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五九章 煮玉论真伪
  张天元从母仪手里借过了小手电筒,仔细观察了一下那块玉的内部,通过透视和查微可以清晰发现,这块玉里面已经有了不少的小裂痕,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实际上只要用仪器测试一下就知道了。

  他摇了摇头,看向了那个人道:“以后打架甚至吵架都不要将玉戴在身上,太暴殄天物了,这块玉细微之处已经有了裂痕,若是继续戴下去,估计几年,或者十多年之后,就会慢慢裂开,最终碎掉的。”

  “唉,早知道这事儿,也不至于如此啊。”那人竟恨恨之下,拿起自己的玉就摔倒了地上。

  玉器可是很脆的,再加上这人的玉器内部早就布满裂痕,这一甩,当时就碎了。

  有人捡起了一块随便看了看就惊叫道:“小兄弟说的还真没错啊,看看和里面,裂痕几乎已经布满,就跟鸡蛋外面看着是好的,里面却已经坏了。”

  到此时,已经没有人怀疑张天元的话了,如果说之前他所说的还只是纸上谈兵,照本宣科的话,那么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就是真正的鉴定本事了,也难怪会令人佩服。

  “小子你不错啊,难怪当初不肯拜老夫为师,原来你竟然对玉颇有了解啊。”石老王忍不住说道。

  众人这么一听,就更惊讶了,这年轻人居然拒绝了拜赌石皇帝为师,看起来是真得有真材实料啊,不简单,了不得啊。

  张天元却急忙解释道:“石老大真是误会了。我之所以没拜师,那是因为还有生意需要照顾。我和刚子不可能两个人都去跟着您学东西而不管公司的事儿啊。”

  “不用解释,我能收徐刚做徒弟。也算是一大幸事,比我之前那个徒弟好多了。”石老王笑了笑道,然后看向了周围的人问道:“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若是没有,我可要跟我这位小老弟谈谈心了啊,如果有什么想问的,可以尽管问,老夫今天高兴,或许也会为你们解答一二。”

  听到石老王这话,众人都兴奋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传十十传百,竟然有更多的人涌进了咖啡厅,连门口都站着人了。

  有个人就问道:“石老王,这玉器刚买回来,是不是要做些事情,辨别一下真伪好坏啊?”

  “你这话问到点子上了,不过我看还是让小张老弟说说看吧。”石老王这摆明了是有意考较张天元呢。

  张天元此时心想,自己反正已经说了那么多了。倒也不怕再多说点,反正也无妨。

  于是便道:“晚辈对玉器还是一知半解,也就多读了点书而已,若是说的有错。大家还要谅解啊。”

  “你就说吧,刚刚说的就挺好的。”这里的人,此时对张天元也是颇为服气的。关键张天元之前的表现,也能够令他们信服。

  张天元清了清嗓子道:“一般来说。新买的软玉,卖主都会说是古玉。既然他们如此说,那咱们买回来之后,就给它煮一煮,便知道他所说真假了。当然了,我这里说的只是软玉,不管它是古玉还是新玉,都可以煮一煮,如果是其它玉的话就不要这么做了,弄坏了我可不赔钱哦。”

  “哈哈哈,知道知道,你继续说吧。”

  “为什么要煮软玉呢?”

  “对呀,为什么呢?”一旁的刘浩也很好奇。

  “这一嘛是因为很多玉贩为了提高玉器价格对玉件进行了封蜡,而玉有裂纹,流入裂纹的石蜡,不煮你无法发现裂缝;二是很多做伪者用了很多化学原料,你不煮,伤害了身体,可是得不偿失呦;三是从小老师就教育我们,饭前要洗手,这些东东流传了这么久,真不知道都经过了什么坎坷,你不煮煮放心吗?”张天元笑着答道。

  “怎么,不煮还不放心?”有人问到。

  “诸位想想啊,如果真得是古玉,那大多必然是坟墓之中出土的,沾染了细菌、邪魅之气什么的,你敢直接佩戴?戴上了你就不觉得心里瘆得慌?所以啊,煮玉既是消毒,也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让那些脏东西都去掉。”张天元答道。

  “原来如此,小兄弟你继续说。到底怎么个煮法,是直接扔锅里就跟煮玉米棒子一样吗?”又有人问道。

  “好了,决定煮了。注意了,煮可不是扔到锅里就煮的。记住了啊,千万不能像那位大哥说的,不然玉煮坏了,可是悔之晚矣啊。”张天元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那人脸一红道:“小兄弟,你倒是说说如何个煮法啊,我回去也试试。”

  “我的做法是用鱼线钓住,用筷子挂在锅沿上,悬空。这样接触玉石的温度不会高于100度,否则扔进去,接触锅底,烧坏了。另外火要用大火烧开,文火保持沸腾,也就是煲汤的火候,大约15分钟就可以了。”张天元解释道。

  “哦,这样子就好了啊,那简单。可是刚煮好的话,玉一定非常烫吧,怎么取出来呢?”

  “笨啊,当然是用凉水将温度降下去啊。”有人颇为得意地说道。

  “你别瞎说,还是听听小兄弟的!”

  “咳咳,有些人以为煮好了就跟饭菜一样准备出锅上盘了?不,千万不要那么做,也不要想着用外力去降温,要注意等到水温自己降下来后在取出,另外千万千万不要马上碰到凉水,否则你就成了古代碎石的接班人了!”

