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零五章 美女解石
  张天元和徐胥去领了毛料,因为那史努比并不大,所以拿起来倒是轻松,他们想要现场解石,就凑到了切石机的旁边,此时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人了,而解石的不是旁人,居然是花石,还有在一旁看热闹的王思远。

  主办方给提供了一套解石的工具,不过一套肯定是不够用的,所以很多人干脆就租用了那些毛料商人的解石工具,反正这些东西还都在体育场的仓库里没有搬走呢,用起来也方便。

  此时体育场里面人声鼎沸,很多摊子都在解石,每个摊子上那都有围着看热闹的,这里一堆,那里一堆,不过明显花石和王思远受到的关注度比较高,这个解石摊子上的人就多些。

  张天远将史努比放到了一旁排队,其实他大可以去别的地方解石,之所以在这儿排队,完全就是想看看热闹而已。

  刚凑近了,就听到王思远笑道:“花兄,我不熟悉翡翠,不过你这明显就是赌垮了啊,血本无归哦。”

  张天元伸长了脖子看去,就发现此时一块毛料已经被切开了大部分,不过可惜却只是劣质的巴山玉。

  “巴山玉”原石是一种晶料粗大、结构疏松,水干、底差的“砖头料”,但其颜色比较丰富,有淡紫、浅绿、绿或蓝灰等颜色,是一种品级较低,含有闪石、钠长石等矿物的特殊翡翠。

  这块毛料可以说一文不值,可能白送都没几个人会要的,可是花石却花了两百万买了下来。说是血本无归,那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花石并未说话。只是淡淡对自己的解石师傅说道:“没关系,继续解下面的。”

  作为关家出来的人。这本事肯定不差,不过他毕竟不是张天元,不可能每一次都能赌对,赌垮的事儿也时常有之,只要别像关震玉那样一下子垮了六千朵万,那就行了。

  二百万而已,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到底也是经历过风雨的,在关鹰身边学习的那些日子。看到过不少毛料赌垮的事儿,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算是他师父关鹰,也赌垮过上千万的毛料,这点事儿还真打击不到他。

  如果张天元没记错的话,花石这一次一共中了十份标单,而这赌垮的一块只不过是他所中标单里面最便宜的一块而已,垮了也就垮了,他还真是不太在乎。

  解石师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点了点头,取来了第二块半赌毛料准备解石。

  这块毛料表现比上一块好很多,最起码切片位置可以看到类似冰种的翡翠,而且石皮上松花走势喜人。这都是要出高翠的好料啊。

  解石师傅手有点颤抖,明显是有点害怕了,花石看了一眼。淡淡说道:“你先一边歇着,我亲自来吧。”

  他说这话。基本上就是代表这个解石师傅别想从他手里拿到一分钱了。

  所以那师傅很着急地说道:“花老板,花老板您别生气。我不紧张,我没事儿。”

  “没事儿那就切吧,别切坏了。”花石的声音很淡。

  虽然不冷,但是却淡得毫无感情,听着很不舒服。

  那解石师傅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才下了刀。

  切开三刀之后,就有人叫了起来:“涨了涨了,这一次不错,而且还是大涨呢。”

  等翡翠全部开出来之后,那解石师傅也是彻底松了口气了,这块毛料花了二百壹拾万,比之前那块多了十万,不过这解出来的翡翠却应该值个五六百万了,这还只是翡翠原料而已,如果加工成成功的手镯或者其它物件的话,价格还会上涨。

  “有劳了师傅!”花石淡淡说道,还是那么淡,淡得让人不舒服。

  “哈!难怪别人说一刀穷一刀富来着,你刚亏了两百万,这一下子又赚了三百多万,不亏不亏啊,而且还赚了。”王思远也拍了拍手道。

  “继续!”花石没有搭理王思远,只是对那解石师傅说道。

  这个时候,张天元插了一句道:“我说花兄,你看解石师傅都累成那样了,该让他休息一下吧,正好小弟这儿有一块毛料要解,不如让小弟先解了吧?”

  “张老弟,你插队可不对啊,没看我的毛料还没解吗?”王思远笑道。

  “我就一块,要不了一分钟就搞定了。”张天元解释道,他也知道插队不对,不过主要是刚刚花石的毛料赌垮之后,他明显感觉到徐胥紧张了起来,甚至狠狠抓住了他的衣服,他不想让徐胥这么担惊受怕,早解开了,也就解脱了。

  “张老板,我不累,我还能继续。”那解石师傅可不敢歇着,虽然明显累得够呛,但还要坚持。

  花石淡淡看了张天元一眼道:“如果接下来三块毛料都赌垮了,那就轮你来。”

  “呸呸呸,花兄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啊,说这种话,会遭天谴的哦。”张天元急忙说道。

