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六四章 赌石是个坑
  想明白了萧峰锐的话,张天元也就不再问了,也是盯着刘景林的动作看,他虽然对这赌石多少有点了解,但毕竟不够专业,从宝岛回去也看了几本书,但哪里比得上亲眼目睹这些真正大师的动作啊。

  “童老板,你这黑乌砂石产自哪个坑口的?”刘景林拿了一块皮壳乌黑似煤炭毛料问道。

  “哦,那个啊,那个是产自名坑帕岗的黑乌砂啊,不错吧,帕岗可是历史名坑,开采最早,到如今依然是出产毛料的十大名坑之一啊。”童老板笑道。

  “童老板,做人不能如此不地道啊。都是熟人了,还说什么假话啊。”刘景林笑了笑道:“你这黑乌砂可不是出自帕岗,而是出自麻蒙,麻蒙的黑乌砂黑中带灰,水底一般较差,且常夹黑丝或白雾,绿色偏篮!不如帕岗的啊。”

  张天元听这两人的对话,倒是有些了解,他从书中也看到过一些说缅甸十大名坑的,其中就有帕岗和麻蒙,只是他没想到,同样为十大名坑,这所产的毛料也有质量上的差异啊,这一次算是学到了。

  “老童,你怎么能这样啊!”萧峰锐看了那黑乌砂一眼,也说道。

  “嘿嘿,没想到这位师傅眼力这么好,这的确是麻蒙产的黑乌砂,不过我也没办法啊,老帕岗的黑乌砂已经全部采完了,目前市场上所见的乌砂有九成以上都是产自麻蒙的。”童老板嘿嘿干笑道。

  “都是黑乌砂,可帕岗跟麻蒙所产的,这价格就差了老远了。对了,你这些毛料都是从哪个坑买的?”萧峰锐问道。

  童老板急忙答道:“除了那黑乌砂产自麻蒙之外。其余都是从龙塘和抹岗运来的,绝对是出产高翠最多的两个坑啊。这不会唬人的,我们还有收据呢。”

  “哼,收据作假我们见得多了,当不得真。不过你这一次倒是没撒谎,从这些毛料来分析,的确应该是龙塘和抹岗的。”萧峰锐冷哼了一声道。

  “萧大哥,这怎么个说法?”张天元不解地问道。

  萧峰锐笑了笑道:“每个坑出的毛料都有自己的特点呢。龙塘,也有人叫它龙坑,以黄砂皮或灰白鱼皮为主。皮壳较粗。大部分水与底均好,绿色很正,常出高翠料。”

  刘景林补充道:“没错,而抹岗的毛料皮较粗,皮色灰黄或灰白;水与底均较好,裂纹少,为绿或满绿夹颜绿之高翠品种,很少含杂质,玻璃底较常见。但产量少。”

  “原来是这样啊。”张天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难怪这个童老板要价这么高,即便是全赌毛料一块也要价一百万以上,竟然是十大名坑里面最容易出高翠的两个坑里出产的毛料。这就不奇怪了。

  想来这些应该是玩赌石的人必须知道的常识吧,自己以后也应该多补充一点这方面的知识,免得有人问起来一问三不知。那可就出丑了。

  他见刘景林和萧峰锐仔细鉴赏那些半赌毛料,便不再打扰了。转悠了一圈,又到那些全赌毛料的架子前面蹲下了。

  他这是不愿意夺人所好。他刚刚已经看过了,萧峰锐看的那些半赌毛料里面,澳门赌博网站:有几块的确有好翠,这半赌毛料比全赌毛料容易出翠是赌石圈子里公认的,否则也不可能会有半赌毛料的价格高于全赌的说法。

  只是这个常规的道理在张天元这里并不适用,张天元偏就喜欢全赌毛料,那是因为他能够确定里面有什么东西,对他来说,不管是半赌还是全赌,其实就跟女人一样,不管全部穿着衣服还是半裸穿着衣服,在他的眼里,都是全裸。

  既然如此,那他肯定要选择全赌毛料了啊,毕竟数量大,就算出翠的石头少,可是在巨大的基数上面,自然也不会比那半赌毛料少了。

  看到张天元又转悠了过去,萧峰锐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提醒了一句:“多看,少买,如果不确定的话,可以让刘师傅帮你瞧一瞧,刘师傅是真正的行家,眼光比我还好。”

  张天元答应了一声,心中也放松了下来,他主要是怕驳了萧峰锐的好意,会惹得萧峰锐不高兴,现在看起来不用在意了。

  那个童老板见张天元又转悠到了全赌毛料跟前,很是热情的端了一杯茶水递了过去道:“小老弟,喝口茶,润润嗓子,慢慢看,不用着急的,我这里都是好石头,保准你满意。”

  虽然说是奸商没错,不过因为经常做这样的生意,童老板也不敢把太烂的货放到这里,其实对他来说,赌石大会什么的,还不如这样的交易重要呢,因为能被他邀请的,那都是真正的大户,而赌石大会上则是鱼龙混杂。

  这就跟有些销售奢侈品的商店只招待会员是一个道理,他们只赚固定的那些人的钱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散客,散客给的钱还不够塞牙缝呢。

  所以这里的毛料,就是童老板这一次运来的最好的了,至于明天就开始的赌石大会,他也就是凑凑热闹,把剩下的毛料带去也就是了。

  其实那种大会,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结交像萧峰锐、张天元这样的人,卖毛料反而是其次了。

