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六五章 紫罗兰玉
  张天元正打算最后一搏呢,这个时候仓库里的座机响了起来,童老板让他的保镖接了电话。

  “老板,有个人想要见您。”

  “谁啊?”童老板似乎有些不耐烦地问道,他正在和萧峰锐讨价还价呢,此时哪里有心情去管别的事情啊。

  “就是昨天找你那个人,说是要卖毛料给您的。”保镖回答道。

  “就那个人啊,我不是说过了嘛,他的毛料我不稀罕,还说什么事从前清传下来的老料,骗鬼啊,我又不是瞎子。”童老板摆了摆手道:“让他滚蛋。”

  “明白了,老板。”那保镖正要说话,张天元却突然插了一句道:“童老板,前清传下来的毛料那指不定是好东西啊,要是从您这里出了好料,传出去也风光啊。”

  “小老弟,你不懂的,那人就是个骗子,什么前清传下来的毛料,忽悠人呢。我早找人打听过了,他干这种事儿不下十次了,已经被行内的毛料商人给盯上了。”童老板叹了口气道。

  “他说那毛料卖多少钱?”

  “五百万!而且还是全赌,你说那人是不是疯了?”童老板摇头道。

  “老板,他这一次降价了,说是五十万就可以出手,因为实在是急着用钱呢。”那保镖说道。

  “五十万?”童老板捏了捏下巴,似乎有了什么注意,想了想道:“其实他那毛料表现还算可以,不好,但也算不上差。而且又是帕岗出的老料,五十万的话……你告诉他。二十万我就买。”

  保镖将话传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外面的人就说了。二十万就二十万,成交了。

  张天元此时还没太在意,只是觉得这童老板真心老奸巨猾啊,他二十万买下那块毛料,大概是想混入自己这些毛料里面吧,因为帕岗厂的毛料表面上与抹岗厂的非常相似,只是混进一块的话,那还真没多大问题,这二十万买下。一百万卖出,一下子就赚八十万啊。

  过了一会儿,那块毛料被送了进来,不过卖主没有跟进来,大概是在外面就把钱付了吧。

  张天元随意瞧了那块毛料一眼笑道:“童老板做得一手好生意啊,前清的老毛料居然二十万就弄到手了,恭喜恭喜啊。”

  童老板嘿嘿一阵干笑,显然是有些尴尬,毕竟这里还有客人呢。他要是这么明目张胆的把帕岗厂的毛料混入抹岗和龙塘厂的毛料里面,那可不合适,所以将那毛料放到了一旁说道:“这东西要是前清的毛料,你觉得那家伙会二十万便宜卖吗?我明天还是拿到赌石大会上去卖吧。能卖个三十万,就谢天谢地喽。”

  “说不定人家急用钱呢。”张天元笑道。

  “小老弟想要这块毛料?你要真想要,我三十万卖给你怎么样?”童老板随口一说道。

  “行了老童。你就别忽悠年轻人了,我们这都看着呢。你二十万买来的帕岗厂的毛料,就敢三十万卖给他。不是把我们当傻子吗?这我们要是没看到,那兴许还行。”萧峰锐骂道。

  “嘿嘿,让萧老板见笑了,咱这也要赚钱吧,毕竟只加了十万,不算多吧。”童老板嘿嘿笑道。

  “其实我觉得吧,这块所谓的前请毛料,纵然不是前清的,但好歹皮的表现还不差,还隐隐有松花可以看到呢,搞不好真得能出翡翠哦。”张天元陪笑道。

  “小老弟,你就别寒碜哥哥我了,你话虽不差,这的确隐隐有松花可以看到,但实在是太模糊,而且这走向也不好,更重要的是,这表面坑坑洼洼,显然就算出了绿,也必然水差得很,甚至可能会有裂纹出现。也就是你说的那一点,我才敢出二十万买下,不然的话,十块钱卖给我我都嫌贵呢。”童老板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翡翠表皮隐约可见的一些像干了的苔藓一样的色块,斑块、条带状物称“松花”。

  根据松花颜色的深浅、形状、走向、多寡、疏密程度,可推断其内绿色的深浅,走向,大小,形状等。观察时要上水于原料上仔细研究。

  但俗话说得好,“神仙难断寸玉,大师往往失手。”

  又有十赌九输的说法。

  其实都说明了,虽然松花这东西可以作为辨别毛料好坏的特点,但其实也不能尽信,只能说出绿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而已,若是傻乎乎地以为有松花就必然出绿,那真得就是傻到家了,赌亏了,也只能怪自己太愚蠢。

  张天元想了想,于是从童老板手里接过了那块毛料笑道:“童老板,你先去跟萧大哥他们谈价吧,我在这儿先看看,如果真喜欢的话,三十万就三十万,我买了。”

  “小老弟果然干脆,行行行,那就这样吧,一言为定了啊。”童老板其实打心眼里也不觉得那块所谓的前清老料会是什么好东西,他买来就是想去忽悠人的,反正有松花总比没有好,尽管表现不算出众,可是骗一些一知半解的人还不成问题。

  这出售翡翠的,最不怕的就是一知半解,不懂装懂的人了,而他们最怕的则是两种人。

  一种是专业知识特别强,真正的专家,比他们还专业,你说的那些东西,他都知道,而且比你在行,往往能挑出你话里头的毛病,最后搞得你都没自信了,还得便宜买了东西,搞不好明明价格应该很高的东西,最后都卖便宜了。

