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七八章 帝都关家
  正所谓,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张天元给几个人的钱其实都不多,每个人十万,这些钱对于一个中低收入的人来说,那算是巨款,可是对于他来说,那跟毛毛雨没什么区别,他现在做一件衣服都能花个好几万呢。

  但关键在于,他花了这十万,不仅仅是找回了昔日失落的友谊,更重要的是,为他的公司挖来了人才。

  这几个人他都知根知底,这年头你想混出头,没个朋友圈,没个关系是不成的,徐胥算是里面最有本事的一个,但即便如此,现在也不过就是小小的营销主管而已,上面还有个营销经理,最离谱的是,那经理还是老板的姑姑,啥本事没有,整天上班就是看电影,嗑瓜子,到最后拿得工资比她多,每日还唧唧歪歪个没完。

  其实她早就受够了。

  只是觉得距离家比较近,容易照顾父母,再加上混到这一步也不容易,所以就没有辞职。

  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徐胥要是不跳槽,那才是真傻了,就算不为了钱,光是张天元给她京.津执行经理这个位置,他就已经满足了,他看得出来,张天元不是吹牛的,那个叫母仪的在帝都是有很大名气的人,都把张天元叫“老弟”,可见张天元的本事了。

  至于赵信和吕晓,也许不如徐胥那么出色,但也是一腔抱负,更重要的是,他们愿意吃苦,关键现在的事儿干着不顺啊。

  十万元是人情。也是对他们的器重。

  要知道当今这世道,你就算是到别的公司挖人才。不花个几十万的,也不可能啊。送车,甚至送房的都有,张天元只花了十万就挖来了这三个人,不得不说,他这一手做的漂亮。

  “西哥,你要是再弄到翡翠,干脆卖给我得了,我买不起太贵的,两三百万的还行。外元那些土豪不懂翡翠,一般的只要制作漂亮,他们都会出高价的。”刘浩突然说道。

  刘浩没有收张天元的钱,李霄也没有收,他们两个家境并不差,张天元也就没面前,又不是打发叫花子呢,真想帮刘浩的话,他完全可以从生意方面去帮忙啊。

  就比如说刘浩现在提出的这个要求吧。合情合理,又不会让张天元为难。

  “放心吧,我没忘了你,我有几块翡翠现在就存在上浦的银行保险柜里呢。到时候一定让你满足。不过你要的是饰品吧?我们公司有订做的,我看你以后干脆从我们那儿进货得了,绝对童叟无欺。而且比外面的做工精良,实在不行我亲自动手。”张天元笑道。

  “真的啊?”

  “那还有假。我正好多一条小璐,另外你听那个母仪说了吧。中东的土豪也喜欢翡翠,你看看能不能扩展一下渠道,把这些东西推广出去,翡翠的美观程度可比钻石好多了,只可惜没个好的营销炒作。”张天元又道。

  “嗯,过段时间,我就去中东那边看看,熟悉一下情况。”刘浩点了点头道。

  “张哥,我也想进你们公司,不过我大学学的是营销,不知道你要不要啊?”李霄突然说道。

  “你想来当然没问题了,不过和我两个哥们一样,我不会给你特权的,来了先在销售岗位上试用,干得好就提拔,怎么样?”张天元笑道。

  “那当然没问题了。”

  “西哥,不如干脆让他跟我出去转吧,我学的是考古学,营销方面的事情球都不懂,身边跟个懂销售,懂营销的没坏处。”刘浩说道。

  “李霄你觉得怎么样?”

  “我没问题啊,跟浩哥出去锻炼,我乐意。”李霄点头道:“而且其实我大学的时候就选修过阿拉伯语,对话没有任何问题的。”

  “哇擦,人才啊这是,完全没看出来。我说西哥,我看以后干脆我也跟着你干得了,你给我发工资吧,我替你开拓市场,以后外面的事情,就交给我和李霄了,绝对比那母仪做得好。”刘浩笑道。

  他这话还真不是吹牛,张天元与刘浩相处了三年,他深知刘浩这人绝对是个赚钱的天才,更是个社交的天才,这一点绝对不逊色于母仪,甚至更强一点,唯一的缺憾就是不太懂古玩和玉石。

  “好啊,那你要多少工资?”对于刘浩,那就没必要试用了,刘浩这几年赚钱的本事,他都知道,还试用个什么。

  “一个月十万?”刘浩试探性地问道。

  “我靠,北元你不厚道啊,一个月十万,你也太狠了吧。”赵信喊道。

  “不,不多,我给你一个月二十万,但是你要记住,这些钱可不是让你玩的,如果没有业绩,没有成绩,我可是不会白发工资的,到时候也别说咱们是朋友,朋友归朋友,我可以救济你,但公司的事情就是公司的事情。”张天元之所以给加了一倍,那当然是有他的想法的,他要让刘浩死心塌地跟着他,不然刘浩自己做生意也能赚那么多钱的,而且还自由,人家凭什么跟着你?

  听到张天元这话,刘浩一拍桌子道:“成,还是老同学够意思,我刘浩今日把话儿扔这儿了,干不出成绩,我不要工资,白给你干活。”

  “行了行了,不用那么激动,坐下吧,把别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张天元笑道。

  刘浩却不在乎,扭头朝周围看了一眼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还真别说,他这话一出口,那些人都把目光收回去了,有的还暗暗竖了竖中指。

  “吆喝,你们几个倒是舒服啊,坐这儿喝饮料。”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就见一只手抓起了张天元身前的那杯冰水就喝了下去。

  “挖。真爽!”

