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九一章 中东土豪
  采访完了之后,张天元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继续他的研究,不由得就想起了远在美国的柳梦寻。

  尽管自从有了钱之后,张天元接触到的女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比如欧阳晓丹、蓝凤凰、邬婷玉、柳梦寻,当然还有就是再度重逢的徐胥。

  说实在的,男人好色似乎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柳梦寻不在身边的时候,张天元差点就跟欧阳晓丹做了荒唐事儿,幸亏后来止住了。

  他对这几个女人都很有好感,但对每个人的感情却都有所不同。

  对柳梦寻,他是真正的喜欢,属于恋人那种,他也说过了,非柳梦寻不娶,对方也并不反感他,两个人唯一的障碍就是柳老爷子了,但这也不是问题,张天元若没点自信,也是不敢去追柳梦寻的。

  对欧阳晓丹,更多的是哥们义气,但毕竟对方是女人,有时候也难免会有点非分之想。

  对邬婷玉,也只是怜悯和同情而已,谈不上感情了,高中时候的恋人,如今真的没多少感情。

  对蓝凤凰,他更愿意将其当成妹妹来看待,就像是对赵丹枫一样。

  对徐胥,他更多的则是感激,这份恩情怕是一辈子也还不完,但恩情毕竟不是爱情。

  说到底,他真正喜欢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柳梦寻,这一点他倒是挺专一的。

  这人一旦想起来,就免不了心中越发想念了,于是便偷空给柳梦寻打了个电话,两个人聊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国际长途,不过也没关系了,反正张天元不在乎那点钱。

  如今他事业有了,钱也有了,唯独身边缺个女人,不够完美啊。

  打完电话。他迷迷糊糊之中就睡着了,或许是一个人待着有点无聊吧。

  不知道几点,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而且非常急促。

  “谁啊这么着急?”张天元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

  “是我啊西哥,出事儿了。”刘浩在外面喊道。

  张天元心中一惊,急忙过去就将房门打开,结果一看。好家伙,这门外站了好几个人啊。

  萧峰锐、刘景林、石老王、徐刚等等都在。

  “不是,你们怎么会在这儿?赌石会逛完了?”张天元疑惑地问道。

  “今天出了点事儿啊,童老板让人给捅了,幸亏当时有武警在,救了下来。不然真给捅死了。”刘浩解释道。

  “怎么回事?”

  “哼,还能怎么回事,除了关家的人,谁能干出那种事情来?只可惜那个捅人的因为拘捕,被当场打死了,不然的话还能有点证据,现在是死无对证啊。”萧峰锐冷哼了一声道。

  “不是吧。这朗朗乾坤之下,他们怎么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以为这社会就跟宅男所处的世界那么安全啊,整天待在家里?童老板已经脱离危险了,倒是没事儿,不过我们担心你啊,他们下一个对付的,肯定会是你啊。”萧峰锐冷冷说道。

  张天元顿时感觉头都大了。其实他倒是不怕,他有地气可以护身,谁要是想对他不利,他预先就可以判断出来,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几个朋友啊,万一……

  “我倒是没事儿,不过你们没被盯上吧?”张天元问道。

  “那倒不会。关家的人要动手,肯定是找你和童老板的,他们到现在还认为是你跟童老板联手骗了他们。我们这些人他们根本就不在意,或者说。根本就不想冒险,因为真要对我们下手,那他们冒的险就太大了,但如果只是针对你跟童老板,那这风险就会降低很多。”萧峰锐答道。

  “那就好,这事儿我有分寸,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倒是几位,今天选到心仪的毛料了吗?”张天元不想在危险的话题上驻留太久,怕引起恐慌,所以岔开了话题。

  “你不说我还忘了,今天我们找你,除了是想告诉你童老板的事儿之外,还想请你帮个忙啊。”萧峰锐笑道。

  “什么忙?”

  “还装傻不是,你今天接受采访的时候不是都泄了底了吗,说自己懂什么赌石三绝技,还拜了个高人师父。”石老王眯着眼睛笑道:“我就纳闷呢,你为什么不肯拜我为师,原来是另有高人教授啊。”

  “不是吧,我这才接受采访多长时间,他们就播放出去了?”张天元一看墙上的表,这才发现,居然都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他竟然睡了那么久:“我的天,说眯瞪一会儿的,谁想到竟然睡了好几个小时,连饭都忘吃了。”

  “先别管吃饭了,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帮忙吧,我们可都想借你的光啊。”萧峰锐说道:“你回答了之后,我请你吃饭。”

  “不是啊萧大哥,我是拜了师没错,但是说到底,也就比一般人眼光准那么一点点而已,刘师傅不比我差的。”张天元苦笑道。

  “那我不管,你得帮我,刘兄当然也要上,我得把这一次带来的钱花光啊。”萧峰锐说道:“本来我是不打算买暗标的毕竟太贵了,但是有了你我突然就有这个打算了,我的要求不高,里面有没有翠不要紧,只要切开门子表现好就行了,反正我是准备留着升值的。”

  石老王也道:“我就是想见识见识你的赌石三绝技到底有多厉害,你可不能拒绝啊。”

  “天元,你小子骗得我好苦啊,居然偷偷摸摸拜师,都不告诉我,我就说嘛,你小子自从去了一趟南都之后,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徐刚也叫道。

