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九二章 挑选暗标毛料
  刘浩不爽不是没道理的,毕竟自己追求了许久的女人,如今就像是垃圾一样被扔来扔去,他心中多少觉得有些不太舒服,也觉得金梦还真得是够贱,怎么找了母仪这样的王八蛋,就算你喜欢钱,找个对你真心的也行啊。

  说到底,他这心里头其实还是对金梦还有些感情的。

  张天元对母仪这样的做法也颇为不齿,不过转念一想,金梦还找母仪不就是为了钱吗,说到底,问题还是出在金梦还那儿了,人母仪就是想玩玩,压根就没打算跟你过一辈子,人家有钱,等你人老珠黄的时候,还喜欢你吗?这种毫无感情基础,一切向钱看的交往,注定是要悲剧的。

  不过他这会儿还不想说这些事儿,只是笑了笑道:“母老板开玩笑了,我是有另外的请求。”

  “张老弟你就说吧,只要是我母仪能办到的事儿,你尽管提。”母仪显得很大方。

  “是这样的,我的两个朋友过一段时间要去中东见识见识,还要麻烦母老板帮忙引荐一下啊。”张天元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此好的资源,他如果不利用起来,那岂不是傻了,正好原本就打算让刘浩和李霄去中东一趟的,只是苦于没有一块敲门砖,如今抓到了这个机会,那是一定要好好把握的。

  母仪打了个哈哈道:“张老弟,你也知道,中东那些土豪都是很有脾气的,这个事儿……”

  “不愿意是吧,那就算了,这点小忙都不肯帮,看起来母老板也并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嘛,那就这样吧。”张天元淡淡说了一句,和萧峰锐、刘浩等人就要离开。

  “不能换个要求吗?”母仪追上来问道。

  “就这点要求母老板都不肯答应,哼,我张天元倒是看错人了。以为母老板是个大气之人呢,没想到居然如此小气。说实话,中东那边的市场我们肯定是要开发的,母老板不答应,我们也就是多花点钱,多花点时间的事情而已,到时候咱们还可能会兵戎相见。那个时候,可别怪我张天元不够朋友啊。”张天元笑着说道。

  母仪一听这话,心中也是立即明白过来了,这小子未免野心也太大了点吧,国内的市场还不知足?居然还要把手伸到国外去?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并不似专门做玉器生意的。玉器翡翠这块只能算是副业,就算是帮张天元这个忙,也没什么损失,再说了,那市场就摆在那儿,正如张天元所言,他完全可以自己去开拓的。只是多花点钱和时间而已,到时候自己想要攀关系都攀不上了。

  想到这里,他哈哈笑了笑道:“张老弟张老弟,别生气嘛,这个事情就包在我母仪身上了,你大可以放心。”

  “这还差不多,我们要去吃饭,母老板要一起吗?”张天元态度也随之变了。

  “我就不了。刚吃过了,还有几个朋友要见,你们去吧。”母仪笑了笑,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众人并未在闫城吃饭,而是直接驱车去了西凤,到了五星级酒店,这酒店是张天元选的。因为比较干净卫生,也没有“口水肉”、“过期鱼”之类的东西,所以吃着比较放心。

  席间,石国维居然又提起了要买百里夜啼的事儿。张天元被稳问得有些烦了,显然石老王也有些烦了,骂了一声道:“你小子就不能闭上臭嘴吗?你知道那东西值多少钱,就买呀买的?”

  “多少钱?”石国维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大哥问道。

  “最少两亿RMB,你懂吗?你拿得出那些钱吗?”石老王盯着石国维说道。

  “两……两亿!我没听错吧?”石国维真是吓得呆住了,他以为几十万就可以弄到手的东西,没想到却如此昂贵。

  “这可不是估价,也不是天元随口乱要的,而是别人出的价!刚刚那个母仪你认识吧,帝都的土豪,那个价就是他出的,可是天元硬是没卖,所以你就闭上嘴巴吧,真是丢人。”石老王摇了摇头,然后看向张天元道:“天元,你也别生气,舍弟从小被惯坏了,多少有些目中无人。”

  “既然石老大都这么说了,我还生什么气啊,没有的事情。”张天元笑道。

  萧峰锐也在一旁说道:“吃菜吃菜,再不吃这菜都凉了。”

