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零七章 赌石会场的枪声
  张天元之所以敢让石老王从中间切,那是因为他知道里面有两块比较大的翡翠,刚好就在毛料的两边,从中间切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那刚好是一个隔断,切开之后,应该能够见到白雾,只要再往里面擦一点,就可以见到绿了。

  只是这个事儿他没法解释,所以就装着很不负责任地随便说说了。

  刘老是个谨慎的人,自然不敢听张天元的,不过石老王和萧峰锐对张天元的运气那是一直都非常迷信的,再加上这块毛料的确太大了啊,如果真这么慢慢切下去,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绿啊,妄想里面全都是翡翠的,那绝对是做梦。

  不等刘老再劝,石老王就操作切石机一刀切了下去,反正三个人都同意了,这在投标资金里面也是占了最大头的,刘老就投了一千万,虽然说有点不太满意,可这事儿他也不能拦阻。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切石设备真得设计非常完美,如果你想转动毛料,只需要轻轻摁下按钮,设备就会自动带着它转动,然后切石机的刀锯也会很准确地划出一个美丽的圆环。

  这么大的毛料,一刀肯定是不可能两断的,太深的话会卡住的,所以照着周围切一个圆环,这样就比较容易了。

  当最后的联系被切断的时候,巨大的毛料登时一分为二,彻底呈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不过此时还都只是紧张得咽口水的声音,因为这一刀下去是没有见到绿的,只是看到了大片的白雾,这是见绿的先兆。

  “石老哥,你一旁歇着吧,接下来擦石的事儿就交给我和刘老了。”萧峰锐见石老王此时紧张得够呛,便说道。

  石老王摇了摇头道:“还是一起来吧,只要看到了白雾,接下来的事儿就好办了。”

  于是三个人联手开始擦石。各种工具都用上了,后来干脆连刘浩都上去帮忙了,张天元这货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等着,因为这里面。最不着急的一个就是他了。

  没多多久,两半毛料的白雾都被擦去,然后随着室内灯光的照射,一片耀眼的绿色就仿佛梦幻的翡翠谷一般,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咕……”这是咽唾沫的声音。

  “我的神啊!这到底是个啥么!”陕州人的声音。

  “苍天啊,大地啊,请告诉我这不是在做梦!”

  “梦还,梦还,快打我一巴掌!”母仪激动得让自己的女朋友在自己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这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现实。

  “上帝、真主、佛祖、三清道尊。天上地下所有的神仙,你们还真显灵了啊!”

  “关老爷保佑,澳门赌博网站:土地爷保佑啊,这真是出了不得了的东西啊。”

  ……

  无数的人都在惊叹,把根本不是一个路数的神仙都拽了出来。管他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管他是存在的还是不存在的,都请出来了,因为这实在太让人震惊了。

  当然,大多数人只是拼命咽着唾沫,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如此漂亮的两块翡翠。看起来体积还如此巨大,这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恐怕真得要破了翡翠界的传说了。

  “草泥马啊!我当初怎么就没多出点钱啊!”母仪撕心裂肺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了起来。

  花石虽然没有说话,可是此时却险些跌倒在了地上,幸亏他身旁的人将他扶住了,不然他真的要晕了。

  就差一百万。就差一百万啊,就差一百万这东西就是自己的了啊,可是现在,可是现在,真是该死!

  王思远正拿着手机摄像呢。自己也呆住了,连话都忘了说了,他本来只是想买着玩的,可是现在想起来,自己的当初如果再狠点心,这巨无霸就归自己了吧,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国家电视台和陕州电视台、闫城电视台、西凤电视台的记者们也都傻眼了,竟然忘记了说话了。

  这太令人震惊了,也太疯狂了。

  ……

  电视机前,董学塾、涂寿、慕容德忽然间不说话了,李书恒只能听到电视机里传出来的阵阵惊叹,急得他大喊道:“你们几个家伙到底犯什么傻啊,快告诉,快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儿了啊,是赌垮了还是赌涨了?”

  许久,董学塾才说道:“赌涨,而且是大涨啊!”

  “三亿多买的毛料还大涨?那得多好的翠啊?”李书恒问道。

  “从电视里的情况分析,其中一块应该是冰种帝王绿,只是不知道体积,因为还没有完全解开呢,不过正常的话,可能会有几百斤吧,另外一块是表现不错的老坑玻璃种,更是昂贵,估计也上百斤了。”董学塾回答道。

  “这不可能!”李书恒惊讶地站了起来。

  “我们也觉得这不可能,但这就是事实啊,现在我们最想知道的就是,这块毛料一旦完全解开之后,会是个什么情景。”董学塾笑道。

  涂寿此时却正在一旁打电话,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喂,是赵神罗吗?对,我是涂寿,赶紧看电视啊,靠,你家里没电视啊,那就赶紧出去看。闫城赌石大会上出巨宝了,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一块比较大的翡翠吗?这次就是机会,不过你得准备好钱,最少也得二三十个亿,赶紧快点吧。”

