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零三章 零号标王
  第二天早上,张天元将赵信和吕晓送到了机场,这两人来的时候只敢坐普通的火车硬座,回去了,也算是硬气一回了,坐上了飞机,这也是多亏了有张天元在,才让他们赚了点钱,不过这都没什么,最关键的是,他们两个现在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啊,跟着张天元就能够赚钱,这已经成为了他们心里头根深蒂固的思想。

  送走了赵信和吕晓,张天元急急忙忙开车返回了闫城,这一来一去也是花了一个多小时,不过好在他起得比较早,回到闫城的时候还来得及吃早餐。

  他是七点半赶到会场的,本来以为和昨天一样,可以提前占座呢,哪里想到来到会场的时候,座位上全都坐满了人了,看到萧峰锐、石老王等人都站在旁边,便上去忍不住问了一下。

  这才得知,为了占座,昨天晚上就有人花钱雇人在这里等着了,早上大门一开,这座位就全占了。

  这些人为了座位也真是够拼啊。

  因为站着实在太累,张天元索性去外面买了几个小板凳进来,给大家一人发了一个,那种塑料的小板凳十块钱一个,外面到处都有卖的,倒也方便。

  今天的主持人明显是换人了,毕竟昨天开了一万份标了,今天肯定嗓子疼得难受,主办方就算再穷,多请一两个主持人还是请的起的。

  因为今天都是一万号以后的标了,所以张天元正襟危坐,听得特别认真,只是没想到主持人一开口,他还是吃惊不小。

  “今天是开标的第二天,为了开个好头,我们将先行开标第零号毛料!”

  “哦,这么快就要开巨无霸了吗?”张天元刚坐下,却又忍不住激动地站了起来。

  他看到母仪和王思远都有座位。应该是雇了人抢到的座位,不过没关系,你们就算有座位又如何,这个标。我们中定了!

  “第零号标的中标价非常喜人,也破了国内,甚至是缅甸中标价格的记录,诸位知道是多少吗?”主持人还特意卖了个关子,大概是想把气氛炒热吧。

  “一亿五千万?”

  “两亿!”

  “不会是三亿吧?”

  “我靠,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急死个人了!”有人不耐烦了,于是喊了起来。

  主持人笑了笑道:“最终中标价是三亿两千一百万!中标编号为8!恭喜这位老板,您得到了本次赌石大会的真正标王!”

  他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激动了,三亿两千一百万啊,这个中标价实在是太疯狂了,要知道这块毛料的底价也就三千万而已,最终中标价居然多了十倍还多。

  “三亿两千一百万。很多人可能还没意识到这个数字的可怕之处,在有赌石交易会起来,这样的价格,还是第一次!这是彻底创造了一个新的记录啊!我不得不称赞一声,这位中标的先生胆识当真过人,当然,也要恭喜您发财。大吉大利!”

  这话一出,原本就已经很激动的人群,登时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了。

  这一次赌石交易大会没有白来啊,就算是没有中标,但是能见识到国内外首屈一指的标王,来一次也算是值了。以后别人问起来了,也可以装装逼,吹吹牛,甚至说自己也出过价,只可惜没能中标而已。

  “还有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我想大家听了之后一定会觉得很惊讶地。如果单纯只是这位中标的先生出了三亿多那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出价第二高的先生,出了三亿两千万!听到了吗,三亿两千万,就差了一百万啊!而排名第三高的先生,出价是三亿,排名第四高的先生出价是两亿五千万!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只是一个人觉得这块毛料是个宝!”

  主持人这煽情的本领倒是挺高的,他这么一说,能不由得人遐想万千吗?一块毛料,居然出价第四高的都有两亿五千万,这到底是什么料子?这么让人疯狂?它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妈拉个巴子,谁特么把钱不当钱啊,老子出了两亿五千万,居然还没中标,靠,有种的报上名来,那个8号到底是谁?还有谁居然比老子出的价还高?”母仪有一种要发狂的样子,他出了两亿五千万,本以为必然可以中标了,哪里想到,在他上面居然还有三个人,这怎么能不让他生气呢?

  “哦,那个三亿是我出的,抱歉啊,我当时说出一亿的,后来一想,还是出三亿算了,所以随便就投标了。”王思远完全不顾周围的目光,他还很享受这样的目光,他本来就是一个微博红人,本来就喜欢出现在公众面前,所以他不在乎。

  “靠,是你小子啊,你老爹的钱就这么让你糟蹋啊?”母仪骂道。

  “母老板,你骂错人了吧,我也没中标啊。”王思远耸了耸肩道。

  “我们关氏珠宝出了三亿两千万,我也想知道,究竟是谁运气这么好,就比我们多了一百万中标了,如果这个8号有胆子的话,可以站出来,反正这种事情要调查也并不困难。”花石的声音很冷,他比母仪还要生气。

  母仪毕竟距离最高出价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可是他就差一百万啊,这简直就是羞辱。

  “哈哈哈,花石啊花石,你这臭小子也有被人坑的时候啊,你说你就缺那一百万吗?多出一百万多好啊,哈哈哈。”母仪原本还在生气,听到花石的话,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在此时,石老王缓缓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颇有威势地说道:“三亿两千一百万,是我石老王投的标,怎么了,莫非你们关氏珠宝还能管道老子头上来不成?”

