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六八章 玉剑佩
  第一六八章玉剑佩

  张天元因为怕把毛料放在酒店车库里不安全,所以也没通知别人,自己连夜就开车把东西送回了家里。

  他的身体经过了地气的一些改造,其实睡觉的话一天睡个两三个小时跟别人睡七八个小时的效果是一样的,所以这样的熬夜完全不是问题。

  回到家的时候,也不过才是夜里九点半左右,母亲去跳舞了,现在农村就时兴这种广场舞,喜欢的妇女也特别多,而且大都是晚上去跳的,那个地方又是过风口,夏天的时候,又热闹、又凉快,也是个避暑的好去处。

  父亲张如海则在门口坐着乘凉,和一些人谈天说地,看到一辆大凯雷德驶到了门口,一开始还没怎么注意,直到看见张天元从车上下来,这才大喜过望。

  “娃,你咋回来了?”张如海和那些聊天的人都凑了过来,这都是街坊四邻,张天元全部都认识。

  “几位叔,聊着呢?来来来,抽烟!”张天元自己不抽烟,但是身上总带着香烟,而且是那种非常贵的牌子,就是为了给有烟瘾的人发的,这也是做人的一种方法,你自己不抽,也可以用烟来联络感情嘛。

  “爸,你也来一根,好烟,这一根一百多块呢。”张天元笑道。

  “啥玩意儿?一根就一百多块!”张如海被吓得不敢抽了。

  “一百块不算什么,麻烦各位叔叔搭把手啊。我有点东西要抬回家里。”张天元不想在烟的问题上纠结,于是喊道。

  他将凯雷德的车门打开。指了指车里的两块毛料,然后拜托众人帮忙。

  “这干啥玩意儿的啊,这么大石头?”有人问道。

  “哦,我现在学石雕,买回来练习的。”张天元随口说道。

  众人帮忙把毛料抬回了家,又在张天元家里坐了一会儿,喝了杯茶,然后各自离去。

  “爸。屋头也太热了吧,你怎么连空调都舍不得买啊,你看把几位叔热的,都坐不住了。”张天元真是有些无奈,自己的父亲完全还把自己当成过去那个穷光蛋呢,什么都不敢买,屋里头虽然房子盖了。可是装修到现在也是半吊子没完成呢,家具都没有几件。

  “买啥么,空调电费那么贵,有风扇就行了。”张如海摇了摇头道。

  “爸,要再不买,那我就把这房子卖了。给你在县里买一套房算了。早给你说过了,你儿子我现在有钱,不要怕花钱,挣的钱不花我要他干什么?”张天元苦笑道。

  “你能挣多少钱?”

  “爸,我说一件事儿。你可别对外说啊。”张天元忽然神秘兮兮地指了指那块足足有四十寸大彩电那么大的毛料压低了声音说道:“爸,这块石头里面有宝呢。估计弄出来就能值上亿。”

  “唉,你有骗我,你又没孙猴子的火眼金睛,怎么知道里面有什么?”张如海问道。

  “爸,这叫赌石,以前我赌过一次,弄到了一块价值两千多万的翡翠哦。这一次也不会错的。”张天元不必解释那么多,因为他爸什么都不懂的,点到为止就行了。

  “哎呀,那这东西放到外面可不行,还是藏起来吧”张如海急了。

  “没那个必要,咱们村子里也没赌石的人,谁能知道这石头那么值钱呢。爸,我就不多待了,明天在闫城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呢,就先回去了,等我妈回来代我问好。”张天元坐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已经是十点半了,便起身说道。

  “咋,妈刚回来你就要走啊?”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张天元的母亲已经赶回来了,大概是时间晚了吧,跳舞的都散伙了。

  “那就再坐坐吧,妈我肚子有点饿了,给我弄晚稀饭吧。”张天元也觉得自己这么仓促实在有点过分啊,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跟两位老人坐坐也是尽孝。

  “行,冰箱里还有八宝粥,我一起给你煮了。”母亲李兰香笑道。

  “嗯。”张天元点了点头,干脆又跟父亲聊起天了。

  ……

  因为待得时间比较晚了,张如海和李兰香说什么也不肯张天元连夜赶路,于是张天元就顺着两位老人在家里睡了一觉。

  早上约莫四点的时候,才动身离开。

  汽车驶抵酒店车库的时候,张天元忽然意识到这个时间正好是鬼市开张的时候,他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鬼市,但还是想去撞撞运气,毕竟那天去的太晚,都没来得及细看。

  现在才四点半,距离鬼市散伙,那还有两个多小时呢,可以好好逛一逛了。

  想到这里,他根本就没上楼,直接从车库出来就又出去了。只是没想到刚刚出门就遇到了一个人。

  “萧大哥!”

  “啊呀,是天元啊,这么早是要去鬼市?”萧峰锐笑着问道。

  “萧大哥怎么知道的?”张天元纳闷地问道。

  “昨天回酒店的时候,大家都还没睡呢,你的朋友就给我吹嘘了,昨天你如何如何厉害,在鬼市上买到了好东西。”萧峰锐笑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萧大哥这也是想去碰碰运气?”

