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零九章 妙手偶得之,天然去雕饰
  尽管解石的师傅都是老手,但石老王还是不太放心,要是解坏了,那损失可就大了。

  别说他不放心,张天元也不放心,所以他干脆亲自上阵了,不过他并没有动手,而是在那里监督,如果有解石师傅出现失误,就及时过去制止。

  萧峰锐见到连林羽都上阵了,自己在那儿站着也不好意思,所以干脆也过去帮忙了。

  偌大一块毛料,在九个人的努力之下,不过花费了两个小时就全部解开了。

  这中间还休息了一会儿,吃了顿饭,吃的只是盒饭,他们都没敢离开,生怕出了什么问题。

  那些看热闹的也趁着他们吃饭的时候出去胡乱填饱了肚子,有些人直接买了肉夹馍、汉堡之类的快餐就拿着一边吃,一边走回来继续看了,都不想错过这关键的一幕。

  站在外围的那些人看不到也没关系,体育场内有一些悬挂在墙壁上的电视,也在这个时候打开了,让这些人可以在现场看电视直播,虽然这感觉有点怪,可是毕竟是在现场啊。

  最先被解开的是那块老坑玻璃种的毛料,整体呈现出鸡蛋的形状,鲜艳的绿色就仿佛是一颗巨大的宝石放在那里,这东西有将近一百公斤重,看起来又十分漂亮,灯光一照,竟然散发出了夺目的绿光,令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发出了惊叹之声。

  另外一块还没解完,可是解石师傅却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因为这实在太美了。有些师傅甚至当场就哭了,解了一辈子石了。能亲手解出这么一块,那也是死而无憾了。

  萧峰锐的眼睛直接就直了。他现在想起张天元之前坚持不卖的决定,心里头简直点三十二个赞啊,如果那个时候就卖了,那未免太过可惜了,这东西如此完美,甚至里面连一点白棉都没有,一点杂质都不存在,就算不做成任何东西,那也是一件绝美的艺术品啊。

  “种是最顶级的。水头也相当好,绿也是均匀鲜艳,这东西如果拿去做镯子,做摆件都浪费了,要我说,就这样保留着,那也是不错啊。”

  “妙手偶得之,天然去雕饰!”这话虽原本是用在诗句上的,可此时用在这块翡翠之上。简直太贴切了。

  “是啊,像这种极品料子,而且这么大的,实在难得。只可惜怕是现场很少有人出得起高价买下来了。也就是花石、王思远、母仪三人而已,要不然就得分成几块来分着卖了,但那未免太可惜了。白白毁了这么一块完整的翡翠。”刘老摇头叹息道。

  “先别管那个了,好东西总是不愁卖的。把另外一块也解完了吧,没多少了。”石老王说道。

  此时另外一半基本上也快解完了。就剩下一点点石皮了,大部分都已经显露了出来,也有两百公斤左右,比那老坑种的更大,不过品质上要差一些,是冰种帝王绿,但即使这样,那也是高档货色。

  “刚才母仪说什么来着,四十亿拿下这两块翡翠?现在看起来就是做梦啊,根本不可能的,其中一块还差不多。”石老王笑道。

  母仪听到这话,也是一脸的无奈,早知道刚刚直接就出五十亿了,那样的话,搞不好就能买到手了,谁让自己财迷心窍呢。

  除了两块价值极高的大块翡翠之外,还有一些边角料也被解了出来,别看是边角料,几十斤的冰种飘绿、几十斤的花青翡翠都有,这些边角料估计也能卖个几亿了。

  “有没有人想要的?”石老王问道。

  “要!当然要了!”一群围观的人虽然买不起那两块大翡翠,可是这些边角料却还是买得起的,这些东西买回去了也算是沾光了,毕竟是从标王身上下来的东西啊。

  “不如这些我全包了吧?”花石说道。

  “那可不行啊花兄,我不能为了你得罪了这么多的朋友,既然大家都看到了,那就选择自己喜欢的吧,只要价钱合适就行。”张天元就是不想卖给关家人,他宁愿卖给王思远,卖给母仪,也不想卖给关家的人。

  这里面的原因就不必细说了,反正就是亮点,一点是结了仇了,另外一点就是他不可能去帮助竞争对手。

  “这毛料是石老王的,又不是你的,你凭什么下主意?”花石冷哼了一声道。

  “抱歉,这块毛料我也投钱了,虽然只是小头,不及石老大的五分之一,但也算是有份的。”张天元笑道。

  “对对对,花小子,这些边角料你们反正也看不上,让大家都沾点光嘛。”石老王对关家人也没什么好感,他曾经企图进军帝都玉器界,可是却出了一些问题,后来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关家,他以为可以解决问题的,可谁知道仅仅一天而已,证人死了,证据被毁了,一切都成了无用功。

  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中却一直记恨着呢。

  “听到了吧花兄,这世上也不是有钱就一定能做大爷的。”张天元冷哼了一声,继续招呼那些商人们选翡翠。

  不过十多分钟,全部边角料都卖出去了,合计四亿rmb!

