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七零章 断裂的肋骨
  说十分钟,就十分钟。

  张天元虽然说对徐胥没有什么男女之情,但是对于这个帮过他的女人,他是非常感激的,真可以说是当作亲姐姐来看待了,谁敢动徐胥,他真敢跟谁拼命。

  车子很快就出现在了机场,张天元将车子扔给刘浩去停,自己则和赵信、吕晓一起冲向了机场出口。

  刚到那里,就看到一个满脸横肉,一身彪悍,块头赶得上奥尼尔的大汉在那里围着徐胥,而在不远处,还有一个熟悉的人影。

  “贾政经?这货怎么也到西凤了,该不会也是为了赌石大会的事儿吧?”张天元此时根本没有把那大块头和贾政经联系到一起。

  但事实上,那大块头还真就是和贾政经一起来的。

  贾政经虽然被石老王逐出师门,赶回了内地,但是毕竟家里还有几个钱儿,又花钱送他去国内一个比较有名的玉石大师手底下学习,甚至为了避免自己的儿子再被人欺负,还特地给贾政经寻了个保镖。

  这保镖是原本是个拳击手,后来受了一次伤,就被抛弃了,在社会上混迹了很久,幸运的是被贾政经的父亲收留做了保镖,因为之前贾政经被人揍过,贾政经的父亲不放心,就把自己的保镖送给了贾政经,还叮嘱那保镖,贾政经的话就是他的话。

  刚刚出机场的时候,徐胥正坐在那儿休息,准备给刘浩打电话,让刘浩过来接她。没想到却被贾政经给盯上了。

  贾政经这货,最好的就是漂亮女人。而徐胥又有一种特殊的飒爽之姿,再加上长相青春活波。夏天又是穿着短裙,所以就勾起了贾政经这货的兴趣了。

  他是不知道徐胥认识张天元,若是知道的话,那估计是不敢轻易动徐胥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贾政经连续两次被张天元和徐刚戏耍,或许早就对张天元恨之入骨了吧,先是上浦百艺坊丢尽颜面,还损失了一大笔钱,之后在宝岛又被逐出了师门。他将这一切都归咎于张天元和徐刚,而一点都没想过,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的。

  他也不想想,若不是他主动挑衅,张天元会理会他吗?从百艺坊到宝岛,他一直就是这样以自我为中心,看样子绝对是从小被其家人给惯坏了。

  别人家也有独生子,可是也不想这货如此骄纵自我啊。

  张天元冲了过去,根本不问三七二十一。一脚踹在了那大块头的身上。

  实话说,这还是他收了力了,他要不收力,真会一脚把人给踹死的。经过地气改造的身体,虽说不会什么武功之类的,可是力气却大得吓人。谁挨他一下也受不了啊。

  那大块头被踹了一脚,居然躺地上半天都没能起来。也就是张天元着急徐胥的情况没有再补一脚,不然这家伙非得断几根肋骨不可。

  挣扎了几下。大块头总算是爬了起来,然后仓皇爬入人群之中,逃走了。

  不远处的贾政经也看到了这一幕,吓得急忙也躲了起来。

  他现在很庆幸自己的明智啊,刚刚他上去的时候,没能勾搭上徐胥,还差点被徐胥撂倒在地,所以就想来个传统戏码英雄救美,让自己的保镖去调戏徐胥,然后自己出马制止,如果受点伤的话,搞不好就能把徐胥勾搭到手了。

  这想法是不错,可是有一次被张天元给破坏了。

  他在暗处狠狠咬了咬牙,死死盯着张天元,那眸子里的颜色,真能将张天元给直接吞噬了。

  “徐胥,你没事儿吧?”张天元上去抓住徐胥的肩膀问道。

  “啊!”

  “怎么了,哪里疼?是不是被打了?”张天元紧张地问道。

  “我说西哥,你现在怎么这么大力气啊,那么壮的汉子被你一叫就踢出去一丈远,你也不怕把徐姐姐的肩膀给捏碎了啊。”赵信叹了口气道。

  张天元这才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急忙松了手,就见徐胥正对着他笑呢。

  还是笑得那么好看,那么爽朗,像个男孩子似的,一头清爽的短发,如果换一身男装的话,估计能迷死很多女人吧。

  “笑什么啊。”张天元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看到你这么紧张我,我本来一肚子委屈和不满都没了。”徐胥笑道。

  “你还笑啊,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不是一个人吗,我就看到个大块头啊。”张天元苦笑着问道。

  “另外一个刚刚就在那边站着呢,他们还以为我不知道他们是一起的呢,其实我早就在飞机上看到他们了,那个男的上厕所都让那大块头跟着。”徐胥指了指贾政经站的地方。

  此时贾政经并未离开,只是躲在了柱子后面,所以看不到,不过这难不倒张天元,他立即利用鉴字诀的透视功能透过那柱子一看。

  “妈的,果然是这小子,刚看到他在一旁站着就该想到的,狗改不了吃屎!”张天元啐了一口唾沫,慢慢朝着那柱子的方向走去。

  贾政经也许是怕被发现了,居然躲进人群里跑了,张天元现在是虽然能看到那家伙,却没办法追了,人太多,除非张天元会遁地术或者穿墙术,否则就别想追了。

  “靠!”张天元暗骂了一声,心中暗道别被他再碰上了,否则一定让贾政经那小子知道什么人惹不得。

  距离机场不远的一辆车里,贾政经和那个大块头都坐在里面。

  “真是废物,他不就踹了你一脚吗?怎么就成这样了?”贾政经不满地问道。

  “不是啊少爷,那小子邪乎着呢,一脚踢断了我两根肋骨啊。我感觉他还没用全力,不然我这条命就要交待在那里了。”大块头苦笑着说道。

  贾政经厌恶地看了那人一眼。随手拨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说道:“我已经给你联系了医院了。西凤也有我们的公司,你就好好在西凤养伤吧。”