  张天元喝了杯茶,轻轻舒了口气,便开始挑选毛料了。

  其实说起童老板这样的毛料商人,跟毛石发一样,他们只是赚个毛料钱,而毛料在切开之前,是不知道好坏的,所以定价一般都会按照所产的坑定价,最多参照一些毛料专家的建议而已,但那些建议大多时候并不靠谱。

  不然的话,那些专家早该富得流油了,谁还去做赌石顾问啊,自己赌石就可以发了。

  因为房间里本来就很亮。张天元也就没要什么手电筒,只是装模作样地戴了副眼镜去查看了。

  这些毛料正如童老板所说的那样。从石皮上来分析,大多都是黄砂皮、灰白鱼皮以及灰黄皮。这很符合抹岗和龙塘坑的特点,不过这个也并非完全准的,只能当错参照罢了。

  毛料中显然龙塘的毛料更多一些,因为抹岗的毛料本来就产量小,自然也不可能太多了。

  以前只是常听人说这两个坑的毛料容易出高翠,可是真正实战了,张天元才发现,这他妈都是忽悠人的。

  这赌石真心就跟买彩票差不多,虽说这些毛料可能真的是两个名坑运来的。可是张天元蹲在那里左看看,右看看,几乎将这里的全赌毛料都看完了,最后却也只是发现了两块真正有翠的毛料。

  而且还不是高翠,虽然说得好听,龙塘和抹岗容易出高翠,但这容易究竟是多大几率,从没有人算过。

  也许是张天元倒霉吧,遇到的这两块那都不是高翠。他仔细盘算了一下,这两块毛料切开,里面的翡翠倒是能够做几个戒面,但是绝对不值一百万。这样的话,他就算买下来那也是亏了。

  想了想,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上一次在宝岛运气好。他以为赌石出翠很容易呢,可是这一次他才真正发现。这哪里是赌石啊,根本就是坑人。

  在他看来。赌石不是一刀穷一刀富,而是百刀下去,九十九刀可能都是穷,只有一刀能让你富了。

  其实这几率已经很高了,比起彩票那几率还是高了不少,如果童老板这里的毛料便宜一点也还罢了,他肯定会买下那两块有翠的毛料的,可问题就是底价太贵,根本就不划算。

  此时另外一边,萧峰锐、刘景林已经在和童老板讲价了,果然那二十多快半赌毛料,萧峰锐是直接全买了,这会儿正在还价呢,看样子估计能比原来的价钱低上很多,刘景林和萧峰锐联手挑毛病,那一个童老板可挡不住啊。

  看到张天元停了下来,萧峰锐笑着问道:“怎么样小老弟,挑到好毛料没有?”

  张天元不好说人家这毛料全都没翠,那样子就直接把人得罪死了,所以他干笑了两声道:“心里头没底,所以就没敢选,我想再看看。”

  “这是对的,你跟我不一样,我就是冲着这些半赌毛料来的,说白了,我是不在乎里面有没有翠的,到时候就等着升值了。”萧峰锐笑道。

  张天元朝着萧峰锐选的那些毛料看去,还真别说,这半赌毛料出翠的几率果然大了不少,因为已经开窗出了绿,那要比两眼一抹黑好了不少。

  “萧大哥,这块毛料多少钱?”张天元看了其中一块毛料,竟然是满绿高翠,虽然不大,可是做成高档首饰的话,那估计四五百万是挡不住的,如果这毛料价钱合适的话,他想买过来,不然让萧峰锐买去,就浪费了,这家伙可不管里面有没有翠啊。

  “哦,那个啊,那个已经说好价了,一百五十万。”萧峰锐笑道。

  “萧大哥,能不能让我沾沾光啊,这块毛料转手给我怎么样?”张天元问道。

  “没问题啊,反正你要的那块表现也不是很好,未必能够出高翠,这也是为什么只要一百五十万。不如你选个更好一点的吧。”萧峰锐好意说道。

  “不不不,就这块就行了。”张天元哪里肯换啊,那些半赌毛料里面,也就这块有高翠,一百五十万买下,以后四五百万做成首饰卖出去,刨除人工费等乱七八糟的费用,少说也能赚个两三百万呢。

  “跟我还这么客气,那好吧,你既然要块,那就转手给你吧。”萧峰锐很大方地说道。

  张天元心想,自己这算不算是有点横刀夺爱呢,不过他现在也没办法,总不能告诉萧峰锐这毛料里面有高翠吧,那真是要被当成怪物了,大不了以后再有什么东西卖给萧峰锐的时候,适当便宜一点也就行了。

  想到这里,他也就心安理得了。

  “年轻人选半赌的就对了,不用冒那么大的风险,而且这是萧老板选的,多半是不会错的。”童老板此时也对张天元说道。

  “你扯个蛋吧,什么我选的,我这可是一股脑儿把你的半赌毛料全要了啊,这算个什么选啊。”萧峰锐笑骂道。

  “哈哈,哈哈,说得倒也是。”童老板干笑了两声,急忙又道:“小兄弟你先坐那儿喝口茶,我跟你的两位朋友谈谈价钱,一会儿出去我请客,咱们吃顿好的。”

  张天元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真坐到哪里喝茶去了,不过他实在有点不死心啊,好不容易来一次,难道就只买一块半赌毛料回去?这也太丢人了吧。

  想着想着,他这眼珠子也就不停地乱转,在这仓库里面四处瞎瞧,因为他想起了宝岛的那件事情,当时就是一个普通的石墩里面出了满绿正阳翠,今天会不会也有同样的好运气呢?

  他干脆直接启用了寻字诀,最后一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