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九五章 巨无霸毛料
  面对这些价格昂贵,里面翡翠成色又不算极品的毛料,张天元兴趣不大,因为他的玉器行如今还是专以国内玉石为主的,翡翠并不多,所以也不存在缺货的麻烦,对于这种没有什么赚头的毛料,他不可能花钱去买。

  不过母仪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他便将这几块毛料的数字记了下来,至于母仪买不买,那是他的事儿,自己就管不着了,这也不算坑人吧,反正不让母仪赚大钱,又能够让母仪觉得他够朋友,这几块毛料应该算是不错的。

  此时已经是八点多了,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不得不说,这花得起钱买暗标毛料的还真不少,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可能是来捡漏的。

  有些毛料可能还真没人出价,这些人出了价,说不定毛料的主人就卖了,他们还能图个便宜,反正出价又没有损失。

  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就跟菜市场挑菜似的,很多人在那里指指点点,说这个毛料不好,那个毛料有毛病,他们都是专业人士,指出的这些毛病倒也不假,不过完全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小毛病,估计这就是为了忽悠旁人吧,如果别人出价低了,那么他们就能够以相对高一点的价格买到手了。

  这跟菜市场买菜是一个道理,甚至不惜编造一些谎话来诋毁这些毛料,让一些不是特别懂的人对其敬而远之,其实仔细想想,赌石也没那么神秘,不过就是勾心斗角而已。

  张天元对这些人口中的话。倒是挺感兴趣的,因为可以学到一些砍价的方法啊。以后要挑毛病,最起码也可以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别人能用这种方法来解决竞争对手,自己也可以啊。

  他并不着急去看完所有的毛料,反正时间还长着呢,再说了,这会儿人太多了,挤来挤去的,容易看走眼。

  正听得热闹,他的肩膀却被拍了一下。

  “我说张老弟,你还真是闲得发慌啊。给哥哥我的毛料选好了没有啊?”说话的是母仪,原来他已经休息得有点不耐烦了,所以又走了过来。

  “选了几块,你看看是否满意,反正我就是个建议,你若是不肯买,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张天元给母仪选择的毛料一共有八块,其中五块那都是砖头料或者垃圾翠,只有三块底价都一千万左右的毛料。里面有真正的高档翡翠,当然了,那些砖头料和垃圾毛料的价格都不贵,也就十几二十万而已。也不至于让母仪亏得太惨了,否则这家伙翻脸不认人,到时候要他帮忙可就不好办了。

  母仪记下了那些数字。但是并未着急投标,他自己也懂相石。所以打算待会儿自己看一下,然后再做决定的。

  “母老板还真是谨慎小心啊。莫非怕我坑了你不成?”张天元笑道,他倒是不生气,母仪自己去看看也好,这样子他所承担的风险就低了,到时候亏了,那他母仪自己也有一份。

  “那倒不是,那倒不是,正如张老弟所说的,你也看不透里面的东西吧,我总得心理安稳一点。”母仪笑道。

  “也罢,那你去看吧,我在这儿听听热闹。”张天元笑道。

  “不不不,你先别着急听热闹,我也不着急看毛料,那边有块毛料争议挺大的,一堆专家在那儿评头论足呢,石老王、萧峰锐,还有那天那个刘老,身子连关家的花石都来了。”母仪压低了声音指了指另外一头,十几个人围着的地方说道。

  “花石!”张天元对这个名字非常敏感,因为是关家的人嘛,而且这人刚到闫城,童老板就除了事儿,若说跟此人没关系,那他还真不信。

  既然已经注定是要成为对手的,先认识一下倒也无妨。

  “有兴趣了吗?”

  “我就去会会这个花石,探探他的底吧。”张天元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母仪走了过去。

  母仪就像是个开道的太监,对着那群人说道:“你们在那里争论个没完有什么意思,还是让张老弟为咱们掌掌眼吧。”

  “哦,他就是明标里的标王!那天赚了关震玉六千五百万的年轻人!”有人已经认出了张天元。

  毕竟张天元已经接受了国家电视台记者王烨的采访,他也算是个小小的名人了。

  “他运气倒是挺好,可是眼力不行啊,那天那块毛料,可是把关家坑惨喽。”

  “那也未必,说不定人家就是故意坑关家人呢,谁让关震玉财迷心窍呢。”

  “竟瞎扯,怎么故意坑啊,难不成他还有特异功能不成,知道毛料里面有没有翡翠?”

  “那倒是不可能,不过如果是联手造假呢?我可是听说那个童老板被人捅了几刀子住院了啊,没做坏事儿,怎么会有人捅他呢?”

