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七二章 宁买一线,澳门赌博网站:不买一片
  “哎呦,这不是张老弟嘛,你果然还是来了啊,来来来,在这边坐坐!”张天元正带着徐胥一边聊天,一边看着那些毛料,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现在有点下不去手,因为东西实在太多,所以想先看看热闹再说,这买毛料可不是菜市场挑菜,不是说你挑得早就能挑得好,这玩意儿运气占了大部分。

  就算是有些人说的所谓和毛料之间的缘分,那也是扯淡,归结到一点就是运气。

  正走的时候,就被人给喊住了,扭头一看,不是外人,正是前天晚上卖给他毛料的那个童老板。

  因为从童老板那里买了一块极品的紫罗兰玉毛料,所以张天元现在觉得这个人顺眼了很多,再加上这人也的确实诚,比起以前见过的许多奸商,那实在是好多了,他也就笑着打了个招呼。

  “童老板啊,您在这儿摆摊呢?”

  “对啊,张老弟今天来是要直接买明标的毛料呢还是暗标的毛料?”童老板问道。

  “这有什么讲究吗?”张天元愣住了,说实话,他还真不知道什么明标、暗标。

  刚刚走过来的时候,的确看到有些毛料有点不同,因为上面都标注了数字,而有些则没有,明显标注数字的那些毛料表现要好很多,他还以为是标注好料的数量呢,不过听童老板说起暗标,他就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张老弟说笑了,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事儿呢。”童老板指了指张天元,笑道。

  “我还真不知道。不瞒童老板,我买毛料全凭运气。论眼力的话,根本没办法和萧大哥或者刘师傅相比。”张天元这人有个好处。那就是从来不会不懂装懂,要是不懂的事儿,他就肯定会问的,否则到时候吃亏的怕还是自己。

  “张老弟谦虚了。”童老板看了看一旁的徐胥,心想这张天元该不会是想借着自己的口给这位美女介绍呢吧,想到这里,他也就不说别的了,干脆解释了起来:“其实所谓明标、暗标,这是赌石行当里的一种买卖方法。明标就是那些没有标数字的。可以随便挑,随便选,看中了你当场付钱拿走。”

  “暗标呢?”徐胥果然也有了点兴趣,开口问道。

  “暗标就不一样了,暗标你如果相中了,可以先记下数字来,然后在赌石大会的最后一天会有一场类似拍卖会的交易会,在这个会上,你就要按照数字投标了。你出价越高,那东西就是你的。”童老板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我刚刚问一个老板那标数字的毛料多少钱,他不仅不回答。还笑我呢。”张天元心中汗颜,觉得自己还真得再多补补这方面的知识了,不然在美女面前闹笑话。那真是有点出丑了。

  明标的毛料,表现都不好。出翠的几率也不高,这是现实。因为这些商人都贼着呢,他们知道,拍卖的方式可以让毛料的价格倍增,比直接卖赚的钱更多,所以一般表现比较好的毛料,都用数字标上了。

  张天元虽然碰了几次运气,表现烂的毛料也会出好翠,但那毕竟不是常规情况,真正的好翠,还是表现好的毛料出的多,不然岂不是侮辱那些赌石前辈们的智慧吗?

  人家辛辛苦苦总结出来的相石技巧,那可不是胡吹大气,而是通过了无数次的失败和成功总结出来的经验啊。

  ……

  “那童老板,你继续做你的生意吧,我去四处转转。”张天元对童老板这个人的印象不错,但是对他的毛料印象却不怎么好,因为那天他已经把童老板大部分的全赌毛料都看过了,基本上都是没有翠的,而且要价还死贵,真要买了,那就亏大发了,所以他是不太愿意在童老板的摊位上多待的。

  “张老弟不看看再走?”童老板搓着手,殷切地问道。

  “不了,你那些毛料我都看过了,不是说不好,而是我心里头没底,还是四处转转再说吧。”张天元并没有把话说的太难听,毕竟给人留一线,日后也好说话嘛。

  童老板见张天元真要走,急忙一把拽住了,压低了声音说道:“张老弟,别着急啊,不瞒你说,昨天我又有一批货到了,不过都是半赌的毛料,开了门子的,有没有兴趣啊?”

  听到这话,张天元才停了下来,其实他不在乎半赌还是全赌,只要里面有好料,他都愿意看看,既然是新来的料,那看看也无妨啊,毕竟那天晚上萧峰锐买走的几块半赌毛料中,可是有不错的翡翠的,谈不上极品,但是绝对能赚。

  “那行,我去看看,料儿在哪儿呢?”张天元问道,反正是熟人,他对童老板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再说只是去看看,也不浪费时间。

  最重要的是,这都是室内呢,就算外面有大太阳,里面也是凉快的很,四处走走没什么不好的。

  “徐胥,你也要一起去吗?”张天元问道。

  “嗯,我也想去看看热闹。”徐胥是个喜欢热闹的女孩子,也是个好奇心很强的女孩子,这没见过人赌石,想要见识见识也属正常。

  “那就一起去吧。”童老板笑道:“不远,你们看,就在那边。”

  大概十来米远的地方,竟然还是童老板的摊位,那里好像摆放的都是新运来的货,不是张天元那天晚上看到的。

  童老板让自己的伙计帮忙盯着摊位,然后就带着张天元和徐胥走了过去。

  徐胥忍不住问道:“这位童老板,你们这些毛料商人要是看到别人开出了极品翡翠,会不会很嫉妒,很心疼啊?”

