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零二章 福禄寿翡翠
  六块毛料到手,接下来还有二十四份标单,不过按照这进度,今天怕是不可能出结果了,所以张天元寻思着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带赵信、吕晓、徐胥他们去玩玩呢,他们上一次去了兵马俑,但是华清池、华山这些地方都没去玩过,既然好不容易来一次西凤,不去逛逛实在说不过去。

  因为要准备入职的事情,赵信、吕晓、徐胥他们还得早点回去,不管是辞职还是学习,都得趁早准备,不可能跟张天元待得时间太久了。

  所以今天不去玩,大概就没时间了,徐胥还好请了个长假,一周时间都可以尽情玩,但是赵信和吕晓都是短期假,必须得早点回去了。

  想到这里,他起身对萧峰锐说道:“萧大哥,我先去把毛料的尾款付了,就不来了,打算出去玩玩,今天大概是不会轮到零号标单了,你也不如歇着吧。”

  “你怎么知道的?”

  “我刚在网上查过了,零号标单会在明天或者后天开标,具体时间还要商议,反正不会是今天了。”张天元答道。

  “还是有网络方便啊,害我在这儿干等,算了,我也走吧,反正我也没别的标单了,在这里浪费时间。”萧峰锐想了想也道。

  “石老大、母老板,你们不走吗?”

  “我们不走,我们还有标单没出来呢。”石老王摇了摇头道。

  母仪擦了一把汗说道:“张老弟,你不会买的都是靠后的标单吧?”

  “没错,所以今天可以歇着了。”张天元笑道:“那六份标单已经是今天我可能中的所有标单了。”

  “真是羡慕啊,那你们先走吧,我在等会儿。我这一次投的标比较多,得受点累了。”母仪叹了口气道。

  “老夫也没事儿了,该中的中了,不该中的也没中,接下里除了那巨无霸毛料。老夫也是个闲人喽。小兄弟,咱们一起去付尾款吧。”刘老起身说道。

  两个人去缴纳了尾款,然后就等着等开标结束之后拿到自己的毛料了。

  有些人可能就要问了,万一在这期间有人把毛料调包了怎么办?

  其实这个不用担心的,在挑选毛料投标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拍摄毛料的照片。是连同数字标号一起拍下来的,要是取毛料的时候不一样,那是可以找主办方麻烦的,要么退钱,要么赔偿所有的损失。

  而且就算没有拍照这个事儿,张天元也不担心。他的那几块毛料都是便宜货,很少有人会冒着犯法的危险去调包的,所以他现在是最不操心的。

  离开了赌石交易会场,张天元便和萧峰锐、刘老分别了,然后带着刘浩、赵信、徐胥、李霄、吕晓一起去华山登山了。

  徐刚本来也要跟出来的,却被石老王给揪住没放。

  几个人逛完华山,先回到西凤美美吃了一顿。之后刘浩他们坐了长途车返回了闫城,而张天元则一个人开着车前往了西凤市中心医院。

  他要去看望童老板。

  虽然说彼此之间并没有多少瓜葛,但是张天元毕竟从童老板那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不仅是弄到了一块价值两亿左右的极品紫罗兰玉,还另外赚了七千多万,这份人情,他也要还的。

  更何况所到底,童老板被刺伤,跟他是有些关系的,他要是连看都不去看一眼。那未免太无情了一点。

  ……

  医院里有警察守着,检查了张天元提着的水果篮子之后,征求了童老板的同意,才让他进入病房的。

  “童老板,身体还好吧?”张天元一进病房。就看到童老板躺在床上,腹部还抱着一圈一圈的医用绷带,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能是醒着的,这就说明是过了危险期了。

  “张老弟啊,亏你还有心来看我,唉,这年头像你这样的人,不多了啊。”童老板有些感慨地说道。

  “这是什么话,咱们现在都是朋友了,还这么客气干啥。”张天元放下了水果篮子,坐在旁边说道。

  “今天是开标的日子吧,怎么样,张老弟中标了吗?”童老板问道。

  “还行吧,中了几份标,都是比较便宜的,明天再看看。”张天元笑了笑道:“我倒是知道童老板的那些个暗标有好几份都卖出了高价啊。”

  “哦,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暗标号码啊。”童老板有些兴奋,似乎扯动了伤口,嘴巴裂了裂。

  “别激动别激动,还是安心养伤的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童老板尽管说,当然了,前提是童老板相信在下。”张天元说道。

  “言重了,言重了啊,张老弟能来看我就已经让我很意外,也很感激了。”童老板似乎欲言又止。

  “说吧,只要童老板相信我,尽管可以把外面的事儿交给我来处理,不会让你吃亏的。”张天元道。

  “的确是有个事儿的,有个朋友从我那儿选了一块毛料,是目乱干的,虽然是新厂,不过毛料表现还不错,他给出了十万块,说让我送过去,我本来是打算送的,可是没想到后来就被捅了几刀子,住院了,不知道那位朋友还要不要了。”童老板想了想道。