  他其实心中在暗笑,因为接下来花石的三块毛料那都得赌垮,虽然里面有翠,可是价值却不足以抵消他中标的价钱,肯定亏死了,那三块毛料加起来得有将近一千万了,可是解出来的翡翠,估计也不会超过四百万的,净亏六百万啊。

  “无妨,该赌垮那就说明命不好,如果赌涨,那就说明命好,跟说什么话没关系。我们都是无神论者,不在乎这个。”花石淡淡道。

  “好好好,那您继续。”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接下来的毛料,果然正如张天元推测的那样,全部赌垮了,这让花石的脸色非常难看。

  “哈,不听张老弟的话,这下应验了吧。有时候你还真别不信这些。这跟迷信没关系,求得就是一个心安理得。你那么说了,那或许命运就不会眷恋你了。”王思远似乎也不喜欢花石。看到花石赌垮了,也是大笑道。

  花石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一下,咬了咬牙道:“张老板,你来吧。”

  张天元并不客气,拿了史努比就往切石机上搬,因为这块毛料外形奇特,而且表现又不算很好,所以惹来了不少的指指点点。

  “小朋友,你这东西还是别解了吧。留着摆在女朋友的房间里,都比你解开了好啊。”有个老人笑道。

  “那倒不必,我要送女朋友礼物,那也是送冰种阳绿的翡翠史努比,这个算什么。”张天元笑了笑道。

  “小朋友好大的口气啊。”

  “我这位张老弟可不是口气大,这位老先生大概还不知道吧,他就是从关震玉那儿赚了六千五百万的人啊,他要真想把冰种阳绿的翡翠雕刻成史努比,还真做得到。”王思远看了那老者一眼说道。

  那老者显然并不认识张天元。听到这话才张了张嘴,不说话了。

  张天元将史努比放到切石机上看了一会儿,却并没有切,而是取了炭笔在上面画了一些线条。然后回头对徐胥说道:“徐胥,你来切吧,这毛料是你的。按照我画的线切就是了,应该不会弄坏了的。”

  “可我没切过啊。”

  “不怕。只要手稳就行,刘浩以前也没解过石。那天还不是弄得挺好,我都把线画出来了,你照着切就行了,如果有翡翠的话,不会切坏的,没有翡翠,那就更可以随便切了。”张天元笑道。

  “真要我来啊?”

  “对,我想了想,我这几天运气都消耗得差不多了,按照萧大哥的运气有限论,还真不能切了,不然会出事儿的。”他这番话,自然只是借口而已,之所以让徐胥来解石,其实不过是想打击一下花石罢了,你小子的眼光还不是一个外行的丫头呢,就是这个意思,而且他也能避免一些麻烦。

  “那好吧,我来切!”徐胥咬了咬牙,她本来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女人,所以这种事情,她早就想试试了,只是因为手头比较紧,这块毛料也二十五万多呢,她怕一下子切坏了,不过这会儿看到张天元给画了线,她心里头也就有底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很信任张天元,就像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张天元信任她一样。

  “美女切石啊,好玩,好玩,我得拍下来发到微博上去啊,没关系吧?”王思远一边取出自己的手机,一边问道。

  “没事儿,王大哥想拍就拍吧,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徐胥点了点头道。

  “那好嘞,你可比那个什么关家二弟子好多了,澳门赌博网站:刚刚我要拍,他还不让,小气,原来是怕赌垮啊,还是姑娘有胆子。”王思远冲徐胥竖起了大拇指。

  徐胥笑了笑,没说什么,正好夏天她穿的是短袖的衣服所以这袖子都不用往上挽,直接戴了手套就开干了,毕竟女孩子的手还是很细腻的,怕磨坏了。

  这种用来解石的切石机设计的很不错,有液晶显示,电脑控制,虽然贵了一点,可是用起来却很方便,就算是徐胥这种外行,也能瞬间学会。

  刀锯接触毛料的时候,飞溅的石屑打得徐胥的脸有点疼,不过她戴了防护眼镜,倒是不会伤到了眼睛,这就足够了。

  随着刀锯不断深入,她额头上也滴下了汗水。

  根据张天元画的那些线条,她一共切了六刀,就隐隐看到了有绿色的东西映入眼帘了。

  她这几天也看了不少解石了,知道这会儿不能继续用切石机了,所以拿起了锉子和砂纸开始擦石。

  “涨了涨了,大涨啊,这姑娘还真得眼光不错啊。”看客们纷纷赞许道。

  “涨了吗?”徐胥有些不敢确认地看向了张天元问道。

  她也知道,不是说出了绿就一定算涨的,毕竟翡翠是有质地之分的,她也不知道自己这块翡翠到底算个什么质地,又不太相信别人的评价,那就只能去问张天元了。

  “嗯,没错,是涨了,花青种翡翠里面的极品啊,做成手镯的话,应该可以卖个两百万左右的,你二十五万五千买的,说大涨没有任何问题的。”张天元笑着点了点头道。

  此时最郁闷的,只怕就是花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