  “哈哈。这位姑娘问得好啊,要说不嫉妒那是瞎话。不过我们毛料商人有自己的规矩。那就是绝不赌石,只卖毛料。从毛料上来钱,我们经常会看到客人赌垮或者赌涨的事情发生,如果每一次都嫉妒得要死,那我们就没法活了,姑娘你说是不是啊?”

  徐胥笑了笑道:“还真是,你们心态不错。”

  到了毛料摊钱,张天元就发现这里的人还不少,有几个人正在那里品头论足呢,这可比采石场上大妈评价一颗菜的好坏要厉害多了。各种的专业工具啊。

  就算是白天,微光手电筒那也是用得到的,因为一些裂缝只有用手电筒的光照进去才看得到。

  放大镜就更不必说了,有些人还特地准备了一个瓶子装满了清水,你以为他那是喝呢?

  不是,用水,那也是为了更好的鉴定毛料的好坏呢。

  查看皮料的结晶大小,除用肉眼直观外,还可用水进行查验。方法是将翡翠砾石在水中沾湿后拿出来。查看表皮上所沾水分干的快慢。干得快者,说明其结晶粗大、结构松散、或裂纹孔隙多、质地差,反之,则说明其结晶细小、结构致密、质地好。

  所以清水一般都是赌石者常备在身边的。如果摊位上有更好,没有他们也会用自己带的清水。

  “童老板,你这些料是哪儿的?”张天元看前面人多。就没着急挤进去,而是开口问道。

  “正儿八经的会卡老坑出的。”童老板回答道。

  “哦。会卡的料儿啊,那还不错。”

  会卡其实是音译。也翻译为灰卡,其实这都不重要,关键是赌石的人都懂,那就足够了。

  这个坑的翡翠原石皮壳杂色,以灰绿及灰黑色为主,透明度好坏不一,水底好坏分布不均,但有绿的地方水常较好会卡翡翠原石在石头上表现为一般的种色,往往开出来,种水色各方面都很好。

  就是说,起货很高,有会卡不负人之说。

  所以赌石人喜欢赌它。

  会卡翡翠原石有种好的,也有种一般的,色有高有低。但是由于一般含杂质的机会较低,裂较少,做戒面的机率比较大。如果花件料开出戒面,不涨都不行,而且这情况,都还不是小涨,都是大涨。

  近几年,会卡翡翠原石黑皮的料,大涨的很多。会卡是个大场口,出的石头占市场的很重比例。会卡的石头,显著的特点就是腊皮,淡绿的光滑的皮壳,因此被形象的称为青蛙皮。

  不过目前会卡的石头,良莠不齐。品质跨度大,从一无是处的砖头,到晶莹剔透的精品,到处都有会卡石的身影。这就为判断一块毛料的好坏添了不少难度。

  “会卡的料儿是不错,但判断起来难度可就大了哦,因为这个厂出的毛料,真得是良莠不齐,别看表现不错的,你可能直接开出来的就是块砖头,一分钱不赚啊。”一个正在蹲着看毛料的老人捋了捋胡须说道。

  这话明显是给张天元说的。

  张天元笑了笑,并未反驳,因为他知道老人说的是实话。

  可是童老板不能不反驳啊,他急忙说道:“这位老人家,就拿你看的这块毛料来说吧,你看这翠,是不是一大片?这除了翡翠的话,那绝对是一大块啊,赚多少都有可能,而且这绿色如此之漂亮,达到冰种的水头了吧?而且这块毛料几乎没有裂绺,这么好的表现,可不是我乱说啊。”

  周围看毛料的人,听到这边有人讨论,也都围过来看热闹。

  从毛料商人和赌石商人的对话之中,其实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的,只要你愿意仔细听,那基本上也可以做到一知半解了,来个几次大概也能算是个小内行了。

  “我说这位老板,欺负老人家我眼花还是不懂啊?听说过‘宁买一线,不买一片’吗?”这老人显然是个行家,对童老板的话嗤之以鼻道。

  “老人家,什么叫做宁买一线,不买一片啊?”张天元也饶有兴趣地问道。

  “也就是说啊翡翠中的绿色部分以呈团状和条带状集中分布者较有价值。”老人笑了笑道。

  张天元给老人点了支烟,还是他随身携带的那好烟。

  “哎呦,这烟不错啊,年轻人好好学着,赌石虽然不是知识多就能赚,但是多学学不会错的。”老人抽了口咽,笑道。

  “那是那是!”张天元笑道。

  “这么说吧,因为开门之后的绿色显露于表皮时往往也呈团状或线状,也有时会呈片状。当绿色在表皮上以大面积片状出现时多为表皮绿,其内部往往无绿;而当绿色在表皮上呈线状或团状出现时,特别是当表皮上露出的绿线呈对称分布时,其绿会向内部延伸,甚至贯穿整块砾石。后者的价值自然比前者高,因此,有行话说‘宁买一线,不买一片’,这下子懂了吧?”老人又吸了一口烟,显得很享受。

  “真是受教了,这么说的话,这块毛料里面很可能没有绿,只是表面这一大片?”有人问道。

  “哎,没错,就是这个道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