  “好啦好啦!你们还真把我当成散财童子了啊?我可告诉你们啊,让我帮忙可以,不过要是赌垮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啊,我可不是每一次都能赌涨的,你们别忘了宝岛的时候,我就买过砖头料,我也会看走眼的。”张天元其实心里头挺愿意帮这些人的,只是他绝对不能每一次买都必涨。那麻烦可就大了,就算他没有特异功能,也会被当成怪物的,所以肯定这一次买的时候,要故意赌垮几块毛料的,只要总体上不亏那就行了。

  “哼,不帮忙就不帮嘛。啰哩啰嗦的,我就不信这个人有什么本事。”突然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天元循声望去,发现是站在石老王身后的一个中年人,年纪应该比石老王年轻一点,不过也小不了多少。

  “这谁家的狗没看住啊?”张天元的脸冷了下来,问道。

  听到这话。石老王一脸尴尬道:“小老弟,别生气,这是舍弟石国维,常年做的就是珠宝生意,我在内地的生意,就是他负责的。”

  张天元想起来了,石老王这一次来闫城的目的。好像就是为了整顿他在内地的公司事务的,好像是说管理不当,一直都在困损,而且最近好像还严重缺料。

  “哦,原来是石老大的弟弟啊,得罪得罪了。”张天元淡淡看了那人一眼,没有再理会。

  他这人其实很简单,别人敬他一尺。他就能敬别人一丈,别人若是非要跟他作对,他也不会客气的。

  “年轻人好大的口气,别的不说,我可比你大了几十岁,你说的话,难道就不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吗?”石国维冷冷质问道。

  张天元脸上一冷。不过碍于石老王的面子并未发火,只是没有理会石国维而已,谁想到这个石国维却是不依不饶,非要张天元说个明白。

  不等张天元动怒。小神罗突然从屋里面飞了出来,直接在石国维头上就啄了一下。

  “神罗,别什么脏东西都啄,有害健康。”张天元招呼神罗飞回了自己的肩膀上,摸着小家伙的脑袋说道。

  本以为石国维会因此而大怒呢,却没想到这厮此时居然盯着小神罗死死看着问道:“百里夜啼!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百里夜啼吧,可以带来好运的百里夜啼!”

  “是又如何?”张天元反问道。

  “嘿嘿,小兄弟不要生气嘛,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看你这鸟有灵性,不如干脆让给我把,我好歹也是石老王的弟弟,怎么说跟你也有点关系吧。”石国维嘿嘿笑道。

  张天元看了石国维一眼,忽然笑道:“抱歉了,这小家伙我没兴趣卖,而且就算我肯卖,想必你也出不起那个价钱。”

  “小子,不要小瞧人啊,我好歹也是几家珠宝店的二老板,我会买不起一只鸟?”

  张天元实在懒得搭理这货了,打了个哈欠对萧峰锐道:“萧大哥,我都答应你了,你是不是请我吃饭啊?”

  “那没问题。”萧峰锐拍着胸脯说道。

  “我的鸟!”石国维喊道。

  “你的鸟在你裤裆里呢。”张天元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回到房间里洗了把脸,然后换了衣服,就和萧峰锐一起吃饭去了。

  石老王说非要一起去,那就干脆一起去喽,不过最烦的是那石国维居然也跟着,倒胃口。

  几个人下了电梯,刚准备出去,就看到母仪从另一个电梯门里走了出来。

  “哎呦,真是相请不如偶遇啊,张老弟,我可是正想跟你商量点事儿呢,没想到就在这儿碰到你了。”母仪搓着手嘿嘿笑道。

  “怎么,你也想请我吃饭?”

  “请你吃饭算什么啊,不过张老弟,这一次你得帮我啊,帮我选几块好一点的毛料,你看我这次来都没带赌石顾问,也是失算了。”母仪嘿嘿笑道。

  “母老板还有多少钱没花呢?”张天元随口问道。

  “不瞒你说,我昨天刚刚从帝都那边又弄了两亿闲钱,现在手头大概有四亿左右吧,不求花完吧,但是这一次真得弄几块好翠啊。”母仪很是得意地说道。

  石国维此时完全傻了,他以为自己几千万的身家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可是此时一听母仪的话,顿时真相找个地缝钻进去,那几千万还是靠着他通过各种不正当手段从公司里面弄的啊,怎么就没这个人有钱呢?

  “母老板,你不会是抢了银行吧,怎么一下子多出这么多闲钱了?”张天元笑着问道。

  “我不是说有几个中东的土豪客户吗,本来生意是没谈下来的,不过这一回是真定下来了啊,还真有个土豪要大婚,需要一件翡翠雕饰,要大型的浮雕,最起码得有十公分高,翡翠一定要好。这些人真他妈不缺钱,随手就给我扔了两亿说是定金,但是要求我把事情办得漂亮一点。”母仪嘿嘿笑道。

  “母老板,咱们商量个事儿怎么样?”张天元忽然说道。

  “什么事儿?”

  “这一次我可以帮你挑选毛料,但是如果真得赌涨了,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不会是想要梦还吧?没问题,我可以把她给你,反正就一个女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母仪哈哈笑道。

  听到这话,刘浩忽然就攥紧了拳头,显然是不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