  “谢谢少爷,不过这伤怕是没个一百多天是好不了的。”大块头又道。

  “知道了知道了,废物一个,就知道花钱,一点事儿都办不好。”贾政经此时真是悔死了,怎么惹来惹去,又惹到张天元头上去了啊。

  那个人他实在是不想遇到了,一辈子都不想见了。感觉每一次见到张天元,他都倒霉死了。

  “不过还好,我没露面,张天元应该不知道是我让大块头去调戏那个女人的,奶奶的,真是不甘心啊,怎么漂亮女人都跟张天元有关系?”贾政经咬了咬牙,干脆开车将大块头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并且让公司的人付了钱。自己还是准备去闫城赌石。

  这回贾政经带了一个非常厉害的赌石顾问,是他的师兄,只可惜他师父没来,不然的话。他连石老王都敢去挑衅的。

  他师兄已经先一步去闫城了,他只需要去回合就行了。

  “说不定这一次能够让那个张天元出个丑呢,石老王那个垃圾没用。可我师兄却是有真本事的。”贾政经因为被石老王逐出了师门,所以心中一直就有怨念。这评价也就不那么客观了。

  虽然石老王只是宝岛的赌石皇帝,在整个国家来说。实力并不算最强那个档次,可也绝对是中上了,他还瞧不起石老王,那简直就是笑话。

  张天元此时坐在车上跟徐胥聊着天,刘浩开着车,赵信则坐在那里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吕晓靠着窗户睡着了,大概还是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火车累着了吧。

  众人抵达酒店之后,各自入住了早就预订好的房间,然后聊了一会儿就各自去休息了。

  赵信和吕晓是真累了,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火车,买的还是硬座,不累才怪呢。

  徐胥因为在机场受了点惊吓,再加上坐飞机上也没睡,于是也去休息了。

  张天元闲着无事,干脆就去赌石大会的现场逛了一圈,只是去看看热闹,并未赌石,也没买什么东西,倒是跟刘浩、徐刚、李霄几个把周围的那些小吃吃了个遍。

  大概晚上的时候,徐胥、赵信和吕晓都醒了,张天元提议到闫城唯一的夜总会去逛,那里有卡拉ok,又有各种表演,而且吃的与喝得都很齐全,唯一就是价格稍微有点贵。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张天元有的是钱,请几个老朋友玩一玩,吃吃喝喝,那绝对不算什么。

  喧嚣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因为大家都喝了点酒,回来之后就都睡去了。

  ……

  第二天是赌石大会真正最热闹的开始,许多第一天没有出手的人,大概都会在这天出手了。

  更重要的是,通过第一天的酝酿,第二天赌石大会也会更加热闹,真得搞得跟节日似的,隆重得很,几乎整个闫城都行动起来了,卖小吃的、卖唱的、卖纪念品的,反正干什么玩意儿的都有,那叫一个火热。

  张天元早早起了床,去咖啡厅坐了一会儿,等着众人起床就一起去赌石大会呢,他虽然喝了酒,但酒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其余几个人就不一样了,应该会多睡一会儿。

  就在等待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原来是张天元的妹妹打过来的。

  “哥,我昨天听爸说你回陕州了?怎么也不来看我们啊。”张雪问道。

  “雪啊,哥现在忙着呢,等忙完了之后就去看你们。正好你把电话打过来了,我想问问,这边的生意做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困难啊?”张天元问道。

  “没啥困难,现在就是感觉人手有点不足了,就等着哥你那技术学校的人才过来呢,这些东西需求量特别大,最近很多人跟风学咱们,不过咱们早就占领了大部分的市场,有稳定的货源,所以他们抢不走的。”张雪笑道。

  “这样就好,你们两个好好干吧,还有学校的课程怎么样了?跟得上吗?”

  “开始的时候有点难,基本讲啥都不懂,不过后来就好了,林枫有个同学也是学工商管理的,而且还是mba,都给他挖过来负责公司的日常经营业务了,算是个执行经理吧,我们从他那儿学到了不少东西,现在课程跟得上了。”

  “嗯,跟得上就好,西凤这边将来就靠你们夫妻两个负责了,别给哥丢脸啊,不然别人说哥任人唯亲,哥可没理由反驳他们了啊。”张天元笑道。

  其实谁敢对他说这种话呢?神罗古艺术公司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都是他的,另外有百分之十是徐刚的,还有百分之五自己张雪的,在这个公司,他就是老大,这就是私人公司,他爱用谁就用谁。

  本来他当初成立公司的时候还说过要让出些股份给赵神罗的,但赵神罗拒绝了,说自己没投钱也没帮忙,白要股份不像话。

  其实他是知道的,人赵神罗真不稀罕那点股份,赵神罗的隐形资产怕是说国内首富那也不为过,再说了,人家自己就有公司,而且比张天元刚成立的公司赚钱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