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九四章 福祸难料的暗标
  母仪看到张天元和徐胥记下了那块很像史努比的毛料的数字,却没有做别的事情,便有些奇怪地问道:“张老弟,你出价了吗?”

  “出价?这东西不是要等到最后两天才开始竞标的吗?”张天元疑惑地问道。

  “什么啊,原来你根本就不知道暗标是什么意思啊。”母仪摇了摇头,有些讶然地看着张天元道。

  “说真的,我还的确不太清楚,昨天查资料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最后也没搞懂,你给说说呗。”张天元不会不懂装懂,这也是他的优点。

  母仪叹了口气道:“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你是装的还是真的。暗标其实就是有一个底价,大家各凭眼力写好你认为值多少钱的标书投到标箱里去,开标的时候就直接最高价的获得,不过现在科技发达了,已经有了电子标书,你可以直接登录大会的网页,然后用手写写下你自己的名字,如果没有平板的话,那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去投标了。”

  “不对啊,这样的话,岂不都是价高者得?暗标好像还吃亏啊,明标有人斗价,暗标却没有啊。”张天元还是不能理解。

  母仪笑了笑,接着说道:“看起来明标和暗标一样都是价高者得。但事实上明标因为有人进行喊价竞争最终的成交价应该说是相对有谱的,比如底价20万,可以喊22万、24万、28万等等最后可能32万成交!但是暗标谁也不知道到底多少钱能买到,所以想获得这件毛料的买家可能会用很高的价格来购买,比如同样一件20万底价的原料。暗标可能直接开出200万,甚至更高的价格来。”

  “啊。我明白了,也就是说。你只有一次投标的机会对吧,如果这一次不能中,那么你就得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竞标成功了。所以有些人实在想买的话,就很可能会出很离谱的价,就是为了能够拿下这件毛料。”张天元终于算是明白了所谓暗标是什么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就拿徐姑娘选的这块毛料来说吧,表现并不算太好,而且还是全赌毛料,也就是俗称的暗料。底价又只有十万,我觉得吧,徐姑娘想要中标,最好是出二十万左右的价比较合适,如果可以的话,加上一两万领头,会更稳妥一些。”母仪建议道。

  “加零头是个什么意思?”

  “这也没什么特别的道理了,就是我的一些经验而已,很多人出价就喜欢出整数。比如说某人对这块毛料的心理价位和你差不多,他可能会出二十万整,而你如果加上一万,甚至加上五千的话。就会比他高,就能中标了。”母仪解释道。

  “哦,是这个意思啊。这一点母老板是行家,徐胥。你就听母老板的,投个二十一万五千。保险一点。”张天元虽然有六字真诀,但对赌石方面的经验肯定是不如母仪的,这暗标出价,他更愿意听母仪的建议,而不是自己乱出主意。

  “母老板,我看这东西长得那么奇怪,又是全赌毛料,恐怕未必会有人出那么高的价吧,咱们出二十多万,是不是有点亏了?”刘浩问道。

  “这你都不懂了吧,在暗标里面,有些老板是会设置一个截标价的。”母仪笑道,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啥叫截标价?”刘浩歪着脑门问道。

  “所谓截标价,其实就是毛料老板的第二价位,他的第一心理价位就是这块毛料的底价,也就是十万,而他如果想要赚更多的钱,或者谁对这个底价并不是特别满意的话,就会设置一个第二心理价位,自己投标了,这个就叫截标,我看这块毛料的截标价可能就是二十万,只有过了这个价位,毛料的老板才会出手,不然毛料就又回到了他手里了,当然了,为此他可能要给主办方支付一些费用,但是那都是小事情。”母仪回答道。

  “那他直接干脆标价二十万不就完了嘛,怎么这么麻烦啊。”刘浩又道。

  “我就问你个问题,如果看到这块毛料底价是二十万,你还会去看吗?”母仪笑着问道。

  “不会。”刘浩很干脆地摇了摇头道:“十万还能买来玩玩,二十万就算了。”

  “这不就结了嘛,他之所底价只标了十万,那是想吸引一些喜欢低价毛料的人来鉴宝,不然有些人根本看到底价就走人了,连多看一眼都不肯,错过了怎么办?所以这标价也是有学问的啊。”母仪笑道。

  “真是麻烦,这里面门道也太多了吧,那截标的商人把毛料又买回去,然后怎么办?”刘浩继续问道。

  “这个就简单了啊,毛料又不是食品,他是没有保质期的,所以想放多长时间就放多长时间,赌石大会又不是只这一届,按照这一届这么成功的情况来看,澳门赌博网站:估计以后还得接着办的,所以他们完全可以下一次再来暗标啊,甚至干脆私底下处理也行的,毛料商人的渠道很广的,很多咱们根本就想不到。”母仪回答道。

