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九九章 开标
  王思远和张天元定好了再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然后两人就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说实话,张天元对于王思远的建议是非常感兴趣的,他以前就是玩鉴宝游戏,然后结果得到了六字真诀,也算是和这类游戏有缘,但是不怕说句不好听的话,那款游戏做得真得很烂,只是因为太稀奇了,所以才会有市场,出乎意料的火爆。

  而且那还只是个网页游戏而已,做工不够精良,投资不够打,设计也不够完美。

  张天元曾经想过自己也搞个类似的游戏,最后因为忙这忙那,再加上也没这方面的关系,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弄,就干脆放弃了。

  而王思远的建议,却一下子将他的兴趣再度钓了起来,要知道王思远这个人可是一个真正的微博红人,他虽然是个富二代,但是和娱乐圈子,尤其是游戏圈子里的人走得非常近,一点架子都没有。

  他既然要搞游戏,那肯定是有了一定的准备了,只是专业方面或许还得需要张天元这种专业人才帮忙,才会找到张天元的。

  这样的人,张天元自然是要结交的,而且可以完成自己的梦想,何乐而不为呢?

  ……

  他和王思远分开之后,就去了暗标的全赌毛料那儿,准备把手头剩下的六百万全部花光了,只剩下些油钱够回家就足够了,好不容易来一次赌石交易大会,以后还未必再有机会呢,他当然是要好好赚一把了。

  那块巨无霸毛料赚的钱他是准备用来扩大公司规模的,而剩下这些毛料,那才是为自己的打开翡翠市场做准备。让自己的玉器行用来做成翡翠制品,正式进军翡翠硬玉圈子。

  全赌毛料相对半赌毛料那是比较少的,因为赌性大,风险大,所以围观的人也比较少。相对半赌毛料那是少很多了,所以张天元也不用装模作样了,他只是在人群之中窜来窜去,然后将那些看中的毛料数字记了下来,然后直接投标了。

  这些毛料他肯定是不会现场解石的,所以也不怕有人看出什么端倪来。回去之后,直接用作自己的公司原料,等于是自己私人把东西卖给了自己的公司。

  那么多翡翠,别人也很难确认就是他这一次赌石赚来的。

  不得不说,暗标毛料因为表现非常好,所以出翠的几率也非常高。张天元就这么转悠了一圈,已经直接投出去了三十个标单了。

  这些毛料的底价都不贵,比起那些半赌的,底价最低的只有一万,所以张天元的六百万可是能够买上一大堆的。

  他投出去的三十个表单之中,有二十个都是底价十万的高档全赌毛料,但是里面的翡翠好啊。全部清一色的老坑玻璃种。

  这也是这一堆全赌毛料里面唯一的二十块老坑玻璃种了,结果全让张天元投了标了,他利用自己鉴字诀的新功能,在建议投标价上都加了一点钱,以防万一。

  至于剩下的十块,要么是表现出色的红翡翠,要么是美丽的紫罗兰玉,还有冰种飘绿、冰种飘蓝之类的上等货,最差的也是水种的毛料,虽然略有些杂质。可是质地也算中上等了。

  反正不用现场解石,所以他就不在乎被人看出什么了,只要不解开,没有人会知道他的这些毛料里面都是这些全赌毛料里面最好的货色的。

  三十个标单投完了之后,他才关了平板。然后离开了赌石交易会,准备去和王思远商量游戏的事情了。

  ……

  王思远在闫城并没有住酒店,他在这里直接买下了一幢老宅子,据说是清朝时候的老房子啊,花了多少钱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倒是非常不错。

  张天元就在这个老宅子里与王思远谈论起了游戏的事儿。

  “王大哥,这么说你的游戏前期工作都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就剩下制作游戏了?”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我想请几位专家帮忙制定一下里面的规则,也就是赌石、鉴宝方面的规则,可以让游戏玩家在玩游戏的时候,切身体会到自己作为一个古董收藏家,或者一个赌石商人的感觉。”王思远点了点头道。

  “这个好办,你需要什么方面的东西,可以给我列个单子,我去找朋友们商量,尽快将答案给你。”张天元笑道。

  “张老板果然是爽快人啊,这个事情办成了,我会给张老板一千万的酬劳,那就有劳了。”王思远也是个痛快人,笑了笑道。

  “王大哥比我大,称我一声贤弟就是了,不用张老板张老板的叫,莫非王大哥觉得小弟不配跟您称兄道弟?”张天元笑问道。

  “哈哈哈,张贤弟,张老弟!这有什么配不配的啊,比起你,我只不过是个含着金汤勺长大的人而已,你才是真正的有本事啊。”王思远哈哈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吧。”张天元并未拒绝一千万的酬劳,因为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儿,他对赌石和鉴宝方面的知识,还不够全面,不够深刻,肯定是要找一些专家去请教的,那个时候必然是要花钱的。

  “怎么,张老弟今天还有别的事情?”王思远见张天元好像急着离开的样子,便问道。

  “是有点事儿,石老王要投标了,就是那块巨无霸,我得去看看,他毕竟是我的朋友。”张天元答道。

  “赌石皇帝跟我争啊,那我怕是争不过了。”王思远轻轻叹了口气道:“对了,这次游戏的制作要劳烦你,以后还有别的事情也要劳烦你啊。”

  “别的事儿?”

