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八二章 标王
  关震玉被刘老呛得说不出话来,只好闭了嘴巴,他毕竟是晚辈,刘老可是闫城有名的玉器雕刻师,虽然在全国的名气肯定不如他关家,但在这闫城,刘老那就是最能说得上话的人,也是得罪不起的人。

  “西哥,要不要我来擦石啊?”刘浩问道。

  “还是算了吧,我买的毛料,亏了算我的,要是让你擦,你心里头怕是会留下阴影吧。”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这毛料只能他来擦,他来切,别人都不能动的,因为只有他知道如何擦石可以让翡翠显露出来。

  “就五十万而已,亏了也就亏了,我动手了啊。”张天元此时完全就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了,任谁说也没有用了。

  刘老也是摇了摇头道:“赌徒心理要不得啊。”

  “刘老,您就别瞎操心了,那小子有的是钱,五十万打个水漂也不会心疼,就让他干吧,即便真赌垮了,那也就是买个学费而已。”母仪笑了笑道。

  这家伙贼的很啊,不像刘老那么实诚,母仪现在想得很简单,哪怕让你张天元赔钱,我也得把握大一点再出价。

  不过母仪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张天元还真是不缺钱,五十万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以他如今的身家,虽说还没办法跟国内那些大富豪相比,可是也算是上亿身家了,光是神罗古艺术公司每个月创造的价值,那也够他享受了,这赌石就是纯粹玩了。

  六个门子。已经开了一个,接下来要开五个。

  如果是普通的解石师傅。那必然要小心翼翼,谨慎再谨慎。生怕哪里弄坏了,毁了里面的翡翠。

  可张天元就完全不用那样了,表面上看起来,他就像是完全在赌博了,随手就那么乱擦,五个门子擦出来的时间,比那第一个门子还短。

  “啧啧,不得了啊,六个门子。五个都出了绿,而且都是一模一样的质地,这是要大涨啊!”母仪啧啧叹道。

  “童老板,还有鞭炮吗?刚刚关兄那块翡翠那么小就放了一串,我这最少也得放八串吧,图个吉利啊。”张天元扭头笑着问道。

  “鞭炮还真没准备那么多,不过没关系,咱陕州最不缺的就是鞭炮厂,附近商店里就有卖鞭炮的。这边先放着,其余的马上就去买来。”童老板也很兴奋啊,他今儿是高兴坏了,一连三块毛料都赌涨了。而且还都是大涨,他能不高兴吗?这对他的生意简直就是一种极大的帮助啊。

  这边鞭炮放着,两串放完。新的鞭炮也买来了,继续放。

  这一连串鞭炮声响起。整个体育场内都被惊动了啊,从昨天赌石大会开始。到现在,一共也就放了八串鞭炮而已,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加上张天元之前那次赌涨,还有关震玉的赌涨,一共也就八次大涨而已。

  赌石只有大涨才会放鞭炮呢,这一回倒好,连续放了两串了,鞭炮居然还在想,你说别人能不激动吗?

  张天元的这块半赌毛料,虽说只是切开了六个门子,但是却又五个出现了高翠,都是玻璃地的,而且绿的非常好,这绝对算得上大涨中的大涨了啊。

  “恭喜啊张老弟,你这还真是鸿运当头啊,两块毛料居然都是大涨,上一块买了六百万,这一块就现在这情况来看,少说也得卖个两千万吧,这是彻底发了啊。”放完了鞭炮,童老板也是兴奋地不得了。

  “哎呀,我的运气是有点,不过还是童老板这摊位风水好啊,你看刚刚小神鹰不也赌涨了吗?你这批会卡毛料真得不错啊,以后要买,就多买点这个坑的毛料。”张天元笑道。

  “承您吉言,承您吉言啊。”童老板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张天元并未刻意去看关震玉和贾政经,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那两个人现在是什么表情了。

  贾政经就好像吃了一把苍蝇似的,那表情简直难看的要死。但他因为惧怕张天元,又不敢乱说话,只能在心里头腹诽几句而已,这就叫有贼心没贼胆啊,毕竟被张天元和徐刚整得够惨了。

  关震玉没有说话,一直蹲在那里仔细地观察那些门子,看起来是非常感兴趣了。

  不仅是他们,此时刘老、母仪,还有周围围着的那些人全部都聚集到了毛料的周围,指指点点,真是好不热闹。

  张天元很小心地护着毛料,可以看,但是却不准任何人去碰,因为人多手杂,他怕万一有人不小心碰坏了石皮,露出了下面不好的翡翠,那就麻烦了。

  当然,如果是一个人一个人看的话就没问题,一拥而上那肯定是不行的。

  赵信、吕晓、刘浩、李霄这几位现在成了四大金刚了,站在那里盯着那些看毛料的商人,你要是乖乖看,他们不会管,但要是动手动脚,那就肯定不行了。

  徐胥正在给张天元擦汗,而徐刚则在那里打电话。

  “师父,师父你快过来啊,大涨,大涨了啊,哎呀,是天元,那小子又切出极品翡翠了,就在一百零五号摊位这里,您快过来吧,再不过来这毛料就要被人给抢了啊。”徐刚说话的声音很大,他倒不是故意的,但是这却正好帮了张天元的忙了。

  “刚子,石老王也要过来啊?”