  “母老板,我还有个问题啊,你说这玩意儿会不会有人直接出上百万的价格啊?”张天元有些担心地问道。

  “有可能,这种情况比较常见于外行参与的投机行为如煤老板,土豪团等!他们可能就是喜欢这毛料的造型,所以几百万也不在乎。”母仪回答道。

  “那我是不是该把价出的高一点啊?”张天元问道。

  “你这就犯了毛病了,为什么说暗标总有人出价很离谱呢,就是因为有像你这样动不动就害怕毛料被别人抢去了的人,结果价格总出得很离谱。其实大可不必担心的,这一次来赌石交易会的。大多数都是行家,这样离谱的价不太可能。如果出现的话,那只能说你们太倒霉了。”母仪耸了耸肩道:“但是我并不建议你出那么高的价。不划算,就二十一万五千,投标得了,而且你出得价太高的话,会引起毛料商人的警觉的,搞不好他就会出更高的价把这标拦下来。”

  “我靠,这不公平啊,毛料商人凭什么知道投标的价格?”刘浩喊道。

  “他们是毛料的主人,当然应该知道了啊。”

  “可是他们为什么好拦标啊。卖高价不好吗?”刘浩是越听越糊涂了。

  不过张天元却似乎有点明白了,他笑了笑道:“我想如果一块毛料有人出价太高的话,估计毛料商人心里头就会犯嘀咕了,认为自己判断上出现了失误,想要把毛料拦下来,重新定价,甚至可能会把全赌的毛料切成半赌,提升毛料的价格,毕竟这一次赌石交易会都是行家。既然是行家,那就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出那么高的价的,母老板我说的对不对啊?”

  “张老弟果然天资聪慧,你说的一点不错。而且毛料商人自己拦自己的标。损失非常小,不过就是给主办方一些费用而已,所以他们拦标往往都非常果断的。即便是真正赌垮了,那也不算赔钱。只能说是赚不了钱了,但一旦赌涨。那可就赚大发了。”母仪点头道。

  “哎呀,真是头大,我看啊,还是明标好,直来直去,觉得价钱出的低了,再一点点加就是了,可是这暗标真是技术活儿啊,低了也不行,高了也不行,我看我一辈子都学不会了,头疼。”刘浩揉着太阳穴说道。

  “你就乖乖做你的玉器生意吧,也别玩什么赌石了。”张天元笑道。

  “那天元,我这就投标对吧?”徐胥问道。

  “嗯,让母老板帮你输一下官方的网页,直接网上投标就行了,这网络时代就是方便,不用跑来跑去的那么麻烦。”张天元说道。

  母仪帮徐胥在平板上点开了网页,然后徐胥手写输入了自己的名字,以及那块毛料的编号,还有自己的出价,这就算是投标完成了,接下来就等最后两天的结果了。

  “我问一下啊,这个事儿不会有人暗中搞鬼吧?”徐胥问道。

  “以前有过这种事儿,乱改投标的也有。不过现在比较安全了,因为完了之后,全部投标都要公布于众的,甚至谁得了毛料,都会公布出来,如果觉得不对,是可以对主办方提出投诉的。”母仪解释道。

  “这样就好了。”徐胥点了点头,算是彻底放心了。

  众人继续转悠,之后刘浩和李霄都陆续选了各自喜欢的毛料,这两人选了七八次,最后才得到了张天元和母仪的一致认可。

  还不错,两个人选定的毛料都是十万元底价的,属于那种最便宜的,里面都有翡翠,但是质地都不怎么好,估计切出明料来能卖个几十万,如果做成珠宝的话,兴许价格会翻番,也是相当不错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弄到手了。

  刘浩这家伙比较性急,十万元底价的毛料,他硬是出了三十三万的的价格,虽然这样子也能赚,不过赚头就小了很多,当然了,中标的几率却会高很多,凡事有利必有弊嘛。

  这两个人选了毛料之后,都有点累了,于是硬拉着母仪和徐胥去一旁喝饮料。

  张天元本来就觉得母仪在身旁挺碍事的,他想加快鉴宝的速度都不行,现在母仪被强行拉走了,他也终于是加快了速速了,效率比之前快了几倍不止。

  大约一个小时过去,张天元看过的毛料也有上万块了,还不错,这一批挑选出来的暗标毛料,很多里面都有翡翠,甚至有些还有极品的翡翠,看起来这世上还是有很多高人的,能够看得出极品翡翠,就算没有他这样拥有六字真诀的人,也一样可以通过经验和技法来判断出来。

  在这期间,他发现了三块标价一千万左右的毛料,他看了一下,这三块毛料里面的翡翠,都是玻璃种,只是有的颜色稍微暗淡一些,有的水头稍微差一点,有的绿色不太均匀,反正是不能算顶级的玻璃种,可是即使如此,如果买下这三块毛料,那也是绝对不亏的,对于珠宝公司来说,有这种高档翡翠,那也不愁断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