  “我的天,边角料都卖了四亿,那剩下的两块真得是要发啊。”徐刚惊讶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瞧你那德行,简直八辈子没见过钱似的。”刘浩瞪了徐刚一眼道。

  这两小子性格最相近,所以混的也熟了,说话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徐刚翻了翻白眼道:“老子是没见过,你丫见过这么多钱?”

  他这话倒是把刘浩给问住了,刘浩虽然有钱,可是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行了。你们就别说那些烂事儿了,这两块翡翠今天怕是不可能卖出去了。想想怎么办吧,这么贵重的东西。一旦丢了可就惨了。”石老王说道。

  “我有个提议啊。”国家地质大学的校长,国家玉石协会会长,以及这次闫城赌石交易会的首席顾问,国内玉石界的第一人,李明光教授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李教授!您有建议?”萧峰锐、石老王和刘老根李明光那都认识,所以也没什么好生分的,直接就问道。

  “大会主办方早就考虑到这些事儿了,所以已经和银行方面取得了联系。租用了他们的一个仓库,属于保险程度非常高的仓库,到时候我们还会派武警把守,非常安全。”李明光回答道。

  “这样子就太好了啊。”

  “不过租用仓库的费用……”

  “哎呀,费用算什么啊,能要多少钱,还能比这两块翡翠更贵?”石老王摆了摆手道。

  “那当然不会,一天的租用费是一万,没问题吧?”

  “不多不多。一万就一万。”石老王点头就答应了,这点钱他个人就能拿出来了。

  “那好,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把东西放进去?”李明光问道。

  “就现在吧。”张天元回答道,这种事儿。只有他能做主,毕竟他是大头。

  “这个小兄弟是?”李明光有些不太高兴地看了张天元一眼,他不喜欢随便插话的年轻人。

  “哦。李教授。”石老王忽然凑近了李明光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东西其实出大头的就是他,玉石界的天才啊。”

  别人听不到石老王的话。但张天元却听得很清楚,他有些着急地说道:“石老大。你怎么……”

  “不怕不怕,李教授是个守口如瓶的人,你就放心吧。”石老王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说道。

  此时李明光看张天元的眼光就完全不一样了,一个如此年轻的后生,第一次赌石就如此鸿运当头,这要是传出去了,肯定会惊动世人的,若是一般的年轻人,只怕是已经沾沾自喜,恨不得告诉全世界那东西是自己的了。

  可是张天元却能够低调稳重,闷声发大财,这样的年轻人了不得啊。

  他当然是不会乱说的,就像石老王所说的,他是个守口如瓶的人,如果张天元不允许,他谁也不会告诉的,当年参加北方战争的时候,他被俘虏过一次,敌人用尽了酷刑,他都没有说出任何东西,后来奄奄一息之下被自己的战友给救了。

  说到保守秘密,他肯定比石老王靠谱得多。

  “小兄弟,为什么现在就要放进去呢,这天还早着呢,可以再继续等一等,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出价啊。”李明光好奇地说道。

  “李教授,您是个明白人,就不要考较我了吧。今天这里都现场直播了,等于给我们免费打了广告,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商人,都会蜂拥至此的,今天可能赶不到,但晚上,或许明天就赶到了,我的意思是等到了明天,效果会更好,能够出得起价的人也会更多。”张天元解释道。

  “好!好!很好!年轻人了不起啊,哪所大学毕业的?”

  “南都大学考古系。”

  “南都大学啊,不错嘛,属于985和211工程的大学,他们的考古系也是国内顶尖的,比帝都大学还好。没上研究生吗?”

  “不瞒李教授啊,澳门赌博网站:我毕业后因为专业太冷门,没找到什么工作都,后来颓废了好长时间,还出了点事儿,从那儿之后才振作起来的,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我考研啊。”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我觉得吧,你可以试试靠我们国家地质大学的研究生,就考我的研究生。别的不敢说,国家地质大学的地质学专业那绝对是在全世界都有名的,你既然喜欢玩石头,那就应该懂一些专业的知识,不会耽误你时间的,充充电也好。”李明光笑着说道。

  说实话,张天元对上学考研没什么兴趣,不过如果能够成为李明光的学生,那倒是一件好事儿啊,这人可是国内玉石圈子里的第一人,关鹰都没办法跟他比的,如果成了这个人的学生,以后对他的事业发展也会更加有利啊,而且上学未必就是学知识,也是一种拓展人脉关系的好去处啊。

  在我们这个国家,那是人脉社会,你没有人脉,就什么事情也办不成的,张天元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除了六字真诀之外,也少不了他结交的那些朋友的帮忙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