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九七章 石中赌王
  张天元曾经听说过翡翠界的传奇,当年有人买了一块一吨多重的毛料,花了一亿多RMB从缅甸运回了国内。

  巨石拍下运回后,身为买主的十来个人却是有点不知所措了,当时拍的时候气吞山河,很有英雄范,现在买回来了,却是面面相觑,始终不敢开第一刀。

  这块石头搁置了一段时间以后,买主决定“转手”,开出将近两亿元的价格,带着此石“周游世界”,寻找新东家。虽然业内人士一直对此石保持高度的关注,但却无人愿意出此高价。

  很多人都说,石头太大了,很难判断里面的东西,变数实在太多了,这一亏可就是将近两亿啊。

  后来这些个人心灰意冷,反而是决定破釜沉舟了,你们不买,老子就切!

  赌垮了大不了就是一亿多扔水里打水漂了,反正是十来个人联手买来的,虽说可能亏了会非常心疼,可是一旦赌涨,那也是能赚不少的。

  到了2007年7月份,几个石头的主人凑在一起,最后决定开石,结果这一刀下去,整个“赌石界”都疯狂了,都是宝啊。一大片全都是绿。

  据说,那块巨石仅1吨边角料就卖了2亿多,剩下两块分别为83公斤和171公斤的主色根玉石,拿到缅甸2007年秋季公盘拍卖了。

  当时有个去采访的记者叹道:“我有幸在拍卖场上再次见到这两块玉石,实在是太漂亮了,让人忍不住想多驻足欣赏。”据了解,在2007年公盘拍卖所得加上边角料,这块玉石卖了将近18个亿。

  18个亿啊,这整整是他们买来的价的十倍还要多!

  当然,有大涨的事儿,也就有大亏的事儿。

  “赌石”界内也发生过惨痛的“失败案例”:就在几年前的一个三月份,国内买家在缅甸以1.3亿的高价拍回一块矿石。在开刀之后,才发现里面竟没有“料”,只有在石主切开的切面上有色根,色根没有再进去了。

  据悉,此块矿石在经切割、加工后,只卖了2000多万,而其余部分均无可获益。整整亏了一个亿。

  不过这个还算好了,最惨痛的例子,怕就是关震玉了吧,花了六千五百万从张天元手里买到的毛料,最后全部亏了个干净,虽说亏的钱没有上面多。可是人家毕竟还是出了翠的,那感觉就是不一样。

  同样都是一亿多元买的巨无霸毛料,最后的结果却截然不同,这也就是今天在场的这些人都不敢轻易出价的原因,也只有王思远那样真正的富豪的家的公子,才敢拿一亿元来玩。

  不过犹豫不决的前提,那是不知道毛料里面究竟有什么。可是对张天元来说,这些问题却都是不存在的。

  他看到了,这巨无霸毛料里面,分别有两块比较大的翡翠,一块大约重一百公斤左右,另外一块大约有二百公斤,而其余边角料也都有翠,合起来也有几十公斤了。

  最妙的是。两块最大的翡翠质地也非常出色,一块是玻璃地,只是绿色不太均匀而已,但这并不是问题,玻璃地就是高档货,即便是绿色不太均匀,这么大一块。那也值老些钱了。

  另外一块则是相对来说比较完美的冰种帝王绿,绿得娇艳欲滴,绿得令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咬一口。

  其余边角料虽然质地都不怎么好,有水种、干青中、花青种、冰种飘绿等等。但是合起来,那也是一笔可观的价钱啊。

  而且根据张天元的了解,2007年那块巨无霸毛料里面的翡翠其实还没有他看得这块漂亮,也没有这块大,再加上如今翡翠价格明显比当年高了许多,说句吓唬人的话,这块翡翠真开出来的话,如果是私底下交易,可能相对会便宜一些,但也能有二三十个亿了,如果是拿去拍卖会,那故意拍上个五六十个亿都有可能,这是一笔绝对意义上的巨款啊。

  张天元看着这块毛料,简直差点没忍住自己激动地心情,差点喊出声来。

  他不知不觉间,又愣在那里十多分钟,王思远投了标之后都回来站了很长时间了,实在是忍不住了,问道:“张老板,看出什么了没有?你都在那儿坐了快一个小时了啊。”

  张天元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有点失态了。

  他其实是在盘算如何能够将这块毛料买下来啊,他现在能动用的资金大约有两亿,这肯定是不够的,因为他的地气境界提升之后,鉴字诀又多了一个特殊的功能,就是针对暗标的,别人还得去考虑如何出价既不会引起毛料商人的主意,又可以买下毛料,但是他却不用那么费劲,因为鉴字诀会给他一个建议价,这个价位他虽然不知道到底准不准,可是他却是相信的,鉴字诀迄今为止也没有让他失望过,更何况现在已经是达到了九龙护主的境界了,这鉴字诀肯定会比以前更加精确的。

  这一次鉴字诀给出的建议价是三亿!

