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六一章 缅甸翡翠商人
  听了萧老板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张天元心中便在揣测了,这个所谓的赌石界的巴菲特,不会就是这位萧老板吧。

  毕竟萧峰锐这个名字,在国内玉石圈子里那是相当有名的,否则董学塾董老也不会让张天元跟着他来闫城了。

  不过张天元并没有问,萧峰锐既然没说,那自然有他的道理,或许是要隐瞒什么,当然也可能根本就不是他。

  车到酒店之后,张天元先帮着两人把行李送到了房间,恰好这个时候是吃饭的时间了,张天元这个地道的陕州人便做了东,请萧峰锐萧老板和刘景林刘师傅一起吃了顿便饭。

  张天元嫌酒店里的东西不干净,特地请两人到当地一家有名的老字号羊肉泡馍馆吃了一顿羊肉泡馍,虽说比不上大餐,可这羊肉泡馍的味道却相当不错。

  北宋著名诗人苏轼留有‘陇馔有熊腊,秦烹唯羊羹‘的诗句。

  这里面说的羊羹,便是指的羊肉泡馍了,这是一道地道的西北风味小吃。它烹制精细,料重味醇,肉烂汤浓,肥而不腻,营养丰富,香气四溢,诱人食欲,食后回味无穷。

  因它暖胃耐饥,素为西凤和西北地区各族人民所喜爱,外宾来陕也争先品尝,以饱口福。牛羊肉泡馍已成为陕州名食的“总代表”。

  据说这玩意儿最早为西周礼馔,历史悠久着呢,倒也未必比那些大餐差到哪里去。

  吃过饭,三个人又到茶馆里坐着聊天。

  张天元就说了:“萧大哥,不瞒你说。我虽然是陕州本地人,家距离这闫城也很近。但对赌石大会向来不怎么熟悉,加之这一次的闫城赌石大会又是第一届。我这真正的两眼一抹黑啊,还得请你多多指教啊。”

  “张老弟客气了,正巧我这次来要买一批毛料,大概三四千万左右吧,多了我也吃不下,没那么多现钱。如果你想去见识一下,跟着哥哥我也就是了,不过这里面有个小麻烦。”萧峰锐顿了顿道。

  “什么小麻烦?”

  “是这样的,闫城赌石大会我托熟人了解过了。到时候会分成两个会场,一个会场是供所有人进出并且交易的,里面有古玉的交易,也有赌石的交易,但不会现场切石,因为人多容易出事儿,都只是买了毛料之后回去自己切。”

  “那另外一个会场呢?”

  “另外一个会场就不一样了,规模虽说要小一些,但是出售的毛料却都价格不菲。不会有低于五十万的毛料,当然,敢要这么高的价,那也是因为坑好。出翡翠的几率高,只是这里要想进去的话,要么得有熟人介绍。要么必须证明你有消费两百万以上的能力。”萧峰锐解释道。

  “哦,这个不是问题啊。我现在手头虽说现钱不多,可也有两千万左右。买些毛料还是不成问题的。”张天元笑道。

  听到这话,一旁的刘景林明显抖了一下,他没想到张天元这年纪轻轻的,居然随口就能说出两千万这样大的数目,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可怕,如果第一次见的话,还真会以为这是哪家的败家子富二代了呢。

  “你的那些朋友怎么办?你不是说这一次来了许多朋友吗?”萧峰锐问道。

  “那也不是问题,我来做担保,他们总可以进去的吧,实在不行,我就借钱给他们,让他们进去见识见识而已,完了再把钱还给我也就是了,这个好操作。更何况他们未必会跟我一起去啊,他们更感兴趣的反而是第一个会场吧,那里又有古玉的买卖,又有那么多人,比第二个会场热闹多了。”张天元道。

  “也好,你这办法不错,倒是可行。”萧峰锐听到张天元这么说,也就不推辞了。

  “萧老板,你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啊。”一旁的刘景林突然提醒道。

  “什么事儿?”

  “今早上你不是接到的电话,说有缅甸来的大商人让你去验验货吗?如果可以私底下交易的话,他就不把东西往会场上摆了,免得出事。”刘景林道。

  “哦,你看我,怎么把这个事儿给忘了,这是见了张老弟就给高兴糊涂了。”

  “什么缅甸商人?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吗?”张天元问道,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如饥似渴的人,对于赌石方面的事情,希望知道的越多越好,因为这样子就可以省掉不少的麻烦,上一次在宝岛,那因为是私人性质的聚会,赌石规模很小,所以不是问题,但这一次可不一样啊。

  “你想去?”

  “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想去见识见识了。”张天元点头道。

  “这位缅甸商人长期运私货到我国,这一次带来了大量的翡翠毛料,只是因为走私的关系,并不想太张扬了,所以想要私底下找可靠的人卖了。而帮助他联系到我的,则是赌石圈子里的顾问,这些人拥有玉石商人,或者口碑比较好的收藏家的详细花名册,如果想要私底下交易的话,就会给每个人打电话。”萧峰锐解释道。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那我岂不是没办法去了?”

  “无妨,我们这些人也都是互相介绍的,如果由我给你担保的话,你当然可以一起去的,只是你的那些朋友就不能去了,人太多人家可不喜欢。”萧峰锐提醒道。

  “对了小张老弟,赌石的规矩你懂吧?”

