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六零章 赌石圈子里的巴菲特
  其实石老王和张天元倒没有多少话聊的,他下飞机已经很累了,本来到酒店之后就打算休息的,后来听人说咖啡厅里有个人在吹嘘玉石方面的东西,便想去看看,这一看,却不料居然是张天元。

  回到房间之后,石老王洗了个澡,自己先睡觉去了,而徐刚则跟张天元、刘浩、李霄几个人聊得兴起,都是年轻人,这话自然也就多了。

  “对了刚子,这次回来,还去宝岛吗?”张天元问道。

  “不用了,师父说他要在内地住一段时间,过了这次赌石大会,还要去南都参加糖酒会,他那个人好酒如命啊,糖酒会之后,他还是会留在国内一段时间,主要是处理一些他公司的事情。”

  “石老大也有公司?”

  “你这不废话吗,他老人家能没公司?堂堂赌石皇帝,哪能不想着法赚钱啊。”徐刚道。

  “原来如此,难怪他会对这次赌石大会感兴趣呢。”张天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

  “其实他亲自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整饬内地公司的一些乱象。他在这边设了代理人,是他的一个表弟,他这表弟见他赌石赚了钱,所以也有这方面的心思,还特意为此请了个好像很有名的赌石顾问,原本想着能赚点钱呢,谁知道连本都赔光了,最近有人给师父报告说公司的账目有问题,所以师父必须的亲自来一趟了。”徐刚压低了声音说道。

  “这么说起来的话,那他那表弟也来闫城了?”

  “来了,说是这一次要拼命了。无论如何也要借着这次赌石大会翻本,但我看不太可能。赌石这种东西,运气占了很大一部分。虽然顾问会起到一定作用,但作用也非常有限的,就连师父他不也是赌亏了不少嘛。”徐刚又道。

  “看来这一次赌石大会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比宝岛那次热闹多了。”

  “可不是嘛,不然师父他也不会来啊。”徐刚点头道。

  “梦寻和莹子她们都还好吧?”张天元突然问道。

  “你才想起关心她们啊。可能就是今天吧,她们两个会一起去了美国,说是到一所大学进修去,怎么,梦寻没通知你吗?”徐刚问道。

  “没……你等等。我刚刚感觉手机好像震动来着,因为讲得兴起,所以忘了。”张天元此时急忙拿出手机,却见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有短信。

  其中两个未接电话是萧老板打来的,而另外四个则是柳梦寻打来的,还有三个是欧阳晓丹打过来的。短信则有三条,两条是柳梦寻发来,说自己要去美国一段时间。让张天元自己照顾好自己,还警告他不要花心。

  另外一条是欧阳晓丹的,说是已经准备动身返回帝都了,希望张天元将来去帝都之后找她。

  看到这些未接电话和短信。张天元就一阵头疼啊,自己这臭毛病还没改过来,以前因为朋友少。接触少,所以经常关机。现在倒是不关机了,可是却在喝茶或者休息的时候会把手机调整震动。很难发现有人找他。

  他急忙给柳梦寻打了电话,却打不通。

  “大概是在飞机上吧,你小子这回惨喽,等过一段时间赶紧给她打电话。”徐刚幸灾乐祸地说道。

  “去你的,就没好话。”

  这个时候,刘浩忍不住问道:“梦寻是谁啊?莹子又是谁啊?”

  “梦寻是天元的女朋友,莹子是我老婆。”徐刚笑着答道。

  “好啊西哥,你藏得可够深的啊,居然有女朋友了也不给哥们说一声,把我当外人啊。”刘浩气道。

  “行了,你就别添乱了,你们先聊着吧,我要出去一趟,见个人。”张天元起身说道。

  “见人?见什么人?是不是美女?”徐刚问道。

  “美你个大头鬼啊,是萧老板,他比我早到西凤,不过并没有着急来闫城,今天才刚到,我要去接他。”张天元答道。

  “萧老板啊,那你去吧,我去休息了。”徐刚一听是萧老板,顿时没了兴趣,加之外面天又热,所以睡一觉当然比冒着太阳去接人好得多。

  刘浩和李霄显然对一个大男人也没兴趣,都纷纷去各自房间休息了。

  ……

  张天元出了酒店的们,打电话问清楚了萧老板抵达的大概时间,便驱车前往了高速路口等去了。

  反正从西凤到闫城,最多一个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了。

  “哎呀呀,萧大哥,真是对不住啊,我今天有点事情,竟没接到您的电话。”张天元见一辆车停到了高速路口的停车处,车上下来了一个人,正是萧老板,便急忙迎了上去。

  这个时候,车上又下来两个人,萧老板冲张天元笑了笑,便对那开车的说道:“行了小周,你就回去吧,我们的朋友来了。”

  “那萧老板你们就在闫城好好玩吧,有什么事情打电话就行。”那开车的掉了个头,又朝着西凤驶去。

  张天元将萧老板和另外一个人一起迎到了自己的车边,三个人上了车之后,萧老板才介绍道:“张老弟,这个是我的一位朋友,西凤本地的玉石大家,也是赌石的高手,刘师傅。”

  然后,他又指了指张天元对那人道:“刘兄,这就是我常给你提起的那位张老弟,很年轻吧,但是眼光独到,学识渊博,不输你我啊,哈哈哈。”