  “我打算在制作游戏的同时,先推出一部有关赌石的电影,名字就叫《石中赌王》,还是这一次你和关震玉的事情启发了我,要是那个巨无霸毛料再能出结果。我的电影素材就更丰富了。”王思远笑道。

  “不错啊,不愧是商人家里的公子,这思路真是开放。”张天元是有些佩服的,拍电影的事儿,他连想都没想过。其实仔细考虑一下的话,电影和电视这种东西的宣传效果可是非常好的。

  曾经的电影《疯狂的石头》使很多人都知道了翡翠的贵重和赌石的疯狂。

  而曾经铁三角拍摄的有关古玩瓷器的电视剧,也一度让瓷器的收藏买卖变得非常火热。

  这些都是得到了证实的事儿,或许以后为了宣传翡翠珠宝和玉石珠宝,以及那些手工艺品,真可以拍几部电影试试。反正这年头,只要你肯投资,就不怕拍不出电影来。

  “想什么呢张老弟?”王思远问道。

  “哦,没什么,王大哥的忙,我肯定是要帮的。以后拍电影了,能让小弟客串个角色就更好了,哈哈。”

  “这点你放心,我还巴不得你来客串呢,本色出演啊。”王思远笑道。

  “行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快到了投标的最后时间段了。我得赶去交易会现场了。”张天元起身道。

  “嗯,我送你出去吧。”

  ……

  张天元离开王思远的家,原本是打算去赌石交易会现场的,不过石老王打来了电话,说是标已经投了,三亿两千一百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听到投标成功,张天元也松了口气,就没有离开。干脆又进去和王思远聊起了游戏和电影的事情,两个人真得是非常投机,一直聊到了天黑,因为明天要开标,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第二天。张天元一大早就到了开标现场,原本的第一场地和第二场地被合并了,巨大的体育场被改的简直像是拍卖会似的,那些毛料依然放在那里,体育场内的空调吹出冷气,让人不至于感觉太热了。

  “我说萧大哥,你怎么汗流成那样啊,这里又不热。”张天元发现坐在自己身旁的萧峰锐此时汗流浃背,尤其是额头上的汗水就像是雨水似的滴答滴答往下流。

  “你不紧张啊,别的毛料不说,那巨无霸我可是心里头没底啊,这要是亏了可就惨喽。”萧峰锐说道。

  “有赌涨就有赌垮,这种事情看运气了,我也没有把握,不过在我看来,你紧张与否,最后结果都不会变的,所以还是心静自然凉啊,慢慢等吧。”张天元倒是很轻松地说道。

  他当然轻松了,因为他本来就知道那毛料里面肯定有东西,而且他的投标价也有九成的把握可以将那块巨无霸毛料拿下,他想紧张都紧张不起来啊。

  开标是在早上九点正式开始,他们来的比较早,所以在那儿聊了一会儿天,之后刘浩、徐胥、徐刚等人也都陆续来了,澳门赌博网站:王思远、母仪、刘老,还有其他的赌石商人也都纷纷入场,暗标开标的日子,那真得是就像是高考成绩出来的日子啊,对很多人来说,那真的是要紧张死的。

  张天元他们因为来的比较早,所以又座位可以坐,而且是坐在最前头的,前面就可以看到主席台,一排桌子并排排着,上面放着即将主持开标的负责任,有闫城的领导干部,还有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比如国家地质大学的校长,也是国家玉石协会的会长,就在其中,这个人张天元虽然没见过,不过却听人提起过,是个很有知识,而且善于相石相玉的高手。

  在主席台的两侧,站着不少人,全部是荷枪实弹的武警,这些人是为了保障会场安全的。

  再往旁边,就是来的比较晚的商人了,没座位坐的干脆只能站着,或者是席地而坐。

  刘浩他们就因为睡了懒觉,结果只能蹲在旁边看热闹了,几个人倒也不是特别感兴趣,没有到自己的毛料,就在那里玩手机。

  “昨天还没注意啊,我看这里面有很多电视上经常露面的公司老总啊,这些人也懂赌石?”张天元观察了一下四周,忍不住问道。

  “他们懂个屁啊,都是来凑热闹的,反正赌石嘛,赌涨了就是一本万利的事儿,这是闫城第一届赌石交易大会,很多人都想来凑凑热闹,尤其是关震玉那个事儿发生之后,这届赌石大会真得出了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