  “他没问题的,已经赌过一次了,基本的规矩肯定懂。”萧峰锐笑道。

  “是不是就是别人看中毛料的时候,不能插嘴,也不能品头论足啊?”

  “对对对,大概就是如此了,如果你也相中了同一块毛料。那就等那人放弃了之后再去看,不用着急。除非那人想买,否则你就有机会。而且即使那人想买。如果你出的价更高,也可以抢过来。”萧峰锐点头道。

  “我明白了。”

  “还有,买毛料,还是要多观望,不要急于出手,尤其是在你不确定的时候,可以看看别人如何挑选毛料的,你虽然有两千多万,可是说起来也就能买十来块两百万左右的毛料而已。千万不要冲动。”萧峰锐又道。

  “嗯。”

  “另外,赌石和赌博一样,最忌讳的就是输不起。输一次想要回本,就会继续去赌,然后越陷越深,最后一夜间家破人亡的事情都有。你还年轻,可以玩玩,但是绝对不要沉迷于此,这东西比年轻人沉迷游戏可怕多了。”刘景林又补充道。

  “这一点刘师傅和萧大哥都可以放心。我不是那种纠缠不清的人。一旦不幸,就会收手的。而且最近我一个朋友的父亲因为花高价买了一件赝品古董而跳楼自杀,还害得老婆被人捅了几刀子,这事情就是血的教训。古董比赌石还要好一些尚且如此,赌石的可怕,我自然明白。”张天元重重点了点头道。

  这顿茶喝得也算愉快。三人吃完茶就返回酒店休息了,赌石别看简单。那也是耗费心力的活儿,累着呢。

  大约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外面渐渐下起了雨,而且夏天这雨,下起来还特别大,打雷闪电的,怪吓人的。

  酒店里的客人大多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准备休息了,因为到了明天就是赌石大会正式开始的日子,那才是真正要忙起来了。

  张天元出了门,带着雨伞和萧峰锐以及刘景林到酒店大堂里会面了,可巧不巧的,偏偏就遇到了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母仪和金梦还。

  金梦还一看到张天元,便哈哈大笑道:“张老弟,这是要干嘛去啊,这么大的雨?”

  “有点事情,陪两位朋友出去转转。”张天元笑道,对母仪他没什么好感,但也没必要一直板着脸,这活人的技巧他还是有的。

  母仪看了萧峰锐一眼,嘿嘿一笑道:“我以为是谁呢,这不是萧老板嘛,昔日一别,有老长时间没见过面了啊,嘿嘿。”

  “确实,不过我倒是希望咱们永远别见面。”萧峰锐似乎跟母仪的关系非常不好,一点都不留情面。

  母仪揉了揉鼻子,嘿嘿一阵冷笑,阴阳怪气地说道:“张老弟,可别被某些人的外表给骗了啊,当初某位仁兄可是骗了自家兄弟所有的家当,后来消失不见了足足两个月,害得他的兄弟被债主逼得悬梁自尽,嘿嘿,够狠啊。”

  “老母狗,你他妈少血口喷人!”萧峰锐怒道。

  “嘿嘿,我好像没说那人是谁啊,萧老板你急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老弟,记住兄弟我一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人心隔肚皮,有些人表面上不怎么样,但心里头总是不会害你的,而有些人就不一样了哦,罢了,哥哥我淋湿了衣服,回去洗澡了,你好自为之吧。”母仪嘿嘿一笑,搂着金梦还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萧峰锐冷冷看着母仪上了进了电梯,这才猛地咳嗽了两下,嘴边居然溢出了一道血丝。

  “萧老板,不必为了那种人生气,当年的事情是个意外,怪不得谁。”刘景林劝道。

  “但他说的也没错,我的亲哥哥就是因为我而死的。”萧峰锐咬了咬牙说道。

  张天元听得雾里云里,完全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不过他也不好意思问,这都是人家的私事,而且听起来好像还挺严重的。

  三个人到了地下车库,直接开车出了酒店。

  路上,萧峰锐突然问道:“张老弟,想不想听听哥哥我当年的故事?或许对你会有一些启发。”

  “萧大哥,你不必说我也不会怀疑你的,反而是那母仪,从一开始我就对他没什么好感。”张天元急忙解释道。

  “不,这许多年了,要不是母仪今天又把伤疤揭开,我还真不想再提当年的事情,但既然伤疤揭开了,我就想找个人倾听一下,因为这就是赌石圈子里血淋淋的教训,我不想你走上我的老路。”萧峰锐摇了摇头,固执地说道。

  “那好吧,萧大哥你说,我听着呢。”

  萧峰锐长出了一口气,将身子靠在车座上,眸子里的光彩渐渐散开,陷入了回忆之中。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我那个时候刚刚接触赌石不久,因为第一次的时候就运气极好出了翡翠,而且是价值数百万的好东西,因此便有些得意了,去向哥哥借钱,想要去赌石。那时哥哥因为已经是个院士,有一笔不菲的工资收入,还得到过几笔专利奖金,应该是有闲钱的,但他怕我走上歪路,便不肯借我。后来我在他门前跪了一个晚上,他终于心软,将自己存起来准备给儿子留学用的钱都借给了我,可那还不够,他于是有找人借了几百万,说是一个熟人,但究竟是谁我到今天也不知道。”

  说到这里,萧峰锐的脸色忽然变得极为痛苦起来,就像是突然间诶什么刀子割了一下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