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八三章 天价
  “要不怎么说无知者无畏啊!不是损你啊天元,你这家伙确实够胆大的,别人初学者,买万元以下的毛料那都心疼得要死,你这倒好,一块一百万,一块五十万,净挑贵得啊,也难怪会运气这么好的,这一分钱一分货,虽说未必一定,但贵的毛料总归出翡翠比那些便宜货要容易得多,有些人总是想着买那种便宜货中大奖,也不是不可能,但希望却渺茫得很。”刘景林摇了摇头,叹道。

  “说的也是啊,换了我,花五十万买全赌毛料,那肯定是不愿意的。所以啊,这赌石果然还是要智慧与勇气并存的,你没胆子,那就很可能错过,你胆子太大了,也可能会亏得很大。”萧峰锐也叹了口气道。

  张天元笑了笑,心想自己倒也不是胆大,若非有六字真诀,自己怕也是不敢轻易动手去买那么贵的毛料的。

  就在张天元与萧峰锐和刘景林说话这会儿,几个玉石商人正在那里仔细观察他的那块毛料呢。

  尽管价格已经被石老王叫道三千五百万了,但看起来能出得起这个价的,还真不少,这些人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这点钱。

  仔细想想还真是泄气。

  自己好歹也是上亿身家了,让自己话上千万去买一块半赌毛料,那都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用鉴字诀确定了里面有东西,而且价值高于千万。

  这些人牛逼啊,自己跟他们比起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就拿那些足球俱乐部的老板来说吧,一出手就是几百万、几千万去买一个球员,而且特么还是欧元、英镑,这才是真正的土财主啊。

  国内这些人虽说未必比得上那些大土豪,可是估计也有那种能力吧,尤其是这些玉石商人。背后可能都有庞大的企业或者集团作为靠山呢,他们可不一定就代表了个人啊。

  更何况单从开的五个门子来看,这满绿且正和的玻璃地翡翠,那是极品之中的极品啊,这东西不管是做成光身件,还是做成花件,那就是身份的象征。都是极致的奢华啊,成品卖个上亿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再说了,这整块毛料足足有四五百斤重,即便里面的翡翠小一些,但看张天元开的那六个门子就可以发现,这里面的翡翠少说也有上百斤了。如此大的玻璃地极品翡翠,就算是历史上那也几乎未曾有过,这东西真做成花件,请个绝对的雕刻大师,那也是可以成为国宝的啊。

  当然,前提是他们没有看走眼。

  走眼不走眼他们是不清楚的,但是他们知道。要是错过了这样一块极品翡翠,他们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一百斤重的极品翡翠,做成镯子那是糟蹋了,做成一个完整的花件,那真正就是价值连城了,不管是放在哪个国家,那都绝对是国宝级别的东东。

  当然了,这些商人倒未必愿意那么做。他们可能会计算这些翡翠制成桌子、串珠、戒面等的价值,这一合计,那也是一个恐怖的天文数字啊,这东西要是不赌一赌,实在说不过去。

  “老夫出四千万!小兄弟,只要你把这卖给老夫,肯定不会辱没了里面的翡翠的。以老夫的雕刻工艺,一定能够让它成为至宝的。”

  “刘老,您所这个没用,小兄弟已经说了。价高者得,我出四千一百万。”

  “你们都别争了,四千二百万我要了。”

  “什么就你要了啊,你可要点脸吧,这么好的料子,四千二百万就想拿下?我出四千三百万,正好最近中东有位王储即将大婚,说是希望我给他弄一件极品的翡翠雕饰,雕刻出他那未婚妻的样子,说钱不是问题,你们都别跟我争了,争不过的。”母仪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说道。

  这个时候,抬价的出价已经很小心了,不过还是一百万一百万的往上加,这也是看得赵信、吕晓他们完全像傻了一样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这一声高过一声的叫价,也是把张天元叫得心里头喜滋滋的,他此时心里想着,以后干嘛还开明料啊,干脆就整半赌毛料这么卖算了,只要有出翠的迹象,那就能卖出高价,这不是赚翻了吗?

  说实话,张天元也感觉到这些人未免有些太过狂热了,那表情,就像是在争夺一件稀世珍宝,又像是在争夺一个绝世美人,好像谁也不肯让谁的样子。

  贾政经在一旁记得跳脚,可是他现在不敢乱出价了,刚刚被关震玉警告过了,他现在只能干着急。

  关震玉这家伙果然是有点门道的,尽管通过地气可以察觉到此人心中其实已经有点乱了,而且非常的焦急,但是表面上却装得像个没事人似的,要不是张天元有鉴字诀,还真给他唬住了。

  说起来,关家虽然在帝都的根非常稳,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在别的地方就容易遭受到排挤,很多地方的翡翠玉石商人知道关家的德行,不愿意他们进入市场,想方设法地阻挠,这就使得他们尽管在帝都的生意做得是红红火火,几乎完全垄断,但在别处,分店却并不多。

  再加上近年翡翠产量越来越低,缅甸那边控制得越来越严格,想要普通的翡翠怕都不是那么容易,要极品翡翠更是难上加难,遇到这么一件极品中的极品,若说关震玉心里头不激动,那绝对是假的,他还想靠着这样一块极品翡翠打开外地的市场呢。

