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九零章 赌石三绝技
  第二天的赌石交易会,张天元压根就没去,他是个知足的人,已经赚了那么多钱了,为了避免麻烦,他在酒店里待了一天,查了一些有关暗标的事情。

  因为第三天暗标基本上就可以进行挑选了,到了第四天和第五天,那就是暗标的竞标日,错过了第三天你就没机会了,在这之前,他必须得搞清楚一些事情。

  房间里再没有外人,刘浩他们都出去玩了,对于赌石,他们一窍不通,不过这一次因为赌石大会在闫城举行,所以也有许多民俗活动都一并开始了,这几个人去了一趟闫城附近的水上世界玩,大热天的,玩玩水倒也是很爽。

  正在张天元仔细查看网上的资料的时候,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谁啊?”张天元有些纳闷,他的朋友们都出去玩去了,而萧峰锐、母仪、石老王这些人则都去了赌石交易会的现场,没理由会有人来这里找他啊。

  他透过房门的小孔朝外面看了一下,是一张陌生的面孔,顿时就起了警惕之意。

  “你干什么的?”

  “张老板不要紧张,我叫王烨,是国家电视台的记者,想来采访一下您。”外面的人笑着说道:“您看这是我的工作证和身份证,我们都和酒店方面说好了,不然你以为他们会放我进来啊,没房卡可是连你们这层楼都上不来啊。”

  张天元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打开了房门,看到酒店的经理就站在王烨的身后。

  “张老板。那个对不住啊,王记者说要采访您。我就来征询一下您的意见,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们不敢打扰的。”酒店的经理也不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他也知道张天元是什么人,刚刚赚了七千多万的大财主啊,这种人得罪不得。

  张天元本来想要一口拒绝,忽然想起了萧峰锐说过的造假的事情,不由得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或许可以借着王烨的口来替他澄清一些事情。

  “行了,既然要采访,就到宽敞的地方吧。这房间不合适。”张天元随手关上了门,笑道。

  “真是感谢张老板,我们就到咖啡厅里采访吧,正好这会儿也没什么人,大部分人都出去参加赌石大会了。”王烨喜出望外地说道,他本来还担心张天元不肯接受采访呢,甚至都准备来个暗访了,针孔摄像头都戴在身上了,却没想到这么容易。

  两个人到了咖啡厅。摄像机对准了张天元,而王烨则笑道:“您不必在意,咱们就是随便聊聊,就当时老朋友聊天。”

  “我还真有点怯这个啊。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接受媒体的采访,而且这第一次居然就是国家电视台啊。”张天元笑了笑。装出紧张的样子。

  其实采访什么的,他根本就不在乎。没这么点定力,他怎么可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演戏呢。

  “对了张老板。您今天怎么没去赌石交易会啊?”王烨问道。

  “说句迷信的话啊,我这人是相信运气的!”

  “怎么个说法?”

  “人的运气是有固定的量的,我昨天赚得太多,运气消耗太多,今天就应该待在酒店里等待运气恢复。”当然,这纯属张天元扯淡了,不过还说得是颇有条理,你想反对的话,根本没办法解释他的运气为什么那么好。

  王烨是不相信什么特异功能的,他甚至也想过张天元会不会像小说里那样可以看穿毛料,得知毛料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是最后却否认了。千万别忘记他可是个记者啊,一开始的时候,还曾为这些事情着迷过,直到调查过很多气功大师、特异功能之后,他才彻底摆脱了中二病幻想症,不相信那些东西了。

  他认为,张天元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相石技巧,只是不愿意透露给别人而已,另外再加上运气又非常好,所以赌石就玩得特别好。

  其实这没什么奇怪的,在赌石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判断毛料的真伪,还是有人将自己的经验总结了出来,然后做成了书,才渐渐传开的,张天元有点特殊的相石技巧,那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哈哈,这不算迷信,这只能说是知足常乐吧。”王烨笑了笑道:“不知道张老板方不方便说说,您是怎么看出那毛料不对劲的?”

  张天元笑了笑,心中大概猜出了王烨对他的判断,其实他觉得,让人误会他有一门特别的相石技巧,这或许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你不能什么事情都往运气上推,这一回行,两回行,三回就没法解释了,别人又不是傻子,真相信你全凭运气啊?

  反正在赌石圈子里,有些相石技巧是绝不外传的,张天元觉得自己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这个误会。

  想到这里,他笑道:“不瞒王记者,我呢曾经在南都旅游的时候遇到过高人,传我三种相石技巧,但是要求我绝不能外传,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那块毛料我仔细推敲过,即使有翡翠,可能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贵重,当时一下子就有人出价到了三千多万,我心里一想,反正自己没多大把握,倒不如卖了算了,于是就有了那笔交易。其实当时很多人都在场,我也并非针对关家,那关震玉和母仪母老板争得是面红耳赤,我劝谁都不好吧,再说了,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真得就没有好翠,万一赌涨了,我劝的那个人不是要恨死我啊。”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您并不是跟关家有仇?”

