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七七章 土豪的世界
  刘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以说是小心翼翼的,总算是将那翡翠周围的石皮完全擦去了,一块毛料,成了一块精致美丽的翡翠,这对于赌石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收获。

  “还真是满绿啊,这么大一块翡翠,大涨啊,我说老板,还不放串鞭炮庆祝一下?”有人提醒道。

  童老板还在那儿发愣呢,一听到这话,急忙就从摊位上取下了一串鞭炮,这都是早就准备好的,因为毛料商人为了图个吉利,也是为了招揽更多的客户,一般在大涨的时候,都会放串鞭炮来庆祝一下。

  “张老弟,咱们一起点吧,这毛料能大涨,得亏了你的运气啊。”童老板笑着说道。

  “行啊。”

  张天元也没推辞,两人各点燃了一支烟,然后将鞭炮的两个捻子点燃,便退到了一旁。

  鞭炮噼噼啪啪地响起,真得是惊动了周围许多正在看毛料的人,只要是懂行的,一听这鞭炮声就知道有毛料大涨了,则可是好兆头啊,哪有不过来看的。

  之前因为等得不爽,已经离开了童老板摊子的那些人,这会儿也都飞快地跑了过来,只可惜他们只能在外围踮着脚看了,这里三层外三层的,童老板的这个摊儿都被围得严严实实了。

  原本就有上百人围观,这会儿得好几百人了,外头的看不清情况,还往里面挤,里面的喊着不要挤,要不是童老板怕出事儿,赶紧让那些巡逻的武警过来帮忙维持秩序。怕真是要挤疯了。

  外面的人看不到,于是就伸长了脖子问道:“啥样儿翡翠啊?”

  里面的人看得真切。

  那是一块比足球稍微小一些。形状接近于圆形的翡翠,通体碧绿。浓郁而且没有一丝杂质,这即便在水种之中,也算是高档货了,比一般的水种翡翠都要之值钱。

  翡翠的透明度相对来说当然比不上玻璃种和冰种,但是透明度却好于其它的翡翠,也是难得了,再加上满绿正阳和!就算不能说是极品,那也是绝对的上品了。

  “看起来啊,这买毛料还是要舍得花钱啊。我买了十多块一万块以下的,连个毛也没有,你这一百万的就是好,居然出了这么好的翠,而且还这么大块,做什么都行了,摆件也好、饰品也罢,那都是能卖出高价啊,了不起了不起。小兄弟,你刚刚说了要卖的对吧,我出三百五十万,你看怎么样?”

  “这么好的翠你出三百五十万?我出四百万!”

  “我给你四百五十万。小兄弟,这价不低了,不瞒你说。要不是因为缺料,我不会出这么高价的。”

  周围乱七八糟的声音都响了起来。简直像是热闹的拍卖会现场似的,都想出价。都想买这块翡翠。

  张天元心里头想,幸亏自己买下来了,之前估价还是低了。

  他对翡翠市场不是特别了解,也难怪会估价低了,现如今玻璃种和冰种翡翠那都是稀罕物,水种都是上等货了,市场也是稀缺,所以一般情况下,这价格都要往上扬的。

  再加上现在翡翠市场一年比一年火,他的估价确实是有些保守过头了。

  看到这火爆的场面,赵信和吕晓直接就看傻眼了,就那么一块破石头,这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宝了?赌石赚钱这么容易?

  “西哥,我不是在做梦吧?”赵信呆呆地问道。

  “自己抽自己一巴掌不就知道了。”本来这话只是开玩笑,没想到赵信还真抽了自己一巴掌,还挺用力。

  可他丝毫不觉得疼,只是大叫一声:“唉呀妈呀,真不是做梦啊,这是真得啊。”

  刘浩坐在那里擦着汗水,也是激动不已,这可是他擦出来的啊,虽然东西不是他买的,也不是他选的,但这种成就感依然让他激动不已。

  徐胥也有些惊讶,以前只听人说翡翠市场火爆,可是看到张天元一百万买来的毛料转眼间就往四五百万上面去了,她还是震惊不已,这赚钱未免来得也太容易了一点吧。

  其实这很正常,吕晓、赵信和徐胥都只能算是中低收入阶层,别说几百万了,就是几十万,他们见了也会眼红的,也会激动的,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那么多钱呢。

  刘浩倒是有钱人,买得起兰博基尼,那就不可能穷,但即使如此,当一块石头变成一块翡翠的时候,他的惊讶程度也是不亚于其余几个人的。

  李霄也一样,平日里见的翡翠不少,可是赌石还是头一次见,此时也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在他们的惊愕声之中,这块翡翠的价格却不断攀升。

  要知道,水种翡翠已经算得上中上档次的好货了,再加上满绿,色正无邪,颜色鲜艳明亮,而且非常均匀,不是说这里绿的深,那里绿的浅。这可都是好翠的标志啊,这综合起来,这块翡翠绝对可以称得上高翠了。

  虽然可能不如冰种、玻璃种的翡翠,但值个几百万应该还不在话下,再加上市场的泡沫影响,卖家的炒作等等,综合起来,这块翡翠还真不便宜。

  还有一点就是,这翠并不小,做什么都很合适,你可以慢慢去想,慢慢去研究。

  “四百五十五万!”又有人喊道。

  此时因为价格差不多快要到顶了,所以喊价的人也就加的少了,之前都是五十万往上加的,这一次就只加了五万。

  那一直没出声的老者摸了摸胡须道:“小兄弟,我出五百万,不过你得答应我个请求。”

  “哦?您说说看。”