  “噗!那位哥们,原来你是碎石门的接班人啊,哈哈哈。”刘浩忍不住笑道。

  那人脸一红道:“我就是瞎说的,瞎说的。”

  “当然瞎说说还可以,但万万不能那么做。否则玉是你自己的,若是毁了。痛心的也只会是你自己啊。”张天元很严肃地说道。

  “小兄弟说的,我们都知晓了。真是多谢了。”

  “谢倒是不必,我一个晚辈,能得各位这么赏脸,也是一种福气啊,今年的赌石交易会上,必定会有古玉的交易,但大家要注意了,即便是这种正轨场合,真正的古玉也并不多。所以千万要小心谨慎,莫要上了当,受了骗啊。”张天元提醒道。

  “古玉作伪的事情很多吗?”刘浩忍不住问道:“我曾遇到过不少人向我推荐古玉,可是都没敢买,一来我不是很熟悉那东西,二来价格太贵,我怕上当受骗啊。”

  “你这做法是对的,不懂的话,就莫要轻易出手啊。咱们国家的山寨水平一直都很高超。从古代到现代,那都是非常出名啊。在我国,玉器作伪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宋代。南宋时,已形成颇具规模的仿古玉系列。伪制古玉成了专业。明代,一些人为牟取暴利,社会上各种伪造文物大量出现。

  传世古玉中。真赝混杂,是古玉辨伪中最难的一方面。墓中出土的古玉。也并不一定是与死者同时代之物。故应该了解玉器作伪的基本方法,在鉴定玉器时注意辨伪。玉器作伪。一般是用当时的玉器来仿制古玉器的沁色。”张天元拍了拍刘浩的肩膀赞赏道。

  “对了,我一直听你说沁色,但这沁色究竟是什么啊?”李霄对古玉一窍不通,问这种问题倒也合理。

  徐刚这个时候早耐不住寂寞了,抢着说道:“埋入地下的玉器,一定时间后,受其他物质的浸蚀,会产生一些颜色的变化,玉器行家称之为‘沁色’。”

  “哦,原来如此啊。”

  “其实与玉器作伪,最主要的那就是在沁色上下功夫了,很多玩玉的人看玉,那首先看的就是沁色。”张天元补充道。

  “这沁色也能造假?”

  “玉器作伪的主要方法有煨头:将玉器用火烧烤,变为灰白色,仿“鸡骨白”沁色;古玩家称“伪古灰古”。有烧制的细裂纹。羊玉:将优质玉器植入活羊腿中,数年后取出,产生血色纹理,仿传世古玉。狗玉:将玉器放入刚杀死的狗腹内,数年后取出,产生土花斑纹。梅玉:将质差的玉器,用乌梅水煮,再用提油法上色,冒充“水坑古”,其余的还有风玉、叩锈、提油、老提油、死玉、造黄土锈法、造血沁法、造黑斑法等方法,大家回去之后可以多看看书,自己了解一下,我这里就不多说了。”张天元道。

  “那沁色都能造假,我们到底该如何判断一件古玉的真伪啊,总不可能直接当场拿去煮吧?”

  “其实有一些很好的方法,只要懂常识,哪怕你不懂玉,也可以鉴定出来的。若发现某种玉器早于古籍记载的年代,则可能是伪品。如《周礼》一书中对玉礼器的形制、用途、有详细的记述;唐代典籍中所述的玉带制度,记载了一些玉器的产生时代、形制与规格,这些大家回去都可以看看。”张天元笑了笑道:“其实沁色容易作伪,但玉器的雕琢艺术和风格却很难作伪,如果懂这些,判断起来也会更加容易的。”

  “具体怎么个说法?”

  “玉器作伪往往注重形制和颜色,而不注重工艺和艺术风格的作伪,或很难模仿。如果一件玉器的工艺特征和艺术风格与所述的时代不符,则可能是伪品。如,新石器时代的玉器琢制工艺粗糙,厚度不均,孔洞有对钻的痕迹,棱角不分明;而用现代工具琢制的,则很难模仿。”张天元回答道。

  “原来如此啊,有点明白了。”

  这个时候,坐在那里的母仪忍不住说道:“张老弟说这话肯定是没错的,我还记得以前遇到过的一件事情,有人向我推荐一个玉如意,做工和沁色都非常完美,我当时差点就想买了,后来却听那人说了一句话,立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那人竟然多我说这是汉代的玉如意。”

  “这话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了啊,玉如意始于魏晋,盛于明清。汉代怎么可能会有玉如意啊,光是这一点,我都不用去看他那东西,就直接可以判断那东西是作伪的了。”

  “没错,母老板这事儿做得是妙,这若换了有些人,大概就算知道汉代没有玉如意,也会财迷心窍去买的,所以说到底,这还是心态问题,要懂得舍得啊,万万不可贪心,也不可心浮气躁啊,不然吃亏上当的就会是你。”此时石老王也笑了笑道。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你们大概也都有自己的事情,我跟小张老弟也有些话说,若是真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大家可以彼此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方便联系,都是圈子里的人,朋友多了也好办事嘛。”

  石老王此时见张天元说得口干舌燥,而且即便是空调房,也惹得满头是汗,知道张天元是有点累了,再加上此时已经接近饭时,也是该吃饭的时候了,于是便说道。(未完待续