  “赌石皇帝啊!”

  “对啊,是宝岛的赌石皇帝,难怪眼光这么毒辣呢,连花石都比不上他啊。”

  “这就难怪了,这就难怪了啊,好厉害的人。我们还以为他在宝岛那次赌石输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会从此意气消沉呢,没想到这次一出手就是惊天地泣鬼神啊,了不起!”

  听着这些话,石老王很受用。他开始佩服张天元的安排了,张天元当初选择他作为这个投标负责人,就是为了维护他的声誉的,他本来还不在意,不过这会儿听到这些声音,他才发现,自己其实还是有很大的虚荣心的。

  “恭喜啊石老王,我认输了。”母仪看到是石老王出的价,登时就没了脾气,他在内地或许还有些力量。但是在宝岛那边根本就没办法撼动石老王的。

  “我就想呢,这中标的肯定不是一般人,没想到是大名鼎鼎的赌石皇帝石老王啊,了不起了不起,晚辈也认输了。”王思远摇了摇头。输给这样的人,也算是不枉此行了,他最怕的其实输给什么都不懂的煤老板之类的。

  “石先生厉害,花石认栽了。”花石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想要对付石老王,他还真不够资格,他的师父关鹰或许还不错。

  整个会场内。所有人都在佩服石老王的眼光和能力,但是怕想破了脑袋也不会知道,其实这三亿两千一百万里面,有两亿都是张天元出的,而这次投标,也不是石老王一个人的标。而是几个人联手投的标。

  经过了零号毛料的风波,接下来的开标也变得越发热闹和紧张了,这气氛一下子就被提上去了。

  会场足足乱了有十多分钟,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主持人笑了笑道:“首先呢,我要恭喜一下石老王先生成功中标。接下来继续昨天没有完成的标单吧,需要注意的是,为了避免出现一万号以上的大数字,一万号以后,我们会以不同的英文字母开头,重新计数,比如接下来一万零一号,就是a1号,请大家记住了,方便到时候对照号码,别搞错了。”

  “a1号,五百二十一万,中标编号……”

  “a2号,二十万,中标编号……”

  ……

  “a1000号,十一万,中标编号……”

  “奇怪啊,到现在为止,半赌毛料里面还没有一块毛料流拍的,这真的假的啊?”张天元有些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好奇怪的,这一次暗标毛料都是由主办方的专家精心挑选出来的,可不是让那些老板胡乱标的,所以半赌毛料的表现都非常出色,基本上不太可能出现流拍的情况,倒是全赌因为赌性太大,流拍的可能性要大一些。”石老王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现在的人有钱没处花了,到处乱扔啊。”张天元揉了揉鼻子笑道。

  “天元,我那块毛料好像到了啊,我记得是一万两千号,不知道能不能中标啊,好紧张。”

  “放心吧,你那块毛料应该没有人跟你争的,而且说不定会有人给你个惊喜哦。”张天元其实昨天在地气境界升级之后,就又去了那块史努比毛料鉴定了一下,鉴字诀给出的建议投标价是二十五万,他于是又投了一次标,投了二十五万五千,所以心里头还是比较有底气的。

  “a1999号,流拍,可惜了。”

  “a2000号,二十五万五千,中标编号998!”

  听到这个声音,徐胥一脸的失望,她叹了口气,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张天元一脸的笑意看着她。

  以她的聪明,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难道中标的是你?”徐胥欣喜地问道。

  “没错,昨天我偶然偷看到一个人投了二十五万,就觉得要遭,所以我也投了一份标,就中了啊,放心,这是替你投的,所以中标还是归你的,你说过了啊,只要不超过五十万你就不会反对的。”张天元笑着说道。

  “知道啦,我接受你这份礼物。”徐胥甜甜地笑道。

  “不过别忘了要是赌涨了可得把本钱还给我啊。”张天元揉了揉鼻子道。

  “我去,西哥你还是不是人啊,居然要本钱。”刘浩鄙视地看了张天元一眼道。

  “你懂个屁,一边待着去。”张天元瞪了刘浩一眼笑骂道。

  “好好好,我一边待着去,不过西哥,你觉得咱们联手拍下的那标王能赌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