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二零零章 疯狂的中标价
  大概九点左右的时候,主席台上的人终于也算到齐了,不得不说,这些人还真是大老爷范儿,来得比别人晚,还都有座位可以做,真个能气煞人也。

  不过气归气,人家就是大老爷,你不服气可以直接转身离开,没人会拦着你的,反正竞标的毛料都是有押金的,除非你觉得自己的钱打水漂好玩儿,那倒是没任何问题。

  看着台上的人还在测试话筒,准备开标的事儿,张天元便问一旁的萧峰锐道:“萧大哥,你这次投了多少份标啊?”

  “还投个屁啊,我把钱全押在那块巨无霸上面了,别的标我压根就没去看。”萧峰锐骂道。

  “嘿嘿,我还以为你最起码有点零用钱的,没想到全押进去了啊。”张天元干笑道。

  “你呢,你还买了别的?”萧峰锐问道。

  “我另外投了两百份标,就看能中多少吧。”当然这是谎话,他就投了三十份而已,关键是怕投三十份,中三十份会被萧峰锐怀疑,所以才说了两百份。

  如果是两百份中三十份,那就不算奇怪了。

  “你小子还真是狠啊,老夫不算那巨无霸,也才投了六十份而已。”石老王笑着说道。

  “石老大,你就别笑话我了,我那都是捡便宜的,一百份标,大概还没有你六十份的钱多呢。”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广撒网是没错,这暗标就是如此,我也劝过萧老板了,不过他说不想把运气分散出去了,就认准了那巨无霸了。”石老王看了萧峰锐一眼苦笑道。

  “没什么。反正这赌石交易会又不是只有一届,就算这一次真得没中标也没什么。我这人是相信运气有限说的。”

  “何为运气有限说啊?”张天元问道。

  “一个人一天的运气或者一年的运气,那都是有上限的,你用光了,其它地方运气就不好了。”萧峰锐解释道。

  “原来如此。咳咳,难怪那天我赌了一块六百万的翠之后,就坑了关震玉了,这也算是运气不好吧,只是被关震玉帮我挡了一劫。”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你小子不在此列,你可是把南都和西凤两座古城的气运都汇集于一身了。你的运气怕是没有上限的哦。”萧峰锐摇头道。

  正说着话,台上的人突然开口说话了。

  “咳咳,让大家久等了,本届闫城玉石博览会,暗标开标,正式开始!请朋友们记好自己的号码以及毛料的号码。不要搞错了!”

  “这就开始了啊?我还以为那位闫城的领导要讲话呢。”张天元愕然说道。

  “他才不会讲话呢,他这会儿估计想着赶紧把事情弄完之后回家陪老婆孩子呢,这大热天的,也不容易啊。”萧峰锐笑道。

  此时,音箱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就是中标者的名单了。

  “一号标,一百五十六万元。中标编号233,恭喜这位老板,请您注意记好自己的毛料标号,不要搞错了。”

  “二号标,七百四十六万一千元,中标编号666,恭喜发财。”

  “三号标,三千二百九十三万元,中标编号1414,恭喜发财。”

  “四号标。一百七十五万元,中标编号888,这位老板的编号有意思啊,恭喜发财。”

  ……

  “九十六号标,五千九百万元。中标编号768,恭喜!”

  ……

  随着主持人的声音不断响起,偌大的会场内居然鸦雀无声,仿佛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够清楚得听到,张天元甚至可以听到身旁萧峰锐额头上的汗水掉落在地面上的响声。

  从一号到九十六号,最低成交价也有一百多万,而最高的,竟然达到了五千多万,将近六千万啊,这种疯狂的数字,那可是实实在在的钱啊。

  也不知道是谁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就好像几滴水掉落进了滚烫的油锅里,让原本安静的会场变得热闹了起来。有人甚至懊恼地大喊了一声:“妈的,那九十六号的标,我就少了一百万啊,该死,我怎么就没多出一点啊。”

  他这么一喊,便立即有人附和起来了:“还说你呢,我有个标就差几百块啊,简直悔死了。”

  议论声顿时此起彼伏,已经听不清上面主持人的话了。

  “肃静,肃静,开标还未结束呢,请大家体谅一下那些焦急等待开标的人的感受。”主持人大声对着话筒喊道,他暂时停止了继续念标,因为就算喊出来,别人也听不到啊。

  张天元拿出了自己的平板,然后查看已经开标的那些毛料的资料,有一些毛料他比较在意,所以就特别标注了出来。

  那个九十六号的毛料,他记得是最清楚的,毛料体积也相当大,估计得有四百多斤的样子,开了三个门子,翡翠表现都不差,都是相当出色的冰种飘绿,如今这种特殊的翡翠在市面上也是非常火爆的。