  他的意思是在这上面再加一点点,可问题是他真得就没有多余的钱了啊,他的钱就只有两亿多一点,除非去贷款,可是就银行的办事效率,那也来不及啊。

  他绝对是不想错过这块巨无霸毛料的,只要买下这块毛料,他基本上可以说是一劳永逸了,真正可以将大量的钱投入到他的古玩帝国之中去了,大力开拓帝都、西凤、南浔等市场,甚至还可以和缅甸那边直接联系上,正式将翡翠硬玉加入自己的玉器行之中,而不仅仅只是像现在那样经营国内的玉石。

  至于说买下这块毛料怎么卖?他根本就不担心这个,这世界上土豪太多了,就算是一个人买不起,也可以切开制成不同的东西嘛,再说了,他这边不是要和中东那些土豪联系了吗,到时候还愁没市场吗?

  当年2007年的时候都有人敢花十八亿买一块翡翠,而如今土豪更多了,他就不信反而没人出得起价了。

  所以说这完全不是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能够将毛料弄到手。

  哪怕是借钱也行啊!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对王思远说道:“王大哥实在好魄力,想必这一次怕是要赌涨了啊,这块毛料怎么看都表现极好的,就算是不怎么懂的人,也应该知道这些了,我也就不献丑了。”

  “那么你出不出价啊?”有人问道。

  “我当然要出价了。这么好的料儿,不赌一把的话,我心里头会放不下的,诸位也可以一起竞争啊,没什么,反正我也没多少钱。就当时凑热闹了。”张天元笑了笑道。

  他并没有隐瞒自己想要买这毛料的想法,表现这么好的毛料不买,那才不正常呢,别人反而会有所怀疑,他更不担心自己出价之后那些人跟风,因为据他了解,这里头的人。真正能把价格出到两亿以上的,不会超过四个人,大多数人能出个几千万那就不错了,更多的人只不过是凑凑热闹而已,与其把所有的钱押在这一块毛料上,还不如广撒网呢。

  而且即便这毛料最后解出了翠,别人也不会怀疑什么,毕竟几位专家都说这毛料好。你不愿意出价,那只能证明你没胆,人家有胆子,那人家就能赚钱。

  “这家伙根本就是个二愣子嘛,现在看起来,那天他还真未必是针对关震玉的,搞不好就是一时兴起。结果倒霉事儿被关震玉给遇上了吧。”有人看到张天元这明显初生牛犊不怕输的样子,也是颇为感慨。

  人越是年纪大,越是在这一行混得久了,反而就越是胆小了。所以反而是那些专家、大师,赚钱的机会比较少,真正能赚大钱的,都是那些其实什么都不懂的煤老板、大土豪,他们也没啥,就钱多人傻,结果傻人有傻福啊。

  “其实就是这么个事儿,这毛料怎么看都是极好的,澳门赌博网站:主人标价四千万底价也没有任何问题,现在关键是毛料太大,变数也太大。就看诸位敢不敢赌了,仅此而已,这比得是胆量,比得是魄力啊!”萧峰锐也感慨道。

  “不,应该说还要比财力啊,王公子都出了一亿的价了,谁还能出得比他更高?我看也没几个人了吧,所以穷光蛋就别想这块料儿了,还是安心地买便宜的料儿吧。”有人插了一句道。

  “这话倒是不假啊,不然怎么说来着,赌石不仅是疯子的游戏,还是有钱人的游戏啊。”刘老摇了摇头,多少有些失望,其实他也蛮喜欢这块毛料的,只可惜买不起就是买不起。

  这就好比大家都知道布加迪威航、兰博基尼、玛莎拉蒂这些车好,漂亮,可是你买不起就算它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呢?

  张天元摸了摸下巴,这块毛料他肯定是志在必得的,但是手头缺钱,既然如此,那就干脆顺便做个好人,同时也将被人怀疑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他想到的方法那就是联手其他人一起买下这块毛料。

  当然了,像王思远、母仪这样的人他是不敢找的,这样的人太土豪,如果联手,他就无法在份额上占据大多数,他想帮朋友不错,但也不至于太圣母了,自然赚钱自己也要赚大头的,让朋友跟着沾沾光也是好的。

  现在母仪在这儿,他不好操作,所以就没表态,而是看了看那块毛料道:“诸位在这儿先研究吧,我要去选几块便宜点的毛料了。”

  他说完话,就转身走了。

  花石看着张天元的背影,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然后也离开了。

  等到中午饭的时候,张天元这才悄悄给萧峰锐、石老王、刘浩以及那位闫城认识的刘老打了个电话,让大家一起聚聚。

  他没敢选大的地方,而是挑了个民俗馆子,一边吃着陕州有名的肉夹馍和凉皮,一边说着自己的事儿。

  “几位,今天那巨无霸的毛料我相信大家也都看了,那毛料表现极好,多半是会出高翠的,所以我想赌一把,但问题是我现在手头资金有点不够。我是这么想的啊,要么几位借我点钱,让我去赌,要么你们一起参与进来,按照投入钱的多少来确定份额,一旦赌涨,按照份额最后分配收入,如何?”张天元直接就开门见山地说了,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