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六七章 “宝”石到手
  听到萧峰锐的话,童老板干笑了两声。

  其实他心里头也明白,萧峰锐说的没错,在萧峰锐之前,已经有两拨人来过了,对于半赌毛料,愿意下手的还真不多,一来这东西实在价格有点虚高,二来很多人都存着心思在明天开始的赌石大会上买毛料呢。

  因为明天的选择会更多,他们带的钱也可以有更多的挑选自由,而不像在这里,你选择就只有一家而已。

  萧峰锐要不是老主顾,只怕也不会如此慷慨直接。

  想到这里,童老板叹了口气道:“这样吧萧老板,咱们也不废话了,这二十几块毛料,一共要你一千八百万如何,这样算的话,一块还不到一百万,比全赌的还要便宜!”

  “咱们都是明白人,半赌毛料擦坏了、开窗表现不好的话,比全赌毛料便宜那很正常,也就不用绕弯子了,我就看在咱们是熟人的份上,一共一千六百万吧,否则的话,我只要那十五块,别的不要,你也别说我占了你便宜了,如果还不行,那我可以再挑出去几块如何?”萧峰锐淡淡说道。

  童老板轻轻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看在都是熟人的份上,我认栽了!”

  “老童啊,你也别说的那么委屈,我一次性买你这么多,你不会亏的,缅甸那边我也去过,甚至还有别的关系,要不是老童你做生意还算靠谱,我也不会找你!”萧峰锐拍了拍童老板的肩膀笑道。

  不得不说,萧峰锐到底是在这个行当里混了将近十年的人了。就算是经验也积累了一大堆了,这位童老板想要忽悠他。那真的是不怎么容易。

  “你这家伙啊,唉。服了服了!”童老板也是摇头苦笑,他今天算是被萧峰锐和刘景林吃得死死的了,这两位专家联手,将他那些毛料的毛病挑得是一点不剩,他想抬价都不可能。

  “那么就这样吧,还是按照老规矩,我把钱打到你在银行的账户上?”萧峰锐问道。

  童老板点了点头道:“好的。”

  像童老板这种人,在华都是有银行账户的,这也方便他们交易。而且在缅甸,rmb可是非常有用的啊。

  双方清算完毕,将毛料都装上了小推车,毕竟萧峰锐挑选的那些毛料都不算太大,运起来也方便。

  转账自然用的还是网上银行直接转账了,方便又直接。

  “童老板,我这块毛料你也给便宜点啊。”张天元突然眼珠子一转,指了指自己选的那块半赌毛料说道。

  “小老弟,萧老板是因为买的多。所以才能那么便宜,你这就一块,一百五十万不贵,真不贵啊。”童老板摇了摇头道。

  “老童。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啊,我们是一起来的,张老弟选的。那就是我选的,他要是别人。我不会管,可他是我带来的人。他买的就和我买的一样,怎么就不能算便宜点了?”萧峰锐忍不住道。

  一旁的刘景林也摸了摸下巴说道:“而且那块毛料表现也并非那么出色,一百五十万的确有点虚高了,我看也就一百二十万左右,就这还得冒险啊。”

  “是啊童老板,我这是第一次在你这儿买毛料,但以后或许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这次交易成功了,以后都好说啊。”张天元也道。

  萧峰锐不等童老板回话,就说道:“老童,你大概不知道吧,我这小老弟在上浦可是有十几家玉器铺子呢,你真要能让他满意喽,他以后可就是你的一大客户啊,别犯糊涂。”

  听到萧峰锐这么说,童老板似乎软化了。

  他想了想,忽然看到了放在茶桌旁边的那块所谓的前清老料,笑道:“小老弟,你刚刚不是说了嘛,那块毛料要三十万买下的,你看不如这样吧,那个就当作添头,两块毛料我一共要你五十万如何?”

  张天元听到这话,反而愣了一下,他本来是打算自己提出来要把那块毛料当添头的,谁想到童老板居然这么配合,倒是先说了。

  他心中暗笑,表面上却显得非常淡定。

  “童老板还真是会做生意啊,二十万买下,这一转手就要三十万,这才多大工夫啊,就赚了十万了。不过看在您为人还算忠厚的份上,我就吃点亏吧,添头就添头喽,大家你好我好,以后也好再做生意。”张天元不想说别的废话,既然对方已经说了要把那块毛料当作添头,他还唧唧歪歪个没完,等到对方改口的话,那后悔都晚了,这个时候就坡下驴就行了。

  “好,小兄弟果然干脆!我老童交了你这个朋友了,以后有需要毛料尽管开口,我在缅甸那边关系可比那个毛石发厉害多了。”童老板哈哈笑道,显得非常高兴。

  就是不知道他如果得知那块所谓的前清毛料里面有顶级的紫罗兰玉的话,还会不会这么高兴了。

  张天元也是真挺能演的,本来就占了大便宜了,居然还装作好像自己吃亏了似的,也是够鬼的。

  这个时候最忌讳地就是去贬低那块毛料了,你罗里吧嗦的,人家童老板也不稀罕那三十万,搞不好一生气,直接给你甩脸子不卖了,让你得瑟!