  “这就是那位张老弟,哎呀呀,这也太年轻了吧,我原以为你在说笑呢。”那刘师傅惊讶地看着张天元,对萧老板道。

  “刘师傅,您可是咱陕州的大名人,我很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我家就在秦岭附近的石头村,您去过那里的。”张天元笑道。

  “抱歉啊小张老弟。我实在是记不起了,不过石头村我知道。确实去过。”这位刘师傅倒也是为人很是亲近和蔼。

  “那不怪您,我当时才多大点啊,而且就是在旁边瞧着您收玉呢,那个时候对您就非常崇拜。后来您不是还去南都大学讲过公开课吗?我也听过的。”张天元笑道。

  “啊呀,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你啊。”刘师傅哈哈大笑着拍了拍萧老板的肩膀说道:“萧老板啊,你不知道,这位小老弟了不得啊。当初我在公开课上出了个题目,本来以为没有人能答出来,想要借此打击一下那些学生,好让他们勤奋学习呢,谁曾想这位小老弟居然真答出来了,那个时候我可是输给了他一块玉佩啊,虽然也就值个几千块,不过那件事情印象很深啊。”

  “那时候年少轻狂,正好多读了几本书。所以就……”

  “无妨无妨,与你这样好学的年轻人,古玩界也有点意思啊,不然都是些老古董。死水一潭啊。”刘师傅笑道。

  车启动了,张天元在前面开车。

  萧老板在后面说道:“张老弟,我听说你在宝岛赌赢了那个赌石皇帝石老王。这事儿可是真的?”

  “嗯,是真的。不过那不算什么本事,是我运气好而已。当时刚子屁股下面坐着的石墩。连我都没想到会出那么好的翡翠。”张天元笑着答道。

  “怎么样啊刘师傅,我早说过吧,这位小老弟虽然年轻,可是人谦虚着呢,不像某些人啊,一有点收获就炸毛了,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似的。”萧老板哈哈笑道,似乎对张天元的这种谦虚非常满意。

  “嗯,比起当年我见他的时候,确实沉稳了许多,看来也是遇到过不少挫折吧,挫折最磨练人啊。”刘师傅点了点头道。

  “刘师傅您还真说对了,我毕业后曾颓废过一段时间,后来差点丧命,从鬼门关里逃回来之后,就觉得过去那些行径实在是可笑。”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小张老弟不是玩翡翠的吧,为什么要来着赌石大会凑热闹呢?莫非也是想赌赌运气?”刘师傅突然问道。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哪儿啊,我原本是不知道这赌石大会的,后来因为出售一件东西给上浦的董老,哦,就是董学塾,董老,还有李书恒,李老,是他们建议我找萧大哥,一起来玩玩的,他们告诉我说,这赌石并不一定就是坏事,赌石和炒股票、买彩票、做期货其实是一个道理,如今造成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了,甚至有些人专门从事赌石的工作,建议我可以向这方面发展。”

  “董学塾和李书恒两位老前辈你都认识?”刘师傅显然有些惊讶地问道。

  萧老板笑道:“刘兄,你大概是不知道的,我这位小老弟不仅赌石是一把好手,对于古董文玩也十分在行,又在上浦开了几家铺子,与我,还有慕容德、董老、李老都有交往,对了,他还认识以前上浦博古馆的牟老爷子,连宝岛三族的三老,也都认识呢,可不简单啊。”

  “这么厉害!”

  刘师傅原本觉得也就是萧老板抬举张天元而已,以张天元这个年纪,就算真得是天才,也不应该太离谱了,哪里想到这小子最厉害的其实还不是赌石和古玩方面的知识啊,而是这人脉。

  一个人能认识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澳门赌博网站:那办什么事情都要简单很多啊。

  “对了,萧大哥你来赌石大会是为了什么啊,我听人说你好像在囤积毛料啊。”张天元问道。

  “这不是什么秘密了,如今缅甸的翡翠毛料开采几近枯竭,缅甸政府甚至已经开始限制毛料的出口,不过现在管理的并不严格,所以我想趁这个机会,多买一些毛料到手,等过个几年,这东西必然会升值的,然后再卖出去,那也能很赚一笔啊。”萧老板解释道:“当然了,这毕竟比不得赌石,赌石如果运气好了,一块石头那就比我囤积许多毛料赚得多。”

  “萧大哥,你不厚道啊。我可是听说过的,如果是老坑种的毛料,那毛料也是按斤算的,一斤能卖个十来万,一块大一点的老坑种毛料,搞不好就能上千万了,这未必就比赌石来得少啊。”

  “话不能这么说,毛料我买的时候也不便宜啊,我要赚的是差价,像老坑种这种高档毛料我反而是不会多买的,因为不划算,这是赌石者喜欢的,但却不是囤积毛料的人喜欢的。”萧老板摇了摇头道。

  “这样啊,那和你一样的人多吗?”张天元问道。

  “你知道股神巴菲特吗?”

  “知道啊。”

  “其实在赌石界,也有这样的人,巴菲特是靠投资股票赚钱,成为世界的大富豪,而在赌石界,却有人比巴菲特更有钱,而且他们的钱还不会像股票那样缩水,除非是发生战争,翡翠毛料一般都不太可能贬值的,只会随着毛料的越来越稀缺,价格飞涨,比如国内的田黄石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