  但问题是,这块毛料的色根太浅了,就跟他之前卖给关震玉的那块毛料有点像,翡翠质地差不多,但是再往里面就成了石头了。

  张天元给估了个价,这块毛料全部解开,估计也就能卖个一千万左右,那人居然出了五千九百万,这一下子就亏了将近五千万啊。

  赌石有风险,这果然不是乱说的,而且这风险也未免太大了一点,所以一般没什么眼光的人,买这种昂贵的毛料,那简直就是自己作死,谁也挡不住啊。

  他敢买那块巨无霸毛料,那是因为他知道里面有什么,若不知道的话,他指定是不会冒那个险的。

  “一般这种比较昂贵的毛料,都会选择买到手里之后等待升值,转手再卖出去的。很少有人敢有胆子去解石的,我估计这人也是跟我一样的心思吧,你们有谁竞标了吗?”萧峰锐扭头问张天元和石老王道。

  “我没有,这块毛料底价就是九百九十八万,我可没那么多钱了。”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老夫出了。两千万竞标的。”石老王答道。

  张天元真是替这位松了口气啊,幸亏您老没中标,不然也得亏一千万啊。

  “我他妈也出了啊,投了五千万,结果也是没个响屁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仪、刘浩、徐刚等人都挤了过来。这边有几个位子空下了,好像是有人没中标,所以先离开了,结果他们就坐了过来。

  说话的正是母仪,这家伙真得是钱够多啊。

  “玩赌石,如果妄想从垃圾堆里拣宝。那实在是非常困难的,像张老弟那样的是特例,其余人如果也想学他,估计一辈子也可能中不到一块好翠,所以啊,没钱的话,这游戏你还真就玩不起。”萧峰锐摇了摇头道。他虽然和母仪不对付,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想把气氛搞得太尴尬了。

  “不是,你们就没人中标吗?都过去了九十六个了啊?”张天元自己投的标都在很后面了,除了那个0号的巨无霸,其余的都是在万号以后了,所以他不着急,只是奇怪其余人也没中标。

  “老夫中了两个标了,不过都不贵,一个是两百三十万的,一个是一百二十万的。”刘老笑了笑道。

  “我也中了一个标。不过价格太便宜,估计也出不了什么好翠。”母仪也说道:“我倒是不在乎这个,我更在意的是那块巨无霸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标,因为是特殊的0号。随时都可能会开标啊。”

  “母老板投了多少钱啊?现在投标都已经过了,说出来没关系吧?”张天元问道。

  “不多!两亿五千万!”母仪很自信地说道:“不过拿下那块巨无霸应该不成问题了。”

  张天元听到这话,暗暗笑了笑,虽然你投的钱不少,不过对不起了啊,你还是高不过我们啊。

  萧峰锐和石老王听到这话却是另外的表情,他们原本觉得张天元投标三亿多有点多了,可是一听母仪居然投标两亿五千万,那那个王思远又会投标多少呢?看起来还是张天元有先见之明啊。

  “你呢张老弟,你投了多少钱啊?”母仪反问道。

  “我没你多,正好两亿!”张天元可没说谎啊,他的确只投了两亿,只不过那标不是他一个人投的,当然这个他不会说的。

  听了张天元的话,母仪明显松了口气,然后就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王思远,心里琢磨着这小子到底会出多少钱呢,他不认为还有旁人比他出价更高的,如果张天元没他多,那就只有王思远可能打破他的出价了。

  底下混乱了一会儿,终于又一次安静了下来,主持人咳嗽了两声,提醒道:“这一次我们提供了多种付款途径,可以网上付款、可以银行卡付款、信用卡付款,也可以到银行直接提取现金,希望你们能够选择最便利的付款方式。接下来,请中标的人务必拿着自己的投标编号到后台进行登记交易,当然,您也可以晚一些,但是最迟不能超过后天,也就是在赌石交易会结束前十二个小时,必须完成交易,不然则视为主动放弃,押金会被没收,而毛料会自动归出价第二高的竞标人所得,当然,竞标人也需尽快支付尾款,时间为十二个小时之内,否则视为放弃,毛料封存!”

  “我们付了钱毛料怎么办啊?”有人问到。

  “毛料在开标结束之后,统一领取。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继续开标吧,都等得不耐烦了。”

  “那好,我们继续开标。”

  “九十七号标,六百三十二万,中标编号1357……”

  “九十八号标,七百六十一万,中标编号9587……”

  “九十九号标,一百一十二万,中标编号32……”

  ……

  “一千二百号标,五十二万,中标编号31……”

  “我的妈呀,可算是听到比较便宜的标了,这都一千二百号了啊,才出现,前面的就没下过一百万啊。”徐刚吐了吐舌头道。

  “是啊,这一届暗标毛料的价格普遍高于南浔举办的赌石交易会,我估计是因为缅甸政府管理更加严格了吧,所以才会导致如今毛料越来越吃香了,这也是以后发展的趋势啊。”

  “奶.奶.的,真恨没早生个几十年啊,那个时候要是弄快毛料存着,现在指不定涨了多少倍了!”徐刚咬牙切齿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