  “这是什么话啊,我和关震玉才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有仇啊,关家在帝都的玉石行里那是真正的头一把交椅。我结交还来不及呢,怎么敢结仇。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张天元摇了摇头。看起来是真得有些叹息。

  这家伙要不去好莱坞演电影,真是屈才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就是说,张老板真得有特殊的相石技巧?而不是造假?”王烨问道。

  “造假?这是什么混帐话啊!我张天元曾在师父坟前发过誓的,绝对不会造假,反而谁要是敢造假,我一定和他没完。我的相石技巧,得自师父的真传,如何敢辱没了他老人家?”张天元气愤地站起来说道。

  “我听有人说你在南都受过一次伤。当时紫气翻腾,祥云密布,有这种事儿吗?”

  “别听外面人瞎说,那都是小说里的故事,哪有那么悬乎,我是受过伤,还差点丢掉了命,不过也没什么变化。你们其实可以调查一下,我从小对古董和玉石就很感兴趣。看了不少的书,所以那个时候,也算是个纸上谈兵的专家了,后来还是我的一个兄弟带我进入玉石界的。”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这个不知名的师父和所谓的三种相石技巧。完全成为了万能的挡箭牌了,什么事儿都可以往那上面推,不得不说。连张天元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这个决定。

  他原先的打算是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功于小神罗的,可是后来仔细想过了。这样子也不妥,万一有人真相信了的话。会不会来抢啊,那样的话,岂不是徒惹麻烦?

  反倒是这不知名,且已经入土为安的师父,别人想找都不行,更何况张天元的确有过一段到南都冒险的经历,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别人想查都查不出来。

  至于说三种完全子虚乌有的相石技巧,他也不可能告诉任何人的,因为已经说过了,说出来就天打雷劈,他的朋友们肯定是不会逼他的,而外人问他,他就更不会说了。

  管你相信不相信,反正我就是一推三六五,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总比张口闭口说自己运气好靠谱吧。

  “这个,不知道张老板有没有兴趣将那三种相石技巧公布于众啊,我相信肯定会有许多人感谢您的。”王烨笑着问道。

  “王记者,你这是要害死我啊,我这个人胆小,经受不住吓的,大概等我半截身子入土的那天,会说出来吧,那个时候我也不怕天打雷劈了。”

  “那都是迷信!”一旁的看客突然插了一句。

  “话可不能这么说,什么迷信不迷信的,万一遭了报应,我找谁去啊?我现在不缺钱,也不缺别的,何必为了那个冒险呢?你说我要是缺钱的话,为了挣钱出本书,但问题是我不缺那点钱啊。”张天元脸色阴沉了起来。

  “哈哈哈,张老板说的是,张老板说的是。”那个人打了个哈哈,没敢再说什么了。

  现在赌石圈子里的人,没有谁敢得罪张天元了,虽然张天元说了自己并非和关震玉有仇,也不是针对关震玉,可是谁信啊?那个贾政经和张天元的关系可不怎么好,说不定张天元就是故意给人设套的,得罪了这样阴毒而且狡猾的人,那后果不堪设想的。

  “这一次我听说关震玉虽然赌垮了,花了六千多万,可是这对关家来说还真不算什么,关鹰得知了这边连续赌涨的消息之后,派出了他的二弟子花石来闫城,代替关震玉继续赌石呢,我想问的是,如果这花石还想跟张老板做生意,您会答应吗?”王烨问道。

  “当然会了,都是开门做生意的,我为什么不会呢?不过那也得有好时机啊,我早就说过了,就算我又三种相石绝技,可也不是百试百灵的,而且也不可能完全知道毛料的情况,也就是比一般人看得准一点而已,有没有好货,这可就难说了。”张天元并不想这么早公开得罪关家,他喜欢背地里干坏事,虽然可能会被人说成卑鄙,但他并不在乎,那个傻逼跟关家正面对抗,那除非是脑子秀逗了,就连母仪都不敢那么做的。

  “对了,这个花石什么来头啊,我怎么好像没听说过?”张天元问了一句。

  底下这话,基本上都是私话了,所以王烨让摄像师傅关了射向,同时也关了自己的话筒。

  “花石是国家地质大学的研究生,可惜他不是关家的人,不然的话,关家最有可能继承事业的,应该是他才对,关震玉因为从小就是在关家长大,所以未免眼高于顶,缺少一些实干精神,虽然也是天赋不错,但跟花石比起来就差远了,花石那是真正的厉害啊,不仅懂赌石,懂相石而且还懂很多地质学的知识,在大学里,他玩的就是石头。”王烨介绍道。

  听了王烨的话,张天元沉吟了一阵,心想自己这回可真的是遇到对手了啊,关震玉那种人因为比较高傲,弱点比较明显,对付起来还算容易,可是这个花石看起来就没那么好对付了。

  或许真该尝试着结交一下,然后背地里下手?要不干脆来个离间计,把这人挖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