然说可喜可贺,但是真正高兴的,其实只不过是翡翠的主人以及拍到了翡翠的人,即便是贵一些,但终究是拍到了,而那些没拍到的人,则就一个个愁眉苦脸了。

  母仪和关鹰将一切都押在那最后一块翡翠上了,结果就这么空拍了,他们两个怕是最郁闷的了,其实以他们的实力,是完全有能力拍下前面那六块五十斤的翡翠的。

  而此时吴杰和胡七一则很庆幸听了张天元的话,先一步拿下了翡翠。不然这一次闫城之行就白来了。

  看到母仪那无奈的样子,胡七一心情大好,哈哈笑道:“母老板,要不我这块便宜卖给你?”

  母仪当然知道胡七一是在故意讽刺他。瞪了胡七一一眼,气鼓鼓的没有答话。

  他这一次闫城之行可算是倒霉透顶了,本来极有可能得到的巨无霸毛料,就因为抠门儿没有得到,当然了,这是他自己的看法,实际上不管他出多少,张天元的价都会比他高那么一点的,张天元有鉴字诀,他母仪可是没有啊。

  今天又因为计算失误。没能拍下翡翠,他心里头这个气啊。

  要说唯一的收获,怕就是张天元帮他选的那几块毛料了,还解出了一些好料子,只可惜没赚多少钱啊。不过即使如此,他也很感谢张天元了。

  人嘛,在其它事情失望透顶的时候,总是会觉得那唯一的好事儿比什么都幸福。

  拍卖结束之后,商人们都陆续离开了,只留下了主办方的几个负责人,以及张天元几个翡翠的所有者。

  石老王很会做人。他早就准备好了给大会主办方这些人的红包,一个红包里面封了8888元,算是图个吉利,钱不多,但是个心意。

  只是即便如此,当地政府部门的人也没敢收。听说是最近上面查得紧,他们不可能为了这点钱把自己搞下台了。

  倒是其余的工作人员收了红牌,喜滋滋地离开了。

  李明光也收了红包,说真的,这钱要是多的话。他反而不会要了,因为知道是8888元,这才肯收的,他虽然是国家地质大学的校长,但这钱与学术问题没关系,而且也不多,他倒是不在乎的。

  “怎么,这事情都处理完了,不去吃个饭吗?”李明光笑着问道。

  “对对对,当然要庆贺一下了,今天这顿我做东,谁也别跟我抢啊。”张天元虽然说得是低调发财,不过既然发了财了,请人吃一顿饭也没什么,更何况这李明光还很可能会是自己未来的老师呢。

  可是当他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却被去而复返的柳斌拦住了。

  “小张啊,去一起吃个饭?”

  未来的岳丈请吃饭,还能不去?

  张天元有点为难了,不过李明光很善解人意,笑了笑道:“行了小张,你去陪柳老板吧,我又石老王、刘老、萧老板他们陪着就行了。”

  “那真是抱歉了,回头一定请您吃饭。”张天元松了口气,然后就和柳斌离开了。

  至于徐刚、刘浩、李霄、徐胥几个,也都跟着凑热闹去了,总不能跟张天元在一起吧,明知道人家试去见未来岳丈的。

  柳斌似乎对羊肉泡馍很感兴趣,张天元给他介绍了一家非常正宗的,本地人最喜欢吃的馆子,两个人就坐在包间里一边吃,一边聊了起来。

  “小张啊,家里都有什么人呢?”柳斌随口问道。

  看似不经意,实则明显是特意问的,这是把张天元真正当成了自己女儿的男朋友了,虽然说他平时并不是特别有时间关心女儿,但在女儿的婚事上,总得操点心。

  “哦,父母都健在,还有个奶奶在一起住。”张天元倒是没有隐瞒,他现在是非常自信的,坐拥身家数十亿,要是还不自信,那倒是奇怪了。

  “以后准备在什么地方生活啊?”

  ……

  不得不说,柳斌嘴上说不会干涉张天元和柳梦寻的事情,但这一顿饭,却最少问了几十个问题,包括什么户口、志向、恋爱经历、在哪儿读书之类乱七八糟的都问了。

  “这未来岳丈怎么跟个女人似的,如此婆妈啊?”看到对方终于停下来了,张天元挠了挠头,实在是有点快招架不住了。

  “哈哈,小张你不要在意啊。我是说过不干涉的,不过刚刚上浦那边她母亲打过来电话,说是非要让我问这些问题,对不起啊,是不是觉得有点烦了?”