  “对啊,我师父说了,他马上过来,还有上浦的萧老板也会一起过来的。”徐刚回答道。

  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很明显地触到了关震玉的敏感神经。

  石老王?萧老板?这可都是赌石圈子里的名人啊,这几个人过来了,少不了一番争夺,看起来得多准备点钱了。幸好他这一次出来带的卡里面钱比较充裕,不然这么好的东西。就要被别人给抢去了。

  “哈哈哈,天元你才我师父刚说什么了?”徐刚挂了电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

  “说啥了啊?”

  “他说啊,以后一定要让你娶他女儿做老婆,你丫逃不掉了,哈哈哈。”徐刚接着笑道:“说让你将来跟他女儿生个大胖小子,帮他家族延续旺盛的鸿运啊。”

  徐刚之所以笑得这么开心,倒不是因为石老王提的这个要求,而是因为石老王的女儿长得实在是……

  不是张天元歧视人啊,就算是凤姐,也比石老王的女儿漂亮。你说徐刚能不笑吗?

  “老夫出两千万,这块毛料就归老夫了吧?”刘老突然出声道。

  他这一声,当真是石破天惊啊,吓得守在那里的四大金刚没腿软了。

  赵信简直都不会说话了:“啥……啥玩意儿?两千?两千万?”

  “不是开玩笑吧!”吕晓也是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就连刘浩和李霄也有点撑不住了,他们两个虽然有钱,可是两千万对他们来说也绝对是天文数字了啊,这五十万买的毛料转眼间就变两千万了?

  徐胥用手捂着那殷红的小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也是瞪得更大了。

  “刘老,这一次我可不会让你了啊,我出两千二百万,这极品玻璃地可是真正的可遇而不可得啊。这幸亏不是明料,不然上亿都可能。”

  “两千五百万!”母仪站起身子来喊道。

  那边关震玉还在看毛料,贾政经却已经耐不住了。大声喊道:“三千万,三千万。我出三千万!”

  关震玉看了贾政经一眼,倒是没有怪罪。大概心里头也觉得这三千万并不算太过了。

  此时石老王、萧峰锐、刘景林也终于赶到了,本来这第二块场地就没有第一块那么大,所以赶过来其实花不了多长时间。

  他们来的时候,没有先出价,而是都上去观察了一下。

  “居然开了六扇门,你小子真够大胆的,不过五扇门子都出了翠了,我看**不离十,搞不好是一块大翠啊,就算是五块,三千万应该也不会亏的,毕竟是顶级的翡翠啊。”石老王笑道。

  “没错,更可贵的是,不仅是玻璃地,而且颜色很均匀、鲜亮,没有杂质,这绝对是极品翡翠。”刘景林也点头道。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出价了,三千二百万!”萧峰锐先出了价。

  张天元心里头有点紧张,他是想坑关震玉的,可不想坑了自己人啊,这块毛料,如果赌的话,四千万大概是封顶了,再高那就不划算了。此时已经出到了三千二百万,他很担心关震玉不会再出价了。

  “这虽然是明标,但我觉得说是本届赌石大会的标王也不会错了,能比这更高的,就算是暗标也未必有了,我出三千五百万。”石老王也出价了。

  这两位说实话,现在都跟张天元关系不错,一个是朋友,一个是兄弟的师父,他真不想坑人。

  萧峰锐也就罢了,反正他买回去之后肯定不会切石的,也是打算卖毛料的,几年之后应该还是会赚的,可石老王那一定是会亲自解石的啊。

  “如果关震玉不肯出价,那我就干脆把毛料全解了算了吧,不能让自己的朋友吃亏。”张天元咬了咬牙,赚钱是小事,但好不容易建立的人脉,他可不想毁了。

  当然了,这只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现在张天元还是觉得关震玉会出钱的,这人性格高傲,自以为关家就应该是赌石界的老大,遇到这么好的翠,那不可能不出价的,就算是赌气,怕也会比石老王和萧峰锐出的高。

  张天元之前敢这么干,也就是押在这上面了,更何况这毛料就现在来看,的确是价值连城啊。

  “你们两位要是要的话,我完全可以便宜点的,大家都是朋友,石老大您又是刚子的师父,我也不好要你那么多钱啊。”

  “怎么?瞧不起我们啊?那点钱我们还拿得出来。”石老王脸一冷道。

  他此时已经看到贾政经了,不过却没搭理,既然已经逐出师门了,那就没关系了。

  “天元老弟啊,你就别客气了,要我说啊,你还真是因为那场病,一下子把这八百里秦川的鸿运都给吸收到自己的身体里去了啊,早知道今天我来的时候就应该叫上你一起来,不然也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毛料了。”萧峰锐也叹了口气道。

  其实他跟刘景林也看到了童老板,不过并没有驻足,因为他们感兴趣的都是半赌毛料,而这块毛料则是全赌的,他们连看都没看,更何况他们那天晚上已经买了童老板的东西了,这会儿也想去看看别的啊,货比三家嘛。

  可谁又能知道,偏偏就是错过的这家,就连续赌涨啊。

  刘景林也是很无奈道:“萧老板,我以前就说过,光买半赌也不是个事儿,全赌还是要看看的,以你我的眼光,选几块表现好的毛料也是没问题的。”

  “可这块毛料他表现也不怎么样啊,砂石皮,这赌性很大啊,以咱们两个的谨慎,怕也会直接错过的。”

  “倒也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