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八五章 惊魂难定
  关震玉此时忽然觉得,这个张天元也不像贾政经口中所说的那般卑鄙无耻啊,这个人不是挺好说话的吗?

  他心中在想,或许是贾政经在张天元身上吃了点亏,所以才会如此诋毁这个人吧,其实就照今天这事儿来看,张天元不计前嫌,愿意把毛料卖给他,这就很不错嘛,这个朋友还是值得结交的啊。

  关震玉和张天元很爽快地进行了银行转账,张天元的银行账号上,也瞬间多出了六千五百万啊,他原本手头有的钱也就两千来万而已,现在加上之前卖给母仪的那块翡翠,还有这一笔巨款,卡上的钱竟然已经接近一亿了,这可是他能够自己随便只配的钱啊,而不是公司的流动资金,完全是他私人的钱。

  尽管钱货两清的时候,张天元脸上没什么表现,可是心中却已经激动坏了,这段时间买了车,又买了房,还给公司投资了大量的钱,他其实手头能用的钱并不多,现在好了,也算是有了上亿RMB打底了,这腰板子也直了起来。

  关震玉并没有现场解石,而是让人把毛料运走了,虽然说那毛料很大,可是现代社会,运块石头还是不成问题的。

  看着关震玉和贾政经兴高采烈的离开,周围的那些看热闹的也都纷纷散去了。

  母仪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张天元,澳门赌博网站:然后又看了看关震玉,带着金梦还离开了,他去的方向,就是关震玉离开的方向,也不知道想做些什么。

  至于说石老王和萧峰锐,这热闹看完了,也只能遗憾离开了,他们身上没带那么多钱,没抢到这个标王,说不遗憾是假的。不过如果他们知道真相的话,怕是一定会感谢自己钱没带够的。

  徐刚本来还想跟张天元几个年轻人厮混呢,却被石老王拧着耳朵给拽走了。

  “走走走,今天大赚特赚了,我请大家吃大餐,你们想吃什么啊?”张天元现在心情特别高兴,不仅赚了钱。还坑了对手,能不高兴吗?

  “不是我说西哥啊,你到底高兴个啥啊,我还以为你有什么诡计整治那个贾政经呢,到头来还把你辛辛苦苦挑好的毛料卖给人家了,你呀你。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刘浩摇着头叹道:“徐姐姐你说是吧,这家伙真是见钱眼开啊。”

  “北元你懂个屁,西哥玩阴的可比你厉害多了,我相信他,是不是啊西哥?”赵信却不同意刘浩的话。

  张天元含笑道:“徐胥的仇,我自然没忘。更何况贾政经那小子屡次三番招惹我,若是不治治他。我心里头也不舒服啊。还有那个关震玉,作为关家的下一任继承人,可是我们公司打进帝都市场的最大敌人啊,你们觉得我会让他好过?”

  “哎呀我说西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急死个人了。”刘浩这人就是没耐心,别的还都行。

  “你们知道我这只神鹰叫什么名字吗?”张天元指着正站在桌面上喝着水的小神罗问道。

  “不是叫神罗吗?”

  “不,它还有个名字叫百里夜啼。据说是很久以前盗墓人用来探宝的好帮手。”张天元答道。

  “这跟我们刚刚说的话题有关系吗?”刘浩讶然问道。

  “当然有关系了。百里夜啼可以带给人好运,尤其是财宝之运,正因为有了他,我才有那么好的运气。而那块卖给关震玉的毛料,是我真正瞎蒙买来的,这小家伙当时因为太热,所以睡着了。”张天元解释道。

  “我还是没听懂。”刘浩摇了摇头道。

  “啧啧。还吹自己聪明呢,这都没听明白吗?西哥的意思就是说,那块毛料不是百里夜啼带给他的好运,也就是说。那块毛料很可能会赌垮对吧?”赵信笑着说道。

  “宾果!答对了!反正我觉得,那块毛料没那么值钱,卖给关震玉,反而是坑了他们。”张天元笑道。

  “要真是那样就好了,坑死狗日的。”刘浩咬了咬牙道。

  “是不是真坑了他们,过几天就知道了,他们要是真的好运,那我也没办法了,不过要是……嘿嘿,要是毛料解开了什么都没有,那咱们这仇就报了。”张天元当然知道报仇是肯定的了,不过他不能那么说,因为很难解释清楚。

  “好吧,再过几天吧,要是让那家伙赚了,反正我就按照自己的办法给徐姐姐报仇。”刘浩说道。

  “随便你了,走吧走吧,你们还想不想吃大餐了啊?”张天元笑道。

  “破闫城就一三线城市,能有什么大餐啊,要我说,不如直接开车去西凤美食一条街吧,那里的东西虽然便宜,但味道绝对够赞。”刘浩想了想道。

  “你不怕热?”