  ……

  没了石国维的聒噪,这顿饭倒也是吃得宾主皆欢,众人回到闫城酒店之后就早早洗洗睡了,因为明天还有正事要办。

  第二天张天元气得非常早,因为这一天是比较关键的一天,暗标的石料基本上是要在这一天选定的,错过了这个日子,明天就没机会了。

  众人集合之后,也算是一支浩浩荡荡的大队伍了,一起往赌石交易场走去。

  基本上今天,那些明标的毛料已经卖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暗标毛料,而且为了选择方便,所有毛料都标上了数字,放到了一起,这样子也就不用走来走去乱跑了。

  四散放着的时候还看不出来,这一旦放在一起,还真得是挺吓人的,好大一堆啊,根据工作人员介绍,这里最少得有两万多块翡翠毛料。

  每个商人的暗标毛料数目也都有所不同,有些人有上百块,甚至上千块,而有些人则只有几块。

  这些暗标毛料并不是有这些老板自己决定的,而是由主办方来确认的,首先你这毛料得有资格暗标才行,不然浪费大家时间。

  也正因为如此,暗标的竞价才别放到了最后几天进行,就是为了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

  当然,暗标毛料也分半赌和全赌,全赌的暗标毛料表现那都非常好,所以价格也非常昂贵。

  本来张天元他们来得就已经很早了,才七点多而已,可是此时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又是拍照,又是用笔记本或者平板电脑记录着什么东西,大概就是他们要选的毛料的数字吧。

  不过这些对张天元来说倒不是什么问题,他有寻字诀,毛料再多,那他也能够瞬间确定哪些有翠,哪些没有翠,这得多亏主办方把毛料都聚集在一块儿了,不然的话还真不好整。

  “张老弟,今天我就无所谓半赌和全赌了,你就给我找那表现好的,也不求里面有翠,澳门赌博网站:只要切开门子有好翠,且表现出色就行了。”萧峰锐笑着说道。

  “萧大哥,不是我说,如果只是找那样的话,刘师傅就能完成啊。”张天元叹了口气道。

  “不,你们一起嘛,多一个人,我就更加放心了。”

  “张老弟,我还是那句话啊,半赌全赌都行,贵咱不怕,只要能出翠就行。这次拜托你了。”母仪也凑过来说道。

  “我说你们可都别指望我啊,我昨天就说过,虽然我是学到了我师父的一点皮毛,看毛料的准头比别人高一些,但我也都是看那些表现好的毛料啊,这你们都是懂的,说起来咱们也不过就是半斤八两而已,咱最好是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赌垮了,都别怪我。”张天元又重申了一下自己的意思。

  他这一次肯定是要赌垮几块毛料的,正所谓破财免灾,他可不想给自己惹下麻烦。

  “我们懂,我们懂,那就大家一起选吧,张老弟你帮忙参详一下总可以吧?”母仪笑道。

  “这倒没问题,不过要是真买到好毛料了,母老板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儿啊。”

  “忘不了忘不了的。”

  几个人说着话,已经走到了那些暗标毛料附近,毛料拜访的非常整齐,周围的空间也比较大,所以到时可以容纳不少人一起来选毛料,反正这些暗标毛料又不会当场买下来。

  普通人口中所说的点石成金,在这里就可以成为现实,而且“黄金有价玉无价”,说到底,这些看似丑陋而没有任何用处的毛料,或许比黄金还要贵重得多,只是在有能力的人眼里,它们可以变废为宝,而在没眼光的人眼里,他们可能就是一堆烂石头而已。

  可以看到,每一块毛料上面都标注有数字序号和起拍价格,毛料是按照顺序整齐排列的,正好在体育场内形成了一个长方形的展台。

  你从左边看或者从右边看,那自然看到的毛料都不一样。

  “天元,你看那块毛料如何?”石老王指着一块毛料问道。

  张天元抬头看了一眼,这毛料正是他寻字诀找到的有翠的毛料之一,石老王能一眼看中,足见其本事也不是吹出来的。

  这块数字标为一百二十六,底价为三百万的毛料,大概有一百多斤重,是一块半赌毛料,可以说石皮表现很好,切开的门子,显露出来的翡翠也是冰种的,标价三百万,真得是不多。

  但是继续往里面看的话,这三百万其实就有点亏了,这块毛料尽管有翠,但是里面的翡翠质地并不是冰种,就算是做成首饰,也顶多就能卖个两百万左右而已,谁要是买下来,那肯定是亏了。

  而且最麻烦的是,这块毛料你想买的时候,还绝对不止三百万,因为一旦竞标,这价格就明显会出现泡沫了,说不定最后三百万后面加个零都有可能。

  当然了,这样的毛料比较适合萧峰锐,他不解石,只等半赌毛料升值,如果稍微便宜一点的话,他完全可以买下这块毛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