  “不不不,哪里的话。”即使真的烦了,这个时候敢说吗?又不是十几岁的孩子了,有些道理张天元还是懂得。

  “行了。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去忙你的吧,翡翠卖了之后。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吧,加油,反正我是看好你的哦!”柳斌笑道。

  “谢谢伯父!”

  ……

  两个人在羊肉泡馍馆子门口分开了,张天元伸了个懒腰,长长松了口气。

  此时就听到手机振动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柳梦寻打过来的。

  “梦寻,在那边还好吗?”

  “我挺好的,今天谢谢你了啊,我看直播了。”柳梦寻说道。

  “那算什么啊。一点小事而已,就算是给我未来岳丈的礼物嘛。”张天元笑道。

  “贫嘴,谁承认是你女朋友了啊。”柳梦寻笑着说道。

  “唉,我真可怜啊,居然这么快就被抛弃了。”

  “行了别装了。真得要多谢你啊,其实你不知道,我们柳家这些年表面上风光,真正上却并不顺利,我老爸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儿,能勉强维持家族生意就不错了,而第三代就我一个。我现在得撑起这个家啊,感觉好累。”

  “傻瓜,不是还有我吗?”

  “你,你身边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是谁啊,那么亲热,连直播的时候都有说有笑地。哼。”

  “天地良心啊,那是我大学时候的学姐,以前帮了我不少忙,这次是来闫城旅游的,正好碰上了。真没别的。”张天元急忙解释道。

  “行啦,你不用解释了,我都知道的,莹子都给我说了。对了,我爸是不是找过你了啊?”

  “你怎么知道的?”

  “哼,我就知道,他又要干涉我的事情。”柳梦寻似乎对自己的父亲不太友好。

  “那倒没有,他只是让我好好照顾你,说以前工作忙,没有给过你什么幸福,希望我可以代替他们给你更多的幸福。”张天元这话纯瞎编,不过在他看来,这番话是善意的谎言,他要是实话实说了,怕就成了挑拨人家父女关系的凶手了。

  “他会那么关心我?”柳梦寻有些意外地问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天底下不疼爱自己子女的父母不多,我看你们就是缺少沟通。这样,等你回国之后,我来请你们一起吃个饭,多见几次面,就熟了啊。”张天元想了想道。

  “我怎么觉得好像那是你父母,而不是我父母啊?”

  “不都一样嘛,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谁跟你一家人啊,我挂了啊,你注意安全,88!”

  挂了电话,张天元心情大好,虽然柳梦寻电话里很傲娇,但真实的意图张天元却能感受到,他觉得,自己以后还是不要再跟其她女孩子**了,不然真对不起柳梦寻了。

  ……

  银行的贵宾室里,张天元、萧峰锐、石老王和刘老四个人正坐在那里,看着对面的一个客户经理在给他们计算收入。

  “我已经算过了,这一次那巨无霸毛料所开的翡翠一共是卖了137.21亿元啊,这么大的数目,实在太令人吃惊了,我原以为能卖个五六十亿就算是顶到天了,没想到这么多。”萧峰锐拿出自己的手机,摁了计算器软件说道。

  此时已经是赌石交易大会的最后一天了,不过跟张天元这几位没什么关系了,他们该赚的钱都已经赚到了,剩下那些货色,他们也看不上眼啊,就让那些有个十来万、几十万、几百万身家的人去淘金吧,说不定能赚点呢。

  他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收入搞清楚了,然后进行分配。

  “老夫是做了一辈子玉石生意了,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啊,不怕几位笑话,澳门赌博网站:当时听到这些钱,我差点就懵了。”

  “别说是你,我也一样啊,我总共资产也不过就是十几个亿而已,这一百多个亿,真是吓到我了。”萧峰锐也摇头道。

  “都一样都一样,这么多的钱,还得是亏了张小子的眼光啊,这小子当时要是钱够的话,估计就一个人独吞了啊,我们连汤都喝不到喽。”石老王哈哈笑道。

  “这是哪儿的话啊,肯定要让几位分一杯羹的。”这倒不是客气话,张天元之所以让这几位出马,无非就是不想自己太张扬了,所以即便他真的有钱够买那块巨无霸毛料,也同样是会请人出马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或许就只会请一个人了,而不是这么多人,毕竟人少了,自己分的也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