  但凡做这种生意的人其实心里头都明白,普通的翡翠首饰,其实值不了几个钱的,很多人都看不上眼,你可能卖个四五百件,也未必值得上一件极品的翡翠首饰。

  更重要的是,这就跟古董店里的镇店之宝是一个道理,你有了这么一块极品翡翠,或者说制作成的成品,就相当于是不要钱的广告啊,只要拍个照片,放到网上去。保证一夜之间在同行之间疯传了,肯定会有无数的人过来看的,免不了要买几件东西,这对于关家来说,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情啊。

  关震玉此时正在权衡,他如今这张卡里可以支取的钱上限是一亿RMB,真想买下这块毛料。那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他本来的目标是那些暗标,希望可以最后拿下标王,如果现在买了这块毛料,怕是钱就不够了。

  他迟迟没有出价,可不是不想要。而是犹豫不决啊。

  此时他就听到耳边有人在讨论了。

  “小兄弟的这块毛料怕就是这一次赌石大会的标王了,那些暗标的毛料,也不太可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格的。”

  “对对对,是这个道理,母仪老板若是四千三百万拿下了,以后在帝都,怕是连关家都得对您敬畏三分啊。这种宝贝用来开拓市场是最好的。”

  听到这样的对话,关震玉有点急了,他额头上渗出了冷汗,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如果这块翡翠被母仪那家伙得到了,以那厮的财力和人脉,必然会想方设法开拓帝都市场的,而这个人又极难对付,自己关家还真未必治得了他。所以这东西绝对不能让母仪得到。

  所以他最终咬了咬牙,站起身子道:“对不起了母老板,这块翡翠怕是要归我们关家所有了,我出四千四百万!”

  “啧啧,四千四百万多不吉利啊,我出四千五百万!”母仪好像是跟关震玉斗上了,反正两人都不缺钱。今天这也算是要一决高下了。

  倒是石老王和萧峰锐表情有些尴尬,他们的预算都不够了,想要拿下这么一块极品翡翠还真得是不太可能,只能干瞪眼瞎着急了。

  张天元却是乐开了怀。这玩意儿不管卖给关震玉还是卖给母仪,他心里头都没什么负担,他坑的就是关震玉,而母仪此人也是心术不正,让他买个教训也不算什么。

  这家伙倒卖文物卖给外国人赚的钱,总该吐出来一些吧。

  所以张天元这会儿心里头倒是轻松了。

  “母老板,你真的要跟我们关家争吗?”关震玉脸色铁青地问道。

  “这是什么话?咱们都是商人,看中了东西,那自然是要出家的。更何况我跟中东那边都联系好了,如果能买下这块翡翠,立马就可以请欧洲的宝石雕刻大师帮忙雕刻,转手一卖那就是好几亿,也不怕吓唬你,这东西我还真要定了。”母仪嘿嘿冷笑道。

  这家伙也是贼,其实他的确有中东的客户不假,但却没有那个王储大婚,他不过是瞎掰而已,所以他其实出价也是有底儿的,只不过为了吓唬关震玉,让关震玉知难而退而已。

  更何况谁都清楚,国内高档毛料缺货严重,高档翡翠同样是稀缺,而且还价格高的吓人,这幸亏不是一块明料,否则在场的怕是没几个人能买得起的,也就是半赌,才会引起这些人的争先恐后出价。

  “母仪,你那点小九九莫非以为我不知道?想吓唬我,你还不行!我出四千六百万!”关震玉逼视着母仪,冷冷说道。

  到了此时,母仪还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他知道,关家的财力那不是他能比的,他口中的中东王储也是瞎扯的,本来他预计出价最高也就是四千五百万,此时由于也属正常,虽然买下这块毛料,如果赌涨了,那一定能够赚回来,可万一赌垮了呢?

  尽管心中犹豫,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干脆一咬牙道:“妈的,老子还就不信了,在帝都赢不过你们关家,在闫城还要被你们压!我出四千八百万!”

  这是他的极限了,再往上,他绝对不肯跟价了,所以他也有些紧张,很担心关震玉会继续抬价。

  关震玉看到母仪的表情,就不屑地笑了,伸出了五根手指道:“五千万!”

  那轻松写意的表情,让母仪也是一阵怄气,可是他没办法啊,他毕竟只是代表个人,再加上对于这块翡翠,他已经产生了犹豫了,出价难免就会犹豫不决。

  “五千万啊,这真得是没想到,我还以为这东西最多卖个三千万就不错了。”张天元心中暗暗咋舌,果然人疯狂起来,真得是什么都挡不住啊。

  “名符其实的标王啊,只怕就算是暗标,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了,关家不愧是关家,到了哪里那都是一条龙啊!”

  周围的买家是议论纷纷,把关震玉夸得也是喜笑颜开。

  此时最得瑟的,还是贾政经,他挺胸抬头,口中甚至还哼起了小曲,那得意的样子,就好像已经拿下了这块毛料似的,好像这钱是他出的似的。

  五千万别看关震玉喊得轻松,其实他心里头也是捏了一把汗的,如此高价买一块半赌毛料,而不是明料,这即便是在大型的赌石交易会上也是很少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