  “如果这几天再解出高翠来,先要卖给老夫怎么样?”那老者说道。

  “只要您出价高,卖给您又何妨。这一点当然没问题。”

  “那好吧,五百万我要了。”

  其实出价五百万。对这样一块翡翠来说,那绝对算是高价了。甚至可能做成成品之后的利润也不高,但这位老者却有自己的想法,自己有几家珠宝店,缺的就是高翠,如果可以用几件高翠的饰品摆在那里吸引客户的话,比打什么广告都有效。

  也就是说,这东西他不准备拿来卖,而是准备当作镇店之宝的,等以后有了更好的翡翠之后再去换了。

  反正赚是肯定赚不了多少钱。但倒也不至于亏了。

  “还有人愿意抬价吗?”刘浩问道。

  此时却没有人吭声了,因为那个老者,其实周围很多人都认识的。

  “刘老都出价了,那么说明这翡翠也就值那个价了,我们再出价的话,那就亏了。”有人说道:“刘老可是咱闫城有名的硬玉雕刻大师啊,他给出的价,应该不会差的。”

  听到这话,张天元刚准备成交。却忽然听到一个霸气侧漏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出六百万,张老弟,你还是卖给我吧。”

  张天元抬头一看,发现来者不是别人。竟然正是母仪。

  “母老板,您也来了啊?”

  “那是自然,这赌石大会我肯定是要来的啊。你这翡翠五百万肯定是卖亏了。这些人屁都不懂,他们根本不知道翡翠目前的行情。我敢说再过个几年,就这样的翡翠。就算不做成成品,那也能上千万了,五百万?哼,抢呢吧,你们就瞧瞧看吧,这几天赌石大会要是再能出比这更好的翡翠,那也是大喜事了。”母仪一张口,就对这块翡翠大加赞赏。

  “这位先生话虽然不错,可是毕竟那是以后的事情了,就现在来说,这翡翠也就五百万差不多了。”刘老摇了摇头道。

  “那是你见识浅薄,根本就不懂。这东西只要稍微加工一下,卖给中东的土豪,何止这点钱?”

  “中东的人也玩翡翠?”

  “那里的人把这叫宝石,就这种高档的水种翡翠,那可是十分珍贵的,我以前做过那帮土豪的生意,他们根本不在乎钱。”母仪大大咧咧地说道,他根本就不在乎别人跟他抢生意,因为能跟中东那些土豪勾搭上,本身就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刘老叹了口气,觉得有些无奈,跟这些疯子竞价,那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刘老,真是对不住了啊,说了价高者得,我不能说话不算话,这样吧,要是真的运气好,等到下一次,我主动联系您如何?”张天元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老夫出不起那么高的价,得不到也正常。”看起来这老者有点落寞。

  张天元皱了皱眉,忽然问母仪道:“母老板,你是真心要买吗?可别忽悠我啊?”

  “张老弟你看你说这叫什么话,我母仪也是个生意人,怎么会忽悠你呢?我要真忽悠你,就不会出六百万了,而是直接喊一千万了。”母仪笑道。

  “那好吧,这翡翠是你的了,你把钱直接打我账户吧。”张天元没有再说什么,没有人会把高价往外推的。

  两人完成了交易之后,母仪就让自己的手下将翡翠带走了,临走前还说了一句:“张老弟,这回多谢你了啊,我这一次闫城总算是没白来,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

  说完话,他也离开了。

  在张天元和母仪交易翡翠的时候,童老板这个摊位那可热闹了,被吸引过来的那些商人,纷纷慷慨解囊,没多久,就卖出了好些快毛料,要不是这些毛料价格相对较高,估计一窝蜂被抢光都有可能。

  张天元没理会这些人,他也不想影响童老板的生意,所以找了个凉亭坐了下来,要了几杯冰水,和几个朋友坐下来休息。

  “你们几个把银行账号给我。”张天元突然说道。

  “干嘛?”

  “废话,给你们打钱喽。”

  “那可不行,这无功不受禄,我们怎么能要你的钱呢?”徐胥急忙摆手道。

  “这样吧,就当是我给你们的聘金了行不行?不多,每人给你们十万,买衣服也好,买车也罢,租房子等等,都用得着。我白给你们钱你们可能不好意思,但是如果这些钱作为投资的话,你们就没意见了吧,以后给我创造出更高的利润来,这钱不就那得踏实了?”张天元其实真心想白给的,就这几个人,一个人十万,也才几十万而已,他现在根本就不在乎。

  “我还没答应……”

  “徐姐姐,你还犹豫什么啊,有这么好的老板,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辞了你现在那份工作吧,累得要死要活的,还赚得不多,更重要的是,你一身才华都糟蹋了。”刘浩在一旁劝道。

  “我!”

  “北元,别逼徐胥,我这是全凭自愿的,如果她不愿意,我也不能强逼不是嘛。不过徐胥,我是真心希望你能过来的,我希望身边的人都是可以信任的。”张天元说道。

  “我没说不去,只是还需要考虑一下,毕竟这跳槽的事情有点大啊,而且我家在津城,距离上浦有点远,家里人怕也不愿意。”徐胥解释道。

  “这不是问题,我过一段日子要去帝都的,在那里也会开始我的生意,到时候你负责京.津两地的生意不就行了吗?”张天元笑道。

  “真得?”

  “当然是真得了,所以从现在我就要着手找人才了啊。现在我不缺钱,缺的就是忠实可靠的人才,对我来说,忠诚是第一位的,有才是第二位的,尤其是高层。”张天元点头道。

  “那行,我听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