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一四章 翡翠帝国
  第一块翡翠因为张天元的关系四亿就拍给了柳斌,第二块则拍了正好五亿,这是刘浩暗中出价的,实际上,就是这两块翡翠,将价格一下子给抬上去了。

  刘浩在无形中就成了托儿了。

  这小子狡猾着呢,不过你还说不出什么来,毕竟他不是自己买的,是给外元的客户买的。

  第三块翡翠最终以五亿零一百万的价格拍给了国内一家珠宝集团,这算是又创了一个记录。

  第四块翡翠则由好面子的胡七一花了五亿七千万拍下,现在剩下的就只有两块五十斤的翡翠和一块一百斤的翡翠了。

  而接下来第五块翡翠吴杰就花了六亿才弄到手,而第六块,也就是最后一块五十斤的翡翠争夺最为激烈,最终由王思远花了六亿五千万次啊拿下。

  说实话,王思远对这个价实在是有些不太满意的,他原本想着前面的人拍了,后面竞价的就少了,可谁想到在座的那些人都跟他一个想法,于是到了最后一块五十斤的翡翠,一下子就争得是头破血流,就差没打起来了,最终还是他狠下心来买了。

  如此火爆的程度,每进行一次,都是刺激石老王他们一次啊,他们是越发后悔怎么就没多出点钱了。

  说实在的,张天元也没想到会卖出这么高的价,按照他的估算,一块能卖到五亿就顶了天了,看起来拍卖会上的疯狂还真是跟平常的买卖不一样啊。

  也许有人就说了,买不到就不买了吧,又不是没翡翠了,可是千万别忘了啊,像这么好的翡翠,别说国内了,就算是缅甸那边也很少出现,还这么大块,这真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你这次不出价,那可能就没机会了。

  “接下来,我们将会竞拍最后一块翡翠,重达一百斤的冰种帝王绿。这可是实属难得的极品啊,如此大一块,除了昨天那块一百公斤的老坑种之外,实在没有几个能相比的了,诸位可以出价了,别忘了底价是二十个亿啊,另外为了避免有些人故意拖延时间,我们将一次加价提升到一千万,开始吧。”李明光说道。

  对于每次加价增加到一千万,倒是没有人反对。因为之前那几块翡翠基本上都是这么干的,虽然说了一次加价一百万,可是实际上那帮混蛋一次加价直接就上千万了,有时候直接就飙过亿了。

  “二十亿一千万……”

  “二十亿两千万……”

  “二十亿三千万……”

  也许是担心这块翡翠的价格被抬的太高了,所以一开始出价的时候。在座的都很谨慎小心,有些人甚至专门就是为了这块一百斤的翡翠而来的,那就更是谨慎小心了。

  但即使如此,这价格还是节节攀升,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听到这样的出价,徐刚急忙拿出自己的手机选到了计算器软件开始计算起来,过了一会儿。他不由惊叹道:“兄弟,我看这么下去,今天这块翡翠怕是比那块老坑种的还值钱啊。”

  “不会吧?”张天元有点不敢相信。

  “你还别不信,你知道刚刚那六块五十斤的一共卖了多少钱吗?”

  “多少?”

  “一共是三十二亿两千一百万啊!”

  “这么多!比我估计的最高价还多了两亿多啊。”张天元也是吃了一惊,如果照这个情况下去,这块冰种帝王绿的翡翠竟然卖出的价比老坑种的还要贵。虽然种了两百斤吧,但是品质上毕竟差着级数呢,如果真是这样,那拍卖会这泡沫可真够大的。

  正想着,就听到此时又有人说话了。

  “妈的。啰啰嗦嗦真是麻烦死了,这块一百斤的翡翠,我出三十亿要了,你们也别慢吞吞加价了,听着都烦。”原来是母仪有点憋不住了,都一千万一千万的加,他觉得有点烦,但实际上他这么说,不过是想吓唬吓唬那些人而已,老子有钱,你们真要争也争不过,所以还是算了吧。

  还真别说,他这么一喊,还真把很多人给吓住了,母仪这个人本身长得就有些流.氓无赖样,再加上在圈子里的名声也不太好,正所谓宁惹君子,莫惹小人,很多人一想到这一点,再加上钱也带的不够,就干脆放弃了。

  不过有怕母仪的,但也有不怕的。

  关鹰冷冷地伸出了四根手指说道:“我出三十四亿!”

  “靠,你出三十四亿伸四个手指干什么,我还以为你直接加十亿呢。”母仪骂了一句道:“关老爷子,我看您还是别跟我争了,争不过的,我身后又中东的财团,他们可是真正的土豪,你有什么,你凭什么与我争?”