  张天元以前就看到一本书上写到,有个人有特异功能可以看到毛料里面的情况,发现一块不怎么样的毛料里面有顶级的翡翠。于是就想弄到手。

  结果人家老板已经同意把那块“破石头”当添头便宜卖给他了,他还在那里得瑟,说人家的毛料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一文不值,结果惹恼了那位老板,直接就将他赶了出去,人家还不卖了。

  那位老板和这个童老板差不多。那都是家底殷实的人,说实话。十几二十万,甚至三十万那都不算个事儿。这种人最在乎的是面子,你当着面说人家的毛料是垃圾,还唧唧歪歪个没完,人家会给你好脸子看?

  更重要的是,那个白痴居然还让人家老板降价,想要几万块就拿下,这不是脑子有毛病嘛,人家难道不会卖给更尊重他的人,或者干脆送给朋友当人情了?你明明知道那毛料里面有宝贝。老板都已经答应卖给你了,而且价格也不贵,你默默接受也就是了,交易结束,东西就是你的了,还在那里废话,真心不知道怎么想的。

  就像这次,张天元就坡下驴,答应了童老板的要求。不仅做成了交易,而且还搞好了关系,以后真再买毛料的话,也算是有了个熟悉的人了。

  两个人很快就完成了交易。同样也是网上转账。

  萧峰锐和刘景林看了看那当作添头的毛料,也没说什么,虽然这毛料表现不怎么样。可是三十万当作添头的话,那也不算贵了。毕竟人家童老板是二十万买下的,只赚十万。实在是够朋友了。

  不过就在和张天元一起将那毛料搬上小推车的时候,刘景林的眉头却微微皱了一下,有些愕然地看了张天元一眼。

  “怎么了刘师傅?”张天元心里头倒是不紧张了,反正东西都是自己的了,就算刘景林看出了问题,他也不怕。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觉得,你这块当作添头的毛料,怕真能撞出个大运来。”刘景林接触毛料多了,从重量和触感上都能有一些判断,虽然不算精确,可是他倒是挺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是嘛,如果真撞大运了,我就请刘师傅和萧大哥再吃顿羊肉泡。”张天元嘿嘿笑道,完全就像是真不知道那毛料里面有宝贝似的。

  刘景林看了张天元一眼,心中暗道:难道这小子真是什么都不知道?瞎碰运气的?

  他反正是有点看不懂了,事实上在从萧峰锐那里听了张天元的事情之后,刘景林就怀疑起来了,这年头没有谁是笨蛋,张天元一直强调自己运气好,所以才会捡漏捡到那么多的宝贝,这种鬼话,怕是只有脑残才会相信吧。

  你一次是运气,两次是运气,三次、四次难道还是运气?

  幸好张天元在古玩鉴定上的表现还算出色,所以刘景林想到的是张天元真得是鉴宝界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倒是没有往别处想,比如超能力什么的,那太不靠谱了。

  估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去考虑超能力的,只有经常看科幻电影或者小说的年轻人,才会有那种奇奇怪怪的想法,刘景林都快五十的人了,哪里还有那些中二思想。

  “想什么呢刘兄,这么出神?”萧峰锐见刘景林就愣在那里半天不说话,忍不住问道。

  “哦,没什么,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人而已。”刘景林轻描淡写地说道。

  “别想了,我已经给托运公司打了电话了,他们很快就会过来直接给咱们办手续,先把毛料弄出去吧。”萧峰锐笑道。

  “小张老弟不办托运吗?”刘景林疑惑地问道。

  “我就算了吧,就两块毛料而已,办托运也不划算,更何况我家就在闫城附近,明天直接运回家去也就是了。”张天元不可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托运公司的,他实在是不放心。

  托运公司丢掉东西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即使最后给你赔个几百万又如何?那顶级的紫罗兰玉可是价值两亿多啊,到时候非得气死不可。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张天元还是决定自己明天就开车把毛料先运回家去,放到自己家里安心得多。

  自己那个村,虽然也闹过贼,但只不过是门口拴着羊被偷走而已,还真没出现过闯空门或者说到别人家里偷东西的事情,再说了,自己的父母现在都在家闲着呢,家里有人,那就什么都不怕了。

  从闫城到自己家的路顶多三十分钟,一个来回才一个小时,把毛料送回去再赶回来参加赌石大会,那也来得及。

  事实上,张天元也不贪心,弄到这块顶级紫罗兰玉之后,他甚至对赌石大会都不感兴趣了,只不过几个朋友都还在闫城,就算是陪朋友,他也一定是要回来的。

  “倒也是。”刘景林笑了笑,没再问什么。

  几个人用小推车把毛料搬出了仓库,然后又装了箱子,之后萧峰锐和刘景林就等着托运公司的人来了,张天元则是把毛料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吉普车里面,现在他真是庆幸自己的英明选择啊,当初买了这大吉普,要是买跑车或者小一点的车,那这毛料都不好装了。

  此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天气非常凉快,童老板也陪着几人在外面等着。

  也许因为是大生意吧,托运公司的人很快就赶到了,几个人帮忙将毛料送上了货车,这就算事了了。

  “童老板,后会有期啊。”

  “当然有期了,明天赌石大会咱们肯定还会见面的啊。”童老板笑道。

  “那倒也是,只可惜我今天一口气就花掉了大半预算,明天怕是买不了什么好东西喽。”萧峰锐笑了笑,看着托运公司的车走远了,才和刘景林一起上了张天元的车,也与童老板道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