  “毛料呢?”张天元问道。

  “我当时就带在身边,因为并不是很大,后来被捅伤了,警察同志帮我把那毛料直接就带到医院来了,瞧,就是那块。”童老板指了指病房角落里用布盖着的一块毛料说道。

  张天元走过去揭开布看了一下,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就用了鉴字诀了。

  这一看,那毛料里面晃眼的红色顿时映入眼帘,让他吃了一惊。这还不止,紧接着又是紫色的光芒映入眼帘,交相辉映,十分漂亮。然后还没完。那碧绿的翠色继续出现,与红色和紫色形成了一块绚烂多姿的翡翠。

  翡翠水头非常好,且颜色艳丽,红色、紫色和绿色搭配也是恰到好处。

  张天元知道常见的红色翡翠多为棕红色或暗红色,使人有“暗暗游游”的感觉。厚实而不通透,玉质偏粗,多带杂质,价值不高,红翡一般可在雕件中作俏色雕琢。

  但是有时与翠色和紫罗兰色共存在同一块玉石中,俗称“福禄寿翡翠”或“桃园三结义”。由它制成的红色翡翠手镯等饰品非常惹人喜爱,倘若“水”好质佳,则价格不菲。

  而这块毛料里面的,就是福禄寿翡翠,也叫桃园三结义,因为水头也颜色都很好。这绝对算得上是这一类翡翠之中的极品了。

  这块翡翠并不大,只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当然了,是鲁智深那种拳头,而不是花美男的拳头。

  张天元还记得,同样类型的一款翡翠雕件,在苏富比拍卖会上拍出过四百万港币的高价。

  要知道。那个雕件与这块翡翠的质地差不多,但是却明显小了一些,而且做工也并非顶级的。

  按照这个推算的话,如果自己用仿古的方法来雕刻这块翡翠,少说也得卖个五百万左右的港币吧,尽管比起他这几天赚的钱相对来说有点不起眼,但这块毛料可只有十万啊,这比他投标的那些暗标还要好上不少。

  “童老板,我如果想要这块毛料,你愿意卖给我吗?”张天元问道。

  “你想要?”童老板有些愕然问道。

  “没错。我想要。”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童老板略一思忖便道:“你想要的话,我可以便宜卖给你,给五万块就行了,我交你这个朋友。”

  “那之前那个人呢,你不管了吗?”

  “那个王八蛋。我住院之后就没来看过我,连电话也没有打一次,我姓童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大义,可是却明白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的道理。我之前让你帮我找他,主要是怕这块毛料卖不出去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毛料,目乱干的新厂,很多人是不信服的。”童老板说出了实情。

  “我占你的便宜不大好吧?”张天元皱了皱眉道,欠人情这种事儿,他实在是不想做,人情可比钱难还多了。

  “这算什么占便宜啊,五万块不少了。”童老板摇了摇头道。

  张天元想了想道:“这样吧,五万就五万,我交了你这个朋友了。”

  这个姓童的缅甸人这几天相处下来,为人确实不错,虽然有时候抠门,有时候也吝啬了一些,但人家毕竟是商人,总不能干亏本的买卖吧,所以跟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并不差。

  “张老弟爽快人啊。”

  “为了感谢童老板的这份好意,我决定以后我们公司的翡翠毛料,翡翠明料就从您这儿进了,可以吗?”张天元笑道。

  “这怎么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双赢的事情,我们有了固定的翡翠来源,您也不愁卖不出去了。”张天元说道。

  “好,等我伤好了之后,一定去上浦和张老弟好好商议一下以后的事情。”童老板现在是心情大好。

  张天元点头道:“那我到时候就在上浦等候大驾了。”

  说着话,他已经通过网上银行将钱打入了童老板的账户,并且让童老板确认过了。

  “毛料我就带走了。不过临走之前我想问个事情。”张天元将手机里的一张照片放了出来给童老板看:“童老板,当时凶手行凶的时候,这个人有没有在一旁?”

  手机里的照片正是花石。

  “对对对,不仅在,而且这个人事先还跟我说了几句话。”童老板点头道。

  “说什么了?”

  “他问我是不是姓童,是不是跟你进行过毛料交易,我说是,他就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没过多久,我就被人给捅了。”童老板回答道。

  “记住了童老板,这个人就是幕后的指使人,只是咱们都没什么证据,治不了他,不过放心,这个人迟早会付出代价的,他不仅要整你,还想整我呢。”张天元咬了咬牙,总算是最后确认了。

  虽然他实在不想相信花石这个国家地质大学的高材生是行凶的人,不过现在证据确凿,也没什么好怀疑得了。

  花石想要挖角是不行了,必须得收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