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一零章 贪小便宜吃大亏
  关于是否要去帝都考李明光的研究生,张天元给出了比较明确的答复,只要有了时间,就一定去。

  他以后的工作重心可能会转移到帝都,上浦那边一切都步入正轨了,根本都不用他操多少心了,等徐刚回来之后,让他去打理上浦的一切就足够了,再者说了,上浦那边有专门的执行经理和大掌柜,也犯不着他们乱插手。

  既然工作重心到了帝都,那么去国家地质大学读研也就成为了现实,成为李明光这个人的学生,那是非常有面子的啊。

  这个事儿谈妥了之后,众人就帮忙将两块翡翠运上了那种大卡,武警和大卡一起前往仓库,将东西放好了,这才放下心来。

  石老王很大方,给那些保安一人发了六百块,比之前说的五百还多了一百,因为他高兴啊,说是请这些人去买烟。

  至于那五个解石师傅,待遇就更高了,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万多块的收入,并且还被石老王请去酒店里吃了一顿。

  张天元没有去,而是和刘浩、徐刚、李霄以及徐胥去网吧玩了几把竞技游戏。

  以前家里穷不敢在这上面乱花钱,不过现在有了钱了,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倒也不错。

  打完游戏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几个人去吃了宵夜,便各自回酒店休息了。

  张天元洗完澡正准备看看微博和网上的评论呢,电话就响起来了。

  他一看,居然是赵神罗打来的,急忙就接了起来。

  “咯咯,大哥哥,猜猜我是谁啊?”

  “小丫头片子,你我还能不知道啊,丹枫呗。”

  “切,真没意思。一下子就猜对了。大哥哥,我和爸爸来闫城了啊,现在已经到机场了,能来接我们吗?”赵丹枫在电话里问道。

  “好。我马上到。”虽然已经洗了澡,不过这结拜兄弟到了,肯定是要去接的。

  “兄弟,那边的翡翠还没卖吧?”电话里传出了赵神罗的声音,显然是他把电话接了过去。

  “怎么,大哥你有意思?”

  “对,我一直都想弄那么一块,那一块老坑的,你帮我问问多少钱吧。”赵神罗说道。

  “放心,翡翠还没卖呢。明天才正式开卖,电话里说话不太方面,我还是先去接你吧。”

  “好,也好!”赵神罗听到翡翠没有卖,也是松了口气。不着急了。

  挂断了电话,张天元换了一身衣服,就开车前往了闫城机场了。

  ……

  到机场的时候,就见赵神罗和赵丹枫在接机大厅里坐着,身旁还站了一个女的,不过这女的透着一股子刚硬之气,一看就知道是干保镖的。

  有钱人喜欢女保镖。这很正常,更何况赵神罗现在还是个钻石王老五,再加上又需要有人照顾赵丹枫,男保镖肯定是不太合适的,女的反而更好。

  “大哥哥!”赵丹枫一眼就看到了张天元,然后跑了过来。直接就扑进了张天元的怀里。

  此时他们并未看到,就在不远处的地方,花石也在借机,他们接的则是关鹰。

  花石发现了张天元,眼光立即就冷了下来。取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冷笑。

  “哈哈,小乖乖,怎么变重了啊,是不是好吃的都数不过来的啊?”张天元将赵丹枫抱了起来,笑道。

  “人家才没变重呢,哼。”赵丹枫噘着小嘴道。

  “好好好,没变重,没变重,哈哈哈!”

  准确来说,赵丹枫应该是变得更加像个女人了,在神罗谷的时候,这小丫头那叫一个瘦啊,应该是营养不良的原因,这段时间估计是补过来了,所以该发育的地方也开始发育了,真得是越发像个小美女了,张天元把她抱在怀里,都有点不能自已。

  “呸呸呸,对方还是个孩子啊。”

  “怕什么,你这家伙就是个绅士,喜欢萝莉啊!”

  “去你妹的绅士啊,老子什么时候喜欢萝莉了?”

  “你看你都脸红了!”

  “脸红不正常啊,滚!”

  此时他的脑子里,邪恶的思想正在和善良的思想做着激烈斗争呢,没注意身后一个人悄悄的靠近了。

  “小心!”站在赵神罗身旁的那个女保镖反应极快,在喊出一声的时候,已经扑了过来。

  不过此时歹徒手中的刀已经捅向了张天元的腹部。

  “嘎嘣!”令人惊奇的是,张天元没受伤,那匕首反而被崩坏了一个缺口。

  歹徒愣神的时候,就别那个女保镖踢倒在了地上,连匕首也踢飞了出去。

  “废物!”远处,花石狠狠咬了咬牙,这一幕他都看在眼里了,心中气得不轻。

  “人死了……中毒了。”女保镖检查了一下歹毒的鼻孔,又看了看那死状,摇了摇头道。

  “不是吧,这种只在电视里看到的情景,怎么会在现实中发生呢?”张天元以前看武侠片,那些刺客会在被捕的时候咬一下口罩,那上面涂有剧毒,没想到现实中也让他遇到了。

  “大哥哥,你没事儿吧?”赵丹枫都快哭出来了。

  “哥哥没事儿,被皮带救了一名,那小子的匕首扎到皮带上了。”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你皮带铁做的啊?”

