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六六章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红翡绿翠紫为贵”!

  这七个字一定是爱玉之人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了,在翡翠的世界里,绝对不是只有绿色,如果你存在这样的认知误区,那么,你将错失翡翠世界里那些同样美好的品种。

  “紫罗兰”这种翡翠里独特的一个品种,正以其优雅、知性和润泽,渐渐受到世人尤其是女性消费者的关注,它像一个“养在深闺人不识”的大家闺秀,今日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其实张天元算是幸运的,因为最初玩翡翠的人,大多以绿为尊,很少在乎其它颜色的,现如今各种颜色的翡翠也成了俏货,尤其是红色和紫色,未必就比绿色的翡翠档次低,冰种的红紫翡翠那也是一样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更遑论冰种的皇家紫了。

  我国不产翡翠,公认的翡翠都是自缅甸传到国内的,而究竟什么时候传入国内,则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不过主流的观点是在清初传入,而在清朝中后期则大肆流行了起来。

  首先是清朝翡翠盛行。清代宫廷大量利用翡翠,如顶戴上、帽子上镶的,朝珠、印章等实物;玉如意;盆景、樽、观音等玉器。

  再是乾隆年间,翡翠饰物被大量使用,一对“穿珠梅花”盆景就用46粒翡翠。

  慈禧太后的殉葬物中有大量翡翠饰物,如降魔杖、佛、翡翠西瓜、白菜、桃等。

  这一路发展到19.49年建.国之后,翡翠加工业发展更快。创作出许多佳作,如四大国宝:“群芳揽胜”、“四海欢腾”、“岱岳奇观”、“含香聚瑞花熏”。

  全世界最美的一颗翡翠为1967年伊朗国王加冕时。镶在国王腰带扣子上的心形翡翠,约重175克拉。全世界最大的一块翡翠重达33吨,1982年发现于缅甸北郊丛林。改.革.开.放后,翡翠与其它宝石越来越多的走进普通人的生活。

  从绿翠、红翡到紫罗兰玉,再到其它多姿多彩的翡翠,硬玉也似乎渐渐成为了寻常百姓喜爱的东西了,这也是为何现如今翡翠市场如此火爆的重要原因。

  张天元之前没有接触过紫罗兰玉,对这东西认识不够多。所以佯装随意问道:“萧大哥,我听说翡翠除了绿色和红色之外,还有紫色的,这是真的吗?”

  “怎么突然间问起这个来了?”

  “因为突然间想起女朋友的交待,说是这一次来赌石大会,最好能弄一件紫罗兰玉回去,他很喜欢紫色的那种高贵气质。”张天元回答的很淡定。也很得体。

  “嗯,的确有紫罗兰玉这种翡翠,而且评价标准与绿翠差不多。”萧峰锐点头道。

  “国际上有紫罗兰玉饰品的拍卖吗?”张天元又问道:“我想这赌石不太靠谱,谁知道里面是什么,所以就打算看什么时候有拍卖的,给她拍一件饰品。”

  萧峰锐摇了摇头道:“千万不要这样。拍卖会上泡沫太严重,价格太虚浮,你比如说本来只值两三百万的翡翠,它硬是能给你拍个上千万。前不久在美国纽约的一个慈善拍卖会上,就有一堆紫罗兰玉的镯子。属于粉紫,质地也不算太出色。但是却拍出了两百六十万美金的高价啊,折合RMB一千六百多万啊。”

  “那么贵!”

  “是啊,其实要我看,那东西如果童叟无欺,私底下交易的话,能有个两三百万RMB就不错了,可是西方人就喜欢那紫罗兰玉啊。”萧峰锐叹道。

  听完萧峰锐的话,张天元的手不争气地抖了抖,幸亏是在桌子底下呢,所以没被人发现,不然肯定被这几个老狐狸看出端倪来了。

  他笑了笑道:“谢谢你了萧大哥。”

  “没别的事儿了吧?”萧峰锐问道。

  “暂时没了,你们继续论价吧,我随便看看。”张天元心中此时那叫一个紧张啊,一颗心脏就好像是被人捏住然后又放开,捏住然后又放开,连续不断的发出剧烈地跳动声,他真怕自己的心跳声会被别人听到了。

  不过他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几亿的《平复帖》都见过,所以渐渐就冷静了下来。

  倒了杯茶,他不再去看那块毛料了,而是慢慢品起了茶,就好像不对那个毛料产生任何兴趣了。

  其实这会儿童老板就在观察着张天元呢,他发现张天元对那块毛料没了兴趣,也是一阵失望,心想着这小子倒也奸诈啊,眼光也够狠的,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但他不知道,张天元此时正在盘算这块毛料的价值呢。

  这是一块非常大的毛料,之前保镖从外面弄进来的时候,是两个人用小推车推进来的,看那体积,最少也顶得上一台四十寸的电视那么大了。

  毛料大,未必翡翠就大,但这块却不一样,他清楚地看到,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有大约一个篮球大小的部分,呈现出皇家紫的色彩,这可是理论上才存在的极品紫色啊,加之又是冰种,这价值简直不可估量,剩下的有一个足球大小的翡翠,澳门赌博网站:则色彩要稍微差一些,应该是红紫,但即使如此,冰种红紫依然是极品啊。