  另外一种就是完全不懂的人,这种人同样难缠,你说什么,他都要打破沙锅问到底,问得你口干舌燥,实在无话可说了,他还会说你果然是在骗人,气得你不行。

  童老板把张天元归类到了一知半解的那种人之中去了,觉得张天元或许比较好忽悠。所以才会同意他去看那毛料的。

  “那行,我先去谈价了。”童老板走到了一边去继续和萧峰锐他们商量价格。

  张天元则一边喝茶。一边开始观察那所谓的前清毛料。

  说实在的,他也是不相信这种鬼话的。但你要明白,人一旦有了好奇心,那就挡不住了,更何况张天元本身就有六字真诀,对他来说,这毛料是不是前清的根本不重要,只要里面有翠那就行了,澳门赌博网站:他只是随便一看就能看出来。

  这一次他也没有再去浪费时间,而是直接就用了鉴字诀去看了。这一看不要紧,却差点惊得他直接把手里的茶杯摔碎到了地上。

  “怎么了小老弟?”萧峰锐急忙问道。

  “没事儿,被水烫了一下。”张天元说着就要去收拾地上的杯子碎片。

  童老板说道:“小老弟,你不用忙,你继续看你的毛料,没被烫着就好。”

  他说完话,就示意自己的保镖去把碎片收拾了。

  张天元看着自己手上被烫了一片的红色,却完全是毫不在意,将地气慢慢附着于手上。那烫伤迅速就褪去了。

  说实在的,这烫伤真挺疼的,可他此时心里边却一点都不疼,甚至有一种狂喜。

  “皮中皮!”

  这是张天元狂喜的原因。他发现这块毛料被人动过手脚了,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地质条件的影响,比如发生了泥石流、地震之类的自然灾害。然后导致原本的毛料之上又裹上了一层新皮,而这层皮跟作假的石皮差不多。根本无法体现毛料很正的价值。

  他透过这层假皮往里面看去,立即就看到了里面一层褐色的石皮。这种皮又叫黄鳝皮。一般种很老,若皮细嫩并见苔藓状及黑色条带者,显其内水好可能有高翠。

  通过张天元的观察,这块毛料单从石皮上来看,还真得就符合出高翠的可能性,松花十分明显。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张天元才有了之前的那种不冷静的举动,不过现在冷静下来了,皮的表现好,未必就能出高翠,只是几率会更高一些而已,所以还得继续往下看才行。

  他有点迫不及待地看了下去,而此时,已经可以看到毛料之中出现的白色团状物,这称之为“白雾”。

  很多初玩赌石的人容易把白棉和白雾搞混了。

  这两个说的不是同一个东西。

  白棉的说法,一般是存在于翡翠的成品中,指的是翡翠中如棉絮状一样的事物。

  白雾的说法,一般是说的翡翠赌石中,白雾说的就是翡翠表皮的白色团块状的皮色。

  继续看下去,那白色的雾状物渐渐出现了一些特殊的颜色——紫色!

  这紫色越来越浓,越来越艳,终于就好像是一团紫色的火焰在毛料之中燃烧一般。

  浓郁、均匀、鲜艳、光洁,这毛料里面的紫色简直与满绿正阳翠的质地相当了,如果真说起来话,那可就是真正的极品紫罗兰玉啊。

  张天元玩赌石时间不长,但基本常识还是懂的,他知道翡翠并非只有绿色一种,还有紫色、白色、黄色、红色、黑色这五种颜色,而在每一种基础颜色里面,还能细分出更多,像什么飘绿了,就是指的白色之上飘着绿色,而且还有近乎蓝色的那种绿。

  只是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紫色的翡翠啊。

  他是知道的,紫色的翡翠又叫紫罗兰玉,如果是满紫且水头出众的话,那么价值不会低于极品的绿翡翠的。

  尤其是西方人,对紫色翡翠那绝对是情有独钟啊,他们反而不是特别喜欢绿色,也正因为如此,紫罗兰玉在国外卖的话,价格往往会高上很多。

  紫色翡翠,行内习惯称“春”,这种非常特别的翡翠颜色一般都比较淡,好像紫罗兰花的紫色,因此得名。

  紫色在中国古代被称为帝王色,从紫微大帝到紫禁城,从老子出关的紫气东来到紫衣绶带,无不显示出紫色神圣高贵的地位。真正优质的紫色翡翠其价值不让于绿色翡翠。

  市场上常见的紫色翡翠根据色彩及饱和度可以分为五种:皇家紫、红紫、蓝紫、紫罗兰、粉紫。

  皇家紫是一种浓艳纯正的紫色,它的颜色色调非常纯正,饱和度一般较高,亮度中等,因而显出一种富贵逼人、雍容大度的美感。这种紫色实际上非常少见,属理论级翡翠,即使在紫色翡翠中也是百里难寻其一,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红紫是一种偏向翡红色调的紫色,他的颜色饱和度通常中等,少见很高饱和度的类型,在紫色翡翠中也不算常见,其价值认同很高。

  之所以要把这两种紫色拿出来单说,那是因为张天元看到的这块紫色翡翠,其颜色应该介于皇家紫和红紫之间,按照市场的定位,其价值将会非常之高,甚至未必会输给绿翡翠里面的帝王玉,尤其如果卖给喜欢紫色翡翠的西方人的话,那价格可能比帝王玉还要高一些,这就是喜好的问题了,与翡翠本身的价值关系不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