  “你小子就不怕跟我间接接吻啊。”张天元笑道。

  原来来的是徐刚,难怪张天元如此放松了。

  “接个屁啊。你不是还没喝嘛,再说了。间接接吻怕什么,小时候咱不是还直接接过吻吗?”徐刚嘿嘿笑道。

  “我靠,你少乱说,破坏我的声誉,小心我告官啊。”张天元笑骂道。

  “我可没乱说,还记得你小时候到石川河玩吗?那个时候河里没水了,只有淤泥,你小子差点沉下去了,最后还是我跟你妈把你拽上来的。当时你都快没呼吸了,你妈急得团团转,是我照着电视上给你做了人工呼吸。”徐刚继续说道。

  “妈蛋,我一直以为给我做人工呼吸的是隔壁的小妮子呢,没想到是你,艹啊,我真想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张天元骂道。

  “哈哈,你小子一辈子都被我拿住把柄了。”

  “行了,别说笑了。你不跟你师父在一起,跑这儿来干什么来了?”张天元为了避免尴尬,急忙转移了话题问道。

  “哦,差点忘了正事儿了。师父听说这边有人赌涨了,而且是大涨,让我过来看看。如果翠好的话,就买下来。”徐刚解释道。

  他这一说。众人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徐刚一看登时就明白了,骂道:“我靠。该不会又是你小子吧?”

  “不巧了,正是不才。”张天元耸了耸肩道:“你说你丫不是有我电话吗?打个电话会死啊。”

  “东西呢?”

  “卖了!”

  “卖了?”

  “没错,卖给母仪了,六百万。”张天元答道。

  “怎么卖给那家伙了,他出价最高?”

  “废话,你以为我会卖给出价低的吗?”张天元没好气道。

  “唉,晚来一步啊,我刚刚就给师父说了,可能是你小子赌涨了,可他不信啊,非要让我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你。来来来,先借给我几万块钱玩玩,我身边没零钱了。”徐刚说道。

  “早知道你这家伙这次来就没带钱,不过你师父不给你零花钱?”

  “那老家伙太抠门了,一分钱都不给我。”

  “哼,我看是觉得你小子学艺不精,所以不敢让你乱花吧。”张天元笑道。

  “就算是吧。”

  “这个是你的分红,不过我还是劝你省着点花,虽然钱不少,不过你还得还我别墅的钱呢,我在上浦给你买的别墅可是自己垫付的钱,光首富都好几千万呢。”张天元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我又不是傻蛋,我跟在师父旁边,他会指点我的,你们几个好好玩吧,我去了啊。”徐刚拿了银行卡,小心翼翼装进了钱包里,然后就往远处跑去。

  没想到刚跑两步,却撞上了一个人。

  “妈的,没长眼睛啊?”那人开口就骂。

  徐刚本来还打算说声对不起呢,一听这话也毛了,瞪大了眼睛骂道:“他妈的,是你没长眼睛吧。”

  这一看,两个人却都愣住了。

  被徐刚撞倒的,澳门赌博网站:正是贾政经。

  “贾政经!”张天元突然冷冷看向贾政经,低喝了一声。

  “那小子就是调戏徐姐姐的人?妈的,看我弄死他。”赵信说这话,提了板凳就要冲过去。

  “等一下,这里有武警,别乱动。”张天元制止了赵信。

  这里面的武警可都是荷枪实弹的,万一出点事儿,后悔都来不及了,所以暴力解决肯定不行,实际上他也想揍贾政经那货一顿呢。

  贾政经看到张天元和徐胥在一起,因为心里头有鬼,转身就要逃跑,却被身后一个人挡住了。

  “政经,你跑什么?撞了人道个歉就是了,别人还能吃了你不成?”

  “大师兄!”

  这位被贾政经称为大师兄的人,是号称帝都神眼关鹰的大弟子,也是关鹰的儿子,关震玉,据说这关震玉仅仅学到了关鹰一半的本事,在赌石圈子里却已经成了名人了,甚至有小神鹰之称。

  关震玉这一次来闫城,当然目的就是为了赌石大会了,之所以带着贾政经,那是要让贾政经涨涨见识。

  关家几乎垄断了帝都所有的玉器生意,别人即便进去,也占不了多少份额,还得跟他们搞好关系,可以说是张天元进军帝都的最大敌人了。

  这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而未来的敌人,也是要及早清除的。

  虽说关震玉跟张天元没什么仇,但谁让他是关家的人呢,张天元有意进军帝都,那就得干净利落地做掉关家才行。

  有些人就问了,难道不能和平相处吗?

  和平相处?

  这也是只有不了解关家,不了解帝都玉器界的人才会说的傻话,关家与政府部门的关系盘根错节,在帝都早就形成一条利益链了,水泼不进的,谁要是跟他们抢生意,哪怕你真有本事,那也要被他弄得赚不到一分钱,最后恨恨离开的。

  张天元曾听柳三生说过,他们柳家也曾经打算进军帝都玉器界的,可是后来派去帝都的人却莫名其妙因为吸.毒被抓了,最后生意也垮了,他们经过调查,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却几乎可以肯定,是关家搞的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