  在中间隔着一些白雾的地方,还有比较小的一块翡翠,呈现出粉紫色,这个比较小,大概只有三个网球大小,不过这颜色虽然不及皇家紫和红紫,可是种却是更出色的玻璃种,这一下子就将其价值给抬高了。

  按这个计算的话,张天元最起码能弄到二十斤左右的冰种皇家紫,十五斤左右的冰种红紫,以及五斤左右的玻璃种粉紫。

  这些翡翠因为体积比较大,所以不管是做摆件还是做首饰。那都非常合适,选择性非常多。如果有大师级的师父制作的光身件或者花件,那么其价值大概还会提升。

  毫不客气的说,这块毛料里面所含的紫罗兰玉做成成品之后,轻易卖个将近两亿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尽管对于现在的张天元来说,上亿RMB已经不是什么天文数字了,但他看上拥有的,以及已经出售的古玩或者翡翠、玉器,真正上亿的却只有一样。就是那《平复帖》。

  将近两亿啊,这无论如何对他来说都是巨大的冲击啊。

  赌石可以让你上天堂,也可以让你下地狱,现在张天元算是明白这话的道理了。

  如果他没有六字真诀,只怕真得会眼睁睁看着这块毛料被人便宜买走的,他现在真得要感谢命运送给了他这神奇的六字真诀,让他可以发现如此至宝。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撼了。

  赌石来钱之快。果然比古玩要快得多啊。

  不过他现在不能太兴奋了,太兴奋就容易露出马脚,那童老板可是个老狐狸,一旦看出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肯定会发现的。

  而萧峰锐和刘景林同样不是等闲之辈,虽说大家都是朋友。可张天元却没那么大方,假如只是价值百万的东西,他大可以做个人情,可是这是价值将近两亿的好东西啊,如果真正雕刻成功。搞不好就会成为第五件翡翠国宝了。

  一定要弄到手,但是爷一定要冷静。千万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了。

  张天元暗暗告诫自己。

  正想着要怎么给童老板说呢,那边萧峰锐的声音突然就大了起来:“我说童老板啊,咱们也不是第一次做生意了,你这么可不地道啊,难道非要我让刘兄将你这些毛料的毛病一一挑出来不成?差不多就行了吧。”

  童老板哭丧着脸说道:“我说萧老板啊,正因为是老主顾,我已经要的很便宜了,你看吧,你一共选了十五块半赌毛料,我只要你三千万,这还多吗?一块算下来也就两百万啊。”

  张天元听到他们说话,就凑过去看了看,原来萧峰锐和刘景林已经将原来二十来块半赌毛料又挑出去了几块,只剩下十五块了。

  他大概看了一下那被挑出的,也是不由要给萧峰锐和刘景林竖起大拇指了,这两个人的眼光和能力真心不错,挑出去的那几块,基本上都是没有翠的,只有一块含翠,但价值绝对不够百万,要花两百万去买,根本是不划算的。

  再看看地上那十五块毛料,如果是三千万的话,那还真不算贵,因为这十五块毛料之中,出翠的有七块之多,其中有两块,估计做出首饰的话,买个两千万左右不成问题,其余的五块合起来,也能有一千万左右了,这笔买卖肯定不亏。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对萧峰锐来说没什么意义,因为萧峰锐是不会去切石的,他不管里面东西好坏,只看开门子,也就是开窗之后的表现如何。

  因为外人买半赌毛料,看的就是开门子之后的表现,他们是无法判断里面的翡翠好坏的。

  赌石常常是以赌色为主,赌正色。此外,还有赌种的,种要好,种要老,种要活;赌地张的,就是赌其地张细密,有水,干净;还有赌裂、赌雾、赌是否有癣的。赌好是很难的,因此人们说“十赌九输”。具体怎么赌?主要通过擦(擦开表皮)、切(切开原石)、磨(从外向内琢磨)三种方法来实现。

  开门子的半赌毛料赌色,那主要就是看切口之处绿的颜色,萧峰锐选的那些个毛料,明显色都是上乘,但关键问题在于,这只是个窗而已,究竟里面的翠如何,谁也不知道。

  但萧峰锐不在乎这些,他只管切口之处的绿,或者是擦开之后的绿,只要色泽够好,再加上石皮的表现出色那就足够了。

  “童老板,你应该清楚我是干什么的,我买回去这些毛料是等着升值的,你要我那么多钱,我还有赚头吗?不怕说,你这些半赌毛料要是真全部切开,能不能值三千万那还真不好说,你让个价,我就买了,你这生意也就做完了,莫非你真以为明天的赌石大会上能有多少人买得起半赌毛料啊?像我这么疯狂?”萧峰锐又道。

  他要赚钱,那就不可能按照原价来买,这就跟你进货一样,你要是进货的钱跟你买货的钱差不多了,那你还赚什么?那就没什么意义了嘛。

  “那你说什么价?”

  “一千五百万,十五块毛料,如果你同意,咱们就成交,不行的话那就算了。”萧峰锐说道。

  这当真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啊。

  一个要三千万,一个直接就给一千五百万,这是中间直接一刀砍啊。

  “那不行,绝对不行,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将那挑出来的几块毛料也一起买了,然后给我两千万就行了。”童老板说道。

  “你还真是个老狐狸啊,我为什么挑出去那几块,说句不好听的,那里面有没有东西我不在乎,也不确定,可是它们的表现却实在是太差劲了,你就算一块十万卖给别人,别人也未必要啊。”萧峰锐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