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七一章 闫城玉石交易博览会
  大概九点多的时候,徐刚他们才一一醒来,洗漱完毕之后,就等着跟张天元一起前往赌石大会的现场了。

  昨天张天元已经去过那地方了,所以对路很熟悉,因为距离他们住的酒店比较近,所以连车都不用开,一群人在路上有说有笑地就到了。

  其实赌石来钱肯定比在张天元的公司打工快,但问题是,张天元却不能靠这个让自己的朋友们发家致富,因为赌石是有风险的,他如果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那肯定是要被怀疑的,说不定很快就被人套上袋子,送去某某研究院了。

  他可不想做小白鼠,所以很多事情上都非常小心,昨天那紫罗兰玉也没有在现场切,就是不想声张。

  即使要现场切,他也会多买几块没有料的毛料,那样的话,别人的怀疑就会减少很多,只可能会认为他运气好而已。

  其实不管是赵信、吕晓还是徐胥,这一次来赌石大会都是纯属凑热闹的,他们就没有赌石的打算,身上带的钱也就几千块而已,买一些垃圾毛料还有可能,再多就不行了。

  徐刚因为要和石老王先去见一个老朋友,所以就早他们一步离开了,现在张天元身边的,除了李霄,那都是曾经的老朋友,也都是基本不懂赌石的门外汉。

  刘浩虽然做玉器生意,但对赌石也是一窍不通的,指望他,那就别想了。

  这一次赌石大会的地点,设在闫城的体育中心。面积很大,而且还有顶棚可以遮挡阳光。所以肯定是不会太热的,比待在外面舒服许多。

  “闫城玉石交易博览会”!

  这是赌石大会的官方名字,其实这反而比较符合实际内容,因为这一次的大会不仅仅有赌石,还有各种玉石、玉器的交易,只不过分隔开了而已。

  尽管只是闫城第一届盛会,可是因为宣传工作做得好,使得大会备受瞩目。再加上闫城在西凤的附属区内算是经济比较发达的了,所以来这里也比较方便,您只要到了西凤,做高铁、汽车、开私家车、甚至地铁都行。

  这一次的博览会不仅聚集了大量的毛料商人,他们有的来自西南边陲,有的则直接就是缅甸那边过来的大商人,甚至还有缅甸政府的背景。童老板就是诸多人中的一个。

  而且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玉石商人,他们带来了自己玉石产地最好的玉石,以及卖相非常好的玉器。

  除此之外,来自欧洲和美洲的商人以及观光客也非常多,毕竟这样的大会,其实已经可以算作是一次玉石界的狂欢了。

  之前就说过了。这一次赌石大会有两块场地。

  第一块属于为大众开放的,谁都可以去凑凑热闹,哪怕你不买东西,进去参观也行,但是必须得买门票。一张票一百块钱,其实真得不贵。在这里你能见到的东西,绝对比你在某些所谓博物馆看到的东西更好。

  第二块则是比较专业的地方了,来这里的,你必须得有人介绍,或者最少承诺购买一百万以上的商品才可以进去,也就是说,你进去之前是要交押金的,如果你购买的东西不足一百万,那么将会被没收押金,补足一百万。

  这里说的很明白,你如果不想掏钱,那就去第一块场地。

  一般来说,专业的玉石玩家都会来第二块场地的,只是有些人没那么多钱,那就必须得让人介绍了。

  张天元昨天去的是第一块场地,今天他就没去了,而是直接带着众人来到了第二块场地前面。

  这里比起第一块场地来说,相对要冷清一些,但也是非常热闹的,虽然昨天地上的鞭炮纸屑已经被全部收拾了,不过入口处悬挂着的红红的大灯笼还是特别醒目。

  外面还有好几个热气球吊着的竖幅,上面写着欢迎的话。

  张天元他们来的虽然晚,不过也不用排队等候,因为毕竟第二块场地不像第一块那么疯狂,队伍都能排成两条长龙了。

  这里来的时候,前面也就几个人而已。

  “先生,请问你们有介绍人吗?”门口守候的人很礼貌的问道。

  “没有!”

  “那请每个人缴纳一百万的押金,我们会给您一份收据,如果你们购买了一百万以上的东西,这些钱会悉数还给你们。”那人礼貌的解释道。

  “我的朋友们是来玩的,加上我一共六百万押金,我一个人交了,那我一个人消费六百万是不是就可以了?”张天元问道。

  “当然先生,这个没有任何问题。”

  “那好吧,刷卡!”

