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八八章 大仇得报
  听到关震玉说要结交张天元,贾政经就有些不乐意了。

  “大师兄,咱们买到这毛料,那是咱们有钱,跟他结交个什么劲儿啊。”

  “你不说话我还倒忘了,记住了这次事情之后,去老老实实跟人家道个歉,以前的事情就此一笔勾销,以后别招惹这种人了,这个是咱们的财神爷,得罪了,你负不起责任。”关震玉冷哼道。

  贾政经心中不忿,可嘴上却不敢再说什么了,心中嘟囔了一句,随口应了一下:“知道啦。”

  让他给张天元道歉,那不如杀了他好。

  “那么大公子,这毛料还要继续解吗?”

  “继续吧,既然工具都拿来了,就让我亲自来吧。”关震玉此时心情大好,之前心绪不宁的感觉也没有了,所以就想到了自己亲手解石。

  对他来说,解开这块毛料,一旦出了极品翡翠,那也算是一种荣耀啊。

  两位专家也没有拒绝,就让关震玉亲自解石了。

  关震玉的技术,其实比这两个专家的确要好的,不仅手下速度快,而且还准确,如果单纯从技术角度来讲,他当真不愧是关家的传人,如果他不遇上张天元,或许以后真的能够成为一代大师呢,但就是这一次,他只怕要承受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失败了。

  如果从此一蹶不振,那他就彻底毁了。

  但如果能够吸取教训的话,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日子,但绝对不会再像现在这般一帆风顺了。

  他顺着两位专家打磨得痕迹继续往下。可是刚刚切下去两刀就发现情况不对劲了,原本质地上佳的翡翠一下子变成了黑不溜秋的狗屎地。甚至很多地方,都是什么都没有的石头。

  他的双手开始剧烈的颤抖。那两个专家也觉着不太对劲了,原本以为里面最差也应该有一块几十斤的翡翠的,就算不是玻璃地,最不济也应该是冰地、水地吧,可是现在出现的却是狗屎地和一整块一整块的灰雾,看不到丝毫翡翠的迹象。

  他开始有些疯狂了,再也顾不上小心谨慎了,用切石机在毛料上愤怒地切了下去,连续切下去好几块。可是却依旧不见翡翠的迹象,有的只是灰不溜秋的石头和黑不溜秋的狗屎地。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难道只有表面上那一层而已?”关震玉一边喊着,一边揉着自己的头发,就像是疯了一般。

  那毛料早已经被切得乱七八糟了,可是切出来的翡翠,却只有那一几片刚好在门子附近的玻璃地翡翠,加起来也就能做七八个戒面而已,虽然能赚回一些钱,不至于血本无归。可是这还是亏大了啊。

  关震玉感觉心中一紧,心跳剧烈加速,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疼得厉害。他猛地咳嗽了一声,一口血直接喷在了毛料和那几片玻璃地的翡翠之上。

  “大公子,糟了!”

  “怎么回事?”

  “您快看。那几片玻璃地的翡翠也不对劲,上面布满了细小的裂绺。根本就做不成任何东西,这是废品啊。刚刚肉眼看不到。但此时血喷在上面,裂绺开始渗入血水,一下子就显露出来了。”其中一个专家惊叫道。

  关震玉再也顾不上什么了,他费了好大的力气从口袋里取出了放大镜,然后仔细观察那几片本以为可以回一点本的所谓玻璃地的翡翠。

  如果这几片翡翠是好的的话,最起码还不至于太亏了,可是现在,他用放大镜一看,却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地,几乎全部都是裂绺,就算是当今最先进的工艺,也不可能将这种裂绺修补好的,废了,彻底废了,真如那位专家所说,这东西连一个戒面都做不出来。

  贾政经早已经瘫软在了地上,傻傻地看着那狼藉一片的现场,整个人失魂落魄。

  要知道这六千五百万里面,可是有他的一千万啊,这钱他肯定付不出来,那就必须得由他的父亲支付了,可是他们家这几个月为了给他擦屁股,收拾烂摊子,已经是搞得快要倾家荡产了,再要一千万,那真得就该变卖家产了。

  正在惊恐地想着如何凑齐这一千万的贾政经,完全没想到的是,关震玉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走过来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王八蛋,一定你小子得罪了那狗日的张天元,才会让他这么整我们的。”

  贾政经被踢得半天没喘上气来,一边躲,一边喊道:“大师兄,大师兄不要打了,那不可能作假啊,不可能作假啊,你不能赌垮了就往我身上赖啊。”

  他这句话,却彻底激怒了关震玉,关震玉居然抓起地上的一块碎石,大骂了一声:“王八蛋,不是你撺掇着我买,我会买这垃圾东西吗?你还有理了。”

  他竟然就那样将一块碎石扔了出去,直接砸在了贾政经的脑袋上,顿时血流如注。

  “大公子,出人命了啊,赶紧叫救护车!”