  “你以为就你背后有人吗?想出价就出,不想出就退出,啰嗦什么。”关鹰冷冷说道。

  这关鹰真是像极了花石,张天元甚至怀疑花石会不会根本就是关鹰的私生子,这两个人还真得长得有点像啊。

  “妈的,三十五亿!”母仪本以为没人争了,所以才一口气出到了三十亿,谁想到关鹰这老家伙非要跟呢。

  “三十五亿一千万!”关鹰淡淡说道。

  “你他妈真没胆,我出三十六亿,没钱就回家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母仪一边出价,还一边损着关鹰。

  此时现场就剩这两个人在竞价了,其余人干脆就成了看热闹的,尽管张天元心里头实在不愿意把这翡翠卖给关鹰,但是如果能狠狠宰这家伙一笔,倒也不错,三十亿其实就已经过了他的满足线了,再往上,那都是赚的。

  “三十六亿一千万。”关鹰不为所动,仍旧是一千万慢慢往上加。

  这两人就这么斗,一直斗到了四十亿,这才停了手。

  “母老板,打个商量吧,再往上买这东西就太不值了,不如将东西让给我,我可以让你在帝都多开几家玉器铺,并且让给你两条街。如何?”关鹰不想再往上加价了,于是改为了谈判。

  母仪此时也有些犹豫了,虽然中东方面给了他五十亿,可是他还想自己给自己留着点花呢。这再往上出,真得有点不划算了,而且关鹰给出的条件也非常优厚,的确是让他有些想要放弃的心思。

  “三条街如何?”母仪问道。

  “好,三条街就三条街,成交了。”关鹰倒也是个狠人,这个时候还真得就敢跟母仪这么做生意。

  “爽快,那么我就不加价了,这翡翠是你们关氏珠宝的了。”母仪摇了摇头,已经决定放弃了。

  关鹰心中一喜。其实让给母仪三条街他根本就不在乎,以后大不了再抢回来就是了,他自信有那个能力,反而是这么好的翡翠,他很难再找到了。

  正喜滋滋地看向了李明光。等待李明光敲响木槌确认呢,却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两位还真是目中无人啊,我杨懿人出价四十五亿!”

  杨懿人?

  “杨懿人是谁啊?”张天元疑惑地问石老王道。

  “你连杨懿人都不知道?那可是真正的赌石大王啊,我这个赌石皇帝只限于宝岛,而杨懿人却是内地的赌石大王,我比他差太远了。”石老王感慨道:“我就纳闷呢,那个人看着好像有点脸熟。却没想到是这么一位人物。”

  “这么厉害?”

  “腾风,彩云之南的一个边陲小镇,早在清代,此地为‘流放之所’。而正所谓‘祸福相依’,被流放的汉人在附属国缅甸找到了一种特殊的石头,此后,便世世代代以此为生。这种特殊的石头就是翡翠,在此之前,软玉是最‘尊贵’的,而硬玉翡翠的出现,完全取代了软玉的地位,成为‘玉石之王’。”

  “这个我知道啊,我是问这个杨懿人呢。”张天元说道。

  “别着急嘛,杨懿人跟腾风的关系很密切的。正是这个历史上的原因,华.人几乎占据了缅甸所有的翡翠矿场开采权。紧接缅甸的彩云之南边镇腾风、瑞方、畹汀的老百姓也因翡翠而富足。整个彩云之南经营翡翠原石的商家就有600多家,且多数都集中在腾风和瑞方、畹汀三个小镇。这杨懿人就是腾风杨家村的人。”

  “您继续。”

  “在腾风小镇,有一个杨家村,这里的人们同一祖先,也经营着祖先留下的唯一资源——翡翠。翡翠在近30年的繁荣带动了一大批翡翠专家的涌现,而在腾风和瑞方,随处一问,就有可能是经营了几十年翡翠的‘老行头’。这些‘专家’与那些国内名气十足的专家不同的是,他们所聊所讲的都出自家族几辈以来的‘营生经验’。他们非常的内敛,并不愿与去采访他们的记者多聊。或许出于祖上的聆训,或许出于朴实的腼腆,也或许出于不愿露富的安全本能。所以一般人不太清楚这个杨家村到底有多么富裕!”

  “难怪我不知道呢,这就叫闷声发大财吧。”

  “没错,杨懿人是腾风杨家村的大族长,据说这个人小时候就经常拿院子里的毛料进行解石练习。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赚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了,到了二十岁的时候,他更是建立了庞大的网络翡翠帝国,没错。他的公司就叫‘翡翠帝国’,虽然俗气,但是却的确很厉害,他几乎垄断了全国网上翡翠的交易,他到底有多少资产,没有人清楚,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但是我可以毫不讳言的说,什么比尔.盖茨,什么巴菲特,跟这人比起来简直弱爆了。”萧峰锐接着说道:“我曾经去过一次腾风,想要与这位杨懿人先生见见面,却发现他竟然在地里头干活,那样子简直就像是个老农,我当时完全震惊了,无法相信这极有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世界上最富有?有点夸张了吧,还是不如那些石油土豪吧?”刘浩说道。

  “不,你们根本不懂的,这人跟缅甸政.府都有直接联系,他几乎控制了缅甸百分之八十的翡翠行业,他赚的钱,未必比那些石油土豪少,更重要的是,他还间接投资了中东的油气田,你对他来说,钱根本不算什么。”萧峰锐摇了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