  “大不了买回来到酒店里吃啊。”刘浩说道。

  “也行,这个事儿我……”

  “西哥,还是我跟吕晓去吧,我们今天也没帮到什么忙,还白拿了你十万块钱,这点热不算什么,我们去买。”赵信说道。

  “你们知道美食街在什么地方吗?”张天元问道。

  “放心吧,我们也来过西凤的,而且现在网络那么发达,有个智能机,什么地方的东西好吃,上网上一查就知道了。”赵信笑道。

  “那行,这里是五千块零钱,你们拿去用吧,会开车吧,就开我那凯雷德去吧。”张天元说道。

  “哪里要得了那么多钱啊。”

  “多了拿回来不就完了嘛,免得麻烦,那我们就在酒店里等美味了哦。”张天元说道。

  “行,咱们走吧。”赵信拿了张天元的车钥匙,就和吕晓先一步离开了。

  张天元则和刘浩、徐胥和李霄有说有笑地出了赌石交易会,返回酒店去了。

  那六百万的押金不着急,因为那不是一天的事儿,而是整个赌石交易会期间都行,只要在这个期间花够六百万那就行了。

  回到酒店,几个人休息了一会儿,大约三个小时之后,赵信和吕晓就开着车回来了。带回来一堆好吃的,众人聚在了张天元的房间里,一边吃一边喝,倒也爽快。

  吃东西的时候,张天元心中不免想到了关震玉和贾政经,如果那两位知道毛料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不知道他们还吃不吃得下东西呢?

  ……

  “大师兄。我说我们干嘛非得把毛料带回来啊,这多不方便,不如在现场解了算了。”另外一个酒店里,关震玉正和贾政经坐在餐桌上吃饭,席间贾政经颇为不解地问道。

  关震玉轻轻叹了口气道:“买的时候有点上头了,现在买下来。却心里头没底啊,如果当场解石,什么东西都没有的话,那咱们就彻底成了笑柄了。”

  “可是一旦出了高翠,那是回引起轰动的啊,到时候看谁还敢不把咱们关家放在眼里。”贾政经说道。

  “你倒是信心十足啊。”

  “不瞒大师兄,我虽然跟那张天元结了梁子。关系不好,但我对那小子的运气却一直很是羡慕,你可能不知道,那小子不仅玩赌石,还玩古董,他已经收了好几件宝贝了,只是没拿到拍卖会上去,所以很多人不知道而已。”贾政经解释道。

  “果真如此?”

  “那是当然了。这个我还能骗您?所以啊,我才会那么卖力地劝您买下这块毛料的。”贾政经说道。

  “你小子!这一点倒是不错,没有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关震玉拍了拍贾政经的肩膀,哈哈笑道。

  “大师兄过奖了。”贾政经急忙摇了摇头道。

  两人吃了饭,正要往回走,却偶遇了母仪。

  说是偶遇,但这偶遇却是母仪创造出来的。母仪被关震玉压了下去,心中越想越觉得不舒服,再加上金梦还在耳边唧唧歪歪个没完没了,他也就恨上了关震玉了。想方设法来找麻烦。

  “哎呦,这不是小神鹰关公子嘛,吃过饭了?”母仪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吃过了,我记得母老板不是住在另外一家酒店吗,怎么跑这边来了?”关震玉讶然问道,他倒是没理会母仪话里头的嫉妒,毕竟他在竞价上赢了嘛,对手有点嫉妒也很正常。

  母仪笑了笑道:“你居然还吃得下去东西?”

  “什么意思?”关震玉脸色微微变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最后不跟你争了吗?”母仪问道。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那毛料有鬼!你们和张天元那厮接触的少,大概不了解那人吧,那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他跟这位贾公子之间可是有很深的矛盾的,你觉得他会因为你多出了一两百万就把毛料卖给你,而不是卖给我?”这番话,母仪是精心考虑过的,全部都是瞎扯,但是却又句句说到了点子上,不得不说,这还真是巧得可以。

  “母老板,不要因为输了就开这种玩笑,玩赌石,也要玩得起啊。”关震玉冷声道。

  “忠言逆耳啊,你还真别不信我的话。我可实话告诉你把,那张天元很善于作假,他之前曾用两件假的玉雕卖给了我,让我转手卖给老外,要不是那个时候正好有个大师在我那儿做客,我还真让他给骗了。”母仪这话就是瞎掰了,其实张天元当初把东西交给他的时候就说明了那是赝品了。

  一听这话,关震玉脸色变得愈发难看,他看了一眼贾政经,然后冷喝一声道:“走,跟我回去。”

  他此时浑身已经出满了冷汗,若是真得被张天元给骗了,那他赔出去的可不仅仅是六千五百万啊,还有关家的声誉,还有他小神鹰的声誉啊,这损失无比的巨大。

  毛料造假他当然知道,甚至还很熟悉,他之前也仔细观察过了,就是怕受骗上当了,可是这会儿想来,当时因为周围的人都在讨论那毛料的价钱,他也被搞得有点心浮气躁了,说不定就没看仔细。

  要知道这毛料造假的方法可是有很多啊,越是到现代,方法就越多。

  甚至关震玉还想到了童老板跟张天元联起手来坑骗其余商人的可能性。不然那个人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赌涨了?

  越想越觉得不靠谱,越想越觉得害怕,他和贾政经去酒店库房的这一路上,简直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了,身上的汗水浸透了衣服,这根本不是热的,而是被吓得。

  “大师兄,你别听那母仪瞎说了,就算毛料可以造假,但他是如何瞒得过那么多人的?再说了,您连自己的眼睛都不相信了吗?还说您觉得就连那个刘老,以及石老王、萧峰锐都会伙同张天元来骗咱们不成?”贾政经见关震玉有点失去了方寸,忍不住说道。

  他这番话倒是说得不错,但那毕竟是六千五百万啊,就算关震玉觉得贾政经的话有道理,他也无法彻底安心,他必须得看过了之后才能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