  涂寿挂断了电话,脸上还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而与此同时,在帝都关家,关鹰也已经被人拉到了电视前面,看到电视里那漂亮的翡翠,关鹰真是又气又喜,气的是这块毛料他的二弟子花石就差一百万就可以弄到手了,喜的却是出了这么好的料儿,他关家的高档翡翠货源也稳定了。

  “赶紧去让人准备钱,我要马上飞闫城!”关鹰斩钉截铁地说道。

  从帝都到闫城机场,也就几个小时而已,然后从机场到赌石交易会现场,顶多再花一个小时,所以这个时候赶去绝对跟得上。

  闫城机场实际上就是西凤机场,外面的人都叫西凤机场。不过本地人都知道这机场其实是在闫城,所以叫闫城机场。

  ……

  赌石交易会现场,已经一片混乱了,无数的人涌了过来。然后都想往里面挤,都想看个痛快,看个仔细,但是却被持枪的武警给拦住了,因为一旦放人进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这么大的一块毛料不太可能被偷走,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发生安全事故啊,尤其是最近反.恐形势如此严峻,就怕有人趁机生乱啊。

  石老王、萧峰锐、刘老都是一脸的汗水。他们紧张啊,这些人居然连武警都快拦不住了,可以想象有多么疯狂。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早就指出:“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而现场的这些个商人,哪个不是资本家啊,都他妈疯了,简直敢冒着吃枪子的危险往里面冲啊。有些人甚至都已经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那种小锤子,准备进去敲上一块了。

  看到这一幕石老王几个人脸色都有点发白,他们知道武警是不敢轻易开枪的,毕竟在国内,枪械管制非常严格,你开枪必须得有非常充分的理由才行。

  然而他们却看到张天元在笑。

  “你小子笑什么啊。赶紧想想办法啊。”萧峰锐骂道。

  张天元点了点头,然后一把拽过了徐刚说道:“兄弟,你立功的时候到了。”

  “我?”徐刚还有点纳闷。

  “忘了吗?小时候咱们玩打仗游戏的时候,你学的那个枪声。”张天元笑道。

  徐刚一拍脑门,登时想了起来。小时候因为没什么游戏玩,而且村子里的孩子也多,所以大家都不会闷在家里玩游戏或者看电视,都是成群结队的疯玩,什么警察抓小偷了,什么打仗了,反正是一个村,甚至两三个存在的小屁孩都组织在一起,用玉米杆子做成那种假枪玩。

  说起来,现在电视上那些人玩的真人cs,以及那曾经风靡一时的cs游戏,如今火热的cf等射击类的游戏,他们小时候早就玩腻味了,而且还是真人版的。

  那个时候为了求真实,就有小孩子学着电视里的枪声或者炸弹声、飞机大炮的声音,当然有的学得像,有的学得根本不像。

  张天元属于那种学什么都不像的,而徐刚则在这方面非常有天分,学什么像什么,当年在全县中小学联谊会上,他的口技表演还得过奖呢,虽然只是几个笔记本(不是电脑哦,别想歪了),几个圆珠笔,还有一张奖状,但那也是徐刚学生生涯之中最辉煌的故事了。

  听到张天元的话,徐刚也回忆起了这些,他笑了笑,然后一只手掩住了嘴巴,另外一只手帮忙发力。

  “砰!”在混乱的拥挤声中,一声清脆的,非常接近真枪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开枪了,我被打中了”徐刚继续着自己的表演。

  混乱终于平息了,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虽然马克思那番话说得没错,可是当利润与风险不成正比的时候,这些资本家们还是要第一时间保命的。

  “谁?是谁中枪了?还有到底哪个王八蛋开的枪,该老子站出来!”武警中队的队长急了,这开枪可是大事情啊,而且此时还有电视台在直播呢,这要是传出去了,不用几个小时,他们这些人就会被骂得狗血淋头了,而且很可能会引起上级的反应。

  “队长,开什么枪啊,我们的枪都没装实弹的。”一个士兵压低了声音说道:“为了安全,装实弹的担架都在身上带着呢。”

  因为这些天人太多了,最怕的就是枪走火,所以上面命令不许装弹,子弹可以装在弹夹里面,然后放到身上,因此打伤人什么的,不可能会发生的。

  这位中队长也愣住了,一想没错啊,这都没子弹开枪怎么可能打伤人呢?

  就在这个时候,徐刚嘿嘿笑道:“抱歉了诸位,你们听。”

  他随即又学了几声枪响,甚至还有大炮的响声,惟妙惟肖,简直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