  张天元走过去的时候,那些人顿时议论纷纷,又夸奖他运气好的,有不屑他的眼力的,也有诋毁他造假的,反正什么样的都有,这人一旦出了风头,果然就要承受相应的压力啊。

  不过任何人也不可能一辈子扮猪吃虎,那样子真就成了猪了,总有一天是要露出真面目的,所以如果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了,张天元也不是张天元了。

  ……

  “都他妈啰嗦的什么劲儿?造假?你们这是侮辱老夫的眼光吗?就算老夫看错了,难道赌石皇帝石老王,赌石圈子里有名的慧眼刘景林师父,以及萧老板都能看错喽?那天那么多专家在场,莫非你们这些人觉得那些人都是瞎子?连是否造假都看不出来吗?”刘老原本就对关家的强横霸道看不下去,这一次正好张天元的毛料狠狠坑了关家一把,所以他就对张天元特别有好感了。

  再加上他一直相信自己的眼光。就算是无法分辨出毛料里面是否有翠,翠色是否好。可是造假他还是看得出来的,所以他绝对相信张天元那毛料没有造假。

  “刘老。您也别生这些闲气了,泼妇骂街的事儿咱也不是没见过。某些人看到别人发财,心里头不平衡了,羡慕妒忌恨,那是自然的事情,说一些没人品的屁话,您还真当回事儿了,别在意啊,就当闻了几句响屁而已。”石老王笑着说道。

  石老王是宝岛人。他虽然也经常来内地,但是却不属于内地赌石的圈子,所以他什么话都敢说,得罪了这些人又如何,都是些没品的烂货,得罪一百个他也不怕事儿。

  “没错,我也相信大师兄的眼光,就算会赌垮,但断不至于连造假都看不出来。造假的事儿诸位还是莫要提了,显得下作。”花石也很是认真地说道。

  他这话听起来像是帮张天元,不过是想维护自己大师兄而已,毕竟赌垮的事情谁都遇到过。谁也不好笑话谁,可要是专业人士连造假的毛料都看不出来,那就真得是彻底毁了。

  听到花石的话。张天元不由心中一凛,这种人见到仇人在眼前。还能保持冷静,绝对不好对付啊。不愧是国家地质大学的高材生,厉害厉害。

  “张老板,见过了!”花石冲张天元抱了抱拳道。

  果然赌石圈子里头的人和古董圈子里头的人都有点古典情结啊,喜欢学古人做一些事儿,比如这抱拳行礼,现代人一般是不会去做的。

  “花兄,令师兄的事儿在下实在抱歉,但当时实在不知那毛料里面没有翡翠,唉,若是知道,也不会卖给令师兄了,我虽然与令师弟贾政经有一些矛盾,但与令师兄却完全没有交集啊,更谈不上仇隙,怎么会害他呢。”张天元也抱了抱拳道。

  “了解,张老板过来看看这块毛料,几位师傅都说好,还请张老板给评价一下。”花石脸上挂着笑,看起来很真诚的样子,好像真得是完全不在意张天元坑了关震玉的事儿。

  但张天元不傻,他心里头跟明镜似的,若这花石真得不在意,就不会让人去捅伤童老板了,这种笑面虎,得小心应对啊。

  他笑着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了那块毛料,此时周围的人自动给他让出了空间,也都想听听他的见解。

  刚刚没注意还不觉得,可这会儿一看,着实吓了一跳啊。

  这块毛料绝对算是毛料之中的巨无霸,主办方专门为这块毛料设了一个单独的地方放置,上面不仅有低价,有数字,还有这块毛料的重量。

  一共是两吨重,底价为四千万rmb,编号为很特殊的“0”。

  甚至根据主办方的介绍,这块毛料就是本次交易会最大的毛料了,不仅大,而且根据所开门子的情况来分析,这块毛料的切口处所显示的翡翠非常出众,因此也被称之为“赌王”。

  “张老弟,你上次那块毛料开了六个门子,这块毛料却来十个门子,而且每一个门子的翠色都一模一样,比你那块还要表现得好,所以底价是四千万,这并不算多。”母仪介绍道。

  张天元其实是听说过毛料里面有一种巨无霸的,这种毛料体积巨大,往往都会成为赌石交易会上的明星,只是这块毛料未免表现太好了一点,就想张天元那天选的那块毛料一样,甚至比那个更好,十个门子全部都是绿,这非常难得的。

  更重要的是,这块毛料属于大象皮,形似老象皮,浅灰色,皮壳起皱,触摸时手感带刺,这是风化的典型表现。这种皮的石种较好,是原生沙壳,切割后多见半透明的玻璃地,是皮壳中的上等!

  而且看那些开的门子,也都是半透明,或者完全透明的玻璃地啊,这如果是真得巨无霸翡翠,那谁要是买了,真得就完全发达了。

  “诸位,这毛料表现如此出众,其实都不用我多说了吧,不管是从松花还是蟒纹来分析,这都是极好的毛料,唯一可能担心的就是绿根是否延伸得比较深,如果只是表面有绿的话,那这东西就不值四千万那么多,可要是绿根极深的话,那这东西可就值钱了啊。”张天元感慨道。

  “可是这都在不同方向开了十个门子了,虽然即便是十个门子对于这整块毛料来说也是微不足道,但总是有些可以借鉴的东西的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