  关震玉也是吓傻了,刚刚不过就是想教训一下贾政经而已,谁想到这随时居然脱手,不偏不倚就砸到了贾政经的额头之上。

  “大公子,还有呼吸,还活着。”其中一个专家已经拿出电话拨打了急救电话。

  关震玉听到人还活着,也是松了口气道:“你们两个都记住了,别人闻起来,就说是他不小心撞到毛料上撞伤的,至于他那边,我会重新交代的,先把毛料盖起来,这件丑事儿绝对不能传出去了,否则你们两个也别想混了。”

  “放心吧大公子,这种事情我们不会乱说的。”

  于是几个人联手,将废石装进了库房里现成的麻袋之中,然后准备趁晚上运出去。

  “让外面那两个人进来吧,先把工具收拾了,给他们点钱,打发他们走。”关震玉又说道。

  王烨喊醒了另外一个工人,进去的时候,在装着清扫地上的碎石的时候,捡起了那个针孔摄像机,然后带着解石工具离开了。

  过了没多久,贾政经被送去了医院,关震玉冷冷的看着墙角放着的几个麻袋,脸色惨白而且可怕。

  “张天元!张天元!张天元!我关震玉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瞧吧!”

  他这会儿怕还不知道,自己或许首先要摆平的,还是这块毛料的事儿,以及用石头砸伤贾政经的事儿。

  王烨可是国家电视台的记者,这一旦在国家电视台报道了,全国都会知道的,那就不仅仅是赌石行里的事儿了,只怕还会变成全民风波。

  要是贾政经没事儿还好,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他怕是要吃几年牢饭的。

  也幸亏他没有疯狂到去弄死贾政经,不然的话,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

  ……

  王烨回到自己在闫城的临时住所,其实也就是酒店的房间里,播放了那段由针孔摄像机拍摄的录像之后,他自己首先就惊呆了,然后紧接着就是兴奋,是狂喜,他立即将录像通过网络发送给了远在帝都的上司。

  帝都那边本来对王烨这次到闫城赌石交易会都没什么关注,可是看到那段录像之后,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然后各种忙碌赶时间,在第一时间将录像制作成了一期特别新闻节目——《疯狂的石头》。

  节目是在第二天早上播出的,一经播出,就立即引起了网络上的一片轰动,视频被无数的网媒转载,各种网络工具全部出动,只是一个小时之内,就变成了几乎举国皆知的大新闻。

  而此时的张天元,却还在吃外面的摊子上悠哉悠哉地吃着早点呢,不管多富裕,他还是喜欢吃比较接地气的食物,包子那是必须的,各种馅儿的,那味道都是相当出色的。

  正吃着包子,喝着醪糟,忽然间手机就响了起来。

  “西哥西哥!快看电视,快看电视啊!”

  “我看你妹的电视啊,那么大声干毛,差点吓得把醪糟全洒在身上了。”张天元没好气道:“而且我在楼下吃早点呢,哪儿来的电视看啊。”

  “不是,那你看新闻啊,随便点个门户网站,上微博、贴吧都行啊,快看看吧,你这家伙可算是干了大事儿了。”电话是刘浩打过来的,那叫一个激动。

  “什么破事儿啊,我昨天晚上就做了个春梦而已,难道这也被人放到网上去了?”

  “谁他妈管你的春梦啊,是昨天毛料的事儿。我就说你小子怎么那么稳呢,说什么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说贾政经那小子肯定会遭报应的,没想到这还真给你说中了。”刘浩激动地说道。

  刘浩话还没说完,又有电话响了起来,而且还不是一个。

  徐刚的、萧峰锐的、母仪的,甚至还有远在美国的牟莹和柳梦寻打来的。

  难道说这新闻都传到国外去了?

  他还真没想错,如今网络多发达啊,视频被传到国外的网站上,那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而且点击量迅速攀升,一下子就火了。

  可整了半天,张天元自己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他只是从刘浩的话里面大概听出来跟自己卖给关震玉的毛料有关,可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真的是一无所知,他这个人可真的没有看新闻的习惯啊。

  他还没来得及去接徐刚等人的电话,那边刘浩的电话好像就被赵信一把夺过去了。

  “哈哈哈,西哥啊西哥,你他妈真是神了啊,我爱死你了,快回酒店来吧,酒店大堂的电视正在放新闻呢,滚动播出,太刺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