  “不是,准确的说应该是合金的链子,跟锁子甲差不多。”张天元还故意让他们看了一下,那皮带还真得有些与众不同啊。

  “行了,先报警吧,别管这些了。”赵神罗见张天元没受伤,也就放心了,急忙说道。

  张天元走上去摸了摸那歹徒,一股地气顿时输入其身体之中,控制住了正在破坏歹毒组织器官的毒素,然后直接抽取了出来,虽然歹毒此时还昏迷不醒,但实际上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他需要一个会说话的人,而不是一个死人,不然这事儿就没完没了了。必须得揪出幕后的人。

  报了警之后,救护车和警车很快就到了,张天元将自己的车钥匙交给了赵神罗,让他先开车回去。自己则坐上了救护车,一起去医院了。

  他需要先让这个人假死,引出幕后的人来,不然他做的事儿也是白搭。

  ……

  花石并不知道歹徒没有死,他原本答应了给歹徒的家人五百万作为酬劳,这个歹徒才选择了自杀的,可是看到人死了,他却变卦了,并没有将钱打过去。

  他并不知道,就因为区区五百万。却将他陷入了不仁不义的境地,以及险境。

  医院的病房里,歹徒已经醒了过来,看到张天元坐在旁边,也是吓了一跳。

  “你不用害怕。我也不想找你的麻烦,只是麻烦你告诉我你幕后的指使人,并且答应作证,揪出那个人来。”张天元淡淡说道。

  “那不可能!”

  “对方给了你钱吧,不过我大概能猜出来是谁了,花石对吧。”张天元冷笑道。

  歹毒愣了一下,显然是有些慌了。

  张天元继续说道:“那个花石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你人死了之后,他是不会给你家里人一分钱的,不信的话,可以打电话问问就知道了。”

  说这话,张天元随手将自己的手机给了歹徒。

  那歹徒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家里的电话。

  正如张天元所说的。花石食言了,他没有汇款。

  “王八蛋,我弄死他!”歹徒气急败坏地吼道。

  “不用那么激动,你杀人未遂,虽说会判几年。但罪不至死,而且如果立功的话,那还会减刑的,只要你肯出庭作证,我就有办法让那个花石被关进监狱,而你,则会得到一笔钱,你要杀我,大概也知道我是什么人吧,给你几十万,让你家人在你进监狱的这段时间里好好生活还是没问题的。”张天元淡淡说道。

  “你不用说了,我干!”

  ……

  当天晚上,花石就被闫城警方逮捕了,两起杀人未遂的案件都跟他有关系,这里面,张天元当然做了不少事儿,这个花石如果让他继续逍遥法外,张天元可就不安全了,所以他必须得做的狠一点。

  至于后面的事情,他已经请了律师跟进,他自己就不关心了,而是专注于明天的翡翠出售。

  回到酒店之后,已经是十二点了,他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萧峰锐和李明光等人从银行仓库里取出了两块翡翠,重新摆放到了赌石交易会的现场。

  当张天元赶到的时候,几个人还在那里争论了。

  “张老弟你可来了,听说你昨天晚上被人捅了?没事吧?”萧峰锐见到张天元就急忙凑过来问道。

  “没事儿。歹徒和幕后的主使者花石都已经被逮捕了,接下去就等着审判了,我请了律师跟进,咱们只关心翡翠就行了。”张天元不想在别的事情上浪费精神,于是说道:“倒是你们几个在争论什么啊?”

  “我们在争论这两块翡翠是该切碎了卖呢,还是就这么完整的卖。”石老王回答道。

  “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了啊,完整的卖,因为单位价格太高,可能会卖不出去,而切碎了卖的话,那又会造成一些损失,即便是最精密的激光切割机,也是会有损失的啊。”石老王回答道。

  “那就先看看情况吧,要是能整体卖出去,那就整体卖吧,那快老坑种的有人预定了,应该能卖出去。”张天元想了想道。

  “谁预定了?”

  “南都赵神罗,我结拜大哥。”张天元笑道。

  “赵神罗啊,那就难怪了,几十亿在他眼里真不算什么,那另外一块呢,要卖给母仪或者王思远吗?”萧峰锐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

  “我听说关鹰亲自来了闫城,卖给他怎么样,他虽然没有赵神罗那么有钱,但也出得起价的。”石老王想了想道。

  “我宁愿卖不出去,也不会卖给关家人的。”张天元咬了咬牙道:“这个事儿就不要提了,如果实在卖不出去,那就切割吧,反正激光切割机也损失不了多少。”

  众人都只知道张天元差点被花石害了,觉得张天元是因为这一点憎恨关家,其实他们都小看张天元了,张天元才不会因为这点破事儿就放弃赚钱呢,他只是不想把那么好的翡翠交给关氏珠宝,来帮助这个未来最强大的竞争对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