  工作人员很快收了六百万押金,然后给了张天元一份收据,这样子张天元他们就可以进去了,当然了,进去之前还要接受安全的检查,毕竟最近国内不安全,暴.恐事件频出,为了商人们的安全,这是必须的。

  几个人都很配合地接受了检查,终于是进入了场地。

  “天元,你哪来那么多钱啊,一出手就六百万!”徐胥有些惊讶地看着张天元问道。

  “哦,徐姐姐,你来得晚,还不知道吧,天元这小子发了,现在也身价好几亿的大老板了。”刘浩笑道。

  “别听刘浩瞎说,我算什么大老板啊,靠着朋友的帮扶赚了点钱而已。不过徐胥,如果你觉得现在的工作不好的话,也可以来我们公司啊,你在大学里学的是市场营销,而我们公司现在就缺这样的人才啊。”张天元又开始拉拢人了。

  他这么做并不是单纯想要报恩,关键在于,他真觉得自己这几个朋友有本事。

  尤其是徐胥,现在已经混到市场部主管的位置了。这足以说明她的能力,挖过来的话就可以直接用。

  张天元心中的那些计划。没有营销炒作方面的人才肯定是不行的。

  “谢谢你的好意啦,不过我再想想吧。”徐胥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笑了笑道。

  其实她心中没有太在意,觉得刘浩是在吹牛呢,如果她知道张天元的野心,以及公司的规模,大概就不会推辞了吧,这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女人。

  张天元嘴上没多说。不过心里头却计划等这次赌石大会结束之后,带着徐胥去他们公司看看,这样子既熟悉,又有本事的人才,可不好找啊。

  你从人才市场上找的人,人家可能有才,但未必对你忠诚。对你忠诚了,又未必有才,可是徐胥不一样,张天元是了解这个女人的,他一方面是想帮一下徐胥,虽然徐胥目前是企业的市场部主管。但收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一个月也就一万左右而已,更重要的是,还累死累活的,连个假期都没有。

  为这事儿。徐胥谈了几个男朋友都又吹了,他们家人正在发愁呢。

  毕竟徐胥比张天元还要大一岁。今年已经二十六了,对于女人来说,能有多少个二十六岁啊,这折腾几下,估计就三十了,耗不起啊。

  “菊花信、南哥,还有李霄,咱们去四处转转吧,你们应该都是来看热闹的,不比西哥,他是真正来赌石的,咱们就别打扰他了。”刘浩笑着说道。

  “那我呢?”徐胥问道。

  “你就陪着西哥吧,他一个人多孤单啊。”刘浩笑了一声,就要往别处走去,其余几个人也鬼精灵的,跟着一块走了。

  “你们都给我站住!”张天元喊道:“既然来玩了,那就买几块毛料玩玩,就当时帮我消费了,不然我花不了六百万,那些押金也就要归别人了啊。”

  因为这里是先买毛料,后付账的,所以身上不用带钱也可以,最后由张天元统一支付就行饿了。

  “对了,不懂的话不要买贵的,选毛料就选一万块以下的吧,就当时玩了,亏了也不要紧。”张天元又补充道。

  原本张天元以为这个会场的毛料都是一百万以上的呢,只是进来之后才发现自己误会了,这里的毛料虽然基本上都比较贵,最低的也不会低于一千块,但也没有一百万那么离谱,所说的一百万,指的是总消费额度,而不是一块毛料的价格。

  既然这样,让自己的朋友们撞撞运气也不错,赌亏了,以后就不会沾染上赌石的毛病,赌涨了,那也算是运气,不过这几率实在低得很。

  就拿昨天那个童老板的毛料来说吧,他那些全部都是高档毛料啊,真正一块毛料上百万,但实际上出翡翠的几率却低得可怜,谁要是把全部身家都赌上去,那估计就该自杀了。

  “你就放心吧西哥,我们会努力把你的钱花掉的,嘿嘿。”刘浩笑道。

  “你小子就算了,自己那么有钱就别花我的钱了。而且花多了我可不认账啊。”张天元笑骂道。

  “走喽,花钱去喽!”刘浩笑着带着几个家伙钻进了人群之中。

  张天元跟徐胥在一起,稍微有点尴尬,看了看周围那些赌石的摊位,没话找话道:“徐胥,你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对啊,本来我对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兴趣的,甚至都不知道还有这种博览会。”徐胥点了点头道。

  “走,咱们先去四处转转吧,今天我做东,你喜欢好的玉石、玉器还是毛料都可以开口,我给你买。”张天元颇为大方地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啊,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不是女朋友怎么了,你我不是哥们吗?以前是,现在是,以后还是。在大学的时候,要是没有你,我只怕连毕业都不行了。”张天元拍了怕徐胥的肩膀,就像是拍男人的肩膀似的,一点都不客气。

  徐胥似乎也放得开了,虽然对张天元的话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失望,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

  要说她不喜欢张天元,那不可能,哪里有女人和男人之间有纯洁的友谊啊,只不过经历了那么多事儿,她也看得开了,这一辈子不能做恋人,那成为红颜知己那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张天元行走在毛料的海洋里,还真有点茫然了,说真的,他也是头一次来到这么大规模的毛料交易市场。

  真得是看得人有点眼花缭乱,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讨价还价的声音。

  他发现这里的毛料多半都是半赌毛料,都是开了门子或者擦出了绿皮的毛料,这样虽然毛料价格会更贵一些,但买起来却更保险。

  全赌毛料反而不多,而且也基本无人问津。

  现在的商人都学精明了,与其把一切堵在运气上,那还不如多花点钱,让赌涨的几率变得更大一些。

  半赌毛料虽然也可能赌亏,但毕竟几率呀比全赌毛料高的多,而且很多专家只要观察半赌毛料的切层和盖子,以及绿的走势就能够更准确的判断里面有没有东西,不想全赌毛料,就那么几个特征,还十分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