  “没错,一起去吧,我打听好了,今天鬼市还在翠玉一条街,没挪地方。”萧峰锐说道。

  “行啊,正好有个伴,不然进鬼门关还真有点怕啊。”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离开了酒店,直奔翠玉一条街而去,听萧峰锐说,刘景林还在睡觉,昨天晚上准备材料太晚了,所以没有一起跟来,张天元也就知道这赌石顾问的辛苦之处了,今天就是赌石大会开始的日子。确实有不少东西得准备啊。

  街上亮着路灯,但是摆摊的都在灯光照不到的晦暗之处。鬼市就是这样。

  因为昨天晚上刚下过一场雨,这个时候正凉快,人的心情也是舒畅了不少。

  张天元什么都没带,而萧峰锐则带了那种小型的led手电筒,毕竟萧峰锐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六字真诀,这判断古玩的好坏,全凭一双眼睛了。要是看不到,那买到赝品的几率会非常大。

  可即便如此,这灯光并不亮的小手电筒,其实起到的作用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仔细想想,李老要是来鬼市,那一准非常高兴啊。”萧峰锐突然笑道。

  “李书恒李老靠得就是触感,眼睛看不到。这里的光线明暗跟他都没关系,所以的确是更适合来鬼市啊。”张天元也感慨道,这有时候还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很多时候,看不到东西。反而不容易受骗。

  “天元老弟你不带电筒看得见吗?”萧峰锐看到张天元手里空空如也,便问道。

  “没事儿,我有手机自带的电筒,效果差不多。”张天元解释道。

  如今智能手机都有手电筒功能,而且还贼亮。这真未必比你小的led手电筒差,唯一可能就是太费电了。

  不过这是借口。张天元今天来是淘宝的,可不是来涨经验的,所以根本就不愿意费劲去看,直接就用寻字诀找宝贝了。

  至于萧峰锐,到了鬼市之后就跟张天元分开了,说是这样子快点。

  其实张天元知道,萧峰锐不愿意跟张天元抢东西,这分开了显然更好一些,要是两人都看中了同一样东西,那可是挺麻烦的,总让来让去,还不如分开来看呢。

  只是萧峰锐没想到,张天元这一旦开启了寻字诀,看宝就跟走马观花似的,速度太快了,两个人才分开没十分钟,就又再次相遇了。

  张天元也想慢下来,问题是他今天没昨天那么好运了,看了一路,好东西基本没有,而真正上了年代的好玩意儿,摊主又要价极贵。

  那种要价,是超出了东西本身的,张天元不可能去买的,他来这里寻宝,那是为了赚钱的,可不是为了收藏的,到如今他唯一的一件藏品就是那十二枚田黄石印玺,其余的只要到手基本就又出手了。

  “不是,天元老弟,你这么急啊?这才十分钟就看完了?”萧峰锐看到张天元,愕然不已。

  “运气不好,我看到的要么是太假了,一眼假,根本都不用细看,要么就是太贵了,我不想买,这不就快了嘛。”张天元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这会儿要回家吗?”萧峰锐才刚开始看呢,肯定是不愿意回去的。

  “不用,萧大哥你慢慢看,我陪您,反正回去也没事儿,不如多涨涨见识。就是不知道萧大哥你愿不愿意我偷师啊。”

  “这说的哪里话,你想看就在一旁看着吧。”萧峰锐倒是很大方。

  “那行,我可就不客气了啊。”张天元还真觉得跟着萧峰锐涨见识都比四处瞎转悠好,他今天着实有点失望了,已经不打算去寻宝了,觉得应该是出门没看黄历,大概今日不适合见鬼吧。

  两个人转悠了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此时天色稍微亮了一点,张天元实在觉得无聊了,便又一次开启了寻字诀,打算把剩下的摊位也就检查一遍,既然来了,要是不全看一遍,这心里头难免会有疙瘩的。

  没想到这刚刚开启寻字诀,还真就遇见宝了,他心中一阵激动,开始四下里搜寻,寻字诀有寻宝的效果,但是对于宝贝位置的确定却不是那么容易,不是说不行,实在是因为张天元现在地气程度还比较差,无法准确定位而已。

  看了半天,宝贝是找到了,可他也傻眼了。

  因为这个宝贝,就在萧峰锐手里拿着呢,而且萧峰锐此时已经和那位摊主开始出价了。

  两个人捏了几次手,最后萧峰锐直接花了一千块买下了那件东西。

  这要是别人,张天元指不定就要抢了,可因为是萧峰锐,张天元也只能自认倒霉喽,那东西应该不差,自己的寻字诀找出来的,一般都不会差。

  “走吧天元老弟,咱们回酒店吧。”萧峰锐将那件东西收好了之后,也不逛了,只是笑眯眯地对张天元说道。

  大概萧峰锐也看出那东西是宝了吧,毕竟是玩古董的行家啊。

  两个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半左右了,此时酒店大部分人还没起床呢,不过也有人出去跑步锻炼了,还有人去咖啡厅里吃早点,那里有蛋糕什么的可以充饥。

  萧峰锐和张天元也去了咖啡厅,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张天元这才忍不住问道:“萧大哥,你刚刚买的那是什么东西啊,神神秘秘的。”

  “嘿嘿,想知道吗?告诉你也无妨。”萧峰锐笑道:“这是一件玉剑佩!”

  “玉剑佩?”

  “没错,你大概也听说了吧,曾侯乙墓所出剑形玉佩,片形,全器由5片玉材经金属丝穿连为一体,造型是铜佩剑的大致璜拟。剑首为双龙形搂雕佩,柄下部为铁雕勾云纹佩,其他部分光素,长33.6厘米。出土时位于墓主人的腰腹部,是他生前所用的礼仪器。而我买的这个,与那个玉剑佩